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一 偿债(十一)
    苏州沈家最近的气氛有些压抑。

    因为,沈家的少爷不过是去湖州办了趟差事,竟娶了位夫人!

    沈老爷没有娶妻,也没有儿女,沈少爷是他的养子。沈老爷这几年亲自带着沈少爷做生意、应酬,还逐渐把家业都移交给了沈少爷。

    对亲生儿子也不过如此。

    在汉人的礼法里,姻缘大事奉行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沈少爷径行娶妻,显然是没有把沈老爷当父亲敬重,可想而知沈老爷有多失落。

    沈府的下人们自然也都对那位少夫人没什么好感。

    少夫人还没回苏州,他们就已经把她的情况打听得清清楚楚的了。

    她虽然姓“容”,其实只是湖州孙家一个寄人篱下的孤女,因为沈家和容家的关系,沈府的人都知道孙家那位当家太太的来历。他们觉得,肯定是孙太太调教出了一个小心机女,设计勾上了他们少爷,赖着做了正房太太!

    沈府下人们的心都要碎了。

    他们家少爷,那么好的样貌气度,敏慧沉稳,这几年多少人家对沈老爷提出有意结亲,老爷都没有应,只推说不急,不曾想,就这么便宜了小心机女!

    等到少爷一行回府的那天,沈府众人终于见到了小心机女。

    是少爷亲自扶她下的马车,众人看清她的样貌后,都觉得很诧异,甚至于震撼。

    小心机女长得太好看了!

    众人还是头一回看到,有人站在少爷身边毫不逊色的……

    容家的女孩子都那么好看的吗?

    而且,少夫人行走间、以及向老爷行礼的时候,端庄又优雅,和贵女们比起来也不差。

    看脸的当场就倒戈了,觉得少爷和少夫人那就是天作之合。

    余下的在和少夫人接触过以后,也都被她和风细雨的性子折服了。

    老爷和少爷虽然对他们也都不错,但毕竟都是男子,不可能笑着对她们说话,也不会细致地关心她们,或是惊喜地称赞她们。

    可是少夫人会呀……

    而且,少夫人还会刺绣、雕刻,还一点架子也没有,不像以前来沈府做客的那些小姐,个个都不会拿正眼看她们。

    总之,沈府的婆子、丫鬟们可太喜欢少夫人了。

    厨娘担心少夫人吃不惯苏州菜,特意向少夫人的陪嫁丫鬟打听了湖州饮食,然后天天换着浇头做干拌面,点心也都是摆的桔红糕之类的。

    浙人喜食粽子、年糕,这个有点难度,厨娘们正在学习。

    至于少爷……

    呵呵……

    反正不论厨房做了什么,少爷都似乎没有什么特别喜欢或不喜欢吃的。

    少爷就是那样一个人,对什么都淡淡的。他继承了沈家的偌大家业,却不在意银钱,他娶了少夫人那样一位稀世美人,也看不出多么属意她。

    沈府的小丫鬟们自然就希望少爷和少夫人的感情更好。

    不久,恰好少爷要去舟山看铺子,众人就你一言、我一语地建议少爷带少夫人同去。

    新婚小夫妻一起出游想想就有意思,而且普陀山求子也十分灵验。

    众人拾柴火焰高,最后少爷果然带着少夫人出行了!

    容遥其实不想给沈恒添麻烦,但捱不过众人的好意,还是出行了。

    沈家的婆子、丫鬟们都对她很好,不是上辈子在青楼里,老鸨那种势利的、有所图的好,也不是这回在孙家,有些古怪的、带着怜悯的好。

    她真心喜欢她们,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常常不用酝酿就能笑出来。

    可惜,她不能一直呆在沈家……

    毕竟旁人不知道,她自己却知道,孙大少爷把她送给沈恒后,沈恒是念着昔日之恩才娶的她。

    他知恩图报,她却不能耽误他一辈子。

    所以在普陀山上,容遥跪在菩萨座前许愿的时候,虔诚极了。

    出了佛殿,回到休息的房间后,沈恒就问容遥许的什么愿。

    容遥真诚地答道他:“愿你早日遇到心仪的姑娘,然后把我休了。”

    沈恒:……

    沈恒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我问你,是想帮你偿愿。”

    容遥连连摇头:“报恩不必做到这个份上,而且当年救你的主要是穆姑娘他们,我其实没有做什么。”

    沈恒却道:“那是第一次……”

    第一次?

    沈恒接着道:“第二次,是我醒来认清自己的处境后……”

    “我出生的时候,恰孙老爷出了事,有很多人说我克父,还说了一些别的不好听的话……”

    “我懂事以后,听了那些话很难过,她总是开解我不必理会那些话……”

    “我曾真心把她当母亲,想多学本事、快些长大,帮她分担。”

    “所以,我醒来后,知道是她给我喂的毒,我就想,把这条命还给她便是!”

    容遥是一个情感迟钝的人,可她听着这些话也觉得难受极了,沈恒的神情却很平静。

    慈母亲手喂毒,过往皆是假象。

    当年他不过十岁。

    这些年,他是怎么过来的?

    容遥很想安慰他几句,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沈恒倒反过来安慰起了她:“你不必替我难过。”

    “我早已不在意她了。”

    “但是,在我刚醒来、不想活了的时候,是姜夫人对我说,你还在孙家……”

    “我才活下来的……总不能欠着一个小姑娘的恩情。”

    “这便是,你第二次救我。”

    容遥有些愣愣的。

    这样啊……

    她坦然对沈恒道:“可是,这和我许的愿并不矛盾。”

    她的愿景……

    能重活一回,安安稳稳地长大,还学了门能养活自己的手艺,她已经很知足、很感恩了。

    她别无所求,惟愿菩萨能保佑他一世安然,得偿所愿。

    他幼时的经历很坎坷,能有今天也很不容易。

    所以余生,她希望他能过得平顺喜乐。

    容遥看着沈恒道:“你想对我报恩……”

    “而我希望,你能随心所欲,做想做的事情,去想去的地方,自由而快乐。”

    自由,是她两辈子都没有的,快乐,是她不曾体会过的,这是她心中最美好的愿景。

    送给他……

    后来,沈恒出门行商时总是带着容遥。

    哒哒的马蹄声里,她看到了塞北的雪,南疆的苍山洱海,还有浩瀚的黄沙、富丽的楼兰。

    在镇北王府赫赫有名的燕云台上,举起盛着葡萄酒的琉璃杯,举杯敬月光。

    在京都城熙攘的车水马龙里,被这世上她唯一在意的人拥在怀中,看漫天绚烂烟火。

    菩萨再一次庇佑了她。

    容遥特意再去了一次普陀山,还愿。

    这天夜里,她做了个梦。

    起先是有个女童被洪水冲走了,洪水滔天,没有人顾得上她,她转瞬就被冲出很远。

    容遥觉得那个女童大概凶多吉少,这时有个青年出现了,他被官员乡绅们簇拥着,似乎是来视察水情的。

    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亲自下水救起了那个女童。

    后来,洪水退了,他命地方官带领民众修水利,年年大雨,那里再也没有发过洪水。

    他也就没有再去过那个地方。

    女童心底的感念,就始终未能说出口。

    后来,梦中的场景变了,似乎是那个青年人到中年的模样,画面里,他在和一个男童一起吃饭,那男童大约是他的儿子,很亲近他的样子,他看着也很喜欢那个孩子,亲手给他盛了碗汤。

    男童喝了汤,不久就悄无声息地倒在了桌上。

    他平静地给孩子办了丧事。

    容遥醒来后,很快就忘记了这场梦。

    人这一生的际遇里,有报恩也有偿债,恩恩怨怨、因因果果,又如何轻易参得透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