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6章 剥离
    “这只是一家普通的公司,类似的公司在翡翠天堂至少有上千家。如果说它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那就是它是少数经营天然食品的公司,并且恰好有一个仓库在我们临时居住地附近。你知道,我们的人数虽然不多,但是对食物的需求量很大。”浴袍美女说的时候十分平静,就像是在诉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正常来看,这也的确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楚君归只是问了一句,就跳到了另一个话题:“在来这里之前,你为谁工作?”

    “雷龙安全,不算大,但也不小。整个联邦能够排在50-100名之间,而整个联邦的可居星多达1000颗。”

    “我没听说过。”

    “我想你没听说过的东西有很多。”浴袍美女嫣然一笑,然后拉了拉衣领,说:“我可以先换身衣服吗?”

    “可以。”楚君归继续看着个人终端上的资料。事实上,他没听说过的东西比绝大多数人要少得多,不过当然不会说出来。

    浴袍美女走进更衣间,将门半掩,但是透过门缝依然可以看到一线她的身体。她脱去浴袍,从楚君归的角度可以看到的是她的裸背和腿,但在她胸口,一块肌肤突然打开,弹出一具精巧的笔式激光枪。

    她借着身体的阻挡,拿起了这支比普通口红还要小一号的激光枪,指尖在上面一抹,一道充能指示条就显示出来,迅速上涨。转眼之间,指示条就到了尽头,转为绿色。

    她嘴角泛起不易觉察的笑容,刚把激光枪举起,耳边突然掠过一缕微风!

    她的微笑僵在脸上,动作慢了一倍,缓缓摸向自己的耳朵。其实不用摸她也知道,那里被划开了一道极为细微的伤口,可能刚刚好够渗出一小粒血珠的地步。

    她深吸一口气,转身,在打开房门前看了一眼门上多出的小孔,然后开门,说:“我从来没见过有谁的针弹会用得这么好。”

    “现在你看到了。”楚君归看了一眼面前的美女,淡道:“你可以把衣服穿上了。”

    这一次她没有关门?也没有搞其它花样?老老实实地换了一身短上衣和长裤,回到楚君归面前?重新坐下。

    “伊莲?如果愿意的话你也可以叫我的佣兵界的代号,水蜘蛛。”

    楚君归继续盯着个人终端?头也不抬地问:“你来这里的任务。”

    “当然是杀你,要是活的自然更好。”

    楚君归淡道:“撒谎。你连我的身份都不知道?怎么会来杀我?”

    伊莲笑了?说:“我其实不需要知道你是谁,都是根据上面下发的指令行动。前段时间是要拦截从一家酒店方向过来的陌生人,第二阶段是监听几个端口,看看有谁试图通过这几个端口交换数据?而现在?我们还需要布下数据黑洞,然后等目标上钩。至少就目前来看,我们的策略还是十分有效的,只除了一点……我们打不过你。”

    “像你们这样的行动组还有多少?”

    “几个,还是十几个?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数量不会太少。”

    “谁给你们下的指令?”

    “我也不知道,在需要的时候指令会自动传送给我们。你看?我们的权限甚至是个人芯片都在你手里了,你不会自己找吗?”

    楚君归不动声色?其实他早就把芯片和个人终端里的一切数据都分析过了,发送指令的信号源都是一次性的?完全无法追踪。

    这时迷底已经浮上了一小部分。伊莲这样的行动小组有很多?说明楚君归并不是博士派过来的唯一棋子。这些行动组是专门猎杀追踪者的部队?同时想必还有另一批人在暗中保护着米卡。如此大动干戈,看来米卡的价值还在想象之上。

    楚君归面前是一个庞大且神秘的组织,雷龙安全或许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不过他们虽然能够掌握博士不少的情报,但也不是全知全能,显然他们只知道博士派人来追捕米卡,但并不是十分清楚追捕者的具体身份,或者说,他们也不在乎。一个能够出动两位数S级佣兵杀手的组织,并不需要特别在意楚君归的详细信息。

    楚君归连续问了几十个问题,大部分都没什么用,但是有几个问题直指要害。不管哪个问题,伊莲都认真回答,没有撒谎。

    就这样在机械重复的问答中,楚君归突然抛出了一个重复问题:“浣熊食品是什么样的公司?”

    伊莲脸色又是一变,无奈地说:“看来你知道了点什么,虽然我不明白你是怎么知道的。好吧,我会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在那之后,你不会杀了我吧?”

    “我可以考虑。”

    “浣熊食品是一家提供天然食品的公司……”伊莲看了看楚君归的脸色,赶紧说:“我们每天吃的都要靠它,如果要说特别的地方,那就是有一天它的货车上不光有运来的食品,还有一件其它货物。这个货物似乎很重要,因为它的关注级别非常高,连我都无权靠近、更不用说查询它的信息了。但要说特别重要,似乎也不至于,毕竟它是和一堆吃的混装,而且是在把吃的卸货后,才继续送往下一站。你为什么会注意到这个?”

    “关注级别特别高,是什么意思?”楚君归继续追问。

    “就是我完全没有权限查询到它的任何信息。事实上我关注到它是因为它的包装箱很特殊,就放在冷藏柜的最内层。而我当时恰好在旁边,无意中看了一眼,才看到有一个货箱没有被搬下了。当时我就是随意查了一下,居然没有查到它的任何信息,而想要接近时,却收到了警告。也就是说,至少要比我的权限高整整两级,才有资格查询它的信息。”

    “这样的权限在联邦得话,什么样的人才能拥有?”

    “上将。”

    “是17日的事吗?”

    “是的,上午10点。”

    楚君归的把那辆货车的信息全部剥离出来,将行动路线标注在地图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