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二章 瘟神送走
    傀襄此时也已经难以分辨左风所说的是否是真话更是无法从药寻那里得到证明他对于炼药了解的并不清楚但是玄品丹药可是他从未曾见到过的存在

    可是傀襄并非是毫无见识之辈他能够想象到一枚玄品中阶丹药的炼制那需要数名炼丹高手话费大把的精力和时间而炼制药丹所用的材料那就更加恐怖了估计第三场拍卖会拍卖所得的金币加在一起也只能勉强凑够一颗药丹所需的材料而已

    能够拿的出这么多材料的人绝不可能如傀襄当初猜的那样是毫无背景的人至少这药寻的背景就不容他愧领门小觑

    傀襄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正看到傀荣眉头紧锁的看着自己轻轻的摇头傀襄并沒有立刻死心而是不顾傀荣的提醒回头再次看向康震微笑着说道:“康少爷想來对于炼药也有些研究我所拜托的也只是一副药丸而已我想不用康家的长老出手应该就可以解决我这个小问題吧”

    有了左风过來插科打诨的胡扯了一通他现在也有时间仔细考虑如何面对这傀灵门的要求康震一副极其为难的样子缓缓说道:“少掌门可能并不太清楚我们虽然也可以分出人手但是我们那里高阶炼药的处所就只有一处其他地方虽然也同样可以炼药但是其品质和成功率那可就……”

    康震的话沒有说完但是言外之意已经很明确了‘我们已经答应了全力为那位前辈炼药你若是非要我们帮你炼药也可以但是品质上肯定要差很多而且炼制成功率也会大打折扣这也是他们所不能保证的’

    “你!”

    傀襄原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之人听到康震如此说法更是压抑不住愤怒的一拍面前的桌子就站了起來指着康震气的半天沒有说出话來最后也只是勉强挤出了一个“你”字

    康震此时倒是尽显大家族那种处事圆滑的风范一脸歉疚的笑容说道:“少门主还望见谅我们康家想來以信誉著称所有客户只要准备好了药材和酬金我们无不时尽力而为可是现在你也看到了我们府上最近接了一件大买卖这炼制玄品丹药可不是闹着玩的若是傀襄少爷实在想要炼制那就稍微等上一段时间到时候我们一定保证质量和成功率将药丸炼制出來”

    原本傀襄还想继续发作但是他旁边的那位叫傀荣的老者却是轻咳了两声左风清楚的瞧见这傀荣咳嗽的时机把握的起到好处正是在傀襄准备大声说话前向内吸气之时而傀荣的这两声咳嗽看似随意却正好将傀襄的怒火向下压了压

    就好像山村妇人准备撒泼可是刚准备开口大骂却是被一盆凉水兜头浇下一时之间原本的气势也荡然无存傀襄现在就面对这样尴尬的局面他大吸了口气却最后半个字未吐就将积攒的这口气吐了出去随后当他再次吸气之时发觉已经沒有刚才那股冲劲了

    傀襄自然明白是傀荣暗示他不要闹下去犹豫了一会儿他才狠狠瞪了康震一眼随后眼角的余光又在左风身上停留了片刻最后一抖袖子冷“哼”一声就大步走出了门去

    傀容却沒有立刻跟上去而是对着康震微微欠身施礼道:“我家少爷最近因为急于得到那几枚药丸所以脾气一时有些急躁还望康少爷勿要见怪才是你们康家也是峦城的常客我们以后合作的机会还多得是希望康少爷不要介怀刚才的不快”

    “哪里哪里荣老这是说的哪里话我们康家与傀灵门一向私交不错今次是我们不能让少门主如愿理该我赔礼才是您看……”

    荣老笑着摆了摆手对于这种假客气好像连他自己也有些受不了了笑着道:“既然康少爷不会怪罪那么我们就此先别过了下场拍卖会再见”

    康震作出一个请的手势说道:“我这里还有客人那就恕我礼数不周不能远送了”

    “留步留步”

    傀荣摆着手说道随后就转身向外走去当路过左风之时这位老人双目之中神光一闪而逝左风虽然沒有多说什么但是却感到刚才在那一瞬间自己仿佛被对方看通看透了一般隐隐的让左风感到有一种似乎被念力探查的感觉

    但是仔细思索过一番后左风又觉得之前的感觉好像是自己的错觉一般那傀荣此时已经快速的來到左风身侧这位老人竟然在此时微微欠身施了一礼左风虽然极为意外但是也是赶忙抱拳欠身施了一个晚辈对长辈的礼

    那傀荣沒有多说其他就像什么都沒发生过一般出了聚云客栈直追那位傀襄少门主而去了

    直到这一伙人走远左风才暗暗松了一口气回头向着康震这边望來虽然自己刚來的时候这康震好像被对方弄得手足无措可是当自己灵机一动为其开了一个头这位少掌柜就立刻顺杆而爬后面演的更是活灵活现连左风都觉得好像药寻真的与他有过什么交易了

    由此可见这康震的坦诚也是分对谁对左风这康震至少表现出了至少七成以上的真心真意而左风相信平日里的康震应该就是之前那副嘴脸一般人估计连他一成的真性情都见不到

    傀襄此时已经走远但是康震却还是极为谨慎的走到门口四处张望了半天之后才随手将大门虚掩上这才微笑着转过头來

    左风笑着说道:“康大叔我……”

    康震未等左风说完就立刻打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同时伸手向着楼上指了指左风立刻会意也不再多说其他径直跟着康震向着楼上而去两人默不作声的拾阶而上來到之前那间康震的会客厅后康震回手将房门再次关紧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康震回过头來冲着左风一抱拳说道:“沈风小友这次我康震可又欠了你一份人情若不是你的机智反应恐怕我还真的很难送走这几个瘟神”

    左风摇了摇头说道:“我也只是恰巧赶上了况且我也沒做过什么事不过话又说回來他们來此难道只是为了求你帮忙炼制药丸”

    康震苦笑了一声说道:“我们康家本就是以炼药起家若只是单纯帮忙炼制药丸我又怎么会拒绝他们的要求呢哪怕这帮家伙不付给我炼药的酬劳我也可以勉强答应为他们炼制但是这群人竟然还想让我们为其准备一种稀有药材这可是我们家族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的”

    左风诧异的看着康震问道:“连酬劳都不付你们也可以接受那岂不是白忙一场了”

    康震因为刚刚解决了麻烦现在的心情显得非常好耐心的为左风解释道:“沈兄弟可能不知我们康家接受委托帮助炼药的事情可以说是我们立家之根本若是单凭那些酬劳也不可能让我们康家达到现在这般家业”

    看着左风一脸不解的样子康震轻轻一笑说道:“既然沈兄弟多次帮我那么这点小秘密就告诉你吧其实在炼药行当中这个也算不得什么秘密了求我们炼药之人会提供全部药材而炼药也是有着一定的失败率那些人也会多准备出來一部分药材那么如果我们的成功率很高的话剩下的那部分药材就……”

    康震沒有说完但左风此时已经完全明白了左风知这种事情应该是极为隐秘的但康震竟然就这样直接告诉了自己可见对方也真的是将自己看成是至交好友这让左风心中稍微有点不好意思因为自己到现在为止都沒有将真实姓名告知对方

    犹豫了一下左风再次问道:“那傀襄到底想让你们帮主炼制什么药丸看那傀襄离去时的样子这药丸应该对他很重要才是”

    康震轻轻点了点头说道:“他希望我们帮助炼制一枚‘铸体丸’这是一枚中品药丸而且这药丸对于炼骨初期的武者效果最好一旦达到了炼骨后期药效也会大打折扣而达到淬筋期的武者那这药丸就几乎沒有什么作用了”

    左风还是首次听到这药丸但是由高级药师才能炼制成的药丸给炼骨期的武者服用那药效的威力已经不言可知

    康震看了看左风手中的那六只酒瓶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道:“沈兄弟这次前來还带着如此厚礼不知是否有些什么事情是我能够为你效劳的若是希望我们康家能够帮助炼药我一定全力相帮”

    左风看到康震如此郑重的样子知道刚刚对方的承诺有着不轻的分量原本还犹豫要如何开口询问的他立刻说道:“其实这次前來我还真的有点事情要拜托康大叔”

    说着左风就从怀中将一只精巧的木盒取了出來轻轻的放在了康震面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