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三百九十一章 密道
    徐西楼狠了心,下令船只继续前进,能走多远就走多远,而后放下小船,只救人不救船。接连填进去六艘船只之后,离山崖只剩下十丈远近。但是越靠近山崖,水底的乱流就越凶猛,操舟的浆手施出全身力气,也只能勉强维持船只停留在水面上,稍有松懈,就会被水下暗流将船掀开,撞到水底暗礁。

    徐西楼脸色发白,心疼徐家的船,更心疼不能将船上的铁甲精骑送到山崖下,如果天亮,所有的工夫就都白费了,而且早前议定,这些船还要趁着夜色返回塘荷小市,至少也要远离瀛湖山,倘若天亮之后再返程,湖面一览无余,定会叫山上的水寇发现,那徐家一番辛苦可就白白葬送了。

    李落尚还镇定自若,这种事急不来,越急越容易出事,如果沉船堵住水道更麻烦,好在暗流将前面六艘沉船都卷开了,水道未堵,只是耗费的时间有些久,再耽搁些时辰,恐怕就来不及让徐家的船离开瀛湖山了。

    第七艘船驶入水道,徐西楼有些焦急,连声呵斥,催促水手尽快探路,只要能到崖下,赏银百两。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有方才落水刚被救起来的经验老到的船工也抢上这艘船,咬紧牙关定要将船靠过去。

    忽地,两名铁甲精骑从旁边的一艘船跃到第七艘船上,之后再无动静,好叫一众船工水手吓了一跳,不知道是何用意,难不成是看他们有无出力?徐西楼脸色微微一变,也是同样的心思,莫非是那位不耐烦了,命麾下将士登船监视。

    李落轻轻咦了一声,也颇为不解,不过并未出声阻拦,和声对徐西楼说道:“徐公子,不用管他们,照你的法子就好,小心些。”

    徐西楼答应一声,这个时候也不是分心的时候,抬手猛压,船只缓缓驶入这条已经探明了一多半的水道。船只来到最后一艘船触礁沉船的位置,船上所有的船工浆手都捏了一把汗,方要试水,忽然那两名铁甲精骑动了,手中长枪破空掠出,十丈距离转瞬即至,只听崖下岩壁上传来一声比水打礁石还响的声音,两柄长枪稳稳刺入岩石之中,每支长枪后都连着一根铁索,船随水流轻微摆动,但是铁索竟然一动不动,相隔两尺,宽窄如一,瞬间这船和断崖之间就多了一条铁索桥!

    徐家众人何时见过这等匪夷所思的功夫,皆都惊的瞪大了眼睛。徐西楼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可是十丈之遥,将长枪丢过去兴许有力大之辈勉强能做到,但是还要刺破山崖,先不说长枪锋锐,但是这份臂力就极不寻常,而且瞧着那两名铁甲精骑的模样,似乎也不算出奇。直到此刻,徐西楼才明白老头子敢冒这个险的底气从何而来,如此天兵,说不得真能一举荡平瀛湖山的水寇。

    李落也大吃一惊,虽说猜到这些自太虚幻境带出来的鬼卒定有一身了不得的本领,但是如此惊人的确在他的预料之外。风狸低呼一声,小脸上尽是惊骇神色,这等身手,决计不弱于江湖上的一流高手,而且他手下足有好几千之多!

    妈呀,风狸小声叫了一声,偷偷瞄了李落一眼,看来日后得对他好点,多点尊敬,要不然准没好果子吃。

    徐西楼见状大喜,这样一来崖下那十丈的水路就不用再探,可以从这根铁索桥上过去,一来节省时间,二来还能少花点银子造船。剩下的船只鱼贯而入,虽然也有撞上暗礁的,但是一众船工水手俱都小心翼翼,船体受损,但是鲜有再沉船的。

    两根铁索悬空荡在断崖之下,后船刚靠过来,那些铁甲精骑就有条不紊的跃过船头,来到这艘船上,不等李落下令,只见那些铁甲精骑从甲板上硬生生用手撕下三尺长短的木板,约莫三十余块,握在三十名铁甲精骑手中,接着便见这些铁甲精骑似缓实疾地跳上铁索,犹如杂耍一般向山崖一侧走去。铁索不过一指粗细,这些铁甲精骑如履平地,丝毫没有半分摇晃,让徐家众人吃惊不已。每过数尺,就有一名铁甲精骑放下木板,左右皆用利刃刺破木板,钉在铁索锁扣之中。眨眼间,这两根铁索就成了一座浮桥。

    谁也没有想到竟然如此简单,最开始稍微慢些,待浮桥铺好之后,三千将士先后不过半个时辰就从船上到了断崖之下。李落登桥之前,向徐西楼以示谢意,到了此刻,徐西楼也猜到了眼前男子是何许人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最后只是抱拳一礼:“大人小心,草民静候诸位将军凯旋捷报。”

    李落展颜一笑:“有劳了,再会之时,定当答谢徐家今日相助之义,你们回去吧。”

    “恭送将军。”徐西楼沉喝一声。李落跃上浮桥,几个起落,便已隐入断崖之下。就在李落上岸不久,铁索另外一端传来一股大力,扯着铁索最后的两名铁甲精骑飞身跃下,眨眼间便即消失不见。

    湖面再无半点动静,运足目力望去,断崖之下已无人迹。徐西楼身旁护卫高手长吁了一口气,骇然说道:“世上竟有如此彪悍了得的劲旅,公子,这牧天狼果然名不虚传啊。”

    徐西楼感同身受,点头道:“呵,这次这些水寇有难了。起锚,趁着夜色返回塘荷小市,静候佳音。”

    “是。起锚!”男子低喝一声,余下十几艘船只缓缓离开这处险地,消失在水雾夜色当中。

    再说李落一行,苏檀儿在前带路,断崖之下的这条路该是瀛湖山地下水冲出来的一条水道,秋已深,雨水少了,露出河床,勉强可以落脚,若是盛夏雨水多的时候,这里水量充沛,游鱼难走,就连断崖下的入口也会被涨起的湖面所掩盖,也就是冬季和初春时分才能走人。但是的确隐蔽,若非世代生活在这里的土家人,定难找到这样一条可以攀上瀛湖山的密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