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千二百七十九章 大道争锋???
    第三千二百七十九章大道争锋???

    虚幻宇宙,已经达到了一个最关键的时候。

    哪怕是身在史前世界之中。

    王阳都是怔住了。

    因为,他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造化道主,在不断地散发着一种种光芒。

    十二星辰大阵,已经成功地被自己给破了。

    但是,对于王阳来说,这里的战斗,依然是没有结束。

    嘴角依然还有着鲜血流动。

    转过头,看着这四周,白猿道主已经横尸空间乱流之中。

    虫蛭大尊,已经只剩下一只体形极为庞大,达到一百万丈长的尸体,那是一只,多目虫,其眼睛,怕是,足足有着百万之巨。

    这样的体形巨大的虫子,实在是难得一见。

    虫蛭大尊的那个巨大的尸体,已经被一股强大的剑气,撕成了两片。

    黑狼龙主,血狱妖王,铁猪妖王,暗月鬼主,阴煞魔主……

    一个个,此时地他们都已经被一股强大的剑气,直接就是撕成了一道道的碎片。

    “哈哈哈哈……”

    黑猿道主身上的伤势,也是极为严重。

    但是,在这一刻,他却是放声一阵大笑。

    甚至,可以看到,在他的身上,自然地,就散发着一种种特殊的波动。

    这种波动,王阳非常地熟悉。

    这是,大道的波动。

    “你知道,这是什么?”

    黑猿道主身上的那种波动?他的身上?同样也是拥有。

    这是大道自然散发的波动。

    这种波动,在平时?是极为隐讳的一种波动?自然地,就是与天地宇宙融合在一起。

    无论任何人?只要你悟性好,无论你身在宇宙之中?任何的位置?你都是可以感情到这种波动,并且,通过这种波动,领域这种大道的玄奥。

    所谓?领悟大道法则?不外如是。

    王阳的造化大道,黑猿道主的黑猿大道。

    大道,只有层次的高低,并没有绝对的强弱。

    但是,无论如何?在平时,这种波动?都是极为隐讳的。

    或者说,根本就是无形的。

    现在?怎么可能,就是这样?变得如此地强烈?

    竟然?肉眼可以看到?

    闭上眼睛?王阳的目光之中,好像又出现了刚才的那一战。

    十二星辰大阵,直接就是划出十条时间线。

    不得不说,压力,有些时候,真的是可以让人进步。

    明明所有的主神,都已经离开了。

    可是,十二星辰大阵,依然是摆出了十条时间线。

    “父神!”

    十二星辰大阵,确实是极为厉害。

    当初,第一战,就是因为这样,王阳压得死死的,没有任何的一点反应之力。

    身为亲身经历者,死神树,当然是印象深刻。

    “不用,金剑道主,曾经对我多有照顾。

    如今,他已经被人所害,我有这个义务,为他报仇。”

    说着,王阳,竟然单身独剑,直接就是杀入了十二星辰大阵之中。

    “四方国主,你好狂妄!”

    四方国主,竟然单人独剑,一个人就杀了过来。

    这样的行为,按照道理,黑猿道主是应该高兴。

    可是,他怎么着,也是高兴不起来。

    十二星辰大阵,是自己能拿得出手,最强大的手段。

    第一战,哪怕是四方国主,也是必须要利用那‘死神降临’,才能在下面对抗。

    不然,也是必死。

    可是,现在这是怎么了?

    独自一个人?

    这是对自己,有着极大的自信?

    还是,真的是自大了?看不起我们呢?

    黑猿道主有些拿捏不住。

    “杀!”

    保险起见,第一时间,就是拿出最稳妥的办法。

    十二星辰大阵,直接就是开发到了一个极限。

    “哼,十二星辰大阵?

    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可以挡得住我的剑光!”

    时空领域,自然地,便是笼罩在四周。

    王阳身周,十条时间线,立马就是被冲刷了一条。

    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道道的剑光,顺着某种轨迹,自时间长河的上流,自然地,便是朝着王阳刺来。

    在王阳的视线之中,便好像是,在虚空之中,没有任何的征兆,自然地,便是有着一道剑光,朝着自己刺来。

    这平息害人不浅晃,就好像是,它一直都在那里,可是,自己就是发现不了。

    然而,当自己出现在这里时,那虚空之中,就好像是,早就有了一道剑光,一直都在等着自己,自己一出现,就朝着自己刺来。

    这就是时间线的玄妙之处。

    站在未来,朝着现在刺出一剑,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抵挡得了。

    这样的攻击,太邪性了。

    简直应时防不胜防。

    你根本就不知道,这样的一剑,到底是从哪里刺来的。

    当然,你也就不可能知道,这样的一剑,到底要如何才能防御。

    可是,这样的一剑,失败了。

    这一剑,王阳并没有防御。

    因为,他想要防御之时,这样的一剑,已经将他的脑颅,刺了一个对穿。

    那是,从额头上刺来的一剑,正好,从后脑刺出。

    这一剑,可谓是绝杀。

    可惜,这样绝杀的一剑,大家的脸庞上,笑容都没有来得及绽放,就突然,又全部凝固在脸庞上。

    因为,这一剑,刺穿了他的头颅,却是刺入了平等空间之中。

    便好像是,两本完全一样的书。

    却是分成了上下两部。

    这样绝杀的一剑,防不胜防。

    可是,你要杀的目标是下面的一部,上面的一部,哪怕是被刺成了千窟百孔,都是没有任何的作用。

    两者之间,都有着那一个名字,甚至,彼此的事迹,都一样。

    可是,两者就是两具不同的个体。

    这就是空间领域。

    身为时空领域的一种,空间领域,当然是极为牛逼。

    这一剑,已经成功地刺穿了没的时间线,两者之间,不同有空间,却是没有人会在在意。

    很不好意思。

    最后,王阳果断出手。

    哪怕是身处大阵之中,王阳一剑刺亚。

    突然的袭击,竟然没有任何得抵挡,直接就是被一剑,刺穿了喉咙。

    “怎么会这样?”

    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太吓人了。

    竟然,会变成这样?

    “杀!”

    万事开头难。

    可是,真要开了一个头,一切,都将容易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