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6章 暴走
    凌厉发现越来越不认识余默了,他竟然能杀死狩猎联盟的大长老,这怎么听起来像天方夜谭呢

    但他从余默的反应可以看出,余默并没有撒谎。

    呼呼!

    凌厉重重地呼了口气,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余默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并不隐瞒,三言两语将来龙去脉一一道出,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屏住呼吸,不愿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就是这样。”

    余默说完,淡淡地看着神色各异的几人。

    天王砸吧了一下嘴,苦涩的滋味儿油然而生。

    黑榜在大长老和八长老合击之下,遭遇灭顶之灾,自己更是只有如丧家之犬,仓皇逃走的份儿。

    然而,余默竟然一连消灭了八长老和大长老,给她的震撼可想而知。

    她咬着嘴唇,深深地凝视着余默,见他神色淡然自若,仿佛这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事一般,更令天王唏嘘不已。

    “余默,谢谢你,为黑榜报了仇。”

    千言万语,最终化作了这句简单的话。

    余默耸耸肩,说:“我不是为了黑榜,也不是为了你,对方要杀我,我只是自救而已。”

    天王悻悻一笑:“无论你是为了什么目的,总而言之,这对我而言意义重大。”

    “等一等!”凌厉眼中闪过精光,说:“你说大长老本来是找你,最终却先找到了余玥的头上,因为,她身上散发着修行者的气息,对不对?”

    余默黯然,事实就是如此。

    其实,当初余默传授余玥飞花手,这是纯武技。

    后来余玥见到兄长遭遇杀身之祸,而自己根本帮不上忙,她便求凤凰传授她修行之法,从此之后,她就变成了一个修行者。

    凌厉心有余悸,庆幸不已,说:“余默,你不仅害自己,连亲妹妹也害,竟然让她变成修行者,这下知道麻烦大了吧。幸亏瑶瑶没有成为修行者,否则,这次遭遇大长老的就可能是她。”

    余默闻言,眼皮狠狠地跳动了一下。

    凌厉发现了余默的微妙变化,心中一动,问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凌叔,你已经有段时间没见瑶瑶了吧?”余默答非所问,反而问道。

    凌厉黯然失色,凌厉和凌瑶的关系正在僵持之中,所以双方确实有一点时间没有相见。

    “余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凌厉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冷声问道。

    余默踌躇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其实,瑶瑶也已是修行者。”

    “什么?”

    凌厉惊跳起来,指着余默,面色铁青,手指发颤,却说不出话来。

    “你,你干的什么破事!竟然将瑶瑶也拖下了水。”凌厉气急败坏,心情糟糕到了极点,杀人的心都有了。

    他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将余默大卸八块。

    余默深知凌厉对修行者身份的忌惮,更不愿女儿变成修行者,所以,他一直只传说过凌瑶飞花手。

    可他万万没想到,在他去蓬莱岛这段时间,事情发生了变化。

    凌瑶和凤凰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耳濡目染,见余玥修行之后,实力一日胜过一日,她着实羡慕。

    实际上,她从来没将修行者的身份视作危险,自己的心爱之人是修行者,而自己却不是,这本来就是她心底的一个遗憾。

    于是,凌瑶死磨硬泡,说服凤凰也传授了她修行之法,至于叶千千,却没有这么做,她得了唐门门主真传,深信武功大成之后,也定然威力无边。

    当余默回家后发现凌瑶的修行者身份后,一切已无可挽回,便也没在回事。

    如今凌厉兴师问罪,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凌厉知道这一点,恐怕直接会暴走。

    果不其然,凌厉已经暴走了。

    这是他一直以来担忧和忌惮的事,如今竟然变成了现实,还差点酿成大祸,他背心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一切罪魁祸首就是余默,他自然而然,将怒火撒在了他头上。凌厉火冒三丈,怒目而视,仿佛要和余默拼命,咆哮道:“余默,这都是你害的!我是不是警告过你,不能让瑶瑶和修行者扯上关系,否则有危险?这是你一意孤行的结果,若是瑶瑶有个三长两短,我死也

    不会放过你。”

    他一步步逼近余默,似乎真要对余默动手。

    “你干什么?”游锋和祝节不干了,极力维护余默,护在余默身前,愤愤不平地瞪着凌厉。

    凌厉冷哼一声,说:“也就只有你们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死心塌地跟着他,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余默面色一沉,凌厉可以埋怨他,却不能牵连别人。

    他沉声喝道:“凌叔,这是我的事,你别牵连其他人。况且,瑶瑶不没事吗?”

    “难道你还期望她有事?”

    余默不和他争辩,这只是徒劳而已。

    “这件事因我而起,我肯定会想办法解决,敌人不是可以感应到修行者的气息吗?我一定会将凌瑶的这股气息掩盖住。”

    余默信誓旦旦。

    凌厉眉头一挑,嗤之以鼻,不屑地说:“哈哈,掩盖气息,这谈何容易?若是瑶瑶修为足够高,当然可以做到这一点,但她才入门,哪有那么容易?”

    余默心头一黯,承认凌厉所言不假,可他并没有认命,毫不屈服地说:“我一定会找到办法。”

    先前,他就有了这个想法,这是唯一的解决之道,否则,余玥和凌瑶就是暴露在敌人眼皮底下的活靶子。

    他可不愿看到这一幕。

    凌厉根本不相信,摇头说:“这谈何容易。你没办法保护瑶瑶,那我自己来保护,她是我的女儿,我绝对不能让她立于危墙之下。”

    余默好不容易才和凌瑶在一起,正是你侬我侬之际,哪舍得让凌厉横插一脚,将凌厉带走。

    他不假思索地否决:“不行,瑶瑶与我同住一个屋檐下,我可以保护她,你根本不用操心。”

    两人四目相对,针尖对麦芒,谁都不肯退步。

    瞬间,气氛变得微妙起来,战斗似乎一触即发。

    余默今非昔比,即便在凌厉的磅礴气势下,也丝毫不显弱。他心志坚定,眼神更如磐石一般,不可动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