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我站的比你们都高
    ,

    以修为境界而论,朝天大陆最高的有那么几个人,比如谈白二位,比如柳词,比如以前的景阳、太平真人还有南趋老祖、西海剑神,但要说到朝天大陆的最强者,刀圣曹园不作第二人论。

    这是修行界的公论,因为他是与雪国女王打过很多次的人,而且还没死。

    当然这种承认里也有修行界对他的尊敬。

    孤刀镇风雪。

    这五个字听着壮阔胸怀,实则极其难捱。

    不是谁都能在白城小庙里坐几百年。

    能忍受这份寂寞与压力,方能称圣。

    不要说正派修行者,就连那些邪修,提到刀圣大人,谁不说一个服字

    玄阴老祖的玄阴宗毁绝在柳词与曹园的刀剑合壁之下,他自然不会佩服对方,也没有什么敬意,直至今天看到了对方的真面目。为了与雪国女王对抗,这位绝世强者竟是用晶石、丹药、食物把自己变成了一座大佛

    他少吃几口确实不会死,但人间可能会多死很多。

    玄阴老祖对此真的很服气,感慨说道“真人以为你伤重难好,这次根本没有把你算进来。”

    曹园是个老实人,解释道“景阳去了趟白城,替我治好了伤。”

    “当我白痴吗”玄阴老祖恼火说道“难道真人还不知道他去了白城问题是那家伙怎么能治好你的伤”

    曹园真的极其老实,再次解释道“他把体内的仙气给了我一些。”

    玄阴老祖沉默了,忽然对景阳也生出很多佩服,说道“难道他算到了这一切”

    曹园说道“我当时也是这么问的,但他说他什么都没有算,只是觉得要做些事。”

    玄阴老祖不解说道“既然他没算到,你怎么会提前离开白城”

    “我今天上午才走。”曹园说道。

    玄阴老祖觉得他是在侮辱自己,沉声说道“就算你是弗思剑本剑,也没办法这么快,如果你不是提前出发,那你是怎么来的”

    曹园指着大海深处,说道“我从鸣泉处来。”

    玄阴老祖神情微变,有些不确信说道“你什么意思”

    “那座通天杀阵确实有些麻烦,所以我才会来这里晚了些。”曹园说道。

    玄阴老祖越发觉得不可思议,厉声说道“你是说你今天才离开白城,然后便去了大漩涡,破了通天杀阵,又来了这里”

    曹园真是个老实人,这时候才明白他不解的地方,解释道“景阳真人教了我魂火之御。”

    当年井九在镇魔狱里随冥皇学了魂火之御才练了幽冥仙剑,这件事情能瞒得过天下人,却无法瞒住太平真人。玄阴老祖与太平真人在世间行走一百多年,自然也知道这件事情,有些惘然道“你是人,又不是他那样的剑体,怎么能学这个”

    曹园双手合十,宣了声佛号,说道“我是金身。”

    暴雨落在天光峰顶,啪啪作响。

    各宗派的修行者早已远远避至天空里,只有广元真人、南忘还有赵腊月等人不肯离去。

    闪电照亮松柏与石碑,元龟依然闭着眼睛,仿佛这样就可以当作不知道在发生什么事情,至少不用看到那对师兄弟。

    崖畔的那两道身影依然处于对峙之中,承天剑保持着绝对的安静,青山群峰则已是乱的不行,到处都有山崖倒塌,上德峰的雪已经漫过了窗沿,那间洞府里的冰挂就像剑一般。

    “一个人可以战胜一个世界,就像柳词走之前那样,但是你很难毁灭一个世界。”

    闪电照亮井九的脸,眼神变得明亮至极,又锋利至极,对太平真人说道“因为这个世界是活着的,不是沙子,也不是泥巴,不会随你的意愿而任意改变形状。”

    被闪电照亮的还有从天而降的大雨,那些水珠就像大溪地的珍珠一样美丽,散发着半透明而眩目的光泽。

    一颗水珠在他的掌心碎开,打湿了已经碎裂的翠绿竹牌以及藏在其中的那根黑色羽毛。

    太平真人的视线落在他的手掌上,片刻后叹了口气,有些伤感说道“终究还是让你用了。”

    “当年我要这张竹牌,便要有些用处。”

    井九把手里的竹牌碎片与羽毛轻轻抛到崖下。

    太平真人说道“就算你能算到阴凤,也无法解决那处的问题。”

    “当年你在世间交游甚广,不管是冥皇还是普通宗派的执事都可以是你的朋友,你要我多交些朋友”

    井九停顿了会儿,继续说道“直到现在,我的朋友也很少,但都很有用。”

    大雨忽然微斜,天地气息隐隐有所变化,不知何处的远方传来一声轻响。

    那声轻响如叹息,如撕扇,如人的手指抚过灰墙。

    太平真人望向东海方向,沉默了很长时间,忽然问道“那边是谁”

    井九说道“曹园。”

    太平真人伸手抹掉脸上的雨水,叹了口气,说道“我与萧皇帝是友,却视他为狗,一直以为他会找时间再反咬我一口,却没想到他始终没有,反而越来越有趣,你可知为何”

    井九说道“大概能猜到一些。”

    “因为他相信我的道理,觉得我做的事情很有意思,不止是这条老狗,包括各宗派里的那些人,都是如此。”太平真人转过身来,看着他的眼睛问道“我始终想不明白,你是我养大的,你是我教出来的,为何却不肯相信我说的话”

    雨水落在微黑的脸上。

    那是柳十岁的脸,但脸上的忧思与沉重的责任感却是太平真人的。

    还是那句话。

    这时候的他,就像在河堤决口处抢险的老农。

    “你就是洪水,而不是治水的人。”

    井九说道“曹园才是。”

    太平真人想到一种可能,说道“你把魂火之御传了他但他怎么能学会”

    “在河堤崩溃,洪水将要淹没整个人间的时候,会有一座大佛堵在那个决口里。”

    井九说道“他就是那座佛,他早就已经修成了金身。”

    太平真人沉默了会儿,问道“他的伤你是怎么治好的”

    井九说道“我给了他一些仙气。”

    太平真人微微挑眉,就像听到了世间最不可思议的话,说道“难道你不想飞升了”

    井九说道“就是想着飞升之后的事情,我才会去见他。”

    当太平真人想着灭世的时候,他想的是自己离开之后这个世界怎么办。

    所以他去见了曹园,还有另外一个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