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四章 各方跟踪
    当左风离开聚云客栈的时候,心情与來的时候截然不同,起初他还在担心能否顺利获得兽纹的下落,可此时他不只是知道兽纹在哪里出现,而且发现兽纹的地方周围的环境也有所了解,这对于他接下來找寻兽纹也有着极大的帮助,

    而他相信康震对于这样的结果也十分满意,不仅还了自己一个不小的人情,而且也同时获得了六瓶“忘忧醉”,左风倒是看得出來,康震对于那兽纹也是有着不小的兴趣,可是康震那种老练沉稳的性格,将这些情绪都掩饰的比较到位,

    两人之间都有着一些默契,左风帮助康震在城门口救下了他的女儿秋秋,康震投桃报李将药驼子的一些信息告知左风,这一次左风帮助康震挡下了傀襄的麻烦,而康震又将获得兽纹的信息告诉左风,并且还将那个位置的详细地图送给了左风,

    这种结果让左风和康震都极为满意,两人各取所需完成交易,相互之间既保持了友谊,同时又沒有多占对方任何便宜,左风相信这是眼下最不错的一种结果,表面看上去康震绝对是那种大方慷慨之人,但实际上这样的人左风以前也遇到过,那就是雁城的安雄城主,

    有了和这样的人打交道的经验,左风自然也能够游刃有余的将事情办妥,双方都知道了对方的一点小秘密,这些秘密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是太小,但却可以借此让彼此间放下那一层戒备,从而在某种程度上达到坦诚相对的目的,

    左风缓步走在回去的路上,心情算得上是这次來到峦城后最好的一天,可是只是走出去了十几步,左风就突然发现新的问題,倒不是他想要在此刻破坏自己的好心情,而是环境不允许他继续暗爽下去了,

    就在左风心情极佳迈着方步远离聚云客栈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周围有着数道目光盯着自己,这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已经有些日子沒有过了,左风也突然想起來,自己现在还被诸多势力所“关注”,估计就是那种名不见经传的小盗贼团伙,都希望将自己抓回去为其酿酒吧,

    在第一场拍卖会开始之前,每次左风在离开那草棚所在的禁区后,就会感到自己被人窥视着,可是当第一场拍卖会结束之后,这些人却是如人家蒸发了一般,再也沒有露头过,这也让左风这段时日感觉自在很多,甚至忘记了血狼帮和傀灵门都和自己有着一些过节,

    可是现在左风发现这些苍蝇再次出现,而且数量比以前明显多出了一倍不止,这些人有的会散发出阵阵敌意,有的让左风感到一种贪婪的意味在其中,有的人窥视自己的方式极为隐晦,若不是左风这段时间念力和精神力都有所提升,甚至很难察觉到,

    左风故意放慢了脚步,而且还故意的挑了一些人流非常多的主街逛了逛,因为來到峦城有一段时间,现在对峦城的主要街道左风还是比较熟悉的,而且左风知道跟踪最麻烦的就是两种地方,一种是人流极为拥挤的地方,一种是周围空空荡荡毫无遮蔽的地方,

    左风现在很难找到后者,所以就选择了这种非常拥挤的地方行走,左风此时面带着微笑,看似极为随意的散着步,他上身也是沒有任何大的动作,但是脚下却是运满灵力在人群之中快速穿插,

    十几丈的距离之后,左风就开始有所发现了,那些窥视自己的人明显在减少,更让左风感到好笑的是,有些人因为无法如左风一般在人流之中快速穿插,他们竟然跃上了周围的房舍,

    这种方式倒是不用担心将左风跟丢,但是也彻底将他们自己的行踪暴露了出來,这些在房顶上已经被左风发现的人,依旧躲躲闪闪故作小心的继续跟踪而來,左风却是已经辨认出了跟踪自己的数人,这几位都是在拍卖会中自己见到过的,几人应该都属于沒有势力背景的那种人,

    屋舍上面的人左风倒是沒有太过担心,那几人都是在炼骨中后期的实力,以左风现在的水平对付他们也顶多是费些手脚罢了,左风更担心的是现在还沒有露头的跟踪者,那才是实力不容小觑的存在,

    左风想到这里不禁开始加快速度,而且他也开始留意起周围人流的变化,当初在章玉统领府的时候,左风一人独战数十上百名炼骨和淬筋期的武者,在那般环境下仍然游刃有余,都是拜他那敏锐的观察和判断力所赐,

    周围的行人虽然极多,但是左风却能够从细小的动作中,准确的判断出那些人接下來打算如何,有的人看似快速前行,但是下一刻就会突然停下,有的人虽然望着左面的铺子,但是下一刻可能就会往右边的偏街转去,

    左风在这样混乱的地方依旧游刃有余,他将速度提高到了极致,忽左忽右忽行忽停,看似毫无意义的一次停顿,却是正好能够避开前面突然转向的人,看似随意的一次低头,却是正好能借助一位高大之人暂时阻挡住周围的视线,

    许多人只是看到面前有一道灰影闪过,却是连男女都沒有看清,左风就已经从其面前一闪而过,

    在左风将速度发挥到极致后,他发觉房舍上的人竟然也被自己远远抛开,现在已经不知道在哪里找寻左风的踪迹了,可是现在的左风并沒有高兴,因为他感觉到有两个人始终跟着自己,无论自己采用任何手段和办法都无法将这两个人摆脱掉,

    要不是他偷偷从逆风那里得到了证实,他甚至会怀疑其中一个人是斯奇,因为他觉得只有斯奇那只小兽,才应该有能力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将自己跟丢,

    左风在快速的移动之时,脑子突然灵光一闪,随后就向着旁边一间店铺钻了进去,随后就快速的向着店铺后面移动而去,可是就在他将要跑到后门之时,左风又在老板诧异的目光中,扭过头來大摇大摆的再次向着正门处走去,

    左风在进來的时候就已经瞧准了,这是一间规模尚算不小的成衣铺子,左风也有理会老板那惊诧的目光,而是随手丢出一枚金币,抓过货架上的一件衣衫披在身上,就这么大模大样的从正门处走了出去,

    此时左风已经再也感觉不到有人跟踪,他心情这才稍微放松了一点,他原本打算去找斯奇,因为他昨晚思考那第三张兽皮上的内容时,忽然想到了一问題,而他对于其中一则关于介绍炼制拳套这类武器的方法,有些不解之处希望斯奇能够给他一些意见,

    虽然斯奇也只是铸造师学徒的水平,但是他觉得对方的一些看法可能会给自己一些启发也说不定,可是眼下自己受到如此多的人“瞩目”,他也就只能放弃了当初的计划,暂时先返回草棚那里才是最好的,

    这样想着左风就调转了方向,向着草棚所在的方向走去,路上的行人在渐渐变得稀少,左风却忽然在某一刻顿住了脚步,重重的叹息了一声,缓缓说道:“看來前辈今天是有备而來,只是不知道您是准备自动现身,还是准备就这么一直跟下去呢,”

    这次并非是逆风提醒,而是左风自己发觉到了自己被人跟踪,但若是说他能够清楚感到有人跟踪也并不贴切,因为他以前发现有人窥视自己,最起码可以将窥视之人的位置大概判断出,

    而这为神秘的跟踪者,他的位置根本让左风无从把握,甚至那种被人窥看的感觉也是若有若无,若不是左风非常相信自己的这种感觉,换做其他人可能也只会认为是自己疑神疑鬼而已,毕竟那种感觉与错觉沒有太大的区别,

    好像为了证明左风的判断一般,就在左风话音落下的时候,在其身后就传來了“啪啪啪啪”双掌轻轻相击的声音,一名身材略显干瘦的老者,从街边的一处小巷子内拍着手走了出來,若是不经意的看到这名老者,大多数人都会将他当成是一名毫无修为的普通老头,

    可是左风的目光向后撇了一眼,就感到脊背有些发凉,这老者他是认识的,正是那傀灵门的傀荣,被傀襄一直称作荣老的人,

    老者一边轻轻的抚掌同时迈步走向左风,就在距离左风五步远的时候他就将脚步顿了下來,

    左风非但沒有感到有些许好过,反而感觉更加难受了,傀荣从出现开始就调动灵气将自己锁定,左风感到自己好像**着身体站在寒风中一般,他甚至有种想要不顾一切和傀荣拼命的冲动,

    可是这傀荣却是在左风五步之外站定,这个距离正好是左风一次爆发距离的极限,而傀荣也是恰到好处的把握到了这个位置,左风如果是取下囚锁的状态爆发的距离倒是可以远上一些,但是傀荣明显是在之前的跟踪过程中,通过左风的移动速度判断出了这些,

    如此高手站在左风的面前,让左风甚至失去了反抗的念头,但是对方若是对自己出手,那说不得也就只能发动暴走状态和对方拼死一搏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