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第21章 主动
    许嬷嬷笑眯眯的看着兰妱,道:“兰夫人,大人前日已经向陛下递了折子,为兰夫人请封诰命,兰夫人以后就是我们大人正式的夫人了。陛下已经准了折子,现在礼部正在依礼为夫人准备诰书,想来就算年前赶不及,明年初夫人也必能拿到诰书了。”

    兰妱惊住。

    诰命,诰书?

    她,她不过就是一个妾侍,说是侧室,不过是说着好听罢了,就是那日她驳斥周宝薇,也不过就是打打嘴仗,心里其实并不曾妄想。当年她被接进太傅府,被嬷嬷“教导”着,就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样的命了,不过是挣扎着,哪怕是那样的命也想要努力得到更多的尊严和自由罢了。

    可是......

    他竟然为她请封了。

    虽然她知道郑愈这般做,应当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而不是为了她。大概是他需要自己有这么个身份去拒绝南平侯府的亲事,拒绝他祖母大长公主施加的压力吧,或许还有朝堂上立场的考虑,但兰妱心里还是很有些感动。

    她不是不知感恩之人。

    她知道外面那些流言看似坏的是周宝薇的名声,但实际于她才可能是真正的催命符,因为那些流言,大长公主和南平侯府必定十分恼怒,尤其是大长公主,她是郑愈的祖母,她这样一个背着狐媚之名的妾侍,她完全可以趁他不在的时候,想怎么处置她就怎么处置了她。

    但现在,他为她请封,她再不是可以随便轻侮,随便打杀的妾侍,所有事情都不一样了。

    饶是兰妱素来冷静,此时鼻子和眼睛也都有些酸意。

    ***

    其实这些日子以来她甚至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

    因为自那日从大长公主府回来,接着近一个多月以来,郑愈都再未踏进她的院子,两人连面都没再见过一次。

    起初她也并未在意,因为他之前早就跟她说过,他不会常过来。所以她还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可是一直到快年底一个多月他都未再出现,她到底还是有些忐忑起来。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之时他情绪有些不对她是察觉到一些的,但她觉得那是因为大长公主的缘故,跟她没什么关系。可是,跟她有没有关系也好,现实就是,外面都是她狐媚的流言,而他却像是把她放在内院给忘了。

    这于她的处境可不是什么好事,虽然后院里许嬷嬷等人对她也没半点轻慢,许嬷嬷甚至言称自己年迈,逐渐把内院,还有她手头上管着的几个产业都转交给了兰妱打理,道这是大人的意思。

    但一直不见他的人影总还是让她有些不安。

    ***

    原来他只是外表和言语冷漠。

    兰妱叹了口气。

    她从来不是没心没肺,自私冷血之人。她初时只觉得他生性冷漠,言辞太过毒辣,就好像他的那把青锋剑那般冷硬锋利,虽无坚不摧却让人远远看着都胆寒,可是不过是短短相处几次,忽略他的冷言冷语,她竟然觉得......其实他也挺可怜的。

    想到这干干净净的内院,想到他送自己的雪狐裘衣,送自己的暖玉,还有,现在听到的,竟然为自己请封,才发现他的冰冷可能不过都只是一张外壳了。再想到他那时对自己的“直接”,她明明感觉到他的欲-望,可是自己只是一时不能适应,他便克制了自己抽回了身......

    其实他是一个还不错的人吧。用冷漠包裹着,内心对人其实很周到。

    她觉得,虽然她被养在兰府,失去了自由,但和他相比,她的遭遇好像简直都不足一提了。他虽然那么多亲人,但却都是掺着刀子相处的亲人,他不变成这样,怕是早就不知骨头都被埋在何处了。

    她觉得她应该待他更好些的。

    毕竟现在他是她的夫君,她和他是一家人了。

    ***

    许嬷嬷看见兰妱眉眼温柔心情也很好。

    自家大人好不容易娶了个女人回来,结果却又将她忘在了后院,恢复了不近女色的生活,许嬷嬷这一个多月以来都表示十分担忧,现在看到大人还是把兰夫人放在心上的,她这忧虑总算缓了缓。

    她以前是盼着大人娶妻,现在大人为兰妱请封了,以后可能再难娶正妻她也知道。

    但大长公主府那边的意思,外面的纷杂流言她都是知道的。

    与其娶那周三姑娘,还不若先册封了兰夫人。

    这一个多月以来和兰妱相处,她还是很喜欢兰妱性情的。

    她看着兰妱慈声劝道:“兰夫人,大人自小就是个外冷内热的,只会做不会说。但他对夫人的心,夫人也看到了,老奴看着大人长大,从来也没见他对别的女子动过一丝一毫的心,夫人,您可千万别辜负大人。”

    没对别的女子动过一丝一毫的心,那他为了亡妻多年不娶是怎么回事?

    兰妱心里划过诧异,但这些陈年旧事,她自然绝口不会去提去问。

    许嬷嬷还在继续道,“至于这段时间大人没来看望夫人,夫人也别误会。其实每年到年底,大人公事都特别繁忙,每日里几乎都睡不足够两个时辰。以前大人身边没人也就罢了,现在有了夫人,夫人也当时常去外院书房看看,劝劝大人,公事重要,但也总要顾惜些身体。”

    又道,“夫人不是会做不少药膳吗?有空也可以做些药膳去给大人补补身体,”

    她的目光落到一旁长榻上一对就快完成的黑色皮毛靴子,笑道,“我听说这段日子夫人帮大人缝制了了不少的衣裳,还特地缝了这对保暖的靴子,夫人既然这般惦记着大人,做好了,为何不直接送去给大人?现在雪天天寒,大人正是需要这些的时候。”

    兰妱低头,状似有些害羞,细细的“嗯”了声,道:“多谢嬷嬷,待我做好了,就去寻大人。”

    这都快过年了,就去看看他吧。不管怎么样,就是为了请封一事,她也该亲自去谢谢他的。

    他的伤现在应该也痊愈了吧。

    她知道,他可能没那么喜欢自己,但过日子,也不一定需要那么多的喜欢。内院的事也好,外面的事也罢,她都会尽心尽力的帮他,相处久了,自然就有感情了。

    她所求的就是这样,一个安稳的,能安下心的生活而已。而显然,他待她,给她的,已经比她所期待的,已经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不过她又想起另一件事,遂对许嬷嬷道:“嬷嬷,我以前的丫鬟冬枝在庄子上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既然大人已经帮我请封,年底和开年可能事情都会比较多,那丫头我也使惯了,不若就将她叫回来了吧。”

    许嬷嬷笑道:“只要夫人觉得好用,自然可以叫回来,老奴一会儿就让人去庄子上接她。”

    翌日,兰妱便去了外院书房。

    她知道最近郑愈每日办公很晚才会回来,但回来的再晚也好,他却都会回来后才在外院用晚膳,所以她便特地命人备了晚膳,顶着大雪去了外院等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