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47 会面
    坐落在明月广场道路转角处通宵营业的“圣约翰”餐馆里,透过巨大的落地式玻璃窗,此时依旧在里面休息的人们诧异地谈论着明月大厦伤口正在降下的这场大雪,相对于之前夹杂着轻缓的背景音乐却有些稍嫌呆板的气氛,这场神奇的雪景让每个人的脸上都显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为什么我们这里没有啊,不过就是一百多米的距离“

    “应该是耶律家自己搞出来的噱头吧!”

    各种低声的谈论,今夜的明月大厦是整个世界的关注点,除了达官显贵,就连记者都被禁止入内,于是这座距离明月大厦最近的餐馆就成了记者们最好的选择,

    “就算什么也采访不到,只要照到今夜那位神秘人物的背影也是值得的”

    “看,耶律家的人下车了!”

    “是古帝斯家族的标记啊!”

    “李家,已经离开中比亚政治中心三十年的李家,这一次也来了”

    这间餐馆的占地大概有四五百平米的样子,装修简洁大方,照明充分,此时店内却是坐满了大部分,各种长枪短炮的镜头对着明月大厦的方向,还有人喝着咖啡,也有人脸色阴沉的一声不吭地自斟自饮,不时有人推门进来,下意识地拍拍肩上的灰,在柜台前叫了东西打包带走。餐厅靠近窗边角落的座位上,两名中比亚青年正坐在那儿

    一个年纪约二十七八岁,头上戴了一顶印有体育标志的白色网球帽,帽沿之下是充满东方气息的精致面孔,手上拿了一本书静静地翻看着。一件白色的风衣被挂在椅子的一边,保暖的绒线衣勾勒出匀称的身材,另外一个年纪大约才二十左右,青灰色的长裤,一条腿搭在另一条上,前面摆着一杯咖啡,由于逗留了一段时间。似乎已经冷了,不过黑发青年倒也不介意,抿上一口咖啡,目光扫过窗外的大街的黑暗高处,杀机四伏啊!

    “你们也是明月双骄的爱慕者?”

    一名金色头发的中年记者走过来,他事西非真理报的记者卡斯特罗飞,他观察这两名中比亚年青人已经半个小时了,他首先肯定了对方不是自己的竞争对手,对方太闲了,那么此时此刻坐在这里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所谓的明月双骄的爱慕者,年纪稍大一点的,神色冷峻沉默,手上拿地是一本《圣经》,不过,看起来恐怕是全世界最粗糙最廉价地盗版圣经了,这一点一目了然。

    “明月双骄?”年纪较轻的黑发青年手指托着下巴,明显对于这个称呼更感兴趣,

    卡斯特罗飞一笑“明月家的两个女子,是男人都会喜欢,没什么不敢承认的,明月心和明月玲珑,一个成熟大气,御姐范十足,虽然年纪轻轻,已经是明月家内定的下一任家主,是无数中比亚青年最为钦慕的对象,另外一个虽然不如明月心温柔,但出身明月名门,容貌艳丽绝美又妖媚如同魔鬼般迷人,在刚刚结束的明月家最受欢迎的女子投票中,竟然以一千多票的优势超越明月心,听说不少大豪商子弟都在此次投票中花了大钱,就为了博取美人一笑。。。。。“

    卡斯特罗飞还在说话的时候

    黑发青年向对面的中比亚青年点了一下头

    年纪大一点的中比亚青年站了起来,没有说其他的东西,披上了风衣,径直朝门外走去,推门而出,寒风扑面。

    “你朋友这是。。。。。”卡斯特罗飞嘴角无奈地吐了口气,洒然一笑,目光却不由自主度转向窗外,跟着那名中比亚青年,只见他沿着街又朝这边走了过来,前面就是明月大厦,雪花落在他的大衣之上,如果没有意外,外围的警察会拦住任何没有邀请函的人,街市景象依旧如故,那明亮的街灯、川流不息的行车,七八辆警车封锁道路,不远处一辆小车打开了车门,一个平凡无奇的人从餐厅里打包了咖啡与蛋挞,提着袋子进了车里,那小车似乎正要开走。

    窗前,中比亚青年停下了脚步,似乎感觉了什么,跟着那人走向街边一辆豪车的地方,俯在车窗上说了些什么,隐约可以看见一个圆形的\东西附着在了车辆的前窗上。一瞬间,豪车司机的色和动作似乎都有些古怪。是希尔利亚家族的车子啊,记者出身的卡斯特罗飞对于各大豪门如数家珍,心中不由自主地产生了这样的疑惑,从后面看去,只见豪车内的司机身体似乎动了一下

    “轰”

    前排车门上的玻璃在众目睽睽之下陡然间碎掉了,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这倒底是怎么回事,车内司机的外衣陡然间扬了起来,手上俨然举出一把满弹夹的冲锋枪,这一刻,卡斯特罗飞恐怕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一刻发生的事情,刹那间,即便在餐厅内都能听得清清楚楚,隔着那透明的玻璃窗,就在明月大厦诡异的漫天纷飞的大雪之中,几片雪花落在司机头上,司机的人头像是西瓜一样的爆开

    一名身材消瘦身穿耶律家军服的年青人出现在明月大厦的门口

    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明月大厦的门口。

    卫星监控画面上,衣服笔挺,头发梳得一丝不乱的耶律宏,静静地站在圆形空地上,神情安详,从容冷漠的目光看向大厦周边楼层的狙击点,一支支冰冷的狙击枪后面,所有狙击手的心都像是被人猛揪了一把,狠狠收缩。

    “耶律家疯了吗”|黑暗里,有人低声嘀咕,

    “哦,天啊,刚才是什么情况,我看见了什么!”圣约翰餐厅内,各方记者更是犹如嗅到了血腥味的鲨鱼,咔咔咔的各种灯光闪烁

    “耶律家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对我们的人出手!”明月大厦对面希尔斯酒店的一间装饰豪华的房间里,希尔利亚家族的负责人菲尔索克愤怒的将手中的酒杯扔在脚下红地毯上,一双鹰眼,透出阴郁凶横的光芒“我不相信三百年前的密约会有人真的执行,既然其他家族的人不敢先动手,那就让我希尔利亚家来有什么错“

    西南龙家惨变,明月家和宋族相继退缩,各大家族都受到了震动,

    不是没有人想过直接把对方干掉,但是对方行踪不定,完全没法捕捉到,所以耶律家的这一次宴会,无疑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那个神秘的邀约者总算这次肯出来露脸了,大家在这里守株待兔就行,至于传闻中西南龙家的惨变,完全是太过匪夷所思,各大家族根本就不相信有这种可能,应该是被对方集体下毒所致,看起来似乎是因为龙家背信弃义而遭受惩罚,障眼法而已,这都什么时代了,个人武力在枪炮面前一钱不值,至于三十年前的明月未央,夸大传奇的成分居多,在年青一辈里,根本就没有相信关于明月未央的传说,

    “耶律家就是故意设的局!”一名身穿白色长裙的中年女子竖起右手食指,轻轻摇了摇,环顾房间里的另外几个人“你们现在有什么犹豫吗,我早就说过,三百年前签订密约的时候,耶律家就被一代皇帝选定为密约守护者,可是你们依然不相信耶律家会坚守这份密约,现在信了吧”女子叫玛姬,姓氏为芮唐,芮唐玛姬,现任东庭联邦主席芮唐席叶的妹妹,面对受到帝国王室器重两百年的耶律家,芮唐玛姬的语气透着浓重的嘲讽意味

    相对于后面才进入帝国势力的耶律家族,出身东庭的芮唐家才是帝国的根基之一,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帝国王室从一代皇帝起,对于芮唐家族就一直秉持着压制姿态,就算是最后划定势力版图,也只是将荒芜的北方寒地花给了芮唐家,而后面同样身为游牧民族出身的耶律家,却是轻易坐享中比亚北部肥沃地区,以至于在帝国中期,耶律家的地位就已经全面超越了芮唐家

    这一次耶律家高调回见密约者,芮唐家怎么可能缺席!

    “混蛋的耶律家!”

    希尔索克神色愤愤说道“关于守护家族的说法,只在当初签订密约的各方势力间才有,而且几乎没有人知道,那些家族是守护密约的家族,就像是在羊群里挑出几只牧羊犬一样,帝国一代皇帝不愧是玩弄人心的大师,守护密约的家族自然得到了更多的照顾,甚至是某些不知名的特权,两百多年里,各密约家族相互试探,都希望能够找出他们中潜伏的守护家族,但是效果不大,除了一百三十年前意外暴露的瓦里西家族外,就再也没有找到其他的守护家族了,而瓦里西家族,早就被我们联手流放到了新大陆的北里克兰去了,如果玛姬小姐所说的属实,那么耶律家是另外一个守护家族的可能性很大,帝国十二任王后中,耶律家就占了四个,这一点我们应该提前想到的“

    芮唐玛姬微微一笑道,她竖起右手食指,轻轻摇了摇,环顾房间里的众人“现在看清耶律家族的面目也不算晚,这一次,我们下了如此大的血本,就算耶律家真是守护家族又能够怎么样“

    “可是那个耶律宏。。。”房间里的其他家族成员,似乎也被芮唐玛姬说动了心,但是想到刚才的一幕,所有人又沉默了,耶律宏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已经超越了他们的认知,

    “如果干不掉耶律宏,那就先把他旁边的目标做掉”芮唐玛姬看着屏幕,冰冷的淡淡下命令道“我不相信耶律家族会有跟我们所有人开战的魄力,对方只是在示威“

    “对,让狙击手杀掉目标就好了!”所有人深吸了一口气,立即向各自安排的狙击手下达命令

    “四号,六号,九号点无法瞄准,目标动作太快。角度消失,被柱子挡住了。”

    “一号,二号和三号也无法瞄准,角度不对。”

    “十号,十五号无法瞄准……”

    他们听着狙击手的报告,面面相觑。而同样看着卫星画面的其他家族的人,也是相顾错愣,虽然他们都听不见狙击手的报告,不过,他们都派有眼线在周边,受到干扰的不仅仅只是狙击手,还有所有的观察器材

    “狙击手无法定位。”

    “看不见他。”他们的脸色一下子都变了,身体僵硬。

    “怎么回事?”各大家族都在纷纷通过自己安排到现场的人打听。

    “有人朝着这边来了。”一名手下脸色苍白的推开门报告说道。

    “往这里来了?怎么可能!对方怎么知道我们的位置!“希尔索克嘴唇泛白,已经有些松弛的眼皮,在剧烈地跳动着,语气冷冽的闷哼说道,目标的这一手看似荒谬,实则毒辣。这是一场猎杀,区别只是谁猎杀谁!在四周都被控制的情况下,对方是怎么走到这里来的

    “轰隆”一阵爆炸的冲击波从下面传来

    一辆爆炸的小车正燃烧着熊熊大火,而在被两边车辆堵住的那一小片空间里,几名浑身是血的家族安保人员正在挣扎着逃跑,偶尔爬起来,偶尔摔倒,在他门的身后,一名身穿青灰色长裤的黑发年轻人缓缓走向酒店大门,仿佛从大火中走了出来,却给人一种无比寒冷的战栗感。雪花漫天飞舞。尖叫声在街道上不断响起,

    “开枪啊!”一名安保人员举起了枪,寒光闪过,火花夹杂着血肉飞溅而出,那人的整个手掌都被直接轰成了碎肉,惨叫之中,他痛苦地滚到在地上,捧着只剩下半截的手腕,鲜血不断喷出,然而或许是因为他的肉体还算强悍,受到这样巨大的伤害,竟然还没有死亡或者直接晕厥,双腿在地上猛蹬,下意识地朝着后方退却,黑发年轻人走进了酒店大门。

    “我们被骗了!”耶律玛姬俏脸变了变,真正的目标不是那个人

    “快,把酒店镜头转过来”

    ,镜头转过去,所有人看见黑发年轻人走进大门,后面的镜头正好照过来这个交叉……没有人,他只比镜头快了一步

    这个过道的两个镜头,你看,这里没有人,但在这之间,大概有一米半左右的这个镜头在移动,另一个也在移动。。。。所有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密约者神秘的面纱就要揭开了,这仅仅一秒钟的空白当中,对方只留下一个背影,再次消失,固定的速度,完美地掌握着一切,镜头稍微前一点的地方,看起来差一点就能跟前一个镜头重合,但永远差了这样一点。

    他从这里、到这里,

    人群里边有人低呼,

    然后转弯。每一个过道,都是精确的三秒钟。不多不少……

    我们看不到人,这里有扇房门……

    对方玩了一个花招,在所有人都关注在另外有一个人身上时,对方轻松越过了控制地带,而且因为人手都安排出去了,留在酒店里的人手只有很少一部分,对方直接杀上门,就像是对摄像头的位置事先知道一样,对方精准的从摄像头空白闪过,

    “你!”走廊里,一名安保脸上甚至还来不及露出疑惑或是意外的表情,巨大的力量已经在他脆弱的喉结上爆发开来,那一瞬间,他仿佛能听到整根颈部脊椎移位地生意。下一刻,意识消失了。短短的瞬间,一切看起来流畅而自然,就仿佛所有的事情都本该就那样发生,高调从容的杀戮,房间的走廊,家族护卫一个个倒下,腥红的鲜血喷出身体、落下地面、浸入毛毯,逐渐消没在这无人察觉的世界角落。,

    只有脚后跟与地毯发出的轻微摩擦声,响起在了那装饰精美的走廊里

    几分钟后,走廊里传出了转动门锁的声音,

    “听说你在找我?”一个平平淡淡的身影,淡青色长裤的休闲装,年纪约二十岁的年轻人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你就是密约者?我想我们之间有些误会!”芮唐玛姬压住内心的震撼,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我们只是对于密约者感到好奇,没有其他的意思”

    “你让四周的狙击手指着我的头,来表现你的诚意么?”黑发年轻人一边摇摇晃晃地走着,一边嘴角带着明显的不屑

    “这只是一种自保手段,不是么!”芮唐玛姬耸了耸肩膀,端起桌子上的红酒杯,故作媚态的轻轻抿了一口,她在争取时间,对方太托大了,

    这么几秒的时间足够让布置的狙击手锁定目标,

    对方可能武技很强,但能够强过能够洞穿钢板的狙击弹?

    耶律宏是武道巅峰,可以干扰狙击手的视线,她不相信眼前的黑发年轻人也可以,耶律宏的来历太神秘,甚至不少家族都怀疑是耶律宏其实是某个深居简出的老怪物,有三十年前明月未央做榜样,再出一个耶律宏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在刚才看清楚的那一刻,关于这个年轻人的资料就浮现在芮唐玛姬的脑海,

    消失在罗本萨姆岛的那个中比亚年轻人,谁不认识

    罗本萨姆岛现在是各大家族关注重心,而先前暗刺因为某人而突然宣布提前试验,在罗本萨姆岛上又意外失踪,

    杜宇的照片上了各大家族的桌子,

    “杀了他!”

    芮唐玛姬看着杜宇平静的表情,嘴角还带着让人迷醉的笑意,突然冷冷说道

    关于杜宇的调查就简单多了,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应该是运气不错,在罗本萨姆岛上发现了一代皇帝的密约!”|看见杜宇的第一时间,芮唐玛姬内心已经做出了判断,可惜了,你的好运到此为止

    一百米外,一名狙击手嘴角狰狞的手指按下扳机,澎,爆开的不是枪火,而是这名狙击手的头,如同红色的烟花般,在夜空中爆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