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0章 反水
    赤练蟒的反应极大,不安的躁动起来,摇头晃脑,凶光毕露地四处搜索,最终锁定了余默。

    这一切的源头就是他!

    吼!

    赤练蟒歇斯底里地咆哮起来。

    血祖透过浓浓的血雾,铁青着脸问道:“你在干什么?”

    余默会心一笑,说:“你不是我前世的师父吗?难道连这也看不出来?”

    “焚神诀!”

    血祖悚然一惊,大呼小叫道。

    他认出来。

    余默并不惊讶,说:“看来你的眼光还没完全退化。”

    血祖沉声道:“焚神诀乃是正道神通,你竟然连正道如此高深的神通也学会了,我还真是小瞧了你。”

    余默心中讶然,看来血祖并不清楚他前世修炼了焚神诀。

    这并不重要,只要能够解决眼前的危机即可。

    “血祖,你这赤练蟒乃是妖兽之魂,我的焚神诀正好克制它,你认为谁胜谁负?”余默故意挑衅似地问道。

    血祖眼中寒光大作,咆哮道:“赤练蟒,杀了他!”

    赤练蟒高高扬起头颅,咆哮一声,凶猛地俯冲向余默,带起一股腥风,扑面而至。

    余默屏住呼吸,牢牢地锁定赤练蟒,运起焚神诀,一股神秘力量从他掌心激射而出,像是一枚子弹,击中了赤练蟒。

    呜!

    赤练蟒凄厉地惨叫。

    只见,那原本闪烁着血光的鳞片上出现了一个洞。

    吹毛断发的血刃都没办法伤害鳞片,焚神诀却做到了,区区一招,就令赤练蟒吃了不小的亏,受伤了。

    余默心中大定。

    先前,他还有些拿捏不定,此刻,他百分之百地确定,焚神诀真的可以克制赤练蟒。

    “杀!”

    余默眉飞色舞,气势飙升,他收起了血刃,赤手空拳地冲向赤练蟒。

    一大一小,双方体型相差悬殊。

    然而,余默的气势一点也不输赤练蟒。

    “破!”

    一声大吼,余默的双掌径直拍向赤练蟒。

    赤练蟒吃了亏,心有余悸,心知余默十分危险,竟本能地躲闪。

    只可惜,焚神诀锁定它之后,她躲闪也是徒劳。

    砰砰!

    余默的双掌击中赤练蟒,闷响声后,一阵青烟冒了起来,赤练蟒的鳞片变得血红,而后熔化起来。

    呜呜!

    赤练蟒奋力挣扎,试图摆脱余默的双手。

    但余默的手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吸引力,死死地贴在鳞片上,严丝合缝,根本无法分离。

    赤练蟒的惨叫声越来越高亢,浑身腾起一股血雾,剧烈地颤抖起来。

    血祖见到这一幕,岂能坐视不理。

    原来他还心存侥幸,认为焚神诀未必能对付得了赤练蟒,现在他才知道大错特错。

    “余默,住手!”

    血祖大声喝止,腾空而起,像是一头雄鹰,扑杀向余默。

    余默双手与赤练蟒僵持,根本无暇东顾,腹背受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血祖。

    “你把我当空气了吗?”

    凤凰清冷的的声音响起,身影一闪,已经挡在了余默身前,火焰腾空,牢牢地封锁住了前方。

    轰轰轰!

    血祖不可避免地与凤凰对垒,激烈的声音响彻天地,却让余默置身事外,不用分心。

    余默扫了凤凰一眼,心道一声“谢了”,然后,他疯狂地催动焚神诀,赤练蟒颤抖越来越剧烈,眼中的血光渐渐溃散。

    余默心中一动,冥冥之中,他和赤练蟒之间产生了某种神秘的联系,似乎,他可以命令驱使赤练蟒。

    他没有犹豫,当即就下达了一个命令。

    嗖!

    赤练蟒果然摆动巨尾,扫向一个方向,这正和余默的命令契合。

    余默眼睛一亮,他真的控制住了赤练蟒。

    登时,他看向赤练蟒的眼神发生了变化,对方不单单是一个敌人,而是一个自己的一个傀儡。

    “焚神诀竟有如此奇效,当真是意外之喜。”

    他不禁有些后悔,当初若是用焚神诀将天魔圣炼化成傀儡,那可比杀了他更有用。

    其实,他这都是一厢情愿的奢望罢了。

    天魔圣不是赤练蟒,虽然也是魂魄,但比赤练蟒厉害太多,以余默的修为根本控制不住他,反而容易遭到反噬。

    说起来,他能够杀了天魔圣已算是万幸,哪里还敢奢望其他。

    血祖并不知道余默的收获,他还以为余默和赤练蟒正在僵持不下,他不能让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否则,赤练蟒就危险了。

    他必须冲破凤凰的阻挡。

    他死死地瞪着凤凰,早已将她恨之入骨。

    他十分纳闷,这种高手是哪里冒出来的,怎么和余默搅合在一起,甘愿为了余默,奋不顾身地拦截他。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这一腔怒火,奋力地催动功力。

    轰!

    他头顶的血气直冲云霄,凶性大涨。

    “滚开!”

    一声惊雷般的炸响。

    凤凰眼前景象骤变,仿佛一股排山倒海的血水扑向她。

    她下意识心中凛然,立刻反击,然而,这股血水无处不在,她根本没办法反抗,挣扎了一下,就冲向了一旁,让开了道路。

    其实,现实中什么也没发生,这一切似乎都是幻象,仅对凤凰一人有效。

    无论如何,凤凰让开了道路。

    血祖长驱直入,身影一闪,他已经攻到了余默面前。

    余默见到这一幕,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拉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赤练蟒便横在二人中间。

    血祖并没理会赤练蟒,那是他炼化的妖兽之魂,自然是听从他的命令,而他的首要目标是余默。

    唯有诛杀他,赤练蟒才安全。

    血祖没发现余默嘴角浮起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

    血祖面对余默,背后赤练蟒,施展浑身解数,要对余默施展一次威力绝伦的攻击。

    余默眼中精光一闪,暗道就是这个时候!

    他默默地下达命令。

    “赤练蟒,攻击!”

    赤练蟒已落入余默的控制,眼中血光暴涨,首尾并用,巨尾扫向血祖,而长长的獠牙则咬向血祖的头颅。

    血祖听见背后的劲风声,意识到大事不妙,连忙向一旁躲闪,眼角余光瞥见了赤练蟒的巨尾,差点被吓的魂飞魄散,七窍生烟。

    “赤练蟒叛变了!”

    这个念头刚起,哎哟一声,他就吃痛惨叫起来。赤练蟒的獠牙已经深深地刺入了他的肩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