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零三十二章 擂台
    吴千帆说得不错,李云道急需要一场大捷堵上某些人的嘴巴,眼下便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北方那边防空部署文件失窃各方都很关注,若是能东西拿回来并揪出幕后黑手,这对于刚刚入主二部的李云道来说,是能力的最佳佐证。

    两人又商量了关于情报学院的一些事情,李云道离开庄园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手机之前已经震动了很多次,李云道知道是薄小车打的,此时回了电话回去,接通后便道“刚刚在吴千帆这边,你现在在哪儿?……好,你等我,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上了车,李云道报出了刚刚薄小车给的地址,黑色的轿车在黑夜中疾速穿梭,他靠着车窗看外面五彩斑斓的霓虹世界,乌云遮蔽了明月,心沉如水。

    薄小车给的地方是一处拳馆,应该是兄弟俩无聊时用来打发时间的地方,蛮熊在门口候着,看到李云道走过来,老远便小跑着迎上来“李主任,这边!”

    “还没联系得上薄大哥?”李云道沉声问道。

    蛮熊点点头,憨厚的脸上满是担忧之色“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俄国人盯上了,还是被狗日的东联社的人给下了套了……”

    李云道拍了拍他厚实的肩膀“薄大哥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蛮熊轻叹了口气,两人走到那拳馆门口,指着在远处在拳台上浑汗如血的薄小车“已经这样一个晚上了,您劝劝他……”

    李云道点头,缓缓走向那边灯光下的拳台。

    薄小车赤着上身,只穿着一条运动短裤,露出一身匀称而精壮的肌肉,对面几个陪练已经累得精疲力尽,坐在角落里喘气,他便独自一人呈进攻姿态,不断地朝着空气中的假想敌出拳。

    得了李云道先离开的示意,陪练们如释重负,忙不迭地逃离拳台,李云道伸手在拳台边上微微一撑,整个人便轻松地跃上了拳台。

    “一个人打多没意思,我来陪你走两招!”李云道缓缓解开衬衣,脱掉鞋袜,捡起陪练留下的一副拳套戴上,双拳轰击了两下,发出轰轰的声响。

    薄小车一开始有些诧异,再来后目光落在李云道身上那些纵横交错的伤痕上,而后嘴角微微上扬“来啊!”

    李云道缓缓走向场中,四拳微微相触后,还没等两人分开,薄小车左手勾拳便狠狠砸向李云道的下巴。

    李云道微微后撤半步,往后仰了仰上身,一记勾拳落空。

    薄小车转了个身, 张了张嘴,双拳相击,嘴角扬起一抹痛快的笑意“再来!”

    而后便是一记组合拳以凌厉之势向着李云道袭来,拳点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却丝毫未能落在李云道身上分毫,所有的攻势,都在那清晨里还被殷重明鄙视的步法和身法中化解殆尽。

    薄小车也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打法似乎过于蛮横了,但是这样却很解压,和刚刚跟那些陪练拳拳到肉相比,这样的打法似乎更能让他发泄心中的情绪。

    李云道只是间或出手,其余时间都是在防守,终于最后还是找到了一丝缝隙,一记勾拳击在薄小车的左下巴,力道不大,却愈发激起了对手的凶性。

    而后又是一阵纠缠,终于两人的拳头同时落在对方脸上后,同时倒地。

    两人躺成了一个人字形,任凭如雨一般的汗滴往下流流淌着,喘息声在拳馆的上空徘徊。

    听到两人倒地喘息的声音,在门口那边偷偷打量的蛮熊终于松了口气,一旁同样观战的龙五却“切”了一声,无聊地蹲回一开始的位置,继续玩他的贪吃蛇游戏。

    蛮熊小声问一旁的龙五“没想到,你们李主任还挺强的。”

    龙五撇撇嘴,头也不抬道“强啥啊,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没劲。”

    蛮熊一听,顿时不乐意了,皱眉看着龙五道“年轻人,别毛没长齐就瞎摆霍,我们薄小哥的身手,放在我们东北那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你们李主任能跟我们薄小哥打成平手,那应该也是身手相当不错的。”

    龙五一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相当不错?嘿,你敢说问问他敢承认不?就这样还能叫不错,那高手岂不是要上天了?”

    蛮熊轻哼一声,伸手就想去抓龙五的衣领,龙五却头也没抬,伸出单手一指弹在蛮熊的手腕上。

    蛮熊只觉得一股巨力击在自己的手腕处, 而后半个身子便好像都瘫痪了一般,一时间惊得不以复加“你……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龙五想了想,耸耸肩膀道“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就是个在李云道家蹭饭的。”

    蛮熊听得目瞪口呆“蹭饭的?”感受着半个身子的麻痹,原先在东北道上也能被称为高手的蛮熊头一回觉得眼前这年轻人看起来有些高深莫测。他也是在道上混过的,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立刻嘿嘿笑着凑上来“不开玩笑,你现在跟着李主任混?保镖?”

    龙五点点头“算是吧!”

    蛮熊一拍大腿“我就知道,你一定是那些什么警卫团里出来的,身手就是不一样!”

    龙五一脸茫然道“警卫团是什么?没听说过。”

    蛮熊想了想,又问道“那你是特种兵?”

    龙五摇头“我没当过兵,现在为止也是李云道的私人保镖而已。”

    蛮熊看了一眼拳馆,听到拳台上的两人开始聊天,这才放下心来。而后心里又有些痒痒的,毕竟已经许久不曾与人动手,刚刚看薄小车打得那般淋漓痛快,心中羡慕不已,看了一眼身边的龙五,凑上前道“高手,要不咱俩过过招?”

    龙五像看傻子一样地看了蛮熊一眼“你确定,要跟我打?”

    蛮熊连连点头,对着龙五作了个请的手势。

    拳台上,薄小车的喘息声慢慢平息下来,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不给彭仕超派人,主要是怕会耽误了我哥的事情!”

    李云道长长吁出一口气“你知道就好,我以为你不知道呢!”

    薄小车摇了摇头“可他是我哥,亲哥,我俩从小相依为命,什么危险的事情都是一块儿经历的,这次他在俄国,我在京城,我想帮鞭长莫及。这种感觉很不好啊,真的,云道,这种感觉就好像看着自己最亲的人一步一步走向鬼门关,自己却无能为力一般。”

    李云道喃喃道“我知道,弓角、徽猷他们在外面时,我也有过这种感觉。但大车这件事情 ,我总觉得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现在唯一一个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还在icu病房里,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薄小车叹息一声“是很奇怪啊,倒我也没有任何办法。说实话,我现在恨不得在布市的是我,而在这儿干着急的是大车。”

    李云道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伸手将躺在地上的薄小车也拉了起来“你以最快的速度赶去双子城一趟,我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你不要告诉任何人你去双子城的事情,包括彭仕超在内!”

    薄小车点头“我现在就出发。”

    李云道拍拍他的肩膀“让外面的蛮熊帮着打掩护,就说你急得发病了,这几天不见客。到东北那边再调用合适的人手,京城的人一个都不要带!”

    薄小车愣了一下,有些诧异地看着李云道“你觉得问题出在京城?”

    李云道摇了摇头道“暂时还不能下这个判断,但谨慎点总不会错的。这样吧,我让小师叔陪你一起去!”

    薄小车连忙摆手道“这怎么行,你这边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据说上次在山城就差点出事,可不能因小失大!”

    李云道一边解下拳套一边道“涉及到兄弟的事情,都不是小事,就这么定了,小师叔就在外面,我去跟他说一声。”

    两人出了拳馆,却发现龙五仍旧蹲在那儿玩贪吃蛇,蛮熊却苦着脸站在一旁给他锤肩,只是看蛮熊的表情,却是仿佛有苦说不出。

    “怎么了?”李云道看了龙五一眼,又看看明显脸上多了几块青紫的蛮熊,随即便明白发生了些什么了,“打输了?”

    这话明显是问蛮熊的,龙五撇撇嘴不说话,蛮熊挠挠脑袋,却也没有不好意思,只是一脸佩服道“小车,这位龙小哥是绝顶高手!”

    薄小车早就知道龙五的来历,下一代青龙这样的人物,蛮熊居然也敢动手,不知道知道了真相后,自己这位傻兄弟会作何感想。

    李云道将龙五拉到一旁说了两句什么,龙五立刻瞪眼道“不行,我上次答应了的,绝不让你离开我的视线。”

    李云道笑道“我在京城安全得很,现在有霍去病在,就算有什么事情,他应该可以搭把手,但双子城那边的事情很重要,弄不好,我的位置可能都不保!”

    龙五有些狐疑地看着李云道“真的?”

    李云道点点头“你跟着薄家小哥,一方面注意保护他的安全,另一方面随时要小心埋伏在暗地里的那些人,我怀疑他们兄弟俩都已经被人盯上了。当然,你也要注意安全……”

    龙五“切”了一声“别跟我套近乎,这世上能伤得了我的人,两个手指头也数得过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