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6章 两难
    “陛下在龙石岛的舰队有:维克塔利昂·葛雷乔伊从铁群岛带去弥林剩下的大小三十余艘,瓦兰提斯舰队被击败后俘获的战船一百零五艘,剩下从弥林征召的……基本没什么战斗力的改装货船几十条。其中,因为瓦兰提斯战舰基本都是大船,所以我们在总吨位上胜过铁舰队,但数量处于劣势,而且人员素质也参差不齐。”舰队司令代表,一个看上去就不像是士兵的中年男子回答了艾格的疑问,“我们的船员大部分是新训练的水手,还夹杂着部分投诚的俘虏,操船还勉强能行,战斗就有点勉强,若是远距离海战还凑合能打,一旦被逼近进入接舷战,根本没有招架之力。单独对付铁舰队尚且吃力,就更别提算上史坦尼斯的君临舰队了——他们虽然船少,却是正规海军,而且也都不是小船。”

    和艾格猜的差不多,丹妮莉丝的所谓“舰队”其实不过就是一支武装了的运输船队罢了,把她的无垢者和自由民兵团从弥林载回维斯特洛没有问题,但论战斗力只能算是聊胜于无,其中最能打的说不定还是原先追随维克塔利昂的“二号铁舰队”,把史坦尼斯堵在黑水湾里固然没问题,但真要和“铁群岛之王”攸伦亲率的舰队作战,临阵倒戈都说不定。

    搞清这一点后,他咳嗽一声,打断了屋内其他人七嘴八舌正在进行的争论。

    “陛下,就连您自己的海军成员都承认了,我们的水上力量很难是铁舰队的对手。”艾格向神情凝重的丹妮莉丝说道,“但我现在思考的问题却是——铁舰队既然已经抵达黑水湾,却为什么不直接进犯龙石岛,将您的舰队一举消灭在军港内,而是仅仅袭击了您的一条巡逻船,甚至还把两个人活着放了回来?”

    “这显然是威胁嘛。”奥柏伦亲王靠在椅背上,吊儿郎当地用手指敲着桌子,说出了他的浪漫式推测:“我听说鸦眼曾向陛下求婚,但被拒绝了……会不会是他因爱生恨,得不到的东西就想毁掉?”

    “想逼我嫁给他?想得倒美!”女王顿时抑不住怒气,她与攸伦原本无冤无仇,甚至还曾因铁舰队千里迢迢赶来弥林助战而对铁民心生过好感,纵然胸怀抱负不肯下嫁,但结成互惠互利的同盟也是乐意的,谁想对方居然一言不合就开始采取敌对行动。

    这可就触她的逆鳞了。

    “想要我?好,我明日便骑龙去黑水湾外找他,让他体会下来自坦格利安家女人的热情!我倒不信,铁民的船上也有猎龙弩!”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艾格苦笑着赶紧出言劝谏:“有没有猎龙弩这可不好说,但即使没有,寻常的弩炮投石机也是能构成一定威胁的,更重要的是——好几百条船,靠陛下您一人两龙慢慢烧或投弹炸过去,这仗得打到什么时候?想逼婚这个可能性有,但此举看上去更像是在彰显存在感,告诉我们:铁舰队不仅来了,而且来者不善。这像是一支海盗的所作所为吗?”

    “不像,海盗的风格是偷袭和速战速决,乘风而来踏浪而去……让人提前知道了还抢个屁?”说到这里,舰队代表也皱起了眉头,“呃……这我也就搞不清楚,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了。”

    “分析这两年来铁民们的行踪轨迹,就不难猜测他们意欲何为——河湾、河间、西境和北境,铁舰队虽然貌似将七国上下打了个遍,却压根没和任何一方硬碰硬地打过一场决战。铁群岛人口稀少,虽然全民皆兵,却是死一个少一个的,他们底子薄输不起,所以不愿、也不会轻易与人拼命。如今故意袭击巡逻船只却不进攻龙石岛的军港,我猜这是一种震慑,攸伦想不费一刀一剑就吓得我们不敢动用海军,被迫只从陆上对君临进行强攻,从而达到‘借史坦尼斯之手削弱我们’的目的,让我们即使拿下君临也会元气大伤,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法摆平小伊耿和河湾统一七国,更别说清算铁民洗劫沿岸的旧账了。”

    “那岂不是说,只要我们不动用龙石岛舰队进攻君临,攸伦就不会参战?”罗柏怀疑地提问。

    “个人判断是如此,但我也不敢保证自己能摸得清疯子的想法,舰队的警戒等级依然得提高。”

    “既然海战很难打赢,那我们就只从陆地进攻君临好了,又有什么打紧的?”亚莲恩公主不明白为何众人都满脸严肃。

    “没那么简单。”无垢者副指挥鳄龟主动开口为多恩公主解释,“君临靠水的两面城墙低矮薄弱,正对平原的方向却城高壁厚,若我们放弃海军的配合,那史坦尼斯的舰队就会把战船靠在钢铁门外的岸边或驶入黑水河协防烂泥门。这样,我们就将被迫从它难啃的方向硬下嘴。我们兵多,拉长战线才能发挥这一优势,只从西、北两面进行攻城的话,不仅三万士兵很难同时投入战斗,从河湾地人手中俘获的大量攻城器械难以全部摆开,守军也可以集中优势兵力进行防守。再加上原本安放在东、南两面墙上以及王家舰队军港内的大量防守器械也可以撤下搬到交战段的城墙上……可以说,战线虽然缩短,但攻防战的烈度却会大大提升,我们的伤亡也将成倍增加。”

    本的最新章节将会优先更新在APP上,请访问    下载继续无广告免费阅读。

    “如果只是破城难度加倍,那忍一忍也就过去了,但只从西、北方向攻城还会带来另一个问题:进攻很可能会被拖入巷战阶段。君临的核心红堡在城市的最东南角,原本从所有方向同时发起攻击,破城后我们的部队也会从七扇城门蜂拥而入,守军面对八方来敌根本无法构建有效的防御。但只从两个方向破城,守军便可以有针对性地构建朝向西、北的街垒进行抵抗,背靠红堡,层层设防,步步后退……在装备和人数优势难以发挥的烂仗里,我军伤亡大概率会出现四位数的增加!”

    “而且,一旦对方争取到足够时间撤入红堡,我们还将面对一座身处伊耿高丘之上,有上千人防守的坚固要塞……”

    “接下来还有很多仗要打,我不能在君临一战中损失太多士兵。”丹妮莉丝打断了无垢者的啰嗦,“我现在需要解决办法!”

    众人一番交头接耳,都没讨论出什么眉目,话语声小了下来,纷纷将目光投向了艾格。

    (都看我干什么,我对海战又一窍不通!)

    艾格顿时头大。

    威望这东西,始于能力,成于胜绩,发酵后便会变为迷信……大家似乎都觉得他就应该有办法来破这局似的。然而赠地军好歹是他亲手训练,火药武器也是他一手操持研发,他是半靠猥琐半靠作弊才一路打过来的,面对攸伦这种无法可解的阳谋,一时半会又能想出什么办法来?

    当然了,别人的信任和服气对他而言是有益的,艾格自然不会自煞威风地说自己也没法,只能硬着头皮故作思考状,片刻后提出了他的见解。

    “有两条思路,一条是妥协,放弃海陆并进的原计划,命令龙石岛舰队收缩战线至港口附近自保,同时我们另外想出在只进行陆地进攻的情况下依旧减轻伤亡的办法。第二条便是,设法在短时间内增强龙石岛舰队的战斗力,反正早晚要为敌,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们两面开战,在收复君临的同时,顺便把铁舰队也收拾掉,还四海一片安宁!”

    第一条根本算不上是办法,只是被推出来充数的;至于第二条,说得轻巧,但如果没有具体可行的办法,等于没说,所以略微停顿过后,他便补充道:“目前看来,增强舰队战力的办法大致有这几条——从北境河间士兵中抽调熟悉水性者补入舰队填充人手,火炮上舰增强海军远程攻击能力,赶工生产爆弹弥补接舷战的弱势,在交战时由陛下驭龙前往提供空中支援等。”

    “手段有许多,但无一不需要准备时间,陛下如果决心要动手,那对君临的总攻时间,可就又要推迟一段日子了。河湾军虽然暂时退去,却实力仍存,若时间拖得久了,难保会出现变故。这其中利害和轻重,可就得由陛下您亲自判断和做出决断了。”

    这不是艾格故意踢皮球,而是他短时间内真没法迅速得出结论。

    将会水的士兵填充入舰队简单,但火炮和炮兵一共就那么多,给了海军陆军就没得用;至于爆弹,虽然生产简单且上手就能会,但制作也是要时间的……最重要的是,龙石岛舰队的底子太差,就算给一堆人和好东西,也不一定就能搞得过铁舰队这样的世代海盗。

    相反,放弃海陆并进直接强攻君临虽然看上去好像是屈服认怂,会导致伤亡增加,但攻城主力毕竟是女王直属和多恩人,自己的赠地军已经冒险头个上阵和黄金团较量了一番,于情于理都轮不到在攻城时冲在最前头——这么一来,艾格在此事上得立场便顿时没理由多么明确和极端了。

    屋内众人的目光又转回向丹妮莉丝,她那光洁姣好的面容上浮起清晰的犹豫,从情感上来讲,她当然希望立刻还以颜色叫敢于冒犯者付出代价,但她毕竟是女王,每个决定都牵一发动全身,尤其忌讳义气用事,该怎么选,她一时间也犯了难。

    就在众人都以为女王即将要宣布重要决定之时,她背后一直站着的弥桑黛忽然小声发言:“陛下,事关重大,却不急于一时,您完全没必要立刻就做出决断呀。今日我军取得大胜,不妨先宣布散会,让众位大人回去放松庆祝一番,您也稍作休息,仔细思量一番,明日再说?”

    ——

    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