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三百五十一章 棋输一着
    上方的阳冥兽正在不顾一切的运转着灵魂之力,之前因为出手战斗,以及动手驱毒,让其灵魂之力大为削弱。

    此时它不准备再理会任何的干扰,眼下也没有谁能够干扰到自己。它准备要不顾一切与另外一道灵魂达成联系。

    此时熔浆湖周围,便只有一群妖兽,只不过这些妖兽群龙无首,没有人指挥的情况下,它们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左风只是将自己的要求告诉琥珀,而琥珀无法去向妖兽详细解释,更担心搞不好会让阳冥兽发现左风的意图。

    如今琥珀彻底陷入了昏迷,妖兽们便只知道围拢在其周围,保护他的安全,根本不会再主动去与阳冥兽战斗。

    全力运转之下,阳冥兽凝聚灵魂之力的速度,比起之前近乎要快了一倍。以这种方式凝聚灵魂之力,本身消耗便非常严重,可是阳冥兽现在却根本不去理会,它现在只想着尽快与自己的另外一道灵魂达成联系。

    与此同时,正在努力刻画阵法的左风,通过自己分出的那一缕念力,已经从震天那里得到了传讯。

    “快,抓紧时间,这家伙好像疯了一般,我从来未曾见到过这家伙如此运用灵魂力,要不了太久它就可以与另外一道灵魂彻底达成联系了。”

    对方的传讯,左风清晰的听到了,可是左风没有任何回应,现在的他根本无暇去回应。也可以说现在的左风,已经不会去考虑其他,此时已经是他能够做到的最快速度,至于能否赶上便只有听天由命了。

    虽然未得到左风的回应,震天心中其实也是清楚的,它收敛心神也不理会其他,此时全身心的去感受着阳冥兽的灵魂变化。

    此时双方都在争分夺秒的抢着时间,阳冥兽仿佛只是失去耐性,不管不顾的去与自己的灵魂达成联系。可若是能够看到,阳冥兽由灵魂所凝聚的虚影,便会感到它此时的特别。

    它虽然正在全力运转着灵魂之力,可是那道由灵魂之力凝聚而成的双目之中,仿佛有着一抹异样的神采划过。再看其脸庞似乎并没有显得那么焦急与疯狂,反而那脸庞上,竟还是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只不过如今能够看到阳冥兽这副“尊荣”的,只有那些妖兽。这些妖兽虽然并不缺乏智慧,可毕竟不了解情况,更不了解左风的计划,就算发觉有些不对劲,也根本不知道该将这些告诉谁。

    片刻之后,在阳冥兽的努力下,它终于同自己的另外一道灵魂取的了联系。彼此间在达成联系的瞬间,阳冥兽那道灵魂便猛的颤抖了一下,那道灵魂虚影在此时有一瞬间变得更加凝实了一些。

    这种变化出现的一瞬间,身处“小岛”之中的震天,便立刻就有了反应。不敢有片刻迟疑,立刻向着左风的那道念力传音过去。

    “小友,它,它联系上了,已经与它另外一道灵魂达成了联系。小友,小友你在听我说么?”

    震天传音过后,得到的却是一片安静,那一缕念力并无任何反应,见此情景震天的一颗心也是直接沉了下去。

    就在震天感到自己末日已经来到之时,那一缕念力突然间有着精神波动传来,只从那精神波动中,便能够感受到浓浓的疲倦之意。

    不过对方的精神波动中,还是清晰的传出了声音,“完,完成了,虽然其中还有一些细节没有完全掌握,不过运转起来,以之来对付阳冥兽应该足够了。”

    听到这个消息,震天心中那几乎熄灭的火焰,立刻又再次被点燃,并且是熊熊燃烧了起来。

    自己这些年被禁锢压制,两道灵魂都一直被动的被控制在对方手中,本以为就算自己绝不妥协,命运也不会有什么改变了。

    可是今天一连串发生的变化,却给他创造了希望,眼下虽然步步危机、处处凶险,可是同样也充满了希望,这是震天这无数年来都不敢想的机会。

    不要说按照自己的判断,成功的机会非常大,哪怕只有一丁点的机会,它也甘愿义无反顾的拼上一次,至少比最终被对方吞噬或抹杀要来的好。

    “太好了,小友,现在时间上刚刚好,它虽然已经同那道残魂达成了联系,不过现在灵魂之力,还只能慢慢的灌输。我们只要等到它灌输灵魂到关键时候,再出手将之一举击杀掉便可以了。”

    这一次左风倒是没有迟疑,很快便传讯道:“放心吧前辈,阵法已经在我的控制下慢慢的靠近熔浆湖湖面,一切都是按照我们计划好的那样,只待你给我讯号,我便直接催动阵法出手攻击。”

    计划是本来就制定好的,现在也不需要再多交代什么。按照约定左风此时正操控着阵法慢慢的向着熔浆湖上方浮去,这阵法还是依靠左风借助阵法增加的念力来控制。

    此时左风利用的那阵法,对于念力有增加体积的能力,这却会削弱念力本身的力量。不过既然是成型的阵法,控制起来倒是不需要太多的念力御动,左风勉强还是可以做到的。

    而且这道刚刚搭建完成的阵法,其主要的能量借助的是热量,如今阵法就身处在熔浆湖之中,不仅可以不断的补充着热能,同时还能够借助熔浆湖的热量,掩盖阵法本身的存在。

    这个时候的阳冥兽,仿佛彻底沉浸在了与另外一道灵魂的联系上,通过彼此间的联系,道道灵魂之力不急不缓的向着此处输送而来。

    那道灵魂虚影,在这个过程中会慢慢的开始凝实,所化的身躯也在渐渐的膨胀起来。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平静且自然,阳冥兽仿佛彻底沉浸在了吸纳灵魂之力中。

    就在他身边不远处,熔浆湖面有着一丝淡淡的涟漪荡漾,因为熔浆湖本身就具备着高温,表面几乎没有一刻平静的时候,所以这本来不寻常的涟漪,倒也不会吸引注意。

    突然,被困于“小岛”内的震天,突然冲口发出一声厉“喝”,那波动之中更是显得极其激动。

    “动,动手!”

    它这边讯息刚刚传出,身处熔浆湖底部的左风,双目之中也是陡然间有着利芒闪过,同时在其双手舞动之间,一股澎湃至极的念力疯狂的涌出。

    在释放念力的瞬间,左风的身体如同筛糠般剧烈的颤抖着,口鼻之间立刻有着一丝丝血迹浮现,显然现在的他全力运转念力,也会对自身造成不小的伤害。

    可是左风根本不理会自身的伤势,念力已经在其疯狂催动下,经由阵法的扩大迅速的向上冲去,一瞬间就灌注到那道刚刚浮上熔浆湖的阵法之内。

    本来只是缓缓运转中的阵法,在念力涌入其中后,便是剧烈的一颤,接着阵法便已经全速运转起来。

    这阵法果然如震天说的那样,运转之前根本不会有波动传出,而在刚刚全力运转的时候,不是将能量向外释放,而是阵法本身所拥有的能量向内收敛。

    阵法本身在搭建过程中,以及随后不断吸收的过程中,融入了大量的热能,全部汇聚于阵法的核心位置,那些被急剧压缩的炙热能量,猛的激射而出。

    目标正是那熔浆湖上,正在接收灵魂之力灌注中的阳冥兽,就像震天事先判断的那样,真的没有丝毫反应,任由那阵法之中激射出的炙热能量,直接轰击在其灵魂凝聚的身体之上。

    二者接触的一瞬间,那道灵魂顿时便燃烧起来,同时在其中传递出了剧烈的波动,仿佛在那炙热的能量中苦苦的挣扎。

    当阵法释放热能的瞬间,左风已经在探查熔浆湖上的变化,直到那阵法释放的恐怖热量击中了阳冥兽,左风这才悄悄的松了口气。

    可是左风还来不及喘口气,在“小岛”之中的念力,便已经收到了震天的传讯。本来左风认为,对方此时一定会是欢喜激动的表示感谢,可是当听清对方传讯的内容后,整个人却是一下子僵在当场。

    与此同时,在那熔浆湖小岛之上的阳冥兽,那遭到阵法攻击的身躯,突然间剧烈的扭曲,接着竟然就那么崩灭化为一片虚无。

    要知道这可是阳冥兽的灵魂,即使在遭到紫金色雷霆攻击时,都没有这么容易被消灭,何况是眼前这道阵法凝聚出的热量,攻击力比起紫金雷霆弱了太多,眼前这一幕显然不太正常。

    而震天的话,此时还在左风疼痛万分的脑中回荡着,“糟糕了,这家伙似乎有了准备,它的灵魂根本未曾受到重创!”

    这是震天传来的讯息,左风这个时候还在仔细的观察着。只见那阳冥兽伴随着阵法释放的炙热炎力,就那样慢慢的消失了去。

    紧接着在其脚下小岛的表面,一阵灵魂波动传出,一道淡淡的虚影慢慢的蠕动着显现出来。

    那淡淡的虚影不断的凝聚最终化为人形,比之前要模糊了许多,看样子十分的虚弱,可是那虚影的脸上此时却是闪着狰狞的笑意。

    “哼,果然是好算计,若不是老子我留了个心眼,就真的被你们给算计了。不过到了这一步,我看你们还能掀起什么浪花来。嘿嘿,哈哈哈”

    那再次出现的阳冥兽灵魂,猛的将念力释放而出,不管是左风还是震天,都能清晰的听到对方以精神力传递出来的话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