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45章 本性不改
    ,

    始祖感应到天地间攻来的恐怖力量,眉头一挑,轻蔑地说“这是我当初创造的神通,没想到后人还用来攻击我,当真是可笑之极。”

    她言语中有一股萧索与愤怒,显然,她的心情复杂至极。

    这声音不大,但大家都听的一清二楚,一头雾水,都没明白她此言何意。凰帝心中一突,冒出许多念头,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也没时间去仔细分辨这句话的深意,只听她咆哮一声,天地间的力量骤然增加,如惊涛骇浪,狠狠地席卷

    向始祖。

    始祖依旧没停下脚步,闲庭信步地走入了那力量风暴的最中心。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珠,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在他们眼中,这股力量足以毁灭一切,但在始祖面前,这力量却像是泥牛入海,竟然根本没有奈何得了她。

    忽然,始祖停下脚步,举起了一根手指,四周狂暴的力量瞬间停止,下一秒,就变得无比温顺,从四面八方汇聚向她的手指。

    所有力量汇聚在一根手指上,可以想象那是怎样一副骇人的景象。

    凰帝花容失色,惊呼道“怎么可能你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

    凰帝试图控制住凰界之力,可发现自己和力量之间的联系被硬生生地切断了,她根本无法控制,她的心仿佛沉入了万丈深渊。

    从未有过这种情况,这是破天荒的头一次,她亲身体验到了一股摄人心魄的恐惧。

    “你到底是谁”

    凰帝惶恐地大声问道。

    始祖没有回答她,而是看着汇聚在指尖的力量,说“这就是凰界之力,只有凰帝才能驱动它,也只有拥有我血脉的后人,才能控制它。”

    这也是为何凰神控制凰界之后,选择出来的凰帝必须拥有始祖的血脉,因为,若非如此,根本无法控制凰界之力,那也就难以服众,成为真正的凰帝。

    凰帝心神剧震,喃喃自语“你的血脉你到底在说什么胡言乱语”

    显然,她还是没猜出对方的身份。

    她一直将始祖当做凤凰请来的帮手,她抓破脑袋也想不通凤凰能从哪里去请来这样一个强大的凰族帮手。

    始祖瞥了凰帝一眼,居高临下地质问道“你助纣为虐,将凰族带入歧途,你可知罪”

    凰帝勃然大怒,扬起脖子,反驳道“妖言惑众我乃是凰帝,凰界之主,你还敢问我的罪,岂有此理凰族上下听令,给我拿下她”

    “是”

    凰帝执掌凰界这么多年,早已竖立了绝对的权威,她一声令下,无人敢反抗,即便见识了始祖的手段,凰族也奋不顾身地攻向始祖。

    尤其是凰帝手下的的精锐凰神卫,更是身先士卒,冲锋在最前面。

    始祖轻描淡写地看了他们一眼,意味深长地说“拿下我,呵呵,你这个凰帝做的可真好”

    显然,这是反话。

    始祖心中的怒火正在逐渐爆发,只见她的手指朝凰族点去。

    轰

    她指尖的力量炸开,化作一股风暴,陡然卷向冲来的凰族,无一幸免,嗖嗖嗖,一个个像是流星一般,直接飞下了山峰。

    顷刻间,山顶的凰族就少了一大半,只剩下一部分没有来得及进攻的凰族,幸免于难。

    她们眨了眨眼,魂魄才勉强回到体内,惊骇地看着始祖,谁没都料到她只是轻轻地点了一下手指,那么多凰族都不是她的对手,全飞了出去,生死未卜。

    凰帝心弦直颤,有个声音在狂吼“她是谁怎么凰界之力会听她使唤,而且,在她手中所爆发的威力还更大。”

    空气死一般的寂静,落针可闻,大家都像是中了定身咒,石化了一般,纹丝不动。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超出了凰族的认知,一时之间,他们不知所措,面面相觑,最后目光落在凰帝身上。

    凰帝也知道成败系于己身,所以,他绝对不能被吓住,也不能退缩,否则,就真的一败涂地了。

    正在她绞尽脑汁,思考对策的时候,两人从凰神殿中悠哉哉地走出来。

    凰帝瞳孔一缩,大叫道“凤凰,余默”

    余默和凤凰神色微妙地看着凰帝,见他几乎出离了愤怒,很理解她的心情,凤凰解恨地说“凰帝,你也有今天,当初,你陷害我时,可曾想过有这一天”

    凰帝气的咬牙切齿,指着始祖,质问道“她究竟是谁你们从哪里找来的帮手”

    “事到如今,还敢对始祖不敬,冥顽不化,死有余辜”凤凰点出了始祖的身份。

    始祖

    凰帝呆了一下,似乎这个名字太过于久远,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

    其他凰族的反应如出一辙,如今凰族只知凰神,而不知始祖的大有人在,所以,许多凰族都是一头雾水,根本没听过这个名字。

    倒是其中一些博闻强识的凰族知道始祖的存在,眼神变的微妙起来,惊骇地看着始祖。

    凰帝身为一界之主,当然知晓更多内幕,她知道始祖在凰族中的重要地位,但也仅止于此,毕竟,凰神早就淡化了始祖的地位,即便是凰帝,也知之甚少。

    “不可能绝不可能”凰帝心神失守,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根本不愿相信这个结果,摇头否认“她绝不可能是始祖凤凰,你费尽心思,就是为了夺回凰帝之位,竟然做出这种卑鄙的事,敢叫

    人冒充始祖,这是大不敬,就和你当初玷污凰神神像一样,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依旧本性不改。”

    凰帝将一顶大帽子扣下来,为了预防其他凰族被凤凰蛊惑。

    凤凰哑然失笑,看着歇斯底里的凰帝,她不禁觉得对方有点可怜,事到如今,还一厢情愿的自欺欺人。“凰帝,你栽赃的本事还真是一点也没落下,还是这般炉火纯青,只可惜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诸位凰族同胞,你们若是不信,那问凤凌她是凰帝的亲信,也是凰神卫,对

    凰帝的忠心毋庸置疑,你们听听她怎么说。”凤凌跟在二人身后,先前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二人身上,这时才注意到她,登时,所有目光都聚焦在凤凌身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