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五百三十七章 对谁出手
    天香药行展开混战的时候,整条街区都被战火所笼罩,此地林家上百名武者,以及东临郡上百名武者,在此地展开了一场血战。

    只不过这里的战斗,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果。一方是由邢夜醉所带领下的东临郡强者,他们准备充分,而且是采用的围歼之法,所以一上来便占据了主动。

    另外一方本就处于劣势,现在唯有借助各处商铺中,事先构建浩的阵法,以及提前安放的机关来应付敌人。问题是他们这里,如今连个指挥的人都没有,虽然有上百名武者,却形同一盘散沙。

    对方能够率先作出反应,甚至发射信号,这是邢夜醉事先都未曾预料到的。不过更让他没有预料到的是,自己竟然连术芒的影子都没见到,就让对方成功溜走了。

    他明知道这术芒,才是自己这次行动的重要目标,可却偏偏无法抽身去追捕。因为现在连他自己,都已经深陷在战场之中。其他武者更是已经完全林家武者杀到了一起,如果不是东临郡这边有统一的服饰,甚至很难分辨出敌我双方。

    焦灼的战斗一开始,就让这一片区域混乱不堪,而此时的琥珀和逆风,也几乎是在战斗展开前来到此地。也多亏了邢夜醉提前一步发动进攻,否则他们两个还真说不准会被卷入到这场大战中。

    两人站在战圈之外的一处房顶,观看着远处热闹的大战。那些武者御动起各色的灵气,在空中交战的过程中,那些灵气还会朝着四周激荡开来。

    “咱们似乎来晚了一步,那么接下来怎么办,要不要去跟左风他们汇合?”看着已经彻底陷入大战中的天香药行,琥珀犹豫着向身边的逆风询问道。

    在他说话的时候,已经随手摸出了那颗左风刚刚交给自己的传音石。只是他还未来得及将灵气灌注其中,旁边的逆风却是伸手阻止,同时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琥珀不解的望来,就见到逆风伸出手来向着不远处的一条偏僻的街道指去。循着逆风所指处望去,正好看到了一道飞驰中的身影。

    如果不是拥有逆风这样,化形妖兽的目力,还真的很难捕捉到这飞驰的身影。即使琥珀现在看到,也只不过一瞬间而已,很快对方就从视线中消失了去。

    “瞧着那身影是术芒,想不到这都能让他逃出来,左风让咱们过来暗中观察,主要也就是的盯着这家伙,他现在既然已经跑出来了,我们当然应该跟上他了。”

    逆风一边说着,已经当先冲了出去,琥珀虽然略微有些迟疑,不过他最终还是选择了跟上去。这虽然与左风最初的吩咐有些不同,不过想想逆风刚刚的话,似乎也很有道理。

    那一颗颗红色的焰火升空而起的瞬间,整个阔城之内的人,几乎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些看到焰火的人之中,自然也包括了左风和殷劫,同时也包括了木花,而左风和殷劫,此时距离木花也不过十几丈而已。

    “这讯号似乎是在天香药行的位置射出,看样子应该是林家那边发出的讯号,就是不知道他们那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看着那炸裂的红色焰火,左风忍不住开口说道。

    殷劫反而是一脸好奇的开口,问道:“你为什么就敢肯定,那焰火就一定是林家发射,怎么就不可能是邢夜醉发出的讯号,指挥全城的东临郡武者展开行动。”

    一副牙疼似得的不耐烦模样,转头看了殷劫一眼,左风这才说道:“你明明是可以感觉到的,此时整个阔城之中,就只有天香药行那一处位置传来剧烈的灵气波动,这就说明动手的位置只有一个。

    而且若是邢夜醉要指挥动手对付林家,肯定不会用如此大张旗鼓的方法,这不是在给对方提醒么。天香药行那里的确聚集了不少林家之人。可是有大部分都分散在了隶城各处,如果下手当然是悄无声息的各个击破才对嘛。”

    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殷劫显然也明白这些,之所以如此问,多少有点要考一考左风的打算。如今被左风猜出自己的用意,殷劫也感到有些没趣。

    “你说这木花,会不会出手,这求救讯号很明显是通知全城的林家武者,相信其中也定然包括了木花在。如果只是林家倒还好处理,木花要出手的话情况就难说了。”

    殷劫脸上挂着尴尬的笑意,已经悄悄的将话题转向了木花。

    深深的吸了口气,左风说道:“对于林家在隶城的情况,我也是从老石那里听说的,术芒手中的具体实力他也不太清楚。不过想来有邢夜醉和伯卡两名强者,再怎么样也不会让林家翻了天吧。”

    “你小子要是猜的准倒还好,可若是你判断错误,到时候邢夜醉可就要倒霉了。至于那伯卡,嘿嘿,我倒是想要看看他倒霉的样子。”

    听到殷劫这么说,左风似乎也能够理解他的心理。殷劫其实已经将自己当成了是风城的一员,之前到栖山镇,看到风城武者的损失,今天又看到有人被杀,殷劫的肚子里其实也憋着一股火。

    “木花这家伙当真是一点动静都没有,那红色的焰火,他应该也看到了,可是却没有半点出手的意思,看来我最初的判断果然不准确,这木花的城府和心性都远超我的想象。”

    看着那此时仍然极为安静的钟塔,左风忍不住郁闷的开口说道。

    接过左凤的话,殷劫继续说道:“这木花的确不简单,他能够成为卧底,潜伏在伯卡身边这么多年,当然不会是什么一般人物。而且这么多年不仅没有暴露,反而还得到了伯卡的信任,这就更说明此人的能力不凡了。”

    “你这么一说,反而让我对之前的计划,感到有些不放心了,那可是我的重要的一步棋,若是出现差错,到时候我们可就进退维谷了。”左风心中不无担忧的感叹道。

    计划上应该没什么问题,以术忍和术洛的习性,我不相信他们会不入局。而木花这个时候不敢在城内轻易出手,她既不愿出手帮邢夜醉对付林家之人,同时也不想帮助林家暴露身份,这个时候对城外出手,相信她绝不会拒绝这么大一份功劳的。

    与左风和殷劫相距不到二十丈远的钟塔之上,木花此时正面色阴寒的望着远处。那片夜空中的红色焰火,早已经消失不见,可是她的目光却仍然一瞬不移的盯着那里。

    她的神情阴沉,目光微微的闪烁,如同坟地中跳跃的鬼火般,让任何看到之人都能感到彻骨的寒意。

    在木花身边,此时有六名女性武者,实力都在纳气中期左右,其中一人走前一步,轻声说道:“大统领,咱们真的不出手么?”

    木花没有转头去看,只是轻声的说道:“出手?如何出手……。现在如果出手去帮术芒,我这么多年的努力和付出,都将全部付诸东流。我就算救下了术芒,难道他能去替我到长老团那里领罪么。”

    另外一名女子,忍不住说道:“统领大人,可是您的家人,我们这些年来一直暗中调查。如今刚刚有了一些眉目,似乎就在这隶城,被安置在术芒的眼皮底下,相信这些年就是他负责看守。如果我们见死不救,我担心术芒他会狗急跳墙。”

    闻听此言,木花的神情也突然扭曲起来,一丝狰狞的恨意也随之浮现在那张带着几丝皱纹的脸庞上。

    “他敢,若是他真的敢对我的家人出手,就算冒着家族的惩罚,我也必将其彻底斩杀。”

    随着这番话说出,木花好似整个人也失去了力量一般,好半晌才静静的吐出一口气,说道:“传我的命令,让大家先做好准备,随时听候我的命令,做好战斗准备。”

    最初说话的那名女子,明知道不该这样问,不过终究还是忍不住问道:“统领大人,准备对哪一方出手?”

    另外几名女子,齐齐的朝着木花望来,其实她们同样对这个问题充满了好奇。

    只是木花背对着所有人,望着远处却没有说出一个字,那六名女子彼此望了一眼,似乎已经明白了木花的意思。恐怕连木花自己,都搞不清楚应该对哪一方出手。

    “还有不到半个时辰,就到酉时三刻了,是否按照原来的计划处斩下一名武者?”其中一名女子开口问道。

    这一次,木花没有一丝犹豫,只冷冰冰的吐出了一个字“斩”。那几名女子似乎并不意外,齐齐恭敬施礼后,便缓缓的从房间之中退了出去。

    这几个人既不是林家之人,也不能完全算是东临郡的武者,若是准确点来说,他们应该算是木花一个人的死士,只听从木花一个人的命令。

    六人退走之后,木花仍然在静静的望着远处,眼神也渐渐变得复杂起来,过去许久她才种种的吐出一口气,自言自语道。

    “是啊,我该对哪边出手,这些年来我为了家族潜伏在伯卡身边,反而是伯卡待我比家族要更好,比林家要更信任我。

    若是能够将家人救出来,我情愿从此隐姓埋名,远远的离开家族,永远不再参与那什么狗屁大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