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九十章 胜负手
    <content>

    在刘贤主持与曹魏展开经济战的时候,忽然又收到了南阳庞统发来的表文。手机端刘贤拆开看后,顿时沉吟了起来。

    原来庞统在叶县与徐晃、贾逵、夏侯尚、赵俨等人对峙良久,已经感到有些不耐烦了,早有进击之意。只是徐晃实在是智勇双全的良将,防守叶县十分严密,北面的贾逵、许褚等人也是深沟高垒,把住要道,只做牵制,绝不与庞统决战。

    庞统多番试探,都寻不见曹军的破绽,再加上青、徐、幽方向进展顺利,故而庞统也就按耐性子,静静地与曹军对峙。然而如今青、徐军转为休养,因天气转寒的原因,北线和东线数月之内估计都难以取得大的进展。庞统便开始转动心思,想要请刘贤转而重视南线和西线战场了。

    庞统的建议是,如今曹军在叶县、淮南防守严密,而因为进入冬季,北方天气转寒的原因,适合作战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既然如此,那还不如调转方向,增派一支兵马出其不意地出武阳关攻击汝南。只要击溃了满宠之军,夺得了汝南郡,那么向东便可以截断曹休大军的退路,向北则可以直击许昌,向西更能增援南阳战场。

    若是一切顺利的话,隆冬到来之前的一个月之内便能完成战略目标。

    至于此战所需的兵力,庞统也有所建议。那就是趁着冬季屯田兵都休息的时机,将巢湖、南漳、竟陵、安陆、洞庭湖等地的所有屯田兵集结起来,当能有六万人。

    这些屯田兵绝大部分都是在历次战争中俘虏的曹军,虽然其中一部分已经在荆州、扬州安定了下来,但还是有相当一部分思念故土,只是平素有军法管着,有地方郡县兵看着,他们手中又没有武器,因此才勉强在南边存身而已。只要以带着他们打回老家去的口号来诱惑,再发给武器,想必能够激起这些屯田兵的求战之心。

    如此一来,兵力就有了。

    刘贤仔细推敲了一下庞统的出兵方案,觉得并非不能实现。当下颇有些兴致地又看了一遍,随后皱眉沉思道:庞统军师打算兵分两路,由扬州调派些援兵给邓艾,让其挥军猛攻弋阳,吸引满宠分兵南下增援。然后再以荆州之兵增援武阳关外的傅彤,以一举击溃阻挡在关外的满宠之兵。

    刘贤对这个方案颇为认同,不过从扬州出兵不难做到,马超麾下随便调个几千人过去,或者将巢湖屯田的石苞所部五千兵马和二万余屯田兵调去都足以对汝南的满宠造成极大压力。

    只是荆州兵出武阳关增援傅彤的话,过险峻的桐柏山山道之后,却未必能顺利击破满宠耗时近一年建成的坚固营寨。

    若是能有一支惯于翻山越岭的精锐兵马,翻越人迹罕至的桐柏山出奇兵绕到满宠之后,那便万无一失了。

    只是如今军中几支惯于山地作战的部队如张翼、张嶷的两部飞军以及张任、相虎、苗瓠的蛮兵都已经在前线了,如今到哪里再去找一支惯于山地行军的精兵?

    正思索间,就听武昌有书信送到,刘贤拆开一看,顿时大喜。却是当日滇王芈同去世,祝融夫人回南中奔丧,如今历时半年有余,终于回来了。陪同祝融夫人来的继任滇王之位的带来洞主,当然如今该叫滇王芈带来了。

    还有夜郎王竹楷之子竹连,乌戈国国主兀骨突等人。

    滇王此来是继任为王之后,特来朝觐谢恩,随扈的滇国战士有三千人,并有杨锋、木鹿两位洞主随行。这三千人中,包括了木鹿大王驯养的三十头战象和其它数十头豺狼虎豹。

    竹楷之子竹连来此的目的则是觐见刘贤,并请刘贤册封自己为夜郎王世子,随行的也有八百蛮兵。

    至于乌戈国国主兀骨突,则是眼红滇王归附刘贤之后获得的利益,仰慕中原文化,故而前来觐见,意欲归附。兀骨突的乌戈国总共能够聚集起三万蛮兵,势力虽然远不如滇国,但也不算小了。不过此次前来却仅只率领了二千精锐藤甲兵。

    刘贤粗略计算了一下,三人带来的总兵力有五千八百人。

    若是能说服这些兵马翻越桐柏山去袭击汝南,那么大事可成。

    于是刘贤想了想,当夜写了诏书发回武昌,请祝融夫人和留守的尚书令刘巴,太常赖恭等人先好生招待滇王、夜郎王世子以及乌戈国主等,好言与之商议借兵之事。

    随后刘贤又招来黄忠、姜维,与二人商议了一番。

    次日升帐,刘贤高坐主位,左右一看,不见黄忠,当下问道:“黄老将军为何不在?”

    姜维出列,悲切地道:“启禀陛下,黄老将军昨夜旧伤复发,腿上疼痛难忍,难以起床了。”

    刘贤闻言大惊,当下率众去黄忠营帐探视,果见黄忠躺卧在床榻之上不住呻吟,受伤的腿上居然又冒出了血来,一名随行的御医正在为黄忠诊治。

    刘贤见状,急忙问道:“黄老将军情况如何?”

    黄忠嗫嚅着答不出话来,就听那御医道:“回陛下,黄老将军毕竟年事已高,前年受的伤极为严重,并未好全,一旦受凉,极易引起难忍的疼痛。徐州气候比荆州要冷,今年尤其冷的早。黄老将军又连夜打理军务,不注意自己身体,故而受凉,引起旧伤复发。”

    刘贤追问道:“可能医治?”

    御医为难地道:“此是顽疾,无药可治。最好是将黄老将军送回南方温暖之地休养,或能康复。”

    刘贤闻言,大骂御医为庸医,将之赶了出去,随后亲自去照看黄忠。然而一连两日,黄忠却并无好转。刘贤无奈,只得与众将商议,欲送黄忠回荆州休养。

    姜维自告奋勇,愿沿途护送黄忠。刘贤欣然同意,当下便安排了一艘平稳的大船,送黄忠、姜维返回荆州去了。

    送走了二人,随后便安心在徐州练兵。

    如此了五六日,一直在巢湖屯田,无论天下各处打的热火朝天都一直八风不动的石苞所部兵马突然开始行动了起来,五千常备兵和二万三千余人的屯田兵很快集结完毕。屯田兵中的一万人发放了兵器衣甲,充作战兵。其余一万三千人则发了短剑,充作辅兵,为大军运送辎重粮草。全军火速北上,到弋阳去与邓艾会合,两军合力攻打弋阳、期思等地。石苞所部有从濡须坞中搬运而来的三十架投石机和大批强弩,又兵力雄厚,很快将张球打的叫苦不迭。

    眼看着弋阳、期思二城将要被攻克,张球只得急速向汝南太守满宠求援。

    满宠闻知汉军又添兵聚将,前来攻打,导致南线吃紧。当下大惊,因武阳关这边的营垒防线经过与傅彤近一年的交手,已经十分稳固,满宠对此并不十分担心,反倒是汉军这批携带了投石机等大量攻城器械的生力军的到来,让满宠十分警惕。

    当下满宠思忖一阵之后,留精锐兵马五千人固守桐柏山的山口营垒,以抵挡傅彤,随后亲率其余五千精兵南下去弋阳对阵邓艾、石苞。经过十余日艰苦卓绝的攻防大战,老辣的满宠终于抓住邓艾、石苞年轻气盛,急于立功的心理,故意设计,假意放弃弋阳,实则暗伏精兵在外,等到邓艾、石苞率军蜂拥进城,城外汉军空虚之时,满宠纵伏兵杀出,一举焚烧了三十架投石机,并大张旗鼓攻打城外的邓艾、石苞营垒。

    邓艾、石苞急忙引兵回援,假意撤退的张球复又杀了回来,复夺回了弋阳城去。

    自此,满宠终于抢回了战场主动权,随后整肃兵马,积蓄军资,准备主动出击,将邓艾、石苞击退。

    正在满宠踌躇满志的时候,一个噩耗从身后传来。

    魏黄初二年,汉隆武元年十月二十六日,一支装束奇特的汉军从平春出兵,绕过武阳关,翻越南北二百余里荒无人烟的茫茫桐柏山,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汝南郡的郎陵,趁夜一举夺城。

    这支兵马便是参军姜维、校尉爨谷以及乌戈国国主兀骨突、夜郎王世子竹连和滇王麾下杨锋、木鹿两位洞主共同率领的五千蛮兵,其后还跟着屯田都尉吴巨率领着运送粮草的五千屯田兵。

    蛮兵在前开道,每隔三十里设立一处营寨,屯田兵在后用滇马运粮,保障大军粮草不缺。大军从整备到出发,再到翻越桐柏山拿下郎陵,一共耗时二十一日。

    与此同时,声称回到武昌养病的黄忠也取出了刘贤的密旨和虎符,接管了集结在夏口的其余二万五千屯田兵的指挥权,众军都发放了武器之后,黄忠便即督率众军急速北上,赶到了武阳关,终于在约定的日期对驻守桐柏山口的曹军发动的攻击。

    双方正战之间,绕道夺取了郎陵的蛮兵从后杀出,与黄忠、傅彤前后夹击,一举攻破曹营,斩杀了留守营寨的曹军骁将蒋班。

    兀骨突率领的二千藤甲兵大发神威,藤甲轻便,又刀枪不入,极为适合山地作战,当时杀入曹军之中,挡者披靡。其余蛮兵也个个踊跃,堵住各条道路,竟将这五千曹军尽数全歼。

    汉军大胜一阵,随后黄忠汇合众军。命傅彤督率本部五千精兵以及赵范率领的一万屯田兵往东攻打新蔡,堵截满宠的后路,随后黄忠自率姜维、爨谷、兀骨突、竹连、杨锋、木鹿、吴巨等汉蛮大军共计二万五千人直接北上,准备经阳安、吴房、定颍这条大道进入颍川郡,随后夺郾县、过临颍,直击许昌。

    这一路都是平坦大道,距离近四百里,沿途又并无曹军兵马把守。大军若是倍道而行,不攻城池,只留兵监视的话,只需七日便能到达许昌城下。

    旷世大功就在眼前,唾手可得。黄忠当即意气风发地率领大军前冲,意图夺取这份灭国的大功劳。

    消息迅速传到各处,许昌的曹丕和坚守弋阳的满宠几乎同时收到了黄忠大军的讯息,当下都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满宠当即放弃了弋阳、期思,大军抛弃辎重,狂退近二百里,抢在傅彤的大军到来之前退守新蔡。然而新蔡也距离许都极远,满宠在新蔡短暂休整之后,便即留张球领兵五千固守城池,随后自率一万兵马出城,兼程往北而去,准备过平舆,去上蔡,截断吴房、定颍二城。倘若黄忠已经过去,满宠就截断其归路,逼其回军。倘若黄忠还没有过去,那就在吴房、定颍二城堵住黄忠,为许昌争取时间。

    与此同时,满宠急速将汝南的情况和自己的打算写成表文,命快马送往许昌和下蔡,向曹丕、曹休示警。

    魏国君臣此时都被急转直下的形势震骇的说不出话来。该怎么办,是战守还是移驾,众军莫衷一是。最后还是贾诩当机立断,力劝曹丕移驾,同时召回在南阳与庞统对峙的徐晃、贾逵、许褚、夏侯尚、赵俨之兵。

    董昭道:“若是召回徐晃等人,庞统率领的汉军主力岂不是也将顺势杀入颍川?到时候中原局势便将全面崩坏,黄河以南、虎牢关以东之地将不再为国家所有了。”

    贾诩道:“如今颍川郡已经无兵可用,若不召回徐晃、贾逵之军,等到黄忠长驱直入,拿下颍川各城,徐晃、贾逵之军将陷入腹背受敌之境,或有全军覆没之忧啊!还请陛下三思。”

    董昭道:“黄忠率军长驱数百里而来,必定已经是强弩之末。只需从前线分出贾逵、许褚、夏侯尚、赵俨之兵共计三万人回来,必能迅速击败黄忠,稳定颍川、汝南局势。”

    贾诩闻言叹道:“如今汝南局势糜烂,敌军兵锋直指许昌,我大魏君臣皆在刀锋之下。当此之时,敌军士气必定极为高昂,虽是长驱数百里,但也必定精神亢奋,骁锐至极。反观我军,仓促回援之下,同样也是身体疲惫,但不同的是军心必定慌乱,只恐难以与黄忠争胜。就算能胜,也必将付出极大的代价,还如何能够抵挡接踵而至的庞统主力大军?与其在颍川、汝南这等平旷之地与汉军纠缠,最终损失惨重,反不如果断舍弃,大军退保虎牢、轩辕、太谷等险要雄关,只出少量精锐骑兵不断骚扰汉军的后路,迟滞汉军的进击速度,如此方是稳妥之计啊!若是强与汉军在平旷之地相争,万一汉军出奇兵袭取了拱卫河洛之地的一处关隘,到时候我们岂不悔之晚也!”

    曹丕闻言,深吸了一口气,点头道:“就听贾公的,移驾洛阳。命夏侯尚之军撤离鲁阳,把守轩辕、太谷等关隘。命赵俨立刻放弃舞阴,撤入汝南,与满宠联手阻截黄忠之后。命许褚、夏侯玄立即领兵一万回援许昌,抵敌黄忠,掩护公卿百官退往洛阳。命贾逵、夏侯霸、夏侯儒立即出兵,接应叶县的徐晃所部突围。再传令,叫驻兵下蔡的曹休、驻兵沛郡的徐邈、陈泰,驻兵鲁郡、济北郡的吕虔、王昶等人,叫他们根据战场形势,自行决定是否撤退,总之一切以保全大军为上。”

    随着曹丕一连串的撤退诏命下达,对峙了一年的南阳、淮河战场终于有了个结果。</content>

    赤壁之崛起荆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