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86 章
    裴闻靳那一手的力道极大, 蒋恶踉跄了一下,正要发作,一大一小两个当事人就已经进了左边的房间里。

    门一关, 将他跟背后的觥筹交错隔绝在外。

    蒋恶的脸部表情阴晴不定, 这俩人他妈的都不把他放在眼里,就不怕他把消息卖给媒体

    他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拔一根烟衔在嘴边, 牙齿咬住烟蒂,没什么意义的嗤了声,掉头回到喧嚣的大厅,跟美女们游戏人间。

    不远处,蒋父看儿子没个正形,脸都绿了。

    蒋老二也看见了, 他却是不同的态度,“大哥,我看毛毛这样挺好, 至少不会再跟那个孩子纠缠不清。”

    蒋父的脸色稍微暖和了一些, 但依旧难看, “以前他不论怎么玩, 我都不过问,玩可以,不能当真, 结果他竟然当了真,对方乡下人就算了, 还是个男的,人品不过关,有心计,靠身体利用他,好为自己谋利,他倒好,还想让人进蒋家,一厢情愿,见了血,差点把命搭上去。”

    “当初我就该把那孩子弄死”

    蒋老二想起那时候侄子为了让那孩子毫发无损的出国,不惜拒绝缝合伤口,以死相逼的一幕,还有点心悸。

    他安慰的说,“算了,毛毛有了那次的经历,以后肯定不会再干那种蠢事。”

    “再说了,那孩子在艺术团跟人结怨,断了一条腿,据说走路有点瘸,舞蹈是不可能再跳了,后来好像进一家小公司做了普通文员,这几年没再回来过,也算守信用,说到做到。”

    “性格扭曲,太过自负,难成大器。”

    蒋父发现儿子抓起一个年轻女孩的头发,大厅观众之下放到嘴边亲吻,看得他眼角直抽,“臭小子是故意的,他在向我示威。”

    老头儿,你说随便我怎么玩都可以是吧,那行,我就随便玩了啊。

    这是蒋父从他儿子的眼神里看出来的东西,他血压高,为了自己的身体考虑,二话不说就转身走开,眼不见为净。

    蒋老二警告的瞪了眼侄子,让他收敛一点,差不多行了。

    蒋恶无所谓的耸耸肩

    老太太迷信,开席时间找人算了的,十一点四十。

    宾客们提前就座。

    老太太九十大寿,穿了身定制的红色唐装,一头稀松的银发整齐梳了个发髻,体体面面的坐在上方,她年轻时候就喜欢玉,老了还喜欢,脖子上手上都佩戴了儿子给买的玉器,显得雍容华贵,精气神看着很不错。

    儿孙们依照辈分磕头拜寿,报一个名,上来一个。

    唐家除了当家主比较狠,早早给自己结扎,这些年只有一根独苗,其他人都挺随心所欲,抛除外面不清不楚的私生子女不说,认祖归宗的大多都是两到三个。

    所以唐家是家大业大,枝叶繁茂,除了唐宏明一家缺席,其他的都来了,一番流程走下来,花了一个多小时。

    到点上宴席。

    唐远跟裴闻靳站在走廊上,待会儿他单独行事,对方要跟着他爸。

    “你看着老唐同志啊,让他少喝一点酒,你也是。”

    裴闻靳也有话叮嘱,“不要让蒋恶靠近你。”

    唐远摇摇头,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裴秘书,你这醋味儿咋个还没散呢”

    裴闻靳睨他一眼,整整袖口,径自进了左手边的包厢。

    唐远迈开脚步,进去的那位又出来了,动作强硬的把他拽到距离这里最近的洗手间,等他出来时,嘴巴上破了个口子。

    罪魁祸首已经走了。

    卧槽唐远舔着嘴巴上的伤口,做标记也不带这么狠的,一会儿还让不让我吃菜啊

    “唐,你怎么还不进来”

    丹尼尔从斜对面的包厢里探出脑袋,看到了唐远嘴上的伤,他连忙走过去,有模有样的砸嘴皮子,“啧啧啧,亲爱的,你有一个粗暴的情人。”

    唐远抽着嘴纠正,“爱人。”

    “好吧,是爱人。”

    丹尼尔喜欢他的认真态度,“唐,我觉得,就是,那个,心眼,对,你的爱人心眼太小了。”

    唐远再次纠正,护犊子样不要更明显,“那叫占有欲。”

    丹尼尔滑稽的翻了个白眼,“ok,你已经完全被他迷住了,王子竟然被骑士迷住了,天哪,我真是”

    唐远将他搬转过来,面对着包厢,“丹尼尔同学,赶紧进去吧,别逼逼了。”

    丹尼尔,“”

    包厢里有好几个外国友人,都是被丹尼尔的热情感染,来中国游玩的,赶巧碰上了这次的寿宴。

    冯玉坐在他们旁边,语言交流有障碍,她就全程低头刷手机,直到丹尼尔把唐远叫进来,才将已经发烫的手机放进口袋里。

    倘若今天不是唐远奶奶的大寿,冯玉早就提前走了,或者说她就不回来。

    唐远跟丹尼尔分别在冯玉一左一右坐下来,在座的碰了个杯。

    冯玉放下杯子,垂眼夹了两截酥炸秋葵到盘子里,也不吃,就用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拨着,闷闷不乐。

    唐远听到丹尼尔用从未有过的温柔语调跟冯玉说话,问她想吃什么,要不要吃这个,要不要吃那个。

    冯玉无精打采,偶尔应一声。

    丹尼尔既不灰心,也不嫌烦躁,依旧笨手笨脚的用中国的方式来照顾她,看她的眼神很宠,像一头大笨熊守着自己的小白兔。

    唐远多看了两眼,趁丹尼尔跟朋友说话的功夫问冯玉,“你怎么没跟你哥他们一桌”

    冯玉垂着眼皮,“不想去。”

    唐远猜想她大概是不愿意家里人跟她提起前男友的事情,“当年裴闻靳父亲的手术,还多亏了你两个哥哥帮忙,我一会儿要去给他们敬”

    冯玉打断他,没头没脑的来一句,“唐远,你手上的戒指呢”

    唐远一愣,他顺着冯玉的视线看看左手无名指,戒指戴的时间短,还没留下什么白印子。

    冯玉重复着问了一遍。

    唐远察觉出她的不对劲,眼里若有所思,“昨晚洗澡拿下来了,忘了戴回去。”

    冯玉沉默了半响,很小声的说,“我看到了。”

    唐远面不改色的笑问,“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冯玉的语气停顿,有点羞于启齿,“我看到他把你抱在怀里,你们很亲密。”

    说完,她就飞快的看了眼唐远,在他下嘴唇的新鲜伤口上停留了两三秒,之后又将视线收回来,继续放在精致的餐盘上面,“你跟他是那种关系。”

    唐远大方承认,“嗯。”

    冯玉怎么也没办法把同性恋跟唐远结合到一起。

    她想起当年第一次跟他见面,在色调浪漫的咖啡厅里,他拒绝了她,并对她表明自己的择偶标准。

    现在想来,不管是把哪一条拎出来,都跟那个男人对的上号。

    原来那时候就喜欢上了。

    冯玉看餐盘看了好一会儿,她将视线第二次转向唐远,轻声叹气,“我真羡慕你。”

    唐远一脸的不解。

    冯玉用只有他能听见的音量问,“你爸应该知道你跟裴秘书的关系吧”

    唐远点点头。

    冯玉又问,“也同意了”

    唐远说是啊。

    冯玉露出意料之中的表情,她低头,手抠着桌布上的花纹,“你知道吗其实我喜欢画画,梦想是当一个画家,就在街头给人画头像,背着一个画板,走到哪儿画到哪儿,多自由啊。”

    “但是我家里人都要我学医,他们不准我画画,我只能学医,谈的男朋友也是我家里介绍的,不对,前男友。”

    她的情绪略微激动,睫毛潮湿,眼睛泛红,声音都颤了,“所以我羡慕你,真的,唐远,你爸让你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从事喜欢的工作,跟喜欢的人待在一起,他给你的那些,都是大家族的子女得不到的。”

    唐远后仰一些,靠着椅背看冯玉,眼神复杂又幽深,不知道说什么好,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冯玉没有在这样的场合失态,她及时调整情绪,“当然,我相信那些都是你努力坚持来的,可前提是你爸爱你,愿意在你面前妥协,让步。”

    唐远没有反驳,也不想反驳。

    如果他爸始终不妥协,那么,到最后就是他妥协,两个里面,总归有一个低头,后退,自古以来都是那么回事。

    否则谁都玩命坚持,必然就会是玉石俱焚,局势走上极端。

    那是下下策。

    冯玉难掩羡慕的说,“唐远,你上辈子一定拯救了一个银河系,这辈子才会有那样的爸爸。”

    唐远的脸部肌肉抖动,“这话要是让我爸听到,他得骄傲死。”

    冯玉噗哧笑出声。

    “笑了好,还是笑了美。”唐远松口气,语气轻快了起来,“你看你,年纪轻轻的,如花似玉,名校在读硕士生,家底丰厚,你怕什么尽管大胆的往前走,日子长着呢。”

    冯玉轻嗯了声,“我不会跟别人说的,你们要小心。”

    唐远笑了,“好。”

    冯玉在心里说,唐远,希望你可以比我幸福。

    自从那天寿宴结束以后,唐远每天刷新闻,都能看到蒋恶,太子爷华丽归来,荣登小金主们的第一宝座,有关他猎艳的报道层出不穷。

    唐远觉得蒋恶是在刻意高调,恨不得全世界每个犄角旮旯都知道他过的有多逍遥快活。

    这大概是种病,重伤后的综合症。

    蒋恶自己玩不算,还非要拉上唐远,又是电话打,又是开辆拉风的跑车挺歌舞团门口。

    唐远一回家就浸泡在醋里面,那段时间他差点死在床上。

    入秋之后,气温下降,日月如梭。

    季节在不断变化的人,事,物这三样东西里面推进。

    蒋恶那股子邪劲儿没了,他换上正装进公司上班,开始迈入职场,戴上了冷酷的面具,混的像模像样。

    人都会变。

    每一次改变,都会付出相应的代价,唐远也是一路走过来的,深有体会。

    农历十二月下旬,唐远跟团下部队演出,慰问辛苦一年的军人们,中途接到丹尼尔的电话,说陪冯玉去医院检查耳朵,看到他爸被人从救护车上抬了下来,不知道怎么了,把他给吓的,当场就手抖个不停,手机掉桌上,人也瘫在椅子里起不来。

    还好后面紧跟着就是裴闻靳的电话,跟他说明了情况,把他安抚了一通,不然他肯定崩溃的大哭。

    老师考虑唐远的状态不好,就给他做思想工作,他不能走,不然少一个人,还是那么重要的位置,演出就没法进行。

    唐远浑浑噩噩的打给裴闻靳,问他爸怎么样了。

    裴闻靳说,“我跟医生交涉过了,爸犯胃病是喝酒喝的,现在正在输液,已经没事了。”

    唐远脑子里的那根弦松了下来,之前绷的太紧,这一松,整个人都有些头晕目眩,“你把电话给爸,算了,别给了,等我演出完回去,我自己问他。”

    裴闻靳在那头说,“有情况我会告诉你。”

    唐远听着他沉稳的声音,安心了很多,疲惫的吸口气,嘶哑着声音说,“那你照顾好爸啊,也照顾好自己,等我演出完就回去。”

    裴闻靳喊了声“小远”,语调一改惯常的冷淡,温柔的不成样子,“别担心,回来的时候不要慌慌张张的。”

    唐远,“昂。”

    口头答应是一回事,做起来是另一回事,唐远演出结束当天就跟老师打了招呼,匆忙回了a市,谁也没告诉。

    当他推开病房的门,看到他爸靠在病床上翻文件,那一瞬间就炸了。

    唐寅的求生欲很强,他不顾形象的乱七八糟一通大吼,“医生护士裴闻靳来人”

    “”

    唐远把门一关,后背抵着,用表情跟行动给他爸上演了一出什么叫“喊啊,接着喊啊,你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唐寅快速把床上的文件拨到一边,迟疑了一秒就全丢地上了,以此证明自己的认错之心。

    全然没了大总裁的威风八面。

    有护士来敲门,被唐远打发走了,他一步步走到病床边,低头看着满脸病态的老唐同志,不出声。

    唐寅还是头一回从儿子身上感觉到了压迫感,虎父无犬子,这话果然不假。

    他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胃病,老毛病了,你知道的,不是什么大问题。”

    “不是什么大问题”唐远要哭不哭的模样,说话的声音都在抖,“爸,你能不能对自己的身体重视一点算我求你了,能不能啊”

    唐寅这会儿没摆出一家之主的架势,而是一个让儿子担心的老父亲,他叹气,“以后爸会注意。”

    谎话说多了,承诺就变得很轻很薄。

    唐远不信。

    唐寅看出来了,脑门的青筋不由得蹦了一下,一张脸也黑成锅底。

    想他堂堂唐氏董事长,管着不知道多少个家庭的生计,大风大浪经历了几十年,没人敢跟他横,一个忤逆的都没有,到了儿子面前,他愣是感到无力,这会儿还有些委屈。

    八百年没有过的情绪了。

    唐远看他爸半个身子都从病床上起来了,顿时火冒三丈,眼睛凶狠的瞪过去,“你又要干什么还想看你的破文件”

    唐寅的委屈更强烈,浮到了明面上,他可怜巴巴,“喝水。”

    唐远还瞪着他,胸口不断大幅度起伏。

    唐寅很无奈的喊,“宝贝,给爸倒点水。”

    唐远回过神来,倒了水端给他爸,他将椅子拎到床边,一屁股坐下来,两手捂住脸,深深的呼吸着,“爸,我这回快被你吓死了。”

    唐寅喝水的动作一顿,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儿子没白养,这么孝顺,他就是真下去了,也能瞑目,面上却要瞧不起的哼了声,“都是有小本子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沉不住气”

    “我这是沉不住气吗”唐远放下手,呼吸急促,眼睛猩红,“要是我爸没了,你还能再给我发一个”

    唐寅喝两口水,拉长声音感慨,“没那本事唷。”

    唐远焦躁的使劲抓抓头,徒然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往椅子上一瘫。

    唐寅打量儿子,风尘仆仆的,估计这两天没怎么休息,黑眼圈都快掉下来了,“背包怎么还背着傻了”

    唐远嘁了声,可不是傻了,他将背上的背包拿下来丢脚边,“裴闻靳人呢怎么没见着”

    话音刚落,就跟老天爷安排好了一般,病房门外响起了裴闻靳的声音。

    唐远过去开门,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裴闻靳揉了揉怀里人的头发,“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

    唐远尚未说话,后面的病床上就传来声音,“还不是为了给他老子搞突击,翅膀硬了,窝里斗。”

    他正要说点什么,冷不丁看见裴闻靳手里的文件,那脸色立马就难看到了极点,文件谁让你拿过来的”

    裴闻靳不动声色的看向病床方向,唐董事长闭着眼睛,视而不见。

    摆明了就是危急关头明哲保身。

    裴闻靳俊美的面部隐隐抽了抽,他只好把锅背上,“我拿的,要爸签个字。”

    唐远脚踢过去,力道有收,没敢用全力。

    裴闻靳很了解自己的小爱人,他站在原地没躲,整洁笔挺的西裤上面多了个鞋印。

    唐远臭着脸,“不要以为你没躲,挨了我一下,我就放过你了。”

    裴闻靳的强迫症很严重,向来都是个一丝不苟的人,此时却没管裤子上的鞋印,他沉声表态,“这件事是我欠考虑。”

    唐远眯眼,“是吗”

    “是,”裴闻靳丝毫不卡壳的说,“我的错。”

    躺在病床上的唐董事长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这还是头一回正儿八经的看他儿子跟他这个秘书相处,原来还挺好奇的,不知道他这个秘书会不会还是一板一眼,面无表情,没想到竟然这么会哄他儿子。

    真他妈的狗腿。

    唐董事长心里心里鄙视。

    很快的,唐董事长就自顾不暇了,因为他儿子丢下自己的另一半走到床前,半跪着握住他的手,“老唐,戒烟戒酒是不是还落实行动了”

    裴闻靳接收到上司兼老丈人发来的求救信号,他将视而不见这一招还了回去。

    唐远速战速决的下定论,“这样,就从明年开始,我们慢慢来。”

    下一秒,他就说,“老裴,你负责监督。”

    裴闻靳,“”

    唐寅,“”

    唐远垂了垂眼皮,望着他爸手臂上的针眼,又去看床头柜上的药瓶,他的鼻子一酸,“爸,你想什么时候退休就告诉我。”

    “儿子,现在谈论这个话题还早吧。”

    唐寅的眼角有细纹堆积,岁月伴随着阅历一起沉淀下去,让他看起来有种难以掩盖的魅力,他慵懒的勾起唇角,哼笑了声,“你爸我才四十五岁。”

    唐远不给面子的提醒,“你已经过了四十六岁生日。”

    唐寅摆摆手,“那也还早,爸的那些生意上朋友里面,好多都是五六十岁。”

    “反正我就是想告诉你,”唐远抿了抿嘴,有点别扭的嘀咕,“我的自由跟梦想,都没有你的身体重要。”

    唐寅心头一震。

    病房里的另一个听众侧头看过去,那里面有欣慰,也有疼爱,看了半响才撤离目光。

    唐远将那句话重复了一遍,表明他的决心。

    唐寅沉默良久,反手拍了拍儿子的手背,无声的安抚。

    他早就想好了,等时机一成熟,就通知媒体将儿子跟裴闻靳的关系公开,让唐家人认可他们的婚姻。

    将来哪天他退休了,就让裴闻靳坐他的位置。

    裴闻靳无论是工作能力,人品,还是对待感情的忠诚,他都明里暗里的考证过多次,没有问题,信得过。

    至于儿子,还是继续留在舞台上发光发热吧。

    希望他能一直沿着他妈妈走过的那条路走下去,走的比她妈妈要远。

    二十九那天清晨,天还没亮,唐家父子俩跟着裴闻靳回老家过年。

    这是某一年,某一天,某个晚上,唐远和裴闻靳谈过的愿望,今年就实现了。

    当初还在驾车跟坐火车之间摇摆不定,这次选择了前者,带的东西多,驾车方便些。

    况且他们三兜里都揣着驾照,可以换着开,个小时的长途,路上再休息休息,不会有多累。

    高速上堵了一段,后面就不堵了,裴闻靳老家那个方向偏。

    车是在下午两点多到下的高速,唐远在前面开车,他爸霸道范儿的躺在后座,睡的昏天暗地,爱人在他旁边的副驾驶座上,接着家里打来的电话,问到哪儿了,都好不好,还问要吃点什么,面条可不可以,饺子也有。

    裴闻靳侧过脸,嗓音低柔,“你跟爸要吃面条,还是饺子”

    唐远对他笑,“都好。”

    吃什么都无所谓,关键是两家人在一起。

    裴闻靳跟他爸说了几句,挂掉电话说,“我来开吧。”

    唐远摇摇头,任由男人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就用那种他熟悉的宠溺目光在他身上游走。

    车在不算很宽的路上行驶着,承载了唐远生活的全部。

    光秃秃的树木快速倒退,外面的金色一点一滴阳光洒过来,铺满了车窗,照的人心里一片温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