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39章 开创了一个流派
    闻言。

    夏愣了愣。

    然后笑了。

    嗤笑。

    不加掩饰。

    “哈哈!”

    嗤笑变成了浅笑,继而大笑……仿佛看到了底下最好笑的一幕,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这一刻的夏,气质变得凛然森寒,声音短促却充斥着最狂妄最冷然最邪气最凛冽的霸道与强势。

    宫羽刹那变了颜色。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才一瞬间,她似在夏身上感受到一股无法理解的磅礴气息一闪而逝。

    那种感觉,就仿佛塌地陷,宇宙生灭一般可怖。

    强忍着不适,她竭尽全力透发大师姐的气场威压,“你笑什么。”

    夏没有回应,而是似自语一般,淡淡突出一句话。

    “真是人善被人欺啊。”

    宫羽面色一沉,“你……”夏猛地一摆手,制止了她,“可以,我答应了。”

    宫羽后面的话生生咽了下去,面色愕然,“你同意了?”

    她本以为要耗费口舌,需要暗自威胁和规劝,然后使用话术、工于心计来让夏同意。

    “是啊,我同意了。”

    夏的眼睛嘘眯着,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似笑非笑。

    他的目光仿佛能洞悉人心,直让宫羽脸颊滚烫、神色尴尬、恼怒不自然。

    仿佛一切都被看穿。

    “夏,我知道是你新人,但你无需害怕,以后有时间,我会来全力辅导你,不会让你输掉的……”夏咧开嘴,“那我可多谢了,还有别的事吗?”

    宫羽的脸色再次微不可查一变,点点头,“没了,你先忙吧,告辞。”

    罢之后,转身就走。

    夏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直至对方彻底离开洞府,他才一闪身,重新进入了流云界。

    “哥,宫羽姐姐找你做什么呀。”

    雅菲早就按捺不住好奇,蹦蹦跳跳跑过来好奇询问。

    宁蓉也竖起了耳朵。

    夏并未隐瞒,将宫羽的话复述了一遍。

    待他完后,宁蓉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雅菲更是满脸怒容。

    “姑姑,这都什么人啊,云帆师兄那样,打压哥哥,现在宫羽又是这样,之前我还夸她呢……气死我了,她这明摆着就是要巧取豪夺哥哥的洞田啊!”

    不等宁蓉回应,她立即关切道,“哥,你没答应吧?”

    “答应了。”

    “啊?”

    雅菲一呆。

    夏赶忙又笑道,“谁我就一定会输了?”

    闻言。

    雅菲恨恨跺了跺脚,“哎呀,你怎么可能赢,宫羽乃是四品灵药师,其他人也都是种田好手,即便你有技术,可……”宁蓉也上前一步,正色道,“是啊夏,我可以使用权利把你单独调离出来。”

    话虽如此,内心之中却是暗自叹息一声。

    泰星一切以种田为主,而宗门形式,和别的星球上的宗派性质不同。

    宁蓉虽然是所有洞田的拥有权,但是只要洞田被她派发下去,名义上就归个人所有了。

    她还要仰仗宫羽、云帆这样的灵药师来为她增添业绩。

    所以在管理上,她其实是没多大权利的。

    “多谢宗主。”

    夏先是道谢,而后道,“不必了,我觉得这个竞争体制很不错。”

    “哥……”雅菲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过,我不一定会输。”

    夏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浅笑道,“之前我离开,也存着考验你的想法,可这么长时间,你仍然没看出来吗?”

    “啊?

    看出?

    看出什么?”

    雅菲不明所以。

    夏笑而不语。

    看他如此,雅菲的眼珠子咕噜噜转动,似有所悟,立即张大眼睛看向药田四周。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没觉得什么。

    但几息之后,她像是发现了什么大的秘密,脸上一瞬间充斥着骇然。

    宁蓉也在四处扫射,同样看不出什么。

    可是看到雅菲这般表情时,不由心下一凛。

    “雅菲……你发现什么?”

    雅菲仿佛没听到她的话,如遭雷击,仍然瞪着眼睛,直勾勾看着一块块洞田。

    夏在旁边提醒道,“宁宗主,你不妨祭出神念,以宏观姿态去看。”

    “哦?

    好。”

    宁蓉闻言后,立即照做。

    片刻之后,她也如同雅菲一般,满脸的骇然,眼中涌现出了极强烈的不可置信。

    因为。

    若是以神念从高处宏观去感受的话,她感觉所有的药苗……都活了。

    没错。

    活了。

    不再是单独的一株株药苗,而是所有药苗变成了一个整体。

    生命气息节节贯通、勾连在了一起,并且仿佛会呼吸一般,以一种频率的方式,向外喷吐、向内摄吸着能量。

    “这……”宁蓉骇然出声,心脏怦怦跳动,完全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情绪。

    怎么回事?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何所有药苗变成了一个更加强大、坚韧的整体?

    而且透发出来的生命气息,竟然给她一种无比强大的错觉。

    “哥……”雅菲终于回过神来,转过身,愣愣看向夏,声音艰涩吐出两个字。

    “炼器?”

    “嗯。”

    夏点了点头,即便是他,此刻脸上也浮现一抹傲然。

    “这也是我首次尝试,行开创之举,将炼器之道融合灵药种植的体系当众,现在看来,应该成功了。”

    “哇……”雅菲立即发出了惊叹,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中直冒星星,那种发自内心的崇拜是不加掩饰的。

    旁边的宁蓉却是急坏了。

    她感觉自己似乎见证了什么,可偏偏似懂非懂,异常难受。

    “雅菲,究竟怎么回事啊,快告诉我。”

    雅菲并未回答,而是询问的目光看向夏。

    “吧。”

    夏点点头,“之前你虽然没看出来,现在出来,我要考验你能理解几分。”

    “好嘞。”

    雅菲兴奋大叫一声,迫不及待道,“姑姑,从本质而言,哥哥便是把这些药田,当作道器来炼制。”

    “第一步,他肯定事先在药田中以神元石布置了某种阵法,这是炼器的初始开端。”

    “第二步,配合阵法,以神元颗粒和沃土符为材料,将药田的土壤重新炼制一遍,这一步,在炼器当中,可看作材料提纯、配伍、融合。”

    “第三步,便是刻画阵法,这个刻画,与最初布下的阵法不同,就像是炼器师,用神念在道器内部刻画,但是……”“但是,夏哥哥以药苗来刻画,配合此前布下的阵法,首尾相接,融会贯通。”

    雅菲兴奋的不得了,指着药田,“姑姑你看来,那些药苗的间距、尺寸,入土深度,看似和我们外面的洞田一模一样,可是阵法的神奇之处就在这里,可以根据药苗抛洒的先后顺序,以此来成阵。”

    “这样做最大的优势就是,药苗和土壤变成了一个整体,甚至勾连了地力,已经算是一个整体,这么多药苗,组合起来,变成了一个新的生命体。”

    “如此之下,以后就不必担心药苗死掉了,它的生命力强大着呢,哪怕现在把一株药苗折断,只要根部还在,就能逐渐重新生长……哥哥,你简直是才,不,才也不足以形容,你开创了先河,甚至能自成一个流派了。”

    宁蓉呆呆站在原地。

    脑海中一片空白。

    震惊、骇然、茫然、不可置信……一切都化作了颠覆。

    没错。

    完全颠覆了她的种植理念。

    她怔怔望着夏,张了张嘴,却是不知该什么。

    任何语言,都不足以形容她此刻的心绪。

    这是真正的一劳永逸。

    这是真正的开创一个流派。

    若是这件事传出去的话,必然会引发超级大轰动吧。

    届时,只怕不知会有多少人疯了一样想要拜师夏,妄图学习这种神通。

    没错。

    在她看来,这已经是一种神通了。

    夏的确是种田新人,根本不会照顾和管理药田。

    但现在,他直接把这一步绕过去了。

    将药田炼制成一件道器,从此可高枕无忧,只需安心等待大丰收……这样的念头甫一生出,便不可抑止蔓延开来。

    宁蓉也终于明白,夏为何敢答应宫羽不怀好意的竞争机制了。

    不知怎地,她忽然有些期待,一年之后,宫羽会不会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