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杀伐果断
    “啊”

    凄厉的嚎叫声从画鸣的口中发出,一张本来还算俊朗的脸庞,此时已经完全扭曲,无关也是一下子拥挤到了一起。

    再看他还依旧保持这两手张开,如同展翅欲飞的模样,分开的两脚此刻一只脚正被左风狠狠的踩在脚下。

    他两脚微微分开,左脚在前右脚在后,那右脚正是暗自灵气准备一瞬间爆发的那一只。可左风却率先一步出手,根本就没有给对方出手施展武技的机会,就先一步一脚踏在对方的蓄满灵力的右脚之上。

    画鸣的右脚扭曲变形,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整个脚掌几乎在这种种的一踏之下猜成“一夜纸”。佝偻的双臂僵硬在那里,如同一只佝偻鸡崽子。

    左风那冰冷的笑容在画鸣的眼中放大开来,他已经顾不得脚下传来的剧痛,只希望尽快远离眼前如煞神一般的青年。哪怕是现在让他现在就从这里滚下去,让他跪在那大理石台阶之下,以最屈辱的方式等待大典的结束,他也心甘情愿的去做。

    毕竟生命只有一次,他现在已经深深的后悔,不仅后悔之前的大言不惭,不仅后悔么有早点服软,更后悔的是不该来争抢这个名额。

    听说那画七与眼前的沈风有很深的过节,自己应该将机会都让给画七才对。

    “不……啊!”

    一个“不”字刚刚从其口中说出,第二个字尚且还在喉咙中滚动,一只手掌就已经重重的拍在了他的胸口位置。

    骨骼碎裂的清脆声音,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画鸣的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着远处抛飞而去。

    随即重重的砸在那防御大阵之上,防御大阵是双向抵御,他的身体砸在上面又喷出了一大口血。大阵因为他的撞击荡漾起一圈圈的涟漪,之后这才落回高台之上,如一代烂谷子般轰然撞在大理石地面上。

    “小子,给我住手。”

    几乎在左风将画鸣打飞的瞬间,一道蕴含冲天怒火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一个人从人群之中爆冲而出,直接向着左风杀来。

    这个人一动,人群之中立刻就有数道身影同时动了起来。鬼家的两人和画家的另外一人同时身形展开,就准备向着左风扑去。

    他们之前不好出手,可是现在画家一人冲了出去,他们现在也就再不能够观望下去。只不过这几个人相比率先出手的那一人要慢了一线,而他们动了起来,素遥两家之人也立刻动了起来,瞬间向着那几个人逼迫过去。

    鬼画两家之人和素遥两家人同时动起来,高台之上立刻显出了一阵混乱。只不过真正交手却只有左风所在的一处,其他的武者只是展开身形,素遥两家人故意紧贴在鬼画两家人的身旁,却没有率先出手的打算。

    如此一来,鬼画两家除了最冲出去的一个人外,其他人却都无法出手了。他们若是帮助同伴袭击左风,那么自己也必然会露出空档给别人,投鼠忌器之下也只能够慢慢找寻机会。

    那越众而出之人是画家之人,画家七公子排名第四,被称为画四公子话刚。

    之所以话刚如此动怒,是因为他本身是五公子的亲哥哥。画家七公子只是一个统一排名,其中也有嫡庶之分,画七属于外支旁系主人,所以与其他几位公子关系并不算太好。

    而这些嫡系公子之中,也有远近亲疏之分,这画四和画五两人就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感情自然是旁人所不及。

    自己的亲弟弟被打成那副模样,他哪里还管得了什么颜面和其他,而他的修为达到了感气期一层,又有鬼家画家之人在旁,他也就毫无顾忌的出手了。

    他明白只要自己出手,画鬼两家的人也就有了出手的理由,不论有什么不好的影响,那最多就是由自己抗下来。却忽略了另外一方还有素遥两家之人,他这边已经动手,那边自然也有了出手的道理。

    关心弟弟的安危,他仓促之间哪里会考虑的那么周详。现在他只是想要将左风截下来,能否击杀左风并不重要,只要能够阻止左风对弟弟继续下手就可以了。

    左风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目光却是冷静如恒的扫过高台之上,整个局面的细微变化也都一丝不漏的捕捉到。

    素遥两家不好直接出手,可是只要牵制住对方几个修为最高者就已经够了。

    画七和成天豪虽然没有动手,却也在那里蠢蠢欲动的想要捕捉机会,这些他也都看了个清楚明白。

    只不过这两个家伙在现在左风的眼中,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对自己已经构不成什么威胁。

    四公子画刚双目几欲喷火,携着一腔怒火冲了过来。而左风表面冷静异常,胸中却也是酝酿着翻腾的怒火。

    这帮人几次三番的对付自己,明里暗里手段层出不穷。鬼捕一战自己因为有精神极境领域中的经历,加上最后关头突破了心障的束缚,这才能够一举获胜。

    药驼子施展的除磷之毒,差一点就将自己给折磨而死,种种经历让左风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一个画鸣还真的不足以让自己发泄,现在这画刚送上门来,左风又怎么会不好好招呼一番。

    看清了周围的形势,左风也毫不犹豫的向着画刚而去,转瞬之间两人就碰在了一起。

    画刚盛怒之下疯狂的运转灵气,浓郁的火属性灵力蓬勃而出,达到感气期后此人激发的也是火属性。优秀的炼药师有许多自身具备火属性,不过也并非是只有火属性灵气才能成为优秀的炼药师。

    只不过自身具备火属性,炼药和炼器的时候会比其他武者更加具备优势而已。

    对方一上来就调动自身的火属性灵气,明显是以修为上的差距来压制左风,这样做无疑有些以大欺小。如果换了别人,也许有人会这么想,可眼前的青年可是曾经实打实的击败了鬼捕,没有人怀疑左风的实力会及不上感气期一级的武者。

    画刚蕴含极强火属性灵力的一拳,毫无花巧的向着左风轰去。左风却是眼中寒芒一闪,不躲不闪,同样抬起拳头火属性灵力瞬间缭绕在拳头之上,也向着对方轰了过去。

    “嘭,轰”

    肉体碰撞的炸响声,以及剧烈燃烧的火属性灵气碰撞的瞬间就向着四周炸裂开来,红色的火属性灵力肆虐整个高台之上,所有人都感受到脸上一阵火辣辣。

    左风向后退出两步,而画刚却是双脚擦着地面倒退出三丈左右,这才稳住了身子。刚刚的碰撞他没有占到任何便宜,自己反而吃了一个亏。

    眼前青年的拳头沉重异常,且坚韧的犹如铁锤般的拳头,在刚刚的一击之下,手指的骨骼已经出现了细密的龟裂。这还是刚刚将全部灵力集中在拳头之上,若是对方和自己实力在同一个层面上,他不怀疑自己现在的手已经被废掉。

    看着画刚隐情不定的脸色,左风微微一笑说道:“你是想要救下他么?”

    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一根手指,向着地面上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画鸣指去。然后五指展开来,缓缓的攥在一起,同时口中说道:“你……来的太晚了!”

    “暴”

    一字出口左风的拳头同时攥紧,就见那趴伏在地面上的画鸣,突然之间身子剧烈的踌躇,一连串三声暴鸣声从其身体之中接连传出。

    画鸣的后背和的衣衫瞬间碎裂开来,皮肤也被从体内爆发出来的力量撕裂开,鲜血飞溅的同时,身子连肉块都一并飞射出来。

    刚刚那一掌左风固然使用了强悍的肉体力量,而同时左风也运转了“云浪掌”,一掌之中携带着三重破坏之力。此时在左风的操控之下,三重潜入到对方身体内的灵气同时爆发,直接将画鸣的胸腔之中炸个一塌糊涂。

    “不要,啊!”

    画刚出手的目的就是要将弟弟救下来,可是如今看到了画鸣就这么瞬间惨死面前,他也是一下子陷入了疯狂。

    左风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一条人命在他眼中此刻甚至于一只蝼蚁没有什么区别。

    “我弟弟画鸣不会白死,我今天必杀你,我画……”

    没有等对方的话说完,左风速度已经展开,一边想着话刚冲去,口中一边沉声说道:“死人的姓名,我没有兴趣知晓。”

    现在的画刚几乎失去理智,他与弟弟从小一块长大,家族对于嫡系族人的培养不遗余力,两人一路修炼而来,炼药术方面也同样有着不错的天分。

    这一次自己为了争夺药子而来,弟弟本来今年就是来历练一下,争取在四年之后有机会问鼎药子头衔。

    当弟弟获得参加最终药子比试资格的时候,他打从心底里为弟弟感到高兴。可是眼下弟弟就这么惨死了,什么未来都没有了。

    他难以接受这个现实,除了杀掉眼前的左风,他再没有其他的想法。

    “住手!”

    “停手!”

    两个声音分别从高台之上传来,一个是画家的家主画元,一个是国主身边的屈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