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一章慧星消失的那一夜
    李将军的眼神变得有些淡,继而有些冷,是因为他发现了西来的变化。

    西来的眼里不再有这些天的热情与向往。

    他很快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花溪接受了井九的请求,把那枚戒指戴在了他的手指上,整个人类文明的信息往他的意识里涌了过去。

    井九有一道神识留在了西来的精神世界里,那是李将军的手段,也是他无法远离的原因。

    那些如狂潮般的信息流进入他的意识,顺着那道神识来到西来的脑中,瞬间便冲毁了那条大河。

    河岸垮塌,奔流向海的姿式顿时变成没有方向的泛滥。

    十二重楼剑离开了井九的身体,围住了年轻道士。

    红色道衣上出现无数道剑痕。

    那是水意,也是西来的剑识。

    这是西来的精神世界,当他真正清醒的时候,他就是这里唯一的主人,真正的神明。

    瞬间,那个年轻道士便被斩成了虚无。

    那条奔流向海的大河也不见了。

    荒野里生出花来。

    西来醒了过来。

    ……

    ……

    不要。

    井九不喜欢说话,但说过很多次这个词,或者正是因为他不喜欢说话,不愿意答应别人的请求,才会说这么多次。

    当年他还是景阳真人的时候,柳词与元骑鲸邀请他吃火锅、打麻将,便经常能够听到这个回答。

    万物一听见过,柳十岁也听见过。

    再后来他去了朝歌城,在井宅里遇着还是小孩子的井梨,井梨伸手要他抱抱,他不要。

    赵腊月知道了他的身份,要如何,他不要。

    花溪想坐到椅子上时,他不要。

    还有很多人都听到过这两个字。

    今天当西来醒来后,他也用最快的速度说出了这两个字。

    接着他没有忘记用极快的速度补充了一句:“我有办法。”

    西来没有理他。

    看着他的反应,井九有些不愉快,甚至可以说生气,比发现自己中了青山祖师与那位的局还要生气。

    当初在西海畔看到天劫的时候,他很生气。

    看到那场春雨的时候,他很生气。

    看到万道晨光的时候,更加生气。

    这时候他也很生气。

    西来感觉到了他的情绪变化,但还是没有理他,望向李将军说道:“真是奇怪,明明那些事情我一直都记得,为何这一刻的感受便与先前完全不同了呢?”

    在那颗矿星被俘,其后接受了无数多的实验与精神折磨,那些画面他都记得。

    确实有些羞辱,有很多痛苦,但在这一刻之前,他觉得那是必要的,必须的,是可以理解的。

    就从醒来的那一刻开始,所有的那些感受依然如前,意思却完全不同。

    那些或者是必要的,必须的,可以理解的,却不是他能接受的。

    什么是沉睡,什么是清醒,这真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我懂了,死人自然不会在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我现在等于是活了过来。”

    西来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如此,我怎么都算是多活了一刻,又有什么不可以?”

    他的神情很严肃,就像座雕像,此时一笑仿佛石头上开了一朵花,并不如何好看。

    李将军明白了他的意思,也知道了他的决定,没有做任何说服,直接向身后的宇宙深处飞去。

    那件红色大氅带出来一道笔直的红线,仿佛要贯穿宇宙一般。

    紧接着一道剑光照亮宇宙。

    剑光与红线穿过布满陨石与石块的小行星带,无声无息,带起很多尘埃。

    西来与李将军隔着数千公里宽的小行星群,静静看着彼此。

    看着这幕画面,那些正在赶过来的飞升者与战舰上的官兵们沉默不语,但并不怎么担心。

    西来忽然醒来,暴起出手,也无法改变当前的局面。

    他是南海雾岛一脉的传人,居然能够领悟到青山剑道最高阶的万物一,确实是不世出的剑道天才。

    但他的对手是李将军。

    如果不算井九、西来这一代人以及白刃,纯阳真人是朝天大陆最后的飞升者,却能在如此短的岁月里收服如此多的前辈飞升者,成为了众人敬畏的李将军,除了青山掌门的身份,更重要的是他的境界实力高的难以想象,手段强大而可怕。

    当初还在朝天大陆的时候,他便与那一代的神皇联手,在大泽击退了冥部大军入侵,奠定了朝天大陆一千多年的太平基础。他更是继青山开派祖师之后第二个领悟万物一的人,其余的青山宗飞升者都只是藏天下境界。

    这样的人无法战胜,而且他已经败过西来一次。

    ……

    ……

    “那次不算。”西来面无表情说道。

    他的声音穿越没有空气的宇宙,带着数千颗陨石震动起来,生起更多的尘埃。

    那些陨石随着他的右手缓慢地转动着方向,以相对锋利的一面对向着数千公里之外的李将军。

    李将军感受着西来身体里传来的仙气波动,淡然说道:“就算我给你安装了一个核动力炉,不代表你就能与我抗衡。”

    话音落处,小行星带里更多数量的陨石随着他的手转动方向,如剑一般对准了远方的西来。

    没有任何预兆,无数颗陨石就这样离开了原先的位置,可能数亿年都没有改变过的位置,变成了数千道飞剑,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飞向对面。

    数千道剑光照亮了小行星带,被那些尘埃折射,散发出更加明亮的光芒。

    下一刻,那些陨石化作的剑光终于在宇宙里相遇,耀出更加夺目的火花,就像绽放了一场悄无声息的盛大礼花。

    飞升者们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这是朝天大陆剑道最高境界的相遇,是他们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画面。

    万物皆可为剑。

    宇宙里看似虚无,但总有些尘埃,有些陨石。

    李将军把今天这场聚会的地址选在雾外星系的小行星带或者便有这方面的考虑。但他没有想到,井九居然能够真的唤醒西来,而对同样掌握了万物一的西来而言,这条小行星带同样也是取之不竭的剑池。

    ……

    ……

    难以计数的陨石离开小行星带,化作石剑向着对面而去,在空旷而黑暗的宇宙里相遇,变成烟花,然后化作齑粉。

    就算是拥有很多各式各样小天体的小行星带,也并非真的取之不竭的剑池。

    在很短的时间里,那些相对坚硬、体积较小、贯伤力更强的陨石,便被李将军与西来二人用光了,变成了太空里的青烟。

    紧接着,他们只好选择那些更轻的、更脆弱的天体。

    受到剑意的召引,那些天体开始加速,内核开始蒸发,拖出一道道尾巴,变成慧星的模样。

    数千颗慧星就这样出现在远离恒星的地方,拖着各种颜色、形状的尾巴,出现在所有人的眼里,画面真的很美。

    再美的画面也会消失,就如慧星的本意。

    就在满天慧星消失的那一刻,这一场剑争终于结束了。

    小行星带空空如也,再也找不到任何实质的存在。

    就像棋局里所有劫材被用光一般。

    都是剑道的最巅峰,都是大道至高,无限与无限之间很难分出大小,下棋也可以不分胜负,但这是战争。

    李将军不是位修道者这般简单。

    他是一位领袖。

    他也是一位军事家。

    他与西来以陨石为剑而战的同时,指挥着很多战舰完成了战斗准备。

    就在剑争结束的瞬间,数百道激光破开黑暗的宇宙,照亮了小行星带里残留不多的陨石,与那些星际尘埃。

    无声的宇宙里仿佛响起刺耳的撕裂声。

    寒冷的宇宙里仿佛生出焦糊的味道。

    残留不多的陨石忽然动了起来。

    如果说宇宙是海,那些陨石像极了礁石。

    海浪动不得礁石分毫,当海水涨起来的时候,礁石仿佛会改变位置。

    小行星带所在的区域仿佛消失。

    西来与李将军之间的距离急速拉近。

    李将军的红色大氅上不知何时出现了很多破洞,看着就像被群箭射穿的战旗。

    西来看着更惨,身体表面到处都是破损,流淌着粘稠的、机油般的事物。

    “我说过上次不算。”

    他看着李将军的眼睛说道。

    二人的剑道境界差不多,他上次惨败是因为李将军带着超微粒子化核动力炉,拥有近乎源源不尽的仙气来源,而今天他的身体里也有一台。

    话音落处。

    核动力炉爆炸。

    明亮的光线向着四面八方而去,吞噬了所有。

    那些来自宇宙深处的激光以及两位来自朝天大陆的剑道最强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