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六百五十六章 逆风帮忙
    左宰与琥珀两人离开了,了解卫城情况这件事,交给左宰和琥珀最为适合。

    这两人本就各自出身大世家,一个是超级世家中林家术姓一脉的子弟,另外一个自幼被康家培养,本身就是未来家主身边的亲随。

    这两个人不论眼光、见识、经验、以及待人接物各个方面,都有其过人之处,甚至其中的某些方面比左风还要更胜一筹。

    所以左风将事情交给这两个人,他还是比较放心的,另外这二人都属于行事稳重,从来不会冲动鲁莽。

    二人离开后不久,冯礼便已经“悠闲”的返回,看其神情略有几分凝重,显然他探查阵法这件事进行的并不太顺利。而这些当然也早就在左风的预料中,对方当初所说的以十日为限,正是明白要探查这后园内的阵法并非轻而易举的事。

    只不过当左风发现,这一次来的时候,冯礼身边并没有交易行的下人跟随,便已经猜到了他的计划不可能顺利。

    交易行并未派人,并不是对冯礼十分放心,而是对后园的安全和警卫非常放心。左风只是将念力向外释放,就已经能感知到几处明哨和暗哨,冯礼如果只是随便转转当然无所谓,可是要探查阵法,又要避开这些耳目,便有些困难了。

    心中虽然知道,左风却也不说破,而是默默的等着对方来到近前,再次为自己施针治疗。若非是左风懂得医道,外人根本发觉不到此时的冯礼心不在焉。

    就见施针后的冯礼,眉头微微皱起无声的叹了口气,随即起身朝着屋外走去。那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左风叫了他一声竟然没有听到,直到第二声的时候才惊觉转身。

    “冯先生,这第二次施针之后,我感觉伤势的确有些见强了,是不是再施针一次,今日的治疗就算彻底结束了”

    左风心中一边暗暗的笑着,一边轻声询问道。

    “呃,对,今日还有一次施针,便可以全部完成。噢,我刚刚施针的时候,消耗的有些过大,这精力也是有些不济事,这一次我可要稍微多休息一阵子,还望康公子不要着急。”

    突然被左风问起,冯礼最初的时候还有些回不过味来,只是极为机械性的回答着。估计那个时候,他脑海中徘徊的,全部都是之前看过的那些阵法,以及接下来要如何抓紧时间了解更多阵法的情况。

    只是在将要回答完的时候,他突然反应过来,又立刻补充了一句,说自己要多休息一会儿。

    此言一出,左风差一点就要笑出声了,说什么耗费有些大,就施针那么点灵气,都不够左风全力一拳消耗的灵气量。对方的意图极为明显,就是要为自己多争取一点时间。

    一脸“关切”的望着冯礼,左风毫不犹豫的说道“冯先生辛苦了,不需要太过着急,你尽管休息便是,什么时候觉得恢复差不多了,再为我施针便可以。”

    左风当然不会拒绝对方的提议,实际上左风刚刚开口询问的时候,就是刻意要给对方一个机会,让其为拖延时间找个借口。只是这冯礼有些迟钝,差一点脑子就没有转过来。

    欣喜的点了点头,冯礼这才转身走了出去,只是看他出门时又是一脸凝重的模样,显然对于在他估计的时间中,完成对阵法的探查没有太大的信心。

    直到对方走远,左风这才转头看向逆风,说道“你一会儿也出去转转,不要关注那些暗哨,就当做完全不知道他们的存在,跟那些明哨的武者拉拉关系。”

    对于左风的吩咐,逆风一时间没有明白过来,而左风已经继续解释道“跟这些武者拉拉关系,这样对我们日后的行动会有些帮助,另外也可以侧面对这多宝交易行的情况进行一番了解。

    更重要的还是要分散他们的注意力,为那冯礼窥探阵法创造机会,当你与明哨交流的时候,那些暗哨也会将注意力放在你的身上。”

    闻听此言,逆风一脸不解的问道“他窥探阵法是为了对付你,难道这样的事情我们还要帮忙”

    微微一笑,左风耐心的解释道“如果由着他自己去探查,那还不知要折腾到什么时候,才能摸清楚他想要知道的那些阵法底细,我们现在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一直等下去。

    只有尽量帮助他将阵法搞清楚,这样琳鹄才会迫不及待的过来,到时候我还需要借助琳鹄的力量,来帮我们救闪姬呢。”

    “救闪姬你已经有计划了”逆风整个人都像打了鸡血般,瞬间来了精神。

    摇了摇头,左风坦言说道“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有计划,不过却已经有了个大概思路。只不过在我的大致构想中,这琳鹄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所以他绝不能因为受限于阵法不明,而妨碍了咱们的行动。”

    听着听着,逆风眼中也渐渐开始恢复神采,原本的颓丧与萎靡,好似在这瞬间被一扫而空般。重重的吐出一口气,紧接着逆风眼中便有泪水夺眶而出。

    “嘭”的一声,逆风直接双膝跪地,重重的朝着左风磕了三个头,他的那种喜悦、感激和兴奋的情绪,是左风从未在其身上见过的。

    哪怕是当初逆风在死门中醒来后,得知自己的父亲震天已经安然无恙回返天屏山脉,也并未表现出眼这样的情绪。可能那个时候逆风的情绪,用“感谢”来说更加贴切一写。

    如今的逆风却已经完全失态,由此可以看出在逆风心目中,这闪姬究竟有着怎样的地位。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自从他出生后,父亲被禁锢在八门空间之中,母亲为了自己出生早已死亡,照顾自己的始终就是这闪姬。

    之前左风保证一定救出闪姬的时候,逆风并不认为左风是敷衍自己,而是他觉得一切太过渺茫。

    他们只有四个人在卫城,而在他们周围全部都是敌人,在这里不要说展开任何的行动,哪怕是一点点的行差踏错,都可能直接为大家带来危险。要在这样的环境中,将对方囚禁的闪姬救出来,可谓难如登天。

    本来逆风想着,如果真的救不出来,大不了将自己的性命拼掉,也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闪姬沦为坐骑和兽宠。

    可是左风刚刚的一席话,使逆风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他向来知道左风是个机谋百变的家伙,别人认为是死局的时候,左风却往往能从中寻找到一线机会。

    看起来左风一直在默默养伤,可实际上左风却一直在不断的思考和计划,他当然清楚自己要实现的目标有多么困难。但是他却绝不会放弃,为了自己的好兄弟,那是性命都是可以豁出去的。

    伸手抓住了逆风的手臂,将对方拉了起来,并伸出袖子帮其擦干眼角的泪痕,这才说道“你我相识这么多年,无论什么风风雨雨,最后都成功走过来了。我相信眼前这一关,只要齐心协力一样还是能够解决的,我对自己有信心,你对我可有信心”

    说话的同时,左风在逆风的肩头轻轻拍了拍。逆风微微一愣,随即一脸兴奋的抓住左风的手掌,大声说道“那还用说么”

    两人对视一眼,接着便放声笑了起来,不过左风很快就收声,提醒道“好了好了,事情还需要一件件的去做,你先专心去和外面的那些武者聊天套近乎,同时抽空看看那冯礼,留意他重点关注的都是哪一部分的阵法,用心记下来告诉我。”

    此时的逆风好像换了一个人,神采奕奕的转身就要出去,左风却是一把将其拉住,随即伸手在逆风的后脑处轻轻的抹过,那枚刺在玉枕穴下的魂针,已经被悄然间取了出来。

    “这魂针不用了么”逆风不解的问道。

    笑着摇了摇头,左风说道“看你现在的状态,完全不需要担心戾气爆发这件事了。不过你自己也要尽量控制浩情绪,戾气始终属于你的隐患,未曾根本解决之前,这根弦你最好时刻绷紧了。”

    点了点头,逆风便直接离开,留下了左风一个人在房间中。直到逆风已经走远,左风的神情才逐渐严肃下来,双眉也慢慢的纠缠在了一起。

    “这小子还是比较单纯,若是救闪姬只有这么一点点的困难,那我今天晚上就可以直接计划动手了,甚至都不需要借助琳鹄的力量。”

    长长的叹了口气,左风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随即愁容满面的在房间里踱起步来。虽然眼下不像当初在玄武帝都的时候那般杀机重重,可是危险程度却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初在玄武帝都的时候,各方势力明争暗斗,自己虽然处在夹缝之间,却是有力可借。如今在这卫城之中,除了一个虎视眈眈的琳鹄外,很难再有什么力量可以被自己利用,这也就给救出闪姬的行动,增加了太多的负担了。

    正在思考之际,左风视线在前方随意的扫过,接着目光就一下子停了下来。而此时左风的目光,穿过那半开着的窗户,恰好落在了不远处的那栋竹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