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四百七十八章 王储殿下
    当初离开叶林的时候,左风非常匆忙,甚至可以说是极为狼狈的。

    叶林帝国高层派人前来,而对方的目的正是要将自己抓回去,左风知道自己身上的秘密实在太多,被抓回去的后果必然极其严重。

    因此左风选择的是逃走,以他当时能够动用的全部手段,再加上当时丁豪的师父,酒狂邢夜醉悄悄放过过左风,这才让他顺利的逃出了叶林帝国。

    当时左风的心里还有很多的遗憾以及牵挂,第一个就是自己的父母亲族没有得到安置,妹妹左天添下落不明。

    师父的长子藤力落入琳琅手中,对此左风也是无能为力,毕竟从叶林离开的时候,他孤身一人孑然一身,不仅仅只是一名普通炼骨期的小武者,甚至还背着诸多的麻烦。

    抱着一个信念去往玄武帝国,要完成两件几乎是不可能完成任务。其中一个是要为安雅拿到化魂液的解药,另外一个更加渺茫,找到自己失踪的妹妹左天添。

    为了获得解药,左风卷入了玄武帝国,上百年来的最大一场世家间的纷争,差一点就葬身其中粉身碎骨。好在最后的问题被顺利化解,并且从药驼子手中得到了解药,可妹妹到现在却还没有寻到。

    不是左风不想尽快返回叶林,只是他清楚,如果贸然返回自己仍然还是会有很多的麻烦。而且他更知道,有些问题自己不回来,可能还会被无限期的搁置,一旦自己真的返回叶林与家人团聚,那些问题就可能会爆发。

    这也是为什么,左风当初犹豫很久,没有加入任何一方势力,到最后却组建其自己势力的原因。

    当初的左风还很弱小,那个时候他不论选择任何一个势力和家族,只能够用依附的方式,投入到一个家族和势力当中。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可能会得到很大的帮助和支持,甚至提供大量的资源,但同时自己也将失去自由,从此为一方势力奋斗下去。

    直到左风来到陷空之地,解决了菊城的麻烦后,一大批武者自愿跟随左风时,他才真的答应下来。其实左风那个时候,依然还并不算强大,但当时的左风已经获得了一个重要的手段,就是帮助武者强化**,这为其建立势力提供了最好的保障。

    后来在解决阔城的问题时,他也有意无意的在扩大自己的影响和势力,同时也在扩大自己手中的资源。左风在扩充自己手中的地盘、资源和势力的时候非常小心,只去动自己可以拿的部分,只将那些能够消化的吃下去,绝不会野心勃勃的为自己招惹烦。

    八门拘锁阵法中遭遇震天是个意外,救下对方义不容辞,不过在做这件事的过程中,左风仍然还是刻意的与对方走近一些。这也算是左风为了自己的将来,或者说为了自己在叶林的家人和朋友,走出的第一步。

    除了惦记自己的家人之外,左风也记挂的还有师傅的大儿子藤力。对方这些年过的怎样不知道,可是被人像工具一样的利用,左风却是不能容忍的,所以他打定主意一定要将藤力带出来,让其恢复自己本来的记忆。

    要做到这些,左风相信阻力会非常大,光凭借自己现在手中的力量很难做到,所以必须要有更强大的力量支持。天屏山脉妖兽一族是个很好的选择,一代妖族王者回归后的天屏山脉,相信足以跟叶林帝国一争长短了。

    如果没有古荒之地的试炼,左风很可能会选择与家人和亲族取得联系,可是眼下他必须要先参加古荒之地的试炼。

    在左风脑海中,几乎被遗忘,或者说根本就不想被记起来的人,如今却已经进入到了叶林帝国帝都,并且已经在叶林的祭祀殿内,拥有了新的身份,这个被遗忘的人就是藤方。

    当年的事情左风还能清晰的记得,可唯有一个人好似在记忆中被挖去了一般,甚至涉及到此人时,那一部分记忆都会变得模糊。

    左风原本以为自己是恨,恨对方出卖了村子,出卖了同伴,他甚至怀疑左天添的失踪也与他有关。但是后来左风感到,那并不是恨,因为对方连让自己升起那种恨意的资格都没有,自己对于那个人剩下的恐怕只有厌恶。

    众叛亲离的藤方,早已经不可能返回左家村,哪怕村子里的人能够原谅他,哪怕母亲能够原谅他,藤方也不可能回头了。

    而藤方也从未想过回头,因为在他的心里,造成这一切恶果的元凶不是自己,而是那个左风。本来该是自己获得的东西,却都落到了左风身上,不管是父亲当年带回来的石磙,还是旋塔试炼得到的风光与奖励,都应该是自己拥有的才对。

    怀着满腔的恨意,藤方从当年的那场变故中活下来后,以一种难以想象的方式,又重新站了起来。

    如今的他拥有着纳气中期的实力,拥有着祭祀殿祭师的身份,同时他还有着另外一层隐藏的特殊身份。

    行走了很远一段距离的藤方,终于在一处大殿前方停了下来。这处大殿与大祭师殿相比,算不上宏伟壮阔,但是规模也已经十分庞大了,唯一特殊的就是,这处大殿距离宫殿群要稍远一些,属于很孤立的修建在这处位置。

    藤方来到大殿之外,先是静静的站立片刻,仿佛是在平复心情,同时又好像在思考着什么,片刻后他才一步一步的缓缓的走上台阶。

    当他终于踏上最后一级台阶,走上大殿的平台之时,立刻有着整齐的脚步声响起。十几名武者,齐齐现身而出,立于藤方的面前。

    面对这副景象,藤方并未感到吃惊,只是在其眼底闪过一抹不屑和轻蔑,只是这样的神情被其掩饰的非常好,让人很难察觉到。

    “王储殿下,方腾有事求见!”

    根本未曾理会眼前这些阻拦自己的武者,藤方直接开口高声说道,这是他现在的名字,方腾。

    大殿之中不久后,便有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进来吧”。虽然只是平平淡淡的三个字,可是每个字从骨子里都好似透出一股傲然之气。

    听到里面的声音,藤方面前那十多名武者,很干脆的左右分开让出了一条道路。这大殿的通道十分宽敞,向内延伸一段后,能够看到侧面一片种满植物的明亮区域。

    藤方似乎对此地很熟悉,他没有继续向内走去,反而是转向了那处种满之物的区域。

    这一处区域的大殿房顶,安装的是水晶棚顶,阳光可以透过棚顶照射下来,让这里与大殿的其他区域都有明显的不同。

    郁郁葱葱的树木花丛之中,藤方小心的前行着,他的身体会尽量避开那些绿色的植物,主要是不敢对这些植物造成哪怕一丝的损伤。

    走入这片大殿中的林子,又前行了十几丈远,忽然听到前方有潺潺的水声传来,藤方的脚步也立刻放缓放轻。

    前方不远处能够看到一片水潭,水潭侧面有着一座高约三丈左右的假山,一股清澈的泉水自那假山上冲出,直接落入下方的水潭之内。

    此时的水潭边,有一道身影正背负双手,微微仰起头来向那瀑布望去。似乎对藤方的到来毫无所觉,而藤方也只是静静的来到此人的身后,不敢发出声音,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里。

    “你说这清泉从何处而来,又到了何处去呢?”

    男子半晌不语,此时突然开口竟然是没头没脑的问了这样一个问题。藤方稍微想了想,说道:“由阵法凝聚而来,最后又回到阵法之中去。”

    背负双手的男子,轻轻的呼出一口气,一双如刀锋般的双眉微微皱起,摇了摇头说道:“俗,你很俗!”

    躬着身体的藤方,毫不迟疑的说道:“小人的确是俗,这世毕竟也没什么人能与殿下您相比。”

    男子缓缓的转过身子,用余光轻轻的瞥了藤方一眼,这一转过身来,也彻底露出了他的全部容貌。

    此人一张脸极为俊秀,一对剑眉斜飞入鬓,若点漆般的双目之中,似乎带有一种特别的神采。高挺的鼻梁似乎有几分草原人的血统,那嘴唇边缘唇线分明,而且就算不笑的时候,那微微有些上扬的嘴角,都会给人一种如春风般和煦的感觉。

    加上这男子身姿笔直挺拔,配上一袭团花似锦的金色袍服,一身贵气迎面扑来。

    虽然见过许多次,可是藤方仍然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心中虽然对那容貌十分嫉妒,表面上仍然装出一副极为欣赏的模样。

    人的命运真是不同,我父亲本来获得重宝,若是交到我的手中我现在即使做不了一城之主,也至少会成为一城的统领,如今却落到这步田地。

    眼前之人就凭借一副过人的容貌,又好运的被那么个人物捡到,竟然就能够拥有如今的身份,成为诺大一座叶林帝国的王储,这,还有什么天理可言么!

    他心中的想法,可是不敢表露出半分来,此时已经将身上的祭师袍的前襟撩起,恭敬的扣头施礼,口中唤道:“祭师方腾,见过叶蝉王储殿下。”

    说完之后以额触地,“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