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一十八章 击败自己
    打败自己,这几乎是各大门派各路高手考验门人和有缘人的惯用手段了。

    但惯用不等于容易通过,事实上这可以说是最难的考验了,因为人最难的就是打败自己,这一关考验便是对长空子来说也很难过,一不小心甚至有无法通过的风险。

    宋明庭有预料到第二关不好过,但没想到竟然这么不好过。

    不过再怎么不好过,现在也只能迎头上了,因为机会只有一次。宋明庭发动了折梅剑术和雨霖铃·寒蝉凄切,这几乎已经成了他的起手式,紧接着他二话不说,催动了上章天,修为瞬间暴涨。

    对面,“宋明庭”完全是一样的动作,折梅剑术对折梅剑术,雨霖铃·寒蝉凄切对雨霖铃·寒蝉凄切。

    两场寒雨交接,触碰,凄切的蝉鸣声此起彼伏,夜色侵染,两树冷梅生长,绽放。宋明庭与另一个自己激烈交锋,双方战了个不相上下。

    这就是这种考验的恶心之处了,你会的对方都会,你想的对方也都想得到,真正的势均力敌之战,输不至于输,赢也赢不了,最终只能耗尽法力,便是天纵之才,遇上这等考验,绝大多数也只能铩羽。

    宋明庭一边与自己过招,一边不断思索着破局之法。

    他会的,对面也都会,身上的法宝对面也都有,甚至连召唤未来身这一招,对面多半也会,所以唯一的取胜之机便是想自己之所想,料敌以先,然后一招制胜了。

    那么,他会怎么做?

    “前辈,你觉得对面会怎么破局?”

    “你小子性格谨慎,喜欢谋定而后动,但关键时刻又不乏拼命的狠劲,底牌又多,实在是很难办。”龙图老道也表示无能为力。

    见龙图老道指望不上,宋明庭只能靠自己。

    他身上底牌确实很多,黑尘珠,召唤未来身,甚至现在白麟安元丹的药效还没过去,龙图老道依旧可以附身于他……

    想到这里,宋明庭瞬间有了决断。

    “前辈,你附我身吧。”

    这第二关复制了一个他,但不一定复制了龙图老道,若是对面无法让龙图老道附身,他这第二关很容易就能过了。

    龙图老道自然也能领会宋明庭的意思,一下子附身。

    瞬间,宋明庭的气势暴涨,达到金仙级别。然而让宋明庭的感到失望的是,对面也气息也在瞬间变化。

    “怎么?以为我不会这一招?”对面冷笑一声,嘲道。

    我嘴巴这么贱吗?宋明庭不禁扪心自问,接着开始想别的破局之法。

    虽然猜到青萍天君的第二关不可能那么好过,特别是在青萍天君已经发现龙图老道寄身在他身上的情况下。但真的行不通还是让宋明庭感到有些失望。

    两位龙图老道展开了厮杀。

    现在双方都已经骑虎难下,在白麟安元丹的药效耗尽之前,谁先结束附身,谁便会被瞬间击败,毕竟以宋明庭自身的实力,万万不可能是龙图老道的对手,所以双方谁也不敢结束附身,只能等待白麟安元丹的效果过去。

    龙图老道在大殿中大打出手,直打得天崩地裂,也幸亏这里早就被青萍天君布下了禁制,要不然这第二座大殿早就成为废墟了。

    最终,双方谁也没能奈何得了谁,一直到白麟安元丹的药效过去,龙图老道才结束了附身,而这时,宋明庭已是强弩之末。虽然有着白麟安元丹的保护,但龙图老道的附身还是对他的肉身、法力和元神都造成了极大的负担。

    眼见法力无多,肉身和元神都极度疲惫,看起来是没法通过第二关了。

    就在这时,宋明庭忽然召唤出了凤歌剑气。黄昏光芒扩散,银灰色凤鸟翩飞,这一刻,凤歌剑气被催动到极致。

    对面,“宋明庭”第一次露出了愕然之色:“你……”

    凤歌剑气的威能爆发,原地宋明庭已换了个人。

    “你竟然召唤未来身?难道你不知道我也会召唤吗?”“宋明庭”愕然道。

    但未来身已二话不说准备发动攻击,“宋明庭”只能跟上,凤歌剑气爆发,未来身跨过漫长时光来到此时此地。

    两位来自未来的宋明庭展开了激烈的交锋,声势之惊人竟然逼近刚才龙图老道大战之时。可惜,眼下宋明庭被封印在时间线中,六感被剥夺,没法看到这一幕。

    不知过去多久,当宋明庭重新恢复感知之时,便遭受了剧烈的反噬,可怕的痛楚像是凭空出现似的,几乎要将宋明庭打懵。然而在被封印进时间线前就被深深刻在心底的最后一个念头逼得宋明庭不得不以惊人的意志力强行压下这纵使是玄仙都难以承受的痛楚,催动飞剑朝着对面杀去。

    冷梅绽放,梅枝一展,尚在承受反噬的“宋明庭”毫无抵抗能力的被一剑穿心。

    下一刻,假的宋明庭崩散开来,化作青萍,消失不见。而这时宋明庭再也坚持不住,昏了过去。

    在无意识中,宋明庭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当他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身上的反噬之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要知道他前面两次召唤未来身,为了养伤可是耗费了无数仙药,更别说现在他的修为比当时更高了,而且召唤未来身的时候状态也不好,几乎是强弩之末。

    可眼下,根本不用他费心,就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

    不过对此宋明庭早已有所预料,所以没有太惊奇。

    眼前青色身影一闪,青萍天君再次现身。宋明庭站起来行礼。

    “多谢前辈帮我疗伤。”

    此时此地,除了青萍天君,还有谁有能力轻易便治好如此严重的反噬。

    “没想到你竟然是你这种方式通过第二关,难道就不怕反噬过于严重而直接陨落吗?”青萍天君嘴角含笑,说道。

    “前辈的考验太过困难,又只有一次机会,我只能冒险一试。”宋明庭坦诚道。

    这破局之法是他在两位龙图老道大战时想到的。

    寻常的策略,他能想到,对面的他也能想到。唯有召唤未来身这一招,按他原本的打算,是不会动用的,因为这一招很明显对面也会,而且风险很大,说不定就自杀了。

    宋明庭是这样想,对面自然也是这样想。于是,宋明庭就想反其道而行之,只要他在被封印之前存下“在回到现实的那一刻无论反噬有多剧烈都要忍住,击杀对面”的念头,在对面事前没有准备又正在承受反噬的情况下,绝对无力抵抗。

    事实证明,他的计划是成功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