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88章 高人与小民,公义与守护
    叶家姑娘和掌柜的去后面交货,两只小妖‘金满箱’和‘粮满仓’充当着搬运工,心心念念的是一会儿能不能弄些酒喝。

    而在店中小二也和子云与诸葛冷讲述起了小丁山上的妖怪。子云这才明白这里的情况,虽然这路妖怪并没有大肆为恶,但也并非什么善类,至少一个占山为王,打劫路过商旅的罪过是有的。

    不过如今乱世,莫说妖怪了,遍地落草的强人也是不知凡几。不知道是兔子不吃窝边草,还是怕出头引来麻烦,所以没有下来祸害小镇。

    子云也问店小二,这镇上的人真的能和这些妖怪共处、店小二则是苦笑的解释了一下。

    非我族类,人们又岂能愿意和妖怪共处?但如今妖怪不做祸害,只是来做交易,一方面小镇之中没有高端武力反抗,另一方面确实是怕惹恼了妖怪伤人,这才忍了下来。

    说实在的小丁山上有了妖怪,很多以山为生的乡民都不敢进山了,等于妖怪垄断了山货,以及小丁山的资源。其次因为那花皮豹子的打劫行为,很多客商都不再走这条道,作为这个小镇仅有的客栈,生意可想而知。即便如此,妖怪上门做买卖,自己还得打起笑脸欢迎,客栈掌柜心中又何尝不憋屈?

    子云大概明白了,这货妖怪在这里算是一害,但也并不算严重,至少这个小镇的人只是暗恨,还没到水深火热。既然如此,明天离开的时候,顺便上山除去这路妖怪即可。

    正在想着,忽然外面一男一女走近客栈。二人皆是身携宝剑,年岁看起来也都不大。穿着的衣物也很接近,只有一些花纹与配色的不同。

    那男子说道:“小二哥!”

    “哎,来了,客官有什么吩咐?”

    男子说道:“帮我们准备一些饭菜,再准备两间客房。”

    “好嘞,您是就在这一楼用餐,还是先开客房,一会儿送上去?”

    男子回头问道:“师妹你看呢?”

    那女子则是说道:“先吃饭吧,师兄我都累了,吃完再去房间。”

    男子点了点头:“先准备饭菜吧。口味清淡些,我师妹不喜欢太咸太辣。”

    “好嘞,二位这边坐。”

    在三人对话之时,子云和诸葛冷也注意到了这边,诸葛冷小声说道:“是金光门的人。”

    子云点了点头:“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两个人应该是‘疾雷剑雨’行剑远和‘飞舞灵风’顾初心了吧,没想到他二人会来这里。”

    金光门在南方武林也算小有名气,是修道和武学并重的门派,最有名的便是‘金灵十六剑’这一套剑诀,法术上基本也就是几套雷灵和风灵法术。与其说是修士,倒不如说是会几手法术的江湖人。

    几十年前在南方算得上有些规模的名门正派,只不过后来屡有劫难多有死伤。如今整个门派上下不过六十多人,大部分弟子还很稚嫩,少不得师门长辈陪伴才能行走江湖。

    所以这个年龄段能够结伴独自出山的金光门弟子,也就是‘疾雷剑雨’行剑远和‘飞舞灵风’顾初心等少数人,子云由此猜测也不奇怪。

    虽然这么想,但二人是谁,要去做什么和子云没啥关系,偶尔碰上个江湖人,过了明天也就各奔东西,不值得怎么关注。

    与此同时,在药铺的心自灵也终于凑齐了药。她开的药方并不复杂,但也有两味药市面上用量很少,药铺之人现去后面拿的,所以耽搁了些时间。打听好了客栈的位置,心自灵便向客栈走来。

    而客站这里,金光门师兄妹的菜还没上齐,客栈掌柜便带着叶家姑娘,以及‘金满箱’和‘粮满仓’从后面出来。

    师妹顾初心叫了一声:“妖怪!”随即拔出宝剑,一掀桌子直接向两只小妖刺了过去。

    突生的异变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金满箱被顾初心一剑刺来,立刻推开叶家姑娘进行闪避,尽管只是小妖,终归是山中动物变化,对于危机很是警觉。战斗力也许不行,但是闪转腾挪的躲避倒也有一手,但凡命不长也不能修炼成妖怪。

    虽然这个母智猿是冲着自己来的,可万一误伤了叶大叔的闺女就不好了。于是金满箱先推开叶姑娘在进行躲避,也正是因为这个决定,让他慢了半分,虽然躲过了长剑,却依旧被剑气划伤了胳膊。

    这一瞬间的动作倒是被子云和诸葛冷看了个分明,暗道虽是妖怪,倒也并非无情无义之徒。

    见师妹动手,那师兄行剑远也拔出长剑:“师妹,我来助你!”说罢就准备动手,一起封锁两个小妖的出路。

    刚才顾初心出手太快,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现在客栈掌柜终于说道:“二位,二位客官请住手!这两个妖怪虽然是妖,但也未做什么恶事,他们来小店只是来卖山货的。”

    倒不是客栈掌柜为这妖怪说话,其实他也恨不得有人能上山除妖,但不希望这战场放在自己客栈,一方面是怕客栈被砸个精光,另一方面也是担心两个小妖死在自家,万一这两个年轻人甩手一走,山上的妖怪牵连下来怎么办?但凡出了这镇子,甚至出了自己客栈门口,他们爱怎么打就怎么打,别看‘金满箱’和‘粮满仓’也算熟客,可是客栈老板却和他们没有一丝交情。

    顾初心说道:“妖就是妖,遇上了当然要除掉,你们快点让开,伤到了我可不管。”

    比之师妹的不讲理,作为师兄的行剑远当然要拿出点名门正派的样子:“我等是受楚侯所托,特地清理境内作恶的妖物,早就听说小丁山上有妖怪为祸一方,剪径来往商旅,我们就是为了除妖而来,既然敢大摇大摆的下山,可见山下城镇被这妖物祸害成什么样子了。”

    顾初心直言道:“师兄,不必与他们多言,先拿下这两个小妖,在上山去灭了那妖洞。”说罢一挥衣袖,一股强风扇出。整个大堂顿时一片狼藉,而金满箱和粮满仓被拍到了墙上,客栈掌柜和叶家姑娘躲到一旁,不时被飞散的杂物磕碰一下。

    子云的桌子也受到了影响,不过主仆二人手掌一按,直接将桌子稳定,酒菜一点都没有被掀翻。

    刚才店里还有个把客人,早在顾初心动手的时候就跑了,最后连饭钱也没有结。而现在整个大堂桌椅横倒,只剩子云一桌坐定,倒是很显得突兀。

    子云暗想,这姑娘的风灵仙术,火候根本不够。莫说定向对敌,就是控制自如都做不到,若是野外也就罢了,在屋里打绝对是害人害己。

    行剑远也挥剑上前:“师妹,一人一个,速战速决!”

    就在二人的剑刺出的时候,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只听两声清脆的敲击,二人的进攻瞬间被化解,师兄妹顿时一惊,好快的速度。

    出手之人当然是子云,他保下两个小妖,除了是念在刚才推开那人族姑娘的几分义气,更多的是觉得这对师兄妹出手没轻没重,这一击下去,妖怪固然是死透了,但整个客栈要透半面墙。若真是不得不战斗的强敌倒也罢了,打两个小妖实在没有必要。

    行剑远拱手问道:“阁下是什么人?为何要阻止我们除妖?”

    子云笑道:“和州,子云。”

    行剑远一惊:“碧血剑少?”

    子云也客气道:“不敢当,两位就是‘疾雷剑雨’行剑远少侠和‘飞舞灵风’顾初心女侠吧。”

    当初子云在和州大开杀戒,因为是为父报仇,附和大众的价值观,在加之杀的都是为恶的宋军军官,非但没有坏了名声,还因此被人称赞为‘碧血歼仇’,于是南方武林便有了一个碧血剑少的雅号。

    “正是我二人,不知碧血剑少为何阻止我们斩妖除魔?”

    子云解释道:“这里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这妖王并非善类,我也准备明日上山除去。只是这两个小妖并未作什么恶事,何必枉增杀孽。二位既然是来为民除害,看看周围的样子,又保护了什么?”

    二人左右看看却不以为意,顾初心先开口:“那妖怪盘踞山岭,抢劫行商,也伤过人命,若不除掉以后还不知会做下什么恶事,师父对我们说过,要实行正义,除恶务尽,多少同门不惜性命,只不过些许桌椅碗碟,比起斩妖除魔算得了什么!?”

    一听这话子云也是感叹,他最怕遇上这样的高人。因为位置太高了,总有些不接地气。斩妖除魔确实是正义之举,也是为了保护寻常百姓。但是寻常百姓的想法呢?你如果上山去打,大家一定高兴。但如果你跑人家家里打,把一切毁了最后还让对方一副感激的模样,那就真的有鬼了。因为他们不在乎什么大义,只想好好的生活下去。

    虽然小丁山上的妖怪强买强卖,又打劫路人,可这和普通人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心心念念看着的,就是这些高人们随手毁去,不屑一顾的锅碗瓢盆。如果高人都是这样的作为,那他们还不如向着妖怪呢。

    行剑远见师妹说话有点冲,便说道:“师妹,莫要如此失礼。子少侠,我师妹的话虽然直白,却也有道理。楚侯召集南方玄门平定境内妖患,多少道友舍生忘死,若是都顾忌这些边边角角,只怕轻则放跑妖孽,重则连累自身。子少侠也是行事直爽之人,又何必纠结与这些。”

    他们所说的事情,子云也有所耳闻,由于天下大乱,有不少妖物出山为祸,楚地既有惊蛰短工这样,处理黑活的组织。当然也要有放在官面上的名门正派。所以在叶美蝶的建议下,楚侯召集了包括金光门在内的几个玄门教派,请他们出手治理境内的妖物。

    强盗悍匪交给官军,妖魔鬼怪交给玄门,而一些不便出手的存在,则由惊蛰短工负责,这就是叶美蝶所架构的楚地安全体系。

    所以像行剑远、顾初心这样的少年侠士游走南方各地斩妖除魔,小丁山的妖怪抢劫商旅,自然也有人会把事情报上去,所以有人过来除妖也很正常。

    子云却说道:“除妖也好,伸张正义也罢,为的不是表面的名声,而是百姓的民生。妖之所以邪恶,罪在虐民。但将除妖挂在嘴边,手段却也在虐民,那百姓又该如何去期盼?刚才客栈掌柜也曾阻止你们,你们觉得他是因为什么?”

    行剑远倒是没有出声,顾初心先说到:“你是说我们反倒成了恶人!?”一路行来,师兄妹也算是历经风霜,最后怎么还吃力不讨好了?

    子云说道:“我只是希望二位可以注意一下方式方法,若是可以,不若先就此放手,一会儿我会陪着两位一起上山除妖可好?”

    一直沉默的行剑远说道:“子少侠,我知道你的意思,但你又知不知道,自从下山以来我们历经了多少苦战,死伤了多少同门和道友。这些百姓为了可以再挣回来的些许财产而伤心,却不知有多少本该前程远大的年轻人,为了他们而埋骨异乡?这两个小妖放过容易,可是回去之后他们就会有所准备,这为我和师妹会造成多少不必要的困难?说不定妖怪一个诡计,我们也会送命于此。”

    子云眯眼看着行剑远,他所言也有道理,这些小民被妖物所害,于是恳求修士出手,而又希望修士出手之余还要照看自己的财资,一有不顺反倒怪罪恩人。这些年来,事前卑谦事后翻脸的小民也不是没有。

    如果说高人容易不接地气,那这些小民就容易汲汲营营。说实话,对于‘高人’和‘小民’,他们都有令人生厌的地方。

    或许是师兄的话戳到了顾初心,她直接说道:“师兄莫要与他废话,不过是个报家仇的人,有什么资格在我们面前谈宽恕妖物,我们在为公义奔走,这些人站在后面却叫我们束手束脚,有本事你们亲自去除妖啊!”说着挥剑直刺子云。

    子云也用剑抵挡,顾初心有那么两手,但是和在江湖中摸爬滚打的子云一比就差上不少,尤其是子云的二刺猿剑法是世间少有的快剑,顾初心现在自然不是对手。

    行剑远见师妹出手,本不欲掺入其中,但眼瞅着顾初心落入下风,所以立刻拔剑冲上来:“师妹小心,我来助你!”

    客栈外面的人早就因为店里的打斗而远远围观,心自灵也来到店外,向里看去:“哇,好热闹啊!?”

    一进店她就看见师兄妹在打子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