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三八五章 飞袭壁垒魔血奴
    奥拉夫需要靠着萨雷斯庄园环境的特殊性,体验黎明的震撼和黄昏的震慑,来锤炼意志,觉醒血脉。

    而山缪也盼着奥拉夫尽快符合标准。

    于是接下来的数日时光,命运三人组的日子过的可谓暗流隐隐、波澜不兴。

    布洛克斯·白爪这边,同样也进入到一个休养生息的阶段。

    没有了凯恩这个挂比撑腰,布洛克斯所受的伤,就不是什么小儿科了。而是真的得养。

    而罗萨琳和她的小伙伴,则因为布洛克斯的抢戏,没能跟黑暗份子们擦出一场响亮的登场火花来。

    不过好歹也算是残余了营救,并且也确实拯救了百多号人,于是还算风光,只不过加分项的重点,改在了‘救治’板块,而这并非罗萨琳的擅长,于是一时间,最炙手可热的,反倒是罗萨琳的小伙伴之一,圣光牧师斯卡德。

    罗萨琳的亲密战斗伙伴有六位,其中五位是她在菲拉斯、凄凉之地结识的,斯卡德就是之一,这次随罗萨琳一起回来的另外一位战斗伙伴,则能算半个同乡,来自库尔提拉斯的奈妮特,一位德鲁斯瓦流派的德鲁伊。

    库尔提拉斯与吉尔尼斯隔海相望,虽然不似本源世界的英法那般,却也差不太多。

    而罗萨琳的性情,也很有库尔提拉斯水手范儿,她跟奈妮特当初因船结缘,跑去卡利姆多大陆冒险,也是结伴而行,论关系,比单纯的战友又近了一层。

    斯卡德本就是主修治疗的,算是神圣牧师,而奈妮特的那几手治疗手段,虽然远不及斯卡德的强力,但胜在别出机杼,这次则是因为黑暗份子是德鲁伊一系,在超凡知识脉络上,有一定的相通性,于是也是出力不少。

    正是这两位一正一奇,一主一辅,对症下药,才演绎了一出喜剧结局。被俘的人,基本都救醒了,也没留下什么严重的后遗症,只不过有一部分除了惑控方面的问题,还有外伤、内伤,这就需要另行将养了。

    当然,实际上真正的第一功臣是凯恩,若非他令影分身及时出手,罗萨琳他们能做到也就是对曾经的乡亲、现在的行尸傀儡痛下杀手了。

    不过,任何事,都是有得便有失。拯救行动堪称完美,戾气值也就偏低,对黑暗份子的恨意没那么刻骨铭心,也就有点缺乏进剿的动力。不似大孝子当年亲手屠了斯坦索姆之后,冲着玛尔甘尼斯的虚影咆哮:老子追杀你到天涯海角,听到了么,天涯海角!

    于是,修养恢复,也就愈发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望海镇防卫队的主旋律。萨莎等几个见证了布洛克斯跟黑暗孽物对刚的防卫队成员,甚至期盼着元素壁垒能恢复巅峰状态。

    凯恩暗中撇嘴,心道:“怎么可能?那样的元素壁垒,很大程度是因为本造物主有钞能力,布洛克斯·赵文睿,不过是个穷D丝,自己都不够用,哪里舍得给你们砸神秘要素?”

    确实,布洛克斯本质还是赵文睿早年的德行,没有大规模、机械化萃取神秘要素的本事和设备,自然是节省型思路。

    在布洛克斯的认知中,砸这么个元素壁垒出来,已经属于脑袋一热,当了回屠狗辈的操作了。

    不过,他倒是不怎么后悔。毕竟如果没有元素壁垒,他硬刚那个半神级的黑暗孽物,多半得殒落当场,因不舍得花钱而死,想想也是挺憋屈的。

    经过数日调养,布洛克斯伤势恢复了大半,不再需要以半石化状态封住伤损部位,以避免躯壳崩坏了。

    他走的是元素躯壳之路,如今距离大成,已经一步之遥,迈过去,就是开启元素成神之路的传奇萨满。

    再往细了说,他现在的进度,停留在以雷霆之道,凝聚光芒法则的阶段。这是一条比较正向的超凡,但相应的,成就也有限,因为放弃了光影相随的理论,在负向上缺乏建树,最终即便大成,也是不完整的。

    然而这恰恰就是布洛克斯与凯恩的不同,毕竟他没有轮回者经历,无论是眼界、心气,都远不能跟重生后的凯恩相比,其格局中,自是不免带着浓郁的小富即安气息。

    所以从某种角度讲,现在的布洛克斯,有些后悔了。

    他觉得自己应该闭关苦修,直升传奇的,而不是眼瞅着就差临门一脚,却四处浪。虽然如今的艾泽拉斯,整体魔幻值在不断的下降,但正因为如此,但凡还能保持格位的强大超凡者,没一个好相与的,尽是些手段多、底牌多的老阴哔。这次貌似就被他遇到一个。

    他‘瞅着’那悬浮于识海中的卓越法珠上新添的一条龟裂,暗自叹了口气气。

    这就是他的金手指。

    在他的认知中,当初就是将偶得的这玩意、当做某种宝石,结果意外激活,然后穿越了。

    这宝贝也是他的灵魂法衣,没有它,他在魂穿过程中就已经魂飞魄散了。

    另外,这宝贝还数次替他抵挡了灵魂受损的灾厄,否则他没可能保持良好的心智状态走到如今的高度。

    然而直到现在,他都没有笃定的、修复法珠的办法,只能是靠着一些想当然的办法,对其进行‘温养’,希望有用。

    如果说钱是男人胆,那么卓越法珠就是他的英雄胆,他都不知道,一旦失去了这个灵魂庇护之物,他的超凡之路该怎么走下去。

    心情不好,美食也味同嚼蜡,吃了很少的一点,他便回房休息了。

    短短的几日功夫,元素壁垒内部已经大变了模样,营房、以及基础的功能设施,都立了起来,元素壁垒虽然能量没有恢复,但物质向的墙体什么的,却已补完,不复之前的断壁残垣模样。

    人们对布洛克斯敬畏有加,特意搭建了一幢专用的木屋供其使用,称得上是待若上宾了。而其平时的一举一动,自然也不乏关注者,就怕有所怠慢。

    萨莎望了眼布洛克斯有些萧索的背影,放下手中的烤肉,问身旁的罗萨琳:“布洛克斯的伤,没有办法帮忙治疗吗?”

    罗萨琳将嘴中的食物嚼吃吞咽之后,不疾不徐的解释:“这个问题很复杂。忌讳是一大重点。治伤就要了解情况,越详细越好,可对超凡者们而言,这是涉及身家性命、修行道路、学派传承的秘密,哪里是能随便就让人知晓的?”

    “再说了,布洛克斯的超凡阶位明显高于我们不少,受的又是以超凡反噬为主的伤,就算我们全力以赴,都未必帮的上。”

    萨莎嘟囔:“那照你这么说,强大的超凡者,就只能自救。”

    罗萨琳理所当然的点头“差不多。高手寂寞,可不单单指没有了能够一较长短的敌,还指没了互助提携的友,超越了所有人,成为了自身开辟之道的先驱者,自然是只能靠自己。”

    又道:“不过你也不用过分担心,到了布洛克斯那种高度,只要没有第一时间身死魂灭,活命一般来说是不成问题的。也许活的很不易,但那也是跟正常或全盛时的自身比,若是跟外人比,至不济也远超凡人。”

    萨莎‘哦’了一声,片刻之后又解释:“我只是不希望看到好心没好报,现在像布洛克斯这样肯伸手帮助陌生人的强者,真的是不多了。”

    罗萨琳点头:“那倒是。根据我的经验分析,若非布洛克斯建元素壁垒引出了黑暗孽物,此时此刻的我们,甚至包括望海镇的所有人,怕是求死不能,生不如死。”

    “这么可怕的吗?”

    “是的,种种残留痕迹显示,那个黑暗孽物,很高概率是半神级别的。如果没有元素壁垒那个级别的防护,普通人连伸手的资格都没有,坚持不了几秒,就会当场崩溃,任人宰割。”

    罗萨琳又道:“这也是我们迟迟没有采取行动一个重要原因,如果不能确定那个黑暗孽物受伤严重、不能出手,征讨等同于送死,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没法打。”

    萨莎又嘟囔:“那也没见你,对布洛克斯表现出足够的尊重。”她一直以来都挺在意这一点,觉得罗萨琳对布洛克斯的态度有问题。

    罗萨琳笑了笑:“难道尊重就是像老鼠见了猫一般,小心翼翼的供着,有个风吹草动就慌成一堆?那不过是畏惧力量罢了。况且,你觉得过着近乎流浪者日子的布洛克斯,没遭遇过种族歧视,还是没经见过前倨后恭?”

    罗萨琳最后总结道:“就我个人的体会,无论是倨还是恭,都挺讨厌的,因为那代表着一次次的被提醒,你是特殊者。有益就是神兽,有害就是怪兽,总之都是兽,并且也许一夜之间,态度就颠覆,换你,你喜欢被这般对待么?”

    “好吧,你赢了,我辩不过你。”

    “可惜赢了辩论也意义不大。我能感觉的出来,布洛克斯已经犹豫了,接下来未必还会一如既往的帮我们。”罗萨琳说着,又开始大口吃肉了。

    萨莎愣了愣,嗫喏的想说点什么,但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她记起了当初雇佣布洛克斯时的情形,说实话,她不觉得有办法能付出对应布洛克斯贡献的报酬,哪里还有脸强求人家继续帮忙?

    便在这时,‘叮叮’的风铃声响起。

    只不过这风铃声,给人的第一感觉不是悦耳,而是危险将至的警报。

    即便没有被事先告知,人们也很快就意识到,这是元素壁垒在报警,有麻烦要来了!

    于是接下来,不可避免的鸡飞狗跳。

    萨莎、罗萨琳等领头人物,也都面色严峻,因为之前布洛克斯就告诉过他们,元素壁垒的能量防护罩已经无法撑起。另外还告诉过他们,风铃想起,代表着怎样级别的带有敌意的超凡力量接近。

    按照罗萨琳和斯卡德、奈妮特四下的分析,一旦铃声想起,至少也是有个位数的、但足以让他们陷入苦战的强敌出现,又或者数量过百的、能够以一当普通人的十的超凡之敌出现,否则不值得元素壁垒‘大惊小怪’。

    果然,未等人们准备好,数量众多的怪物就出现了,由于是飞行系的,因此来的很快,势头也很猛。

    大量的巨型吸血蝙蝠,能载人的那种。

    这些蝙蝠一看就是经暗影力量培育,又或在特殊的魔法环境下成长起来的魔兽,短而大的猪鼻翘翘着鼻尖,血盆大口,一嘴獠牙,看那嘴岔深度,怕是一般的熊,大张开嘴,都未必有其规模。这要被咬上一口,绝对堪比猎熊夹夹击。

    并且这些蝙蝠的利爪特别引人注目,像它们的眼睛一样,是猩红色的,且隐隐流动着魔光,联想丰富的人,光是看一眼,就不免心中一哆嗦。

    布洛克斯就联想比较丰富,他是穿越者,有先知记忆。眼前的一幕,首先就让他联想到了纳兹米尔鲜血巨魔,进攻祖达萨时的景象。

    遮天蔽日的巨型蝙蝠,越过高墙,冲击祖达萨和纳兹米尔之间的赞达拉防线。

    黑夜之神希里克,也号称蝙蝠之神,是一名被鲜血巨魔们供奉的洛阿神灵。

    洛阿神灵,跟荒野半神玛洛恩、乌索克之流的根脚一样,都是艾泽拉斯洪荒时期天地孕育的原始生灵。

    虽然那时候元素生物、上古之神已经被打败、囚禁,永恒之井也已经开始运转,但艾泽拉斯的泰坦秩序化进程才刚刚展开,洪荒环境中,仍旧有较高概率诞生‘结石’级的超凡存在,野兽神就是这般诞生的。

    从实力角度分析,这些野兽神大概分为三等,但就连最高等的雄鹿之神玛洛恩(塞纳留斯之父),其实力也没有探到凯恩使用的相关划分标准中的神级。余者就更是无需赘述。

    相应的,布洛克斯也不是很看得起这些神灵。

    不过希里克却是有些例外,因为祂是个有靠山的,那就是血神戈霍恩。

    戈霍恩是阿曼苏尔等泰坦们为了研究上古之神这类虚空系神性生物而人工合成的杂种。

    就像骡子在很多方面超越其父马和驴一般,戈霍恩也有那么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意思。

    虽然戈霍恩因为长期跟监牢体系及看守者作斗争,同时缺乏上古之神的超凡知识,经验积累也不太够等种种原因,没等干出什么毁天灭地的大事就被推了,但其独到的鲜血系超凡之力,还是很有些看头的。

    布洛克斯的先知记忆中,就有类似现在的这种猩红染血之爪的镜头(龅齿兽)。再加上‘蝙蝠老爹’希里克确实被戈霍恩收服了,因此现在第一时间联想到的,就是血神系的魔物。

    然而凯恩却不会有这种误会,因为他是查过包括戈霍恩在内的诸神的情况的,他可以很笃定的说:“戈霍恩一脉,早就随着戈霍恩的殒落而断绝了。毕竟它们即便是在最鼎盛的时刻,都没能走出赞达拉三岛,甚至没能走出纳兹米尔,根本就没来得及开枝散叶。”

    不是戈霍恩再临,却又能弄出这么正宗的鲜血系魔兽,会是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