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15章 你病了
    最近一段时间,我不在东海,公司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林飞决定去燕京一趟。

    白胜男经过一晚上的滋润,变的不一样了,明媚动人。

    帮林飞整理身上的衣服,轻轻的点头,“公司交给我,你放心好了,正好你也可以去燕京看看咱们的分公司,顺便见一见那边的负责人。”

    白胜男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样。

    从旁边的床头上拿出了一份文件夹,递给了林飞。

    “咱们在燕京有分公司?”林飞还真不知道,白胜男的动作那么快。

    白胜男得意的笑道,“我们公司的云絮塑身衣已经成了爆红的产品,燕京那边肯定要有一家分公司的,不过听说那边最近事情不少,所以你这位老板过去最好了,正好可以将事情处理一下,免得我一个弱女子跑到燕京去,人生地不熟的,万一什么时候被人吃掉了,你这大老板可就要心疼死了。”

    白胜男似乎放开了不少,要是放在平时的话,根本不可能说这种话的。

    林飞对这种事,其实不怎么在意的,不过听白胜男这一说也知道燕京那边应该确实有什么事发生了,弄不好就是那些势力在暗中搞鬼,如果让白胜男去的话,还真的拿不定主意,这事还真得只能交给他自己去处理。

    又温存了一下之后,白胜男自送林飞出来,本来想送到楼下的,但架不住昨天晚上一番激烈的战斗,以至于现在走路都颤颤抖抖的。

    林飞回到龙腾山庄,让游子山联系了铁战,告诉他自己准备要去燕京。

    铁战那边一得到消息,马上就打来了电话进行确认,说真的,他还真怕林飞不去燕京了,如果这样的话他都不知道怎么交差了,毕竟这件事情是师尊交代下来的。

    铁战打从心里不想把这件事情给搞砸了,好在终于听到自己想听的消息了。

    “老板,你真的要去燕京吗?我听说燕京那边不少人都对你有想法,我也让人打听过高层长老的消息了,听说炎黄战队总共有5位高层长老,其中有一位要退下来了,所以竞争非常的激烈,一旦你要成为高层长老的消息传开,估计许多人都不会乐意的,还有我们听说武门那边也放话出来了,只要你敢跨入燕京,就让你一个好看,除非老板交出从阴墟地里得来的东西。”

    游子山是一个合格的管家,林飞稍微说了一下高层长老的消息之后,游子山第一时间收集关于炎黄战队高层长老的一切消息。

    林飞淡淡的笑道,“这应该是那位第一战神给我的考验了,用高层长老的位置来考验我,他倒是挺舍得的。”

    林飞有兴趣见识一下那位第一战神叶玄,当然第一战神也只是让他有些兴趣而已,不出意外的话也就是一个先天大圆满的存在,像这样的实力,还真的没有资本在林飞的面前嚣张,但人家好歹是华夏第一战神,总是要给些面子的,况且他也想见识下燕京的水到底有多深,毕竟他的公司可要开到燕京去了,不将这些人打服了,公司怎么开呢?

    林飞可以对公司不感兴趣,但是他看得出来,白胜男对公司非常的看重,就好像是怀胎10个月生下来的小孩子一样。

    既然白胜男喜欢,林飞也不会让别人去破坏这家公司的,除了他自己,任何人都没有资格。

    这次去燕京,林飞没有带任何的人。

    更是谢绝了铁战的陪同,只是让游子山买了一张商务舱的机票。

    一般的情况下,林飞并不怎么喜欢坐飞机,不过既然是去燕京了,那就入乡随俗吧。

    其实林飞想买头等舱的,但是刚好时间赶不上,所以只能买商务舱了。

    商务舱非常的宽敞,和后面的经济舱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林飞的位置在靠里面,换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懒洋洋的躺着。

    不久之后,林飞的耳边传来了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先生你好,冒昧的打扰一下,我能和你换一个位置吗?”

    林飞睁开眼睛之后就看到旁边一个小姐。

    1米83的个头,十分的高挑,同时打扮的非常的洋气时髦。

    毫不夸张的说,光身上这套打扮下来最起码也要几十万华夏币。

    “你要和我换位置。”

    林飞淡淡的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张子然已经习惯了各种的眼神,当这个男人看她一眼之后就收回了目光,那目光平静如水,看不出任何的变化。

    这倒是让张子然有些意外,自己竟然还能碰上这样的男人。

    “我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想要坐在靠窗的位置,如果先生能和我换一下的话,那就最好了,我愿意补偿你的损失。”张子然十分诚恳的说道。

    林飞抬头看了一眼张子然,“你这问题可不小,不是换个位置休息就可以了,我建议你回到家之后还是去找一个医生看看吧,这对你有好处。”

    如果是普通人对她这么说的话,张子然肯定会生气的,不过这个男人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但是心底里有些诧异,脸上也不如露出了几分好奇,“先生,你是一位医生,这都能看得出来?”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每逢初九,你的肚子就会很痛,而昨天应该是你刚痛过的日子,所以你今天虽然看上去气色不错,脸上画了厚妆,但还是难以掩饰住你眉宇之间的一丝疲倦,所以你想坐在靠窗的位置,想要自己舒服一些,不知道我猜对了没有。”

    张子然捂着嘴,一脸的不敢相信,“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个秘密我没和任何人说过。”

    关于初九肚子就会痛的情况,张子然从来没有跟人说过。

    看过了不少医生,但始终都没有结果。

    昨天是初九发作的日子,痛了一个晚上。

    没想到这样都能被人轻易的看出来。

    张子自然可以发誓,自己从来不认识这个人,但是对方却能看透自己的一切一样。

    这让张子然震惊的时候又有一丝慌乱。

    她不清楚眼前这人是谁,难道真的是巧合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