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四百七十六章 四大祭师
    暗黄色的大殿十分庞大,光线在延伸进大殿一段后,便再也无法继续深入,因此通道也就显得异常昏暗。

    走在这样的通道之中,这名祭员的心脏仿佛都要跳出来了,汗水不知不觉的流出,甚至将手中纸张的一角完全浸湿,自己却没有半分觉察。

    走了一段后,祭司发现前方有着明亮的光芒,心中不免有些疑惑起来。他虽然是第一次来到大祭师殿,可也听说过这里应该是一座完整的建筑,不会像一般的院落那般分前殿后殿。

    直到最终靠近的时候,他才恍然间明白过来,只见前方仍然是一处大殿,是一片极为宽敞空旷的大殿。大殿周围有着无数的散发着白色光芒的上品灵光石,将整个大殿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那光芒微微有些刺目,不知是因为内部的灵光石太过密集,还是大殿的布置特意要带给这样一种感觉,让人从黑暗到光明的转变后,一时半刻都适应不过来。

    暗黄色的大殿,在这明亮的上品灵光石照耀下,折射出来的暗黄色关港你,反而会给人一种沉稳中又不失奢华的感觉。

    尤其是这大殿中央位置,有一座高约两丈多的高台大,此时一名中年男子身穿一件满是白色羽毛的大氅端坐其上,头顶带着一顶暗黄的头冠,仿佛一位君王般气势逼人。

    看到对方的第一眼,这名祭员就感到双腿不自觉的发软,甚至距离还有很远就已经“噗通”一声跪伏在地。高台上的男子没有释放一丁点的修为,只是那种上位者的气质,就已经让祭员有些承受不住了。

    那坐在大殿中央高台上的男子,见此情景冰冷的面庞上,也难得的浮现出一丝笑意。

    “上前来回话!”

    听到高台上男子的话,那名祭员到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眼下只是刚刚进入大殿,距离那名高贵的大祭司,至少还有着十数丈远。

    匆匆起身跟着那甲胄武者来到大殿中央位置,这一次他是注意身前的武者停下,这才匆忙再次跪倒施礼。

    坐在上方高台的男子,手肘拄在那巨大的椅子扶手上,托着半边的腮,并没有废话,直接问道:“刚刚所说的讯息,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名祭员此时背后已经满是汗水,慌慌张张的将手中的那张纸举过头顶,有些结结巴巴的讲述起来。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有些慌乱,不过终究没有昏了头,还记得将事情的本末说出来。

    高台上的男子名叫翁本,是祭祀殿四名大祭师之中的一人,地位崇高不言而喻。只是他对于大祭魂师,地位上隐隐压过四名大祭师这件事极为不满,甚至就连这些小小祭员都隐隐听说过一些。

    “哼,又是他墨文,这祭祀殿的事情他们祭魂殿难道也要插手了不成,真是不知所谓。”

    翁本一边说着话,一边抬起手来向着虚空中一抓,那被祭员高举过头顶的纸张,就自行飞起缓缓的飘飞到了翁本的面前。

    并没有伸手去接,似乎有些嫌弃那纸张上所沾染的汗水,又好像不屑于接触这些凡物。依然是拄着下巴,控制着那纸张,悬停在自己面前,懒洋洋的目光扫过面前纸张上的字迹。

    看着上面的传讯内容,翁本的脸色也变得愈发难看,此人对于对地位高低极为看重。眼前一名小小的隶城城主,竟然敢直接传讯祭祀殿提要求,更过分的是要求帝国的主祭大人前往他隶城解决麻烦,这不是反天了么。

    叶林帝国有多么辽阔,如隶城这样的小城,多如牛毛繁星,如果遇到一些事情解决不了,便要主祭大人亲自出手,那以后主祭大人也不需要留在祭祀殿,就直接奔波在帝国各处帮那些小城解决麻烦,其他什么事都不用做了。

    假如遇事就让主祭亲自解决,就算叶林有十几个主祭都不够用,翁本真的怒了,倒并非完全因为墨文。毕竟帝国是有帝国的规矩,隶城这样的城池遇到麻烦,就算是要上报求救,也该是向东临郡郡城求救,直接找到祭祀殿向主祭求救,连自己的位置都没有搞清楚。

    “这种事情,只需要转给东临郡便可,若是这样的事情都不知道怎么处理,祭祀殿的那些祭师都可以滚蛋了。”

    翁本开口说话之时,自身的气息也陡然间迸发开来,随着其身体内气息的释放,在其面前漂浮的那张纸,也直接化为了一团粉末。

    下方的那名祭员,感受到对方突然释放出来的气息,吓得他整个人都是一哆嗦,差一点就趴伏在地。颤抖着回答道:“是,是是,大人说的是!”

    反倒是一旁的铠甲武者,稍一沉吟,抱拳施礼后,开口说道:“大人,隶城城主敢发出这样的讯息,应该有他的苦衷,只怕他在传讯前,也考虑到东临郡可能无力解决问题,所以才直接向祭祀殿直接发出讯息。”

    “那他就敢直接要求主祭大人出面,这帮混蛋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不知道主祭大人又是什么身份么。”

    翁本显然此时还满肚子的火没处发泄,说话之时周身的气息更是抑制不住的释放而出。那祭员早就吓的像个鹌鹑般,蜷缩的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反而是那名铠甲武者,再次开口说道:“大人还请息怒,这件事若是大祭魂师没有插手,怎么处理都好,可是现在他已经插手,我们就不好完全置之不理,将来在主祭大人那里对您也会留下不要的印象。”

    听完这番话,翁本并未立刻发作,由此倒是可以看得出来,眼前这铠甲武者的身份绝不该是守卫那么简单。

    沉吟少倾后,翁本突然开口说道:“那你看,现在这件事应如何处理?”

    那身穿铠甲的武者,似乎早就已经有了计划,此时倒立刻回答道:“这件事不可置之不理,又不能真的让主祭大人亲自前往,而且主祭大人根本也联系不上。大人您还必须坐镇祭祀殿,没有办法离开。”

    “这些问题我都已经知道了,到底有什么办法你就直说吧。”翁本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

    那铠甲武者,继续开口说道:“如今四名大祭司中,有两人恰好在东部主持冬末狩猎,他们距离隶城的距离并不太远,由他们去看一看情况,应该更加稳妥一些。”

    听完了这铠甲男子的意见,翁本也忍不住点了点头,说道:“好,很好,不愧是我的第一智囊,如此做倒是很合我的心意。”

    伸手向着那下方跪着的人一指,说道:“那个谁,谁,给我起来去传讯,将那就将大概意思传给另外两名大祭司就可以,让他们去瞧瞧吧。”

    翁本想要说,将那讯息传递过去,转念一想那张纸刚刚已经被自己彻底毁去,所以也只能换了一种说法。

    那铠甲武者闻言,忍不住说道:“大人,我看这讯息还是我亲自去一趟,这样才稳妥一些。”

    “哎,就是传个消息,算得了什么大事。上一次你我对弈的残局,我可是想到了破局之法,今次一定要重整旗鼓杀你个片甲不留,一雪前耻!”

    翁本说完就已经站起身来,朝着殿后走了过去,那铠甲武者眉头紧锁,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翁本完全不给机会。

    铠甲武者清楚,有些事情就是因为传讯中的小小失误,导致了一些无法预料的偏差。只不过翁本不让自己去,他也只能无奈的向身边的那名小祭员又交代一番。

    铠甲武者的话还没有说完,翁本催促的声音就已经再次响起,让他也只能无奈的离开。

    这小祭员如今还没有从惊吓中缓过来,身边穿铠甲武者说的话,他也几乎没怎么听清,脑子里面浮现的满是惊讶。

    原来这个人就是翁本手下第一智囊,想不到竟然会是这样一副装束。帝国四名大祭司,如今亲眼见到了一人,一会儿还要去给另外两人传讯,我,我难道这些真的不是在做梦么?

    也不怪这小祭员会如此失态,叶林帝国最高是国主,之下便是祭祀殿。祭祀殿中地位最尊者为主祭,主祭下又分为两殿,大祭师殿与祭魂殿,这二者可以说是并列的,却又有些不同。

    大祭师殿主管祭祀殿中,一切与各郡城的命令传达,以及处理一些帝国各类实际事物。

    祭魂殿却不会接触实际事物,他们主要是主持帝国的一些治理上的策略,同时还有发展帝国的炼药、炼器等方面,其中包括人才培养,以及材料的收集。

    看起来大祭师殿更具有权利,可实际上祭魂殿却是在无形中掌握帝国发展的方向。帝国下层感觉大祭师殿地位更高,高层们却都清楚,祭魂殿的地位隐隐要超过祭祀殿一线。

    四名大祭师之中的一人,与这名祭员不到十丈远的距离,这对于这小小的祭员来说,已经是一种无上的荣耀。除了遇到翁本的恐惧和紧张外,心中隐隐还有着欢喜和兴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