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战国末年
    土城之外的一处荒山之中,在一个空旷洞府里安静打坐的陈安猛然睁开双眼,眼中精光一闪,便明白了前尘后事。

    这是曾经在战国末年存在过的陈安,当时间流转,陈安去往未来,此世的他就变成了一道空洞的印记,永远铭刻在当下。

    对于清净天道主来说,如果不是有着特殊的深意非得留下印记,其实并没有必要刻意留下一些显眼可见的印记。

    这对道主本身非但没有什么帮助,还容易被有心人窥破跟脚。

    只是时光长河隽永不息,但凡走过必留痕迹,就如凡人涉水一样,除非事后收回,否则真没有什么好办法保持不留痕迹。

    所以很多时候,清净道主都不会轻易“涉水”,就算真的需要到世俗行走,也会注意回收印记。

    这也导致了诸天万界大罗天尊高高在上,清净道主却少有现身的情况。

    陈安逼不得已,涉水而过,自无空闲回收印记,不过他也不准备回收,他对此界有着念想,外放印记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想着收回。

    便看此刻,有着这印记的存在,他就可以以之为目标,精准地定位一个时间点,降临到这个印记之上。

    回收了这印记,陈安站起身来,第一时间走出山洞,去观看天象,以此校准时间。

    天道运转自有规律,这在普通人眼中自然没什么不对,可清净道主一眼万年,自然可以明白自身所在。

    很快他就得到了一个准确的时间点——公元前312年九月深秋。

    尽管后世记述的历史有差,并不能肯定邹衍这个印记的生卒年月,但也可以大致确定在当前时间点上,对方应该正值少年时期。

    根据古籍记载,少年时期的邹衍就读于稷下学宫,这一下等于时间地点都有了,想要尽快找到对方消除邹衍这一印记自然不难。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得确定一下自己所在方位,才能找寻道路,直往齐国临淄的稷下学宫。

    当初陈安度世之时,只想找个偏僻的地方窝着,以躲避邹衍的寻找,可还真没想过会还回来掘邹衍的后院。

    此时他真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

    但这却也不是什么难事,方才“来”时,见远处有一土城,到那里问了自然有人能够知晓。

    当然,一眼万年直接一看最是容易,想来立刻就能知道怎么能够去往临淄。

    但如非迫不得已,陈安并不想随意显露属于道主的位格。

    须知他每一次显露道主位格都有一定的风险暴露自身,引来邹衍的觊觎。

    好不容易搞了个全民飞升的壮举,一次搅浑了整个时光长河,让邹衍疲于奔命,没有目标,又哪里能干这种自曝其短的事情。

    要知道,清净天道主想要逆转时空回到过去,其实根本不必去回溯时光逆流而上。

    道主的本质乃是半个宇宙,比区区世界不知道大的多少倍,完全可以让一方世界围绕自己旋转,倒退回过往时光。

    哪怕是常阳世界这一有着洪荒本质的存在也不例外。

    他现在像个普通人一样伏低做小,偷偷穿越,完全就是为了掩藏踪迹。若是时时大张旗鼓的一眼万年,策动天地,岂不是脑残至极。

    所以对于这种动动腿,张张口就能做到的事情,自然不必轻易动用神通。

    于是他脚步一转,便向山下土城而去。

    这个时代自然没有什么旅游景点之说,各处荒山未经开发,甚或连山路都没有。

    陈安这一路下山,根本没有道路落脚,全靠他本领高强,轻功绝世。

    说起来,比之后世下山还要轻松不少。

    这其中自然有摆脱黄旭那个肥硕身体的原因,更主要的还是上古先秦之时,常阳世界中世界之力的压制还并没有太过强烈。

    在这里他几乎能爆发出接近轮回四级的力量,也就是元灵武者的实力。

    在大乾,若有玄器护身,这等实力都能飞天遁地,何况眼下只是赶赶山路。

    山行六七十里,终于下得山来,看见了那土城轮廓,又行数里,才到那土城近前。

    陈安本着谨慎的态度,并没有贸然做什么,而是先走进那土城之中,往集市绕了一圈,欲要学会了此地的语言,再行方便。

    可这土城看着不小,实际上内里人口却是不多,几乎是十室九空,剩下的人总共加起来估计也就百十号,偌大的集市冷冷清清。

    偶有生人来往,也是面色麻木,如行尸走肉一般,相互之间更是全无交流。

    至于造成土城这般模样的原因其实也不用追查,只看着那土墙上纵横交错的劈砍痕迹,以及部分干涸的猩红斑点也能知道。

    陈安心中郁闷,莫名的想起了那句乱世人不如太平犬的说法。

    不过他现在也没有什么仁慈怜悯,或者打算放过这群可怜人的想法。

    此处看似与齐地不近,在不变方向,不知道路的情况,还不知道何年何月能摸到目标所在。

    而若再找人询问,也不知道到何处去寻,方才他穿入这片时空时,百里方圆可没见到有什么大城所在。

    因此,陈安硬起心肠,找到了一个看起来衣着不错的士人,一棒子敲晕,拖到了没人处。

    陈安也不需要知道确切的地点,只要能够得知此地究竟在临淄的哪个方位,他就有把握根据后世看来的一些资料,一路找到齐地去。

    可就在他刚刚把这倒霉鬼拖到一间空旷院落中,打了一盆水,准备将其弄醒,细细询问时,突然之间四周锣鼓大作,无数人撕心裂肺的呼喊着,似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陈安吓了一跳,心道:莫非这个看着倒霉的家伙还是什么重要人物,他失踪竟然引起了全城的暴动。可看样子不像啊,衣服或许穿的好点,但也是破破烂烂,皮肤也是粗糙,完全没有细皮嫩肉的上等人模样。

    疑惑中,陈安伸手往端着的水盆中一抚,满是清水的水盆中,立时呈现出一副景象——无数披甲兵士端着长枪大戟自城门一拥而入,见人就砍杀,见东西就抢夺。

    这只是个镜中显影的小手段,不算神异,即便没有超凡之力,准备恰当利用科学的方法也能使用,比如后世的望远镜。

    其实在后世,由于世界之力的压制,绝对的末法末运,就是这小手段,陈安都施展不出,最多只能看着技击之术达到轮回二级左右的层次。

    但在此时,末法末运的规矩还不算严格,虽然依旧被压制在超凡四级以下,但只要一线超凡,哪怕仅是轮回一级,陈安也总能使用出一些看起来很神奇的手段。

    这也颇有几分后世民俗传说中的术士能为了。

    看着那不断涌入的兵士,陈安还有些发懵,怎么刚感叹了一句乱世,这就打起来了。

    一时之间,他也没了想法,干脆丢了手下这倒霉蛋,跟着城中最大的一波逃难人群,疯狂逃窜。

    其实这只是一个小城,入城的兵士也不过五六百人,以陈安的能为就是将这些家伙统统都打杀了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刚到此地就如此高调,实在不是陈安的风格,于是干脆跟着逃难的人群离开,再图后计。

    他想离开自然也没有什么人能阻止得了,甚至往往还没见到他的人,就被他轻易的避开了,让他顺顺利利的汇入最大的逃难队伍中。

    一路仓惶,陈安跟着人群又回到了山里,不禁感觉十分无语,早知道有这一茬事情在就不下山了,在山上等着多好。

    回想当初他隐居在这片山林中时,的确时常能听到山下的嘈杂,那时心里并没有当一回事,却不想竟是这个因由。

    逃难的人在城中时面色麻木,逃亡时仓皇无助,现在境况暂且安全了下来,不禁有心交流了起来,或相互哭诉,或抱怨崩溃,或互相指责,原本寂静的山林一时之间变得热闹非凡。

    这一下几乎不用陈安去打听,就弄清楚了自己所在之处。

    公元前314年,田齐伐燕,燕国差点因此而灭,尽管其国祚最后还是存续了下来,可大片国土沦陷。燕人坚韧,即便是在沦陷地区也从未停止过反抗,奈何齐军强悍,镇压不断。

    当下是公元前312年,燕国大片国土还是齐国手中,在这些沦陷区小规模的战乱依旧不断。

    山下的土城听他们说是一个叫石山的地方,只是这里在后世的一些资料上并没有相关的记载,大概位置应该在后世的滦河、碣石山附近,距离临淄倒是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

    搞清楚了方位之后,陈安也没再有那个闲情逸致去扮难民,见这些人开始挖树根剥树皮吃,陈安便转身离开,再次往山下而去。

    他的离开并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就如他加入进来时一样。

    这一次他心中有了警惕,便总能提前发现前路的不妥,提前避开,倒是再也没有遇到战乱之事,只是一路翻山越岭,速度却也快不起来。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在这个时代连一条好路都没有。

    也幸好他带着十万人一起穿越,彻底搅乱了那片时空,拖住了邹衍,否则就赶路这点时间都足够邹衍回来弄他好几次的。

    就这么连行六七天,他终于进入了齐国境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