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零一十章 分散开来
    冬季的夜晚很长,阔城这一夜过的尤其漫长,城中最强的几大势力,全部卷入了这场大战。

    权利,贪欲,野心,仇恨,无奈,无数的强者和势力,带着无数的情绪卷入这一夜的战斗。可实际上真正的核心争斗,却是玄武帝国的老牌超级世家,甚至可以将之看作是玄武帝都权利洗牌的一种延续。

    可形势并不像己方势力交战那么简单,尤其是如今的阔城,真正的危机并非来自内部,而是一直存在于外。只不过内部争斗的太过剧烈,让内部之人慢慢遗忘掉了那外部的巨大威胁。

    阔城之内的主要势力要数素王鬼画这四大家族,除此之外当然还有刚刚不久才冒头的林家。可是除了这些主要势力外,阔城之中的中小势力,实际上多如牛毛,遍布城中各处。

    这些势力其中一大部分,本已经被城主郭通整合到了一起。并不算归属到郭通的麾下,而是以联合的形势,由城主郭通为主心骨带领大家争取利益。

    可是这种联合在城西偏街大战,郭通被当场击杀后而宣布破裂。虽然郭通之子继承了城主府,但是他毕竟还年轻,城主府的嫡系人马以及康弈和赵邙两人倒是愿意继续扶持郭孝,其他中小势力这个时候,反而是各自散去。

    这些势力几乎没有参与今晚的大战,他们既不想为素王家卖命,因为能够获得的利益太少。当然更不可能归附鬼画家,因为在大多数眼中,这两个家族在阔城已经一败涂地。

    没有参与这场大战的各方势力,倒也一直关注着纷争的结果,在他们看来,今夜之后阔城也将会稳定下来。

    却没有人知道,人类的大战刚刚才落下帷幕,却立刻又有一场更加惨烈的大战,正在阔城之中悄然蔓延开来。

    幽冥兽,这个原本不存在于坤玄大陆上的兽族,从其展开征伐之路后,便绝对强势的对强大的奉天皇朝下手。

    短短数日之间位于大陆核心区域的奉天皇朝整个北域,就已经彻底沦陷,而闪电般的侵略攻伐之后,失去北域的奉天皇朝,与大陆上的其他几方帝国也彻底失去了联系。

    这样强大的敌人就存在于阔城之外,玄武南部区域,可是阔城中的人却将之忽视,甚至将他们的存在给遗忘了去。

    就在人类势力间的大战刚刚告一段落的时候,这些强大的幽冥一族,却已经悄然来到,并且还没有人察觉到他们来到。

    林家核心区域之内的战斗已经彻底结束,存活下来的不论是侵入的素王家武者,还是残余的术姓一脉,都选择离开这里,毕竟没有人会急着送死。

    因此在核心区域出现阵法,而且那阵法在迅速运转的过程中,并未惊动城内的任何人类。

    这是幽冥一族的特殊阵法,凝聚阵法的手段也是来自于幽冥一族的古老搭建方式。这与当初左风在陷空之地地底洞穴时见到的不同,在陷空之地洞穴底部的阵法,实际是千幻教主持搭建而成。

    只有现在陷空之地的阵法,才是真正的出自幽冥一族的手段。幽冥一族的阵法十分特别,它可以寄生到其他阵法上,当启动的时候,便可以直接依靠吞噬寄生的阵法,从而让自身凝聚成形。

    整个过程并不算太复杂,只是需要相对稳定的环境,不能够受到打扰,而且其吸收的阵法能量,也始终要保持供给。

    之前就因为能量不足,那三只六阶凶兽又担心阵法凝聚受到打扰,才会冒险通过未彻底凝聚成型的阵法传送而来。

    六阶以下的幽冥兽,身躯的强度无法承受,还未成功的阵法,传送过程中的空间拉扯。就连那三只六阶幽冥兽,也在传送的过程中受到了一定的伤害。

    如果他们这三只幽冥兽同时顺利传送过来,那么直接遭遇伊卡丽和唐斌的结果,最终胜负还很难预料。

    好在打破的阵法能量就飘荡在周围,那幽冥一族秘法制造的阵法,获得了足够的能量后,最终还是顽强的凝聚成型。

    过百只幽冥兽通过传送阵,进入到了林家核心区域中,虽然他们之中并没有六阶幽冥兽,可是它们却并无半点惧色,而是迅速的集结为三队,开始分散着离开东北核心区域。

    这些幽冥兽行动迅速,一部分从西面离开,一部分直接顺着素王家来的方向,直接往南方而去,另外还有一部分是朝着西南方离开。

    ……

    左风,伊卡丽和唐斌三人,围着一道血肉模糊的身影,大家都陷入了沉默。

    最初来到阔城的时候,只是希望借助其中的阵法迅速的离开玄武南部区域,赶往古荒之地参加试炼。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进入阔城之后会发生如此多的事情。原本是鬼画家素王家之间的纷争。本来很简单的一场角力,因为林家的参与而变得复杂。

    不过这一切变得更加复杂,可能还是因为眼前这已经辨别不出人形的老者殷岳。到现在殷岳来到阔城的目的他们已经知道,可是他来玄武南部的目的是什么,却根本无人知道。

    也许几人之中,面对这炼神期老怪最复杂的,就要数伊卡丽了。从老者主动找上来,突然偷袭伊卡丽开始,他的运气就开始变得非常差。

    第一次偷袭他舍弃了殷劫,第二次交手中毒后他抛弃了殷仲,眼前这第三次交手,他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如今他已经死去,老者身上的秘密,也将会随着他的死而无法查证,不过左风等人知道,麻烦却绝不会如此简单的过去。

    这老者来自于古荒之地的月宗,他虽然死去,可是他背后的势力不会就此罢手,日后的麻烦不会少。

    可是左风等人却并不会惧怕,因为从他们走出陷空之地的那天开始,他们就准备好了迎接挑战。

    最后一刻的殷岳,实际上是被左风直接“气”死。而左风也是因为殷岳暗中出手,始终在自己的对立面出谋划策,甚至还险些要了唐斌和伊卡丽的性命,他这也算是为手下人出了一口恶气。

    眼看着殷岳失去支撑栽落下去时,左风正在全力炼化体内的金色火焰,唐斌正在控制伤势,而伊卡丽也在调息恢复。

    待到三人从空中飞下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殷岳砸落后陷入地面的身躯,已经变得血肉模糊。毕竟是一代炼神期强者,这种死法让人看到还是有些不胜唏嘘。

    俯下身子,左风从那已经折断的手上取下储晶戒指,又从不远处将那柄已经残破的拾起。

    尤其是这柄,之前就曾经引起过左风的兴趣,倒不是那多么的稀有,品质有多么高,他所在意的是那上浮现出的远古符文。

    战斗之时左风就已经观察过,老者释放的那金色火焰,若非不是有那刀上的远古符文,自身都会被高温所融。

    将那收入储晶之内,接着又开始查探那储晶戒指内存放的物品。虽然同是来自古荒之地,可是左风看得出来,殷岳身上的物品,比起死在自己手中的幻卓可是要差太多。

    左风认为这是夺天山比月宗要强大的原因,可实际上也不完全如此。幻卓等人的身份的确特别,又是夺天山内的直系子弟,可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殷岳几次三番受到重创,许多丹药都花费在自救上了。

    还有就是他不断的联合拉拢各方势力,又悄悄的在王家发展眼线,这个过程中他也的确拿出了一部分好东西。

    从储晶之中挑出了一些所需之物,左风便将储晶戒指递给了伊卡丽,说道:“将这收下,里面的功法,武技和丹药你再稍微整理一下,日后应该会用得上。至于有什么你想要给唐斌,那就是你们两人间的事了,我不管。”

    说完之后,左风又回头看了一眼唐斌,只见这清秀书生模样的人,眼下倒是异常的憔悴,连笑容都显得有些无力。

    “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强敌,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判断他们不会留下太强的后手,因为主要战场在我们这边,难道是我估计错误了?”

    这个问题倒是憋了很久,到此时左风也再忍不住,直接询问起来。

    唐斌缓缓的摇了摇头,接过了伊卡丽递过来的两颗药丸,都是从殷岳储晶戒指内取出来的。有左风检查后,他们倒也不担心药物有什么问题。

    将药物服用下去,一边运功小心的炼化,唐斌一边开口说道:“伊卡丽引走了十几名木姓族人,我们两人合力之下对付起来并不困难。之后我们一路向南而来,所去的地方与城主你估计的也几乎没有出入。”

    顿了顿,唐斌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语气凝重说道:“一切的变故都是到王家府邸之后,在那里我们遇到了幽冥兽,而且是六阶的幽冥兽。”

    目光微微一凝,左风整个人也立刻打起了精神,刚刚还觉得事情终于告一段落而显得放松的神情,也在此刻突然紧绷起来。

    “没错,最初是一只六阶幽冥兽,我们两人合力解决。可是后来同时来到两只六阶幽冥兽,我们两个人吃了些苦头,也因此耽误了时间。”

    伊卡丽接口补充说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