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条件2
    自己以前干过的丑事现在被人当面翻出来,熊荆心中尴尬,脸皮滚烫。好在幕帐昏暗,没有人看出这一点。他不得不对此作出解释,“秦尼是交战中的敌国,如果那些火炮不炸膛,死的将是楚尼士兵。”

    “火炮?”尼阿卡斯重复这个词,他和其他人一直称呼火炮为雷霆武器。

    “是的,火炮。”熊荆点头。“火炮的寿命是用发射炮弹的次数衡量的,我可以保证火炮的寿命能够发射一千发实心炮弹。在正常情况下,一场大型会战火炮的发射次数不会超过一百发,所以每门火炮配备的弹药是两百发。用完必须付钱购买弹药,两百发弹售价大约是三十金,六千多德拉马克。”

    熊荆特意将弹药问题提出来就是想看看众人的反应,扎拉斯有些着急,他道:“巴克特里亚的火炮必须配备一千发炮弹。”

    “这不可能。”熊荆摇头拒绝。“除了另外付钱,火药府绝不会同意这种做法,包括卖给其他楚尼贵族的火炮同样如此。在快使用完毕的时候才能购买新的弹药,每次只能购买两百发,所以,最好是巴克特里亚自己生产弹药。”

    熊荆一说最好是自己生产,扎拉斯便看向尼阿卡斯。阴差阳错之下,埃及没有给秦国火药制造技术,同样也拖着没有给巴克特里亚。如今楚尼军队覆没,国都很快将陷落,火药技术就没必要再给了,这正是秦使甘罗滞留埃及,没有马上返回秦国的原因。

    扎拉斯的目光让熊荆心中顿悟,秦人收集硝土战场上却不见火药原来是还不懂得制造火药,巴克特里亚同样不会制造火药,即便他们能获得硫磺。懂得制造火药的是埃及,可埃及人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扎拉斯看向尼阿卡斯,尼阿卡斯并不想多谈弹药,他看着熊荆道:“我相信你的话,交付的火炮是可以正常使用的火炮,但战舰呢,没有水手就无法驾驶战舰?”

    “这很简单,交付的时候可以花几个月时间教会他们如何驾驶。”熊荆道。“如果埃及有合格水手的话,两个月时间足够教会水手如何使用船帆。”

    克里门尼德斯是海军将领,他知道真正的水手不可能在两个月之内教出来,“两个月时间他们只能驾驶战舰,并不会作战。他们也不知道如何从楚尼前往达赫拉克勒斯石柱进入我们的海。”

    “海图在楚尼只有三个人知道,一个是楚尼王,一个舰队司令,一个是作战司司尹。如果你想索要海图的话……”熊荆立即否决克里门尼德斯的要求。“作战不是教会的,只能在海上自己尝试和训练。如果你一定要达到你想要的要求,我可以很肯定的说,这不可能。”

    熊荆看着克里门尼德斯说话,克里门尼德斯也看着他,两人目光对视谁也不愿意妥协。

    “如果不知道如何前往东方,战舰又有什么作用?”尼阿卡斯问道。

    “所以我建议不要战舰,我可以按照这些战舰的建造费用支付黄金和银币。”熊荆建议道。“在我们的海,还是在红海,战舰都不如桨帆船实用。”

    尼阿卡斯将问题推向熊荆,熊荆则直接把问题本身解决。

    “如果我放弃五艘战舰……”克里门尼德斯提出另一个建议。

    “你放弃十艘战舰,放弃三万套盔甲,放弃一百门六十八斤短管炮,也不及海图价值的十万分之一。”熊荆打断道。“我无法支付这笔赎金。”

    “如果楚尼王不答应,埃及将帮助秦尼人灭亡楚尼。”被拒绝的克里门尼德斯很是不满。

    “如果不是因为天气寒冷钜铁脆断,要求赎回自己的应该是阁下吧?”熊荆毫不示弱的笑道。“一个连火药都不会制造的国家,一个连钜铁都不会生产的国家,一个靠奴隶士兵而不是依靠贵族武士的国家,这样的国家如何灭亡楚尼?!”

    “但是楚尼战败了,只能逃到海岛。还有你,只能成为我们的俘虏,哀求我们接受赎金……”克里门尼德斯挖苦道。熊荆闻言突然站起,怒视,手则摸向自己的腰际,可他什么也没有摸到。

    “你一定会为你今天的冒犯付出代价!”熊荆无剑可拔,即便拔剑,他也没办法与克里门尼德斯决斗。然而他的气势也让克里门尼德斯心中暗震,手紧紧握在了剑柄上。

    “哈哈……”克里门尼德斯一怔之后大笑,笑自己居然被一个没有武器的蛮族震慑。他不屑一顾的道:“我期待你的报复,唯一的担忧就是那一天永远不会到来。”

    熊荆则不屑看他,他问尼阿卡斯:“我是不是应该离开?”

    “当然不是。”尼阿卡斯连忙否定。他不像克里门尼德斯那样在意海图,只有海图没有战舰也是没用。反倒不如先得到十艘战舰、三万套钜甲和一百门火炮塞琉古几年前就得到了楚尼出产的钜铁盔甲,如果不是两国忽然交恶,不是安纳托利亚和帕提亚叛乱,塞琉古二世已经发起会战,向埃及进攻了。情况对埃及很不利。

    “我的第三个条件是,战舰和武器的交付地点只在红海。”被克里门尼德斯触怒的熊荆并不想多提条件,他想尽快达成这笔交易。

    “在红海?”尼阿卡斯并不知道红海在哪。

    “红海就是厄立特里亚海。”熊荆道。“在厄立特里亚海的埃及港付这些东西,巴克特里亚的火炮也在其中,人员也从这些港口离开埃及。”

    “我同意。”尼阿卡斯对此没有疑问,他随后又看向克里门尼德斯。在红海而不是在地中海交付这些武器对埃及没有影响,法老运河在托勒密二世时期已经重新凿通。虽然如此,克里门尼德斯还是问道:“为什么不能在我们的海?”

    “因为这样更加便捷。”熊荆简单的解释。“双方都不要漫长的等待。”

    “我同意。”尼阿卡斯不想在这个小问题上纠结。“你还有什么条件?”

    “所有人全部前往埃及,包括巴克特里亚的那二十名士兵。他们享有应该享有的待遇和尊重,以及人身安全。他们不是奴隶而是公民,一些人是贵族。”熊荆再道。

    “我同意。”尼阿卡斯继续点头,他正想问熊荆是否全部答应己方的条件时,熊荆已道:“我同意你们的条件,为此支付十艘新朱雀级战舰,连同上面的六十门十斤舰炮,以及三万套钜铁盔甲,一百门六十八斤短管炮和配套火药。”

    熊荆对尼阿卡斯说完随即看向扎拉斯,“我答应交付巴克特里亚四十门六十八斤短管炮及其配套火药,那二十名士兵必须事先前往埃及港口等待。

    如果你们都同意,明天双方可以盟誓,然后我向楚尼派出信使。”

    熊荆之前的意思是考虑,但现在他毫不拒绝的答应。尼阿卡斯的感觉不是自己索要的太少,而是对方答应的实在太快。正如熊荆所说,这些武器可以打下一个帝国当年亚历山大也不过用了三场会战就击败了大流士,夺取了整个波斯帝国。与巴克特里亚不同,埃及不需要购买后续弹药,埃及自己可以配置火药。

    “我……”扎拉斯并没有资格进行这样的谈判,但显然,即便换一个人谈判,也只能参照埃及的条件谈。埃及是绝对不会提出后续火药问题的,埃及能制造火药。既然埃及能制造火药,埃及自然要提高条件,好让巴克特里亚用完那两百发弹药之后没弹药可用。越是先进的武器,就越是应该独享。

    “需要多久时间才能交付这些武器?”尼阿卡斯更关心时间。

    “也许需要三年时间,最长应该不会超过五年。”熊荆答道。“更准确的时间要等我的仆臣来到亚历山大里亚后才能确定。如果他们能够及时收到信息,明年夏天就会抵达亚历山大里亚。”

    “五年时间?”尼阿卡斯微微惊讶,不过想到楚尼现在的处境,有觉得应该要这么久。或许楚尼能在海岛上残存,但她显然不再强大,不会再与埃及争夺香料产地和香料贸易。

    “我想我们最少需要一整天的时间来思考所有细节。”克里门尼德斯建议道。他不是对熊荆说话,而是对尼阿卡斯说话。

    “当然。我完全同意。”熊荆笑道。“你们甚至可以不同意接受赎金,但不要忘记,我们只是一群俘虏,不再是受雇于埃及的佣兵。”

    熊荆含笑离开主帐,克里门尼德斯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有些咬牙切齿。他感觉自己掉入了一个非赎不可的陷阱。因为自己的原因,楚尼士兵的身份不再是佣兵,不会再为埃及服役。如果不接受来自楚尼的赎金,自己什么也得不到。

    熊荆走回幕帐,还未靠近幕帐四周便闪出一群人影,灯火剪影下,他们手中的木杵极为显眼。

    “见过大敖。”鲁阳炎等人上前揖礼。

    “命炮卒回营安寝。”熊荆不意外诸人的戒备,他特意相告道:“我等已为白狄人之虏,虏者可赎,三年后我等皆可赎回楚国。”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