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八四章 八卦消息
    贺家兄弟们热情洋溢,温柔体贴,细致入微的关心柳小三的终身大事,其实就是想用语言轰他个晕头转向。

    被关怀的柳大少,依如既往的保持超强的自信模样,说快了快了,他和小心心说好了,等小心心先服役两年,过了规定初入伍不许结婚的期限之后才公布。

    也就是说他们还要继续保持恋情不曝光,等明年暑假过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秀恩爱啦,或许,如果没意外明年下半年他也能抱得美人归。

    不过,目前阶段仍然保守秘密,柳少不怕打击到别人,就怕打击到连个对象目标都没有的小行行。

    柳小三一脸春风的样子,贺家小兄弟们反而不信,以前他们问柳小三,他每次都是“快”了,快了的结果就是七八年过去了,还是一只单身汪。

    哥哥们在叽叽喳喳的畅聊,燕行当吃瓜群众,他一个想追女朋友还不知从何下手的黄金单身汉就不要去掺和了,免得被抓着问。

    他想置身事外,然而,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贺家小兄弟和柳小三说着说着就扯到小龙宝身上去了,贺小七微带忧虑:“说到我们小龙宝,不得不提刘老家的孙女,刘千金对我们小龙宝仍然恋恋不忘。”

    七哥一提刘老孙女,燕行后背皮都绷直了,那次晁家哥儿提过一次刘千金,小萝莉就觉得他是个麻烦,嚷嚷着要换保镖。

    打小萝莉“闭关”归来,再没提保镖的事,却已经在培植她自己的亲信,他的地位本来就芨芨可危,在这节骨眼上,七哥又提起刘家千金,这不是要老命么。

    七哥哪壶不开提哪壶,燕行一颗心都跳嗓眼上了,可又不能阻止七哥说,唯有心里干着急。

    “刘千金又怎么了?”柳向阳比谁都爱八卦,兴奋的追问,最近近半年没听到刘千金什么消息,莫不是贵圈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余少在追刘千金,前个月,刘千金正式拒绝了,她拒绝的理由大概意思是她始终忘不了自己的初恋,初恋还没对象,她想为自己的幸福努力争取一回,初恋没结婚前,她不会放弃。”

    贺小七在说八卦,柳向阳和贺小二贺小四洗耳恭听,听闻余少追求刘千金又被拒绝,表情变得很奇怪。

    京官中的余姓大佬也有好几个,而贵圈若提及余少,指则领导大佬余老的孙子余达。

    余老是政字加个协的那个部门的一把手,与国院的正一把手是同职的领导,也是领导人中站在第二阶梯层最前面的超级大佬。

    余老的孙子余达,比刘千金大一岁多一点,两人算半个青梅竹马,因为刘千金的母亲家与余老家同是H南省的宝灵市人氏,刘千金的父亲曾在宝灵市任职。

    刘千金三岁时就着父母去了父亲就职的地方,住处与余老家相隔不远,大人们也是认识的,刘千金与余家孙子同在一所学校读书,上下学同路。

    余达比刘千金大,比其高一个年纪,从小就照顾着刘千金,而刘千金在读小学五年级时,因爷爷升职去了首都,她也被带入首都读书。

    之后,刘千金与余达便多年不见,直至读大学时两人又同校,然后就是久别重逢,再次有了联系。

    余少在大学时喜欢刘千金,追求过她,刘千金喜欢燕少,那时燕少与王玉璇是公认的青梅竹马,几个青年无意中就成就了一段令人津津乐道的三角恋。

    因为刘千金对燕少执着不移,余少后来去欧洲求学,刘千金留学去的美洲,之后余少去了在世界范围内都属最具包容性的风车王国工作。

    也因此,那两人又一次天各一方。

    没曾想,刘千金回国了,余少也回来了,时隔几年之后,余少又一次追刘千金,就连圈子里的人都感慨余少是个痴情种。

    贺小二贺小四贺小八是知道余少什么归国的,因为余少归来时,余家为他设洗尘宴,有请贺家,他们家叔伯和兄弟都派了代表参加。

    不过,他们就知余少回国了,并没有特别留意,所以不知余少对刘千金情深不悔的八卦消息。

    柳向阳的工作重点是关注自己领域的大小事,外加关注与小美女相关的一些人物或事物,没怎么关注贵圈青年们的动向。

    “哎,他们谁喜欢谁是他们自己的事,为毛又扯上小行行?刘千金不喜欢余少就直接说啊,拒绝就拒绝,拿我们小行行当盾牌干什么,这不是给小行行拉仇恨。”

    何止柳少想不明白,身为当事人的燕行更想不明白:“我从没招惹刘家千金好吗,我在读书的时代就直接说了不喜欢她。”

    “谁知道呢。”贺小八托腮做沉思状:“是不是因为我们家小龙宝长得太帅,刘千金见过了小龙宝的帅,其他帅哥在她眼里都成了歪瓜裂枣?”

    他的话赢得哥哥弟弟一个大大的白眼。

    贺小八挨了白眼不以为耻,继续分析:“要不然,会不会因为小龙宝最近几年脾气变温和了,没有一言不合就整人,他们认为小龙宝改狠归善,就算拉小龙宝的旗子做虎皮,小龙宝也不会跟人计较?”

    贺家三个哥哥很想一脚踹飞小八,那货废话连篇,没一句有实用价值。

    被小八哥一顿胡闹,燕行郁闷得快窒息的心情略好一一点,脸臭臭的:“在我眼里,刘千金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也是歪瓜裂枣。”

    “小龙宝,刘千金要家世有家世,长得也不赖,你确定真的不喜欢?”贺小八眼珠子骨碌碌的转着,也不知想到了啥,笑容透着几许奸诈的味道。

    “小八哥,你喜欢刘千金就去追,别怂恿我做蠢事。”燕行嗖的跳起来,离得远远的,八哥不靠谱,不能靠太近,要不然哪天掉坑里去了,后悔都没眼泪。

    “呸呸呸,别胡扯,我可不喜欢那位,别推我下水。”贺小八急忙撇清关系:“我其实就是想问问,刘千金在你眼里是歪瓜裂枣,那么,你究竟喜欢哪种类型?什么样的人才能称美女?”

    “当然是小萝莉这样的才是真美女啊,天然美才是真的美,心灵美比什么都美,真搞不懂某些人,削腮隆鼻,整了脸不够还整胸,把自己整得面目全非,文化涵养与外形成反比,丑。”

    燕少求生能力满点,坚定的坚持维护天然美。

    “你说得对。”贺家兄弟和柳少意见出奇的一致,小美女是当之无愧的小美女,外形美,心灵更美。

    说到美,兄弟几个立马就把刘千金的事抛之一边,讨论贵圈里的青年哪个是整过形的,哪个是天然的。

    几个小青年热火朝天的讨论,仅一壁之隔的房间内,老父子老太太们听得一清二楚。

    不过,他们大脑清醒,思维灵活,人是不能动的。

    要是能动,老爷子早就暴起逮着小子们一顿暴揍,一个个不干正事儿,就窝在走廊上说废话,像麻雀似的,吵死人了有没有。

    无论帅哥们聊天内容有多奇怪,聊得多么的欢乐,乐小萝莉丝毫不受影响,无比平静的给老太太们做针灸。

    做完背部针灸,让老太太们又吃了一颗药丸子,仰面平躺,再次扎针,启动针阵,温脉。

    老太太们的温脉疗程至少要一个钟,小萝莉收拾好工具,拎着药箱出了厢房。

    聊天聊得天花乱缀的六个帅哥,看到小姑娘推门而出,噌噌跳起来,柳少一个猛子就冲到小萝莉身边,关怀备至的问渴不渴,要不要喝水,累不累,要不要休息。

    柳小三的操作,也令贺家兄弟们望尘莫及。

    “柳哥,你们没立夏假,怎么跑来了?”乐韵瞅着大献殷勤的柳哥,好奇的问他旷工的原因。

    “我在上班呀,你不是说从国外回来要去个什么地方嘛,上级指示,让我和小行行保护你。”

    柳向阳笑得比太阳还阳光,据说小萝莉要去沙漠看土地,他跟去就是管测量的工人,专管做记录。

    “哦,是这样子啊。”乐韵明白了,走到另一间房外,推开门往内走。

    柳向阳好奇问:“小美女,我们可以围观吗?”

    “你不怕老爷子记住你,以后找机会收拾你,我倒不介意你围观一下。”她不介意老爷子被围观,就怕老爷子们会小心眼。

    “那算了。”柳向阳吐吐舌头,老爷子没事都想收拾他们这些小辈玩耍,要是去围观了,更有理由折腾他们这小辈。

    贺家兄弟们自发的留步,小萝莉说了不让围观,他们可不敢明知故犯。

    乐小萝莉进屋,回身关闭房门时见帅哥们真的乖乖的站在距门三步之远,没往前凑,挺满意的,一群青年挺上道嘛。

    要是不上道,没经允许跟来瞎张望,一人赏一针,让他们在走廊上罚站。

    合闭了门页,火速上工,给三个老爷子扎特殊型针,再开启太阳针针阵,让老爷子体内的杂质焚烧一空。

    完成一次针灸,同样也让老爷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趴着,再做背部针灸。

    做完背部针灸,让三位老爷子平躺,再扎针,温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