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2.一枕红日4
    就知道这货干不出什么好事......

    狄野知道陈曦的尿性,也习惯了他时而不靠谱时而不着调并且想一出来一出、说风就是雨的个性。

    但是他没有想到陈曦会这么的不着调。

    裤兜里揣着伸缩筷来吃西餐!

    用陈曦的自己的口头禅说那就是——你的脑袋被门夹成柿子饼了吗?

    就连他自己这么随性的人还认认真真的学过一下午的西餐礼仪呢,好歹以前都干过迎宾,有点职业素养行不行!行不行!

    狄野正风中凌乱,陈曦那货已经眼神发亮的开动了,他嗖的一下甩开伸缩筷,三两下撸起西装袖子按住盘子里那只大蜗牛,用伸缩筷挑了一下后把里面的蜗牛肉给夹了出来。

    期间那双新月眼亮的吓人,简直是过冬时忽然发现一桶猪油的耗子精。

    郑麒风蜗牛也不吃了,杯子里的红酒也不喝了,优雅斯文的架子也不端着了,他那一双狐狸眼眼里都是满满的震撼,似乎是被陈曦给吓住了。

    狄野心里悻悻然,在吃东西这件事上他跟陈曦只有一点不同,他自己是除了屎和韭菜没有不吃的东西,陈曦是除了屎连韭菜也吃,当初祁洺花了1958元钱给他爸买的核桃文玩也没能逃脱陈曦的毒口,这货直接把那两个核桃文玩拿板砖敲碎吃了。

    祁洺气的够呛上手要打,还是狄野给他俩拉的架,最后陈曦又重新买了一对核桃文玩后弱弱的说道:“我知道这样不对,可我就是想尝尝啥味的。”

    狄野:“......一千元一个的核桃尝起来怎么样。”

    陈曦脸色灰拜的说到:“亏了,血亏!”

    狄野想起这段一言难尽的往事又往陈曦那里瞧了一眼,虽然吃西餐总是盯着别人看是不礼貌的行为,但是架不住陈曦这货抢镜。

    只见陈曦心满意足的把蜗牛肉放在嘴里嚼了嚼,一边鼓着腮帮子一边说道:“我就知道有钱人都爱吃西餐,幸好带了一只筷子过来,要不然向服务员要筷子那多丢脸。”

    狄野:“......”

    陆寻:“......”

    郑麒风:“......”

    陈曦吃的欢快无比,粉粉嫩嫩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像一只正在进食的粉毛小仓鼠。

    狄野心中竖起了大拇指:“兄弟是个狠人!”

    他一边感叹一边娴熟无比的挑出蜗牛肉扔进嘴里,说起来也怪,这几天他跟焗蜗牛特别有缘,好像吃什么都有蜗牛。

    前菜完了之后是汤,香气浓郁的海鲜汤一被端上来陈曦这货就特别淡定的端起汤碗一口喝了,连汤勺都没用,期间他还往狄野这暗搓搓的使了个眼神。

    他俩好的能穿一条裤子,一方使个眼色另一方马上就能知道是什么意思。

    陈曦这个眼神是在说:“是兄弟的话就赶紧陪老子一起丢脸。”

    狄野放下了手中的汤勺,然后一脸正经的端起了汤碗,对一旁的陈曦说道:“咱俩要不要干个碗?”

    陈曦端起汤碗与胸平齐,十分正经的与狄野碰了个碗,还用脆生生的少年音唱了个行酒令:“芝麻开花节节高。”

    狄野憋着笑,用低沉悦耳的低磁音说道:“喝了这碗汤,你就是我的人了。”

    陆寻轻轻的咳了一声。

    狄野用膝盖磨蹭了他一下,陆寻立刻勾住了他的小腿轻轻摩擦起来,狄野面不改色的端着汤碗喝完了汤。

    有陈曦这个活宝在,这顿西餐吃的相当欢快,他全程拿着伸缩筷大吃特吃,吃牛排的时候直接上手抓,漂亮的花瓣嘴咔擦咔擦就没停过,他嚼东西的速度一直非常快,鼓起的腮帮子就没瘪下来过,简直是一只粉嫩嫩的仓鼠精。

    西餐这种东西是不够吃的,陈曦的饭量一向大的惊人,他用闪电一样的速度解决完自己的牛排后,眼神饥渴的看向了郑麒风的盘子。

    郑麒风刚把牛排切成小块,他看着陈曦饥饿的眼神,脸上的表情有点内伤。

    狄野憋着笑,抖着手切着牛排,他刚切了一刀,陆寻已经把自己那盘切好的牛排递了过来,搞得狄野微微一愣。

    陆寻拿着叉子,忽然对他说道:“下次我们吃西餐的时候我会给你拿一双筷子。”

    狄野:“???”,他明明会用刀叉啊,拿筷子干嘛?

    陆大佬的心思真是越来越难猜了,狄野在心里摇了摇头,对陆寻说道:“行吧,你高兴就好。”

    当甜点都上来的时候,陈曦嚷嚷着没吃饱,郑麒风喝了一杯红酒后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脸,眯着狐狸眼说道:“你个饿死鬼投胎的,别嚷嚷了,一会有海鲜。”

    陈曦精神起来:“什么海鲜,龙虾鲍鱼生蚝都有吗?”

    郑麒风的嘴角抽了抽,不轻不重的弹了陈曦一个脑瓜崩:“你先把阿拉斯加帝王蟹吃完再说吧。”

    陈曦一脸幸福的看着郑麒风,郑麒风移开眼睛,捂着眼睛做出一副捂脸哭的表情。

    狄野咬牙切齿的说道:“一朝菜刀在我手,砍尽天下恩爱...”

    那个狗字还没说完,身旁的陆寻忽然凑上来在狄野的脸上亲了一下,于是狗字卡在了狄野的喉咙里,他转头看着陆寻,陆寻移开了眼睛,但是嘴角却微微弯了起来。

    当海鲜盛宴吃完后,陈曦是弯着腰从滨江饭店里走出来的,他扶着自己的腰,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后虚弱的对狄野说道:“你快摸摸我的腹肌还在不在,好不容易练出来的,别撑没了。”

    狄野嘲讽道:“怎么可能被撑没呢,你压根就没有过腹肌。”

    两人斗了半天嘴,最后郑麒风扶着陈曦坐上了车,狄野坐在副驾驶上,陆寻给他系着安全带,狄野笑着说道:“陈曦特别有意思,不像我一见到大场面就心里发虚,我第一次吃西餐的时候前菜也是焗蜗牛,我看着一旁的叉子和钳子都不知道怎么用,当时觉得尴尬死了。”

    陆寻神色微动,他打着方向盘,似是漫不经心的问道:“在哪家饭店吃的焗蜗牛,好吃吗?”

    狄野一边含了一块薄荷糖一边说道:“不是在饭店里,是在朋友家里,场面搞得挺隆重,说实话我当时都被吓坏了,但还是要装作很镇定的样子,想着不能被他看不起。”

    陆寻的心跳渐渐剧烈起来,脸上仍然不动声色,他向左打了一下方向盘,语气还是那种冰冷的漫不经心:“那喝的是什么汤呢。”

    薄荷糖在狄野的舌尖转了一个圈:“是蔬菜汤,副菜吃的是柠檬海胆配奶油汁炸鱼,我全程都食不知味,就知道饭后甜点挺好吃。”

    陆寻屏住呼吸,极力使自己面色如常,他淡淡的问道:“甜点是什么,回去给你做。”

    狄野一边把嘴里的薄荷糖咬碎一边说道:“饭后甜点是芒果布丁。”

    陆寻的脑子里轰的一声。

    狄野继续说道:“我对芒果过敏,我一开始觉得吃个布丁没什么事,谁知道第二天晚上我全身就起了红疹子,那个难受啊,不能碰不能挠,涂完药后我就特别郁闷的坐在窗边看星星,一整晚都没睡觉,我那个朋友也很够意思了,居然陪了我一整晚。”

    陆寻周身都忍不住颤栗起来。

    是巧合么?

    可是天底下会有这么奇怪的巧合吗?

    难倒自己真的进入到了另一个时空,难倒那些事情其实是真的发生过?

    那狄野是怎么一回事呢,难倒他也遇到了和他同样的情况,在另一个时空遇见了另一个自己吗?

    陆寻牙关紧咬,竭力维持着镇定,他把车开到自己家里后,缠着狄野狠狠的做了一次。

    夜半狄野睡得正沉的时候,陆寻悄悄起身走到了客厅中那扇巨大的落地窗前。

    他不知道这样的方式是否会奏效,当他在窗前站了半小时都毫无成效准备放弃的时候,熟悉的嗡鸣感再一次传来,脚下灯火通明的夜景忽然变成了波光粼粼的大海。

    陆寻一低头,看见狄野盘腿坐在落地窗前,他穿着一身白色的丝质睡袍,脸上和露出的皮肤部位都通红一片,身上传来一股浓浓的药味。

    陆寻听见自己说道:“抱歉,我不知道你对芒果过敏。”

    狄野笑道:“是我自己贪吃,以为吃个布丁应该没问题。”

    陆寻看见自己坐在他身边陪着他一起看海。

    狄野静静的看着海,即使脸上长了红疹,也丝毫没有影响到他那瞩目的容貌和身上惊人的魅力。

    狄野身上痒得睡不着觉,陆寻真的坐在窗边看了一夜的海,陆寻看见自己坚持陪着他,后半夜的时候他困的不行,迷迷糊糊倒在了狄野的肩膀上。

    狄野垂眸看他,眼神复杂,脸上戴着的那副面具终于破裂出一道缝隙。

    陆寻不知道此刻自己应该作何感想,他看着狄野将他抱上床,仔细又温柔的给他脱下衣服盖上被子。

    陆寻心中隐隐有些酸涩,他爱的这个人就是这样,该狠心的时候总是狠不下心,一次又一次没有底线的温柔让他沉溺在美好的假相里,慢慢的摧毁着他的理智和忍耐,让他变得越来越来贪心。

    只要人,又怎么能够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