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诓骗
    在向夕舞打完招呼之后,花灵鹤原本漆黑的眸子,突然诡异地化作九彩色泽,视野宛如被一只无形之手反复擦拭过一般,变得无暇琉璃般纯净。

    琉璃般纯净的视野之下,妆容精致,身姿窈窕,此时脸色和眼神却很绝望的夕舞身上,有着一道很明显的粉红色气息绵绵不绝地散发开来。

    气流撩动之下,就像是一缕柔滑的发丝在他心脏上缠来绕去。

    弄得他心痒难搔。

    当然,这九彩观阴眸一放即收,在收起这门瞳术时,他嘴角的笑意更显邪恶了些,心里同时暗道“妩媚果,你好啊,有你的帮助,本教的七欲大法定然能够更上一层楼,桀桀。”

    夕舞这时知道了对方明显就是冲着自己而来,但她并没有问原因,而是沉默了下来,思索对策,但对方有压倒性的力量,任她如何足智多谋,一时间又哪里想的出能逃离胜天的办法。

    一力降十会,很简单的道理。

    “夕舞师妹,本教有个小忙需要你帮,请你跟我去一个地方,好不好啊。”既占据压倒性优势,花灵鹤不比火急火燎,而是带着猫戏老鼠般的戏谑,调笑着问道。

    夕舞低垂螓首,美目闪烁几下,再扬起俏脸时,美目中已看不到那种绝望和惊惧兼备的神色,呈现出对花灵鹤这一再女子中恶名昭著的人物毫不设防的状态。

    就好像面对的并非花灵鹤,而是同门某位彬彬有礼的师兄一般。

    其实她只有师姐,并没有什么师兄,因为水月阁不收男弟子,这只是个比喻。

    夕舞秋水般的美眸望向花灵鹤,嫣然一笑道“师兄有邀,不容推辞,我想还是恭敬不如从命好了。不过我有个要求。”

    “说说看。”花灵鹤目光一闪,旋即不动声色地道。

    “既然是找我有事,那容我的师妹们离开。”夕舞提出要求。

    这里要说一下周边环境。

    自花灵鹤现身后,刚才战斗得激烈的场面得到彻底改变,双方不由自主分开。

    纵天教一方都像得到不会倒下的靠山一般,脸上冷笑和得瑟的意味不加掩饰。

    而水月阁的女弟子们都是惊恐绝望,俏脸发白,身材婀娜的娇躯都是恐惧到颤抖。

    她们和纵天教可是打过不少交道,知道这里没人是她的对手,放眼她们水月阁年轻一代,能在其手中讨到好的,只有冰瑶师姐一人而已。

    不管是她们,还是实力远在他们之上,或许能媲美登天境的夕舞师姐都远远不是此人对手,所有人加起来,都没有与对方一个人交手的资格。

    听到夕舞竟是要以自己为洱,让她们先行脱身,她们美眸中露出由衷的感激。

    在这种极端情况的刺激下,甚至都珠泪盈盈。

    有位看上去有些冷艳的女弟子狠狠一咬牙道“夕舞师姐,不用这样,姐妹们要死一起死,大不了所有人死在这里就是了。”

    “对,师姐不用委屈自己。”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这种慷慨激昂的情绪渐渐传递,很快所有女弟子都是仇视地看着花灵鹤,逐个取出兵刃,尽管在花灵鹤积威之下她们握在兵刃上的玉手都是恐惧地颤抖。

    患难见真情。

    望着众师妹们的不惜性命也要留下帮忙,夕舞美目湿润了。

    一向俏皮自在,万物不应于心,从来未曾露出悲伤表情的她竟然哭了。

    但她很快就摒弃了这种情感,抬起玉手擦去泪水时,实际上心里已有坚若磐石般的执念扎根。

    无论如何,她都要保护相信她,愿意接受她的庇护的姐妹们。

    即便付出生命的代价。

    眼见师妹们议论纷纷,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意思,她突然一肃脸色,与平时脾性不相符的,罕见地寒着俏脸斥道“胡说,什么一起死,你们活够了,我还没活够呢,要是没你们的拖累,哼哼。”

    说到这里,她突然降低音量,语焉不详,并借着背对花灵鹤,冲师妹们眨巴了下眼睛,示意自己胸有成竹。

    女弟子们稍稍一愣,旋即想到夕舞师姐和她们不一样,击退花灵鹤虽不可能,但要想脱身的话,或许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

    起码单独脱身,要比带着她们这些累赘强多了。

    一念至此,她们求战的执念便少了一些,纷纷生出暂时撤退的心思。

    起码她们不能当师妹的累赘。

    最先开口的那位冷艳女弟子眼睛一转,反应了过来,哽咽着说“师姐,你是想牺牲自己保护大家。”

    旋即又想周围念头松动的同门们斥道“你们这些没良心的,要走你们走好了,我留下来陪”

    “闭嘴。”

    她话还没说话,便被夕舞突然尖锐许多的斥责镇住了,夕舞趁她呆若木鸡时,放缓语气劝道“晓曼,你别胡说,无论如何,你留下情况都不会变好,你要先留下性命”

    说到这里,夕舞又停止了,和晓曼做个心有灵犀般的眼神交流,晓曼瞬间就不再吭声了,但她心中却暗自立下誓言。

    夕舞师姐说的是对的,多一个人死徒劳无益,她不想死了,她要好好地活着,活着找到冰瑶师姐,告知她今天发生的一切,请冰瑶师姐替夕舞师姐报仇。

    这才是她活下来的意义所在。

    “撤。”那名为晓曼的女弟子向其他姐妹们喝道。

    她们深深地看了主动留下来的夕舞一眼,渐渐撤离这片地带。

    待所有人撤去,花灵鹤方彬彬有礼地向夕舞笑道“好了,夕舞师妹,你的人已经撤离了,现在能否请你遵照约定,随师兄走一趟呢?”

    “这个嘛”夕舞面露为难之色,显得有些扭捏,同时美眸中的妩媚就像是其中满盈的秋水一般,随时都能流出来。

    见状,花灵鹤强装出来的彬彬有礼立即崩溃,双目难免露出赤裸裸的垂涎来,不受控制地心猿意马起来。

    就在这一刻,夕舞突然将玉手一扬,几道流光风驰电掣般疾掠过空中,以凶险狠辣的角度,向花灵鹤迅疾无比的射去。

    这种流光是将元气凝聚到某种极致所自然绽放的光芒,看上去锋锐无匹,让人眼睛都会有些刺痛。

    而这一招看似简单,其实是全力出手,本来就足以威胁一般的登天境强者,又趁其不备施展而出,其威胁性不言自喻。

    同时,她对发射出去的凌厉攻击,对结果看都不看,在攻击出手的一瞬,便是将娇躯一扭,将轻若纸鸢般的身法展开,化作红影掠空,姿态曼妙,迅疾绝伦,向某个方向全速撤退。

    几道流光射来,花灵鹤依然心猿意马,或者说是满不在意,将右手平平退出,虚浮的气息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聚,瞬间就形成了一道坚固到难以想象的屏障。

    那些流光碰撞到屏障上,再也难以寸进,即便势头猛烈,和屏障碰撞间都有一连串的火花产生,也没能寸进一丝一毫。

    流光上的光芒渐渐衰退,最终显露出其庐山真面目来。

    原来是几根造型很精美的灵器梭子,只因在夕舞元气的全力关注下,才会在空中化作迅疾刺目的流光。

    这种手段,可以说已超出了金丹层次所能做到的范畴,通过这一招夕舞的实力也显露出来,明显已足以威胁普通一点的登天境强者。

    可惜,花灵鹤并不是所谓普通一点的登天境强者,他是纵天教当代年轻一代第一人。

    所以攻击被毫无压力地抵挡下来。

    梭子落地发出碰撞之声。

    花灵鹤接触元气屏障,见到猎物从视野中消失,没有丝毫的慌乱,甚至没有追击的意思,而是一动不动地负手而立,露出胸有成竹般笃定的表情和恶魔般的邪笑。

    当夕舞红裙飘飘疾掠过空中时,嘴角终于从如山的压力下释放,勾勒起一抹计谋得逞的笑容。

    谁会在意和一个败类的约定。

    刚才的交涉只不过是诓骗对方罢了。

    就在这时,四周的空气突然变化,一道道由元气高度凝聚而成的晶莹罗网宛如凭空出现,一下子就将她整个人笼罩在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