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1章 雌性他靡颜腻理(4)
    一只手穿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而另外一只手则朝他伸了过来, 戚墨看不到那个地方有什么东西, 却将手搭了上去跟着他的步伐走了过去。

    明明看不到任何的东西,戚墨却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穿过了什么一样。

    林曜在知道他能够穿过去以后松了口气, 拉着他整个人迈向了另外一个世界, 只是在他们要跨过去的时候,却听到了身后雄狮的怒吼声。

    “站住”那雄狮的吼声中带着害怕。

    师刁真的吓坏了,他远远的看到林曜他们消失在两棵树之间,而他跳过去的时候却只能从那里穿过, 就好像只是从两棵树之间越了过去一样。

    那两道身影完全消失不见, 他可能一辈子都无法见到他了, 师刁的尾巴垂落了下去。

    林曜本来看着那狮子扑了过来,还以为在他们穿过来以后那头狮子会一起跟着越过来,可是等到他看到那扇光门开始影影绰绰的时候, 却发现仍然没有师刁任何的踪迹。

    单手握住戚墨的手, 林曜的身体再度探进了光门, 他朝着在原地反反复复试着跳跃的狮子招了招手道“师刁, 过来, 我带你到我的世界来。”

    兽人看不到那扇门, 甚至没有他的牵引就无法通过,而只要他过来就会一切顺利。

    本来消失不见得小雌性突然出现, 缠着他伸出了那只白皙到剔透的手, 师刁几乎是下意识的将自己的前爪搭了上去, 顺着那只手的牵引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戚墨本来不解林曜为什么要再过去一次, 当他再度看到师刁的身影时却愣了一下,可当他想要询问什么的时候,手掌却被林曜捏了一下。

    师刁看着戚墨的眼神同样有些不善,但是小雌性将他带了过来,是不是有可能对他也有感情怀揣着这样的念想,师刁张口道“雌性,这就是你的世界么跟我回去部落。”

    “师刁,”林曜朝他笑了笑,聚拢了正午所有的光芒,“给你一个忠告,在我的世界里面不要变成人,否则你将会被我带过去的那样的刀子完全的肢解,再见。”

    林曜拉着戚墨转身就走,师刁想要跟上来,却见那看似纤细的雌性将戚墨单手负在了肩头,像是一只小鸟一样在树枝上踩踏着飞走了。

    师刁的嘴在一瞬间张到了最大,他想要去追,可是不熟悉的路径和茂密的丛林却遮挡了他所有的视线,直到失去了两个人的身影。

    冯可的家庭只能算是小康,但是林曜回来的时候顺手将身份证和手机都记得带上了,虽然他们刚才山林里面出去的时候样子有些诡异,但是因为两个人格外漂亮的容貌和金钱攻势下,他们在山脚下的一个宾馆暂且安顿了下来。

    确定了日期以后,林曜知道自己算是失踪了好几个月,在看到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寻人启事后他给家里挂了个电话。

    寻人启事之所以铺天盖地并不是因为父母找寻时候做的宣传有多么的的广,而是因为那张即使接近于证件照的照片也漂亮到了不可思议。

    原身属于大学毕业出去旅游的,毕业了以后自然不能靠家里养,林曜本来还在考虑要做什么工作能够来钱快,现在却是找到了途径。

    娱乐圈那种地方要么有才华,要么看脸蛋,要么有后台,或许别人进去以后需要兢兢业业,但是他却可以只凭着这张脸刷爆那些所谓的热度。

    在给父母说好了什么时候回去以后,林曜又拨通了一则电话“您好,我们旅游的时候在山林里面发现了一头巨大的狮子,这么很可怕,拼命逃才没有被抓到,建议你们进山追捕的时候带好工具呢。”

    他在了消息以后挂断了电话,在这个现世之中,这片山林虽然很深,但是供人旅游是不存在凶猛的野兽的,师刁刚开始也不会伤害人类,但是当他长久的待在这里,很多的意外就会发生,与其等那些事情发生以后再由相关人员进行逮捕,还不如现在就送他去他该去的地方。

    那个世界的规则是那样,所以冯可只能被关在一个地方抑郁而死,这个世界的规则是这样,所以那样凶猛的野兽当然不能放归山林,秉持着保护灭绝的选择也得将他关进动物园里面去,而如果他要是不听他的劝告变成了人形,以后的事情就不关他的事情了。

    林曜没有着急回去,他选择先将戚墨的形象打理一番,确保日后即使师刁被人类发现了,戚墨也不会露出什么端倪。

    戚墨变化的时候是能够将身上覆盖的皮毛褪去的,高大健美的身躯穿上笔挺的服装虽然本人穿起来有几分的束缚和别扭,但是林曜却委实惊叹他的俊美。

    或许带着些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感觉,林曜拉住了他亲手系上去的领带,让男人弯下腰来直接吻住。

    戚墨本来还在纠结于衣服,现在却是顾不得衣服,只想将怀里的人整个揉捏到身体里面去。

    “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变成兽型,否则会被人类抓住解剖,以我目前的能力可能救不了你,”林曜掰着他的手指一条又一条的给戚墨叮嘱道,“在没有学会我们这边的语言之前,不能开口说话,否则会被当做异端,可以吻我,但是目前先不要在大庭广众下之下。”

    或许因为这个任务世界连雌性都能够生孩子的缘故,现世的世界同性婚姻法也是存在的,比起上个世界他和周慎还得飞去国外结婚来比,这里真的宽松大度的多了。

    他倒是不在意进入娱乐圈之前就暴露自己的性向和恋人,但是在戚墨还没有学会人类基本的常识之前,最好先不要暴露于人前比较好。

    戚墨对于这个世界还陌生的很,林曜说什么他都认真的听从,比起狼来说,他看起来更像是一条忠犬。

    但是狼对于伴侣的忠诚却是狗比不上的,他的大狼认定了一个人,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会是他一个人。

    在确定没有什么遗漏的以后,林曜带着戚墨回到了他原本待着的城市,将戚墨安顿在了酒店以后,林曜回到家的时候果然又被数落了一顿。

    比起失踪的理由,林曜直接编造了他从那里出来以后又去了别的地方自由行,手机掉进了下水道玩疯了忘记联系这样的理由,一对疼爱儿子的父母虽然一通的埋怨,但是眼中的高兴却是实打实的。

    而因为林曜这张脸的缘故,各路经纪人前来拜访的速度比他想象的似乎更快了一些。

    只是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面对那样天花乱坠的吹捧可能会受不了诱惑将自己搭进去,只是他的阅历可能比这些经纪人所有人的年龄加起来还要深厚,而在他自己的条件提出以后,之前还恨不得将他立刻抱回公司的经纪人们纷纷沉默了下去。

    只有一位穿着普通的休闲服,戴着一副黑框墨镜的经纪人看着林曜道“严格来说,您这样要求自由的条件有些苛刻,但是如果是你的话,倒也不是不能够接受,但是如果你无法创造你所承诺的价值,那么附加条件就会生效,之后的行程也会由我们来给你安排。”

    “没问题,”林曜勾了一下唇答应了那样的条件。

    他的条件的确是有些苛刻,要求自由的时间,要求每年接活动的数量和剧本由自己来定,这样的条件大概只能放在那些已经屹立再娱乐圈顶端的人头上,作为他这样刚刚进入的新人提出那样的条件简直是在自断前程。

    但他也并非一定要进去娱乐圈,各行各业他能挑选的太多,这个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签约金并不高,几万的收入却是足够林曜给自己单独租赁一个地方,然后将戚墨安顿了进去。

    “你要去工作,我能帮上什么忙么”戚墨对着这个世界的陌生正在逐渐的消退,他不是胆怯的人,只是这个世界太大,他在还没有弄明白那些通讯工具之前总是很难找到林曜的踪影,这才是他不安的根源。

    “嗯,你能帮上忙,”林曜将一本厚厚的新华字典摆在了他的面前道,“你的任务就是将这上面所有的字认全,拼音已经教给你了,加油。”

    戚墨“”

    林曜看着他有些呆的狼眸,将旁边的手机放在了他的手中道“我抽空的时候会给你打电话,等你学会了我教给你的东西,不会被别人怀疑的时候,我们就能够一直待在一起了。”

    这样的前景对于戚墨来说美好至极,他学习的能力仿佛先天而生的强悍,而为了那样的前景,他更是愿意付出全部的努力。

    林曜的工作很忙碌,很少有新人会在刚开始的忙碌成他这个样子,但是那部高质量的剧本和节目的录制都在诠释着公司对于他未来的期许。

    那样一张脸就足以在在那个看脸的娱乐圈中登顶,更别说他好像拥有着各种各样的才能。

    剧本是武侠剧,男扮女装是最考验男演员颜值和最容易引起观众兴奋点的一种方式。

    无数的男明星装扮过女生,那些脸借着化妆或者图的方式或许可以磨去男性过于刚硬的轮廓,可是男人的骨架和女性的骨架有着本质的区别,因此很多的男扮女装只能露脸。

    可是当林曜的新剧上来的时候,就仿佛在一夜之间引爆了所有的热度一样,一颦一笑,虽然是有些老套的剧情,但是凭借着出色的演技和碾压女主的样貌让他的粉丝数量飞速的翻涨了起来。

    而在他扮演女性的一幕出现的时候,就好像将所有人的心牢牢抓住一样,十分合身的女装勾勒出漂亮至极的腰身,长发泼墨,当那面纱落下,那双眸在电视的镜头前拉近,脉脉含情的双眸带着笑意和那若有似无的媚意轻轻眨动时,不需要配角的痴情配合,观众就能够了悟到倾城绝色拨动帝王心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一部剧大爆对于一个明星来说并不奇怪,只是林曜的热度却火的几乎直接登顶,这样的强势踏入,随后的邀约几乎能够将他的桌面给埋了。

    而当他在综艺之中展露了一手过硬的书法,又在一季特邀的真人秀之中快速处理了被毒蛇咬伤的伤口之后,之前那些花瓶的言论也有些销声匿迹了。

    经纪人一边庆幸着他们凭借着当初那份合同将人挖到了他们公司,一边又在看着那些合同的条款痛心疾首,恨不得将附加条件撕了好让这个人多接几部剧。

    “先接这部电影,”林曜到底是打算在这个圈子里面混的,只是电视剧这种拍摄期间太长又费功夫,他一开始的目标就是电影圈。

    “好,”经纪人倒是无所谓,别人还在看脸的时候,那些专业的人已经看到了青年展露出来的演技。

    虽然凭借这张脸他不需要什么演技就能够带动票房,因为这张脸即使在电影那样的画面之中也不会有任何的瑕疵,但是有演技真是让人喜出望外加痛心疾首了。

    “你真的不考虑将签约时间延长么”经纪人又一次询问道。

    这简直就是一棵巨大的摇钱树,不需要狠劲摇,只需要轻轻的摇一摇,上面的钱就哗啦啦的往下掉。

    然而摇钱树他们只能够拥有五年,真是让人痛心疾首。

    “不,所以有什么新人想让我带,尽管开口别客气,”林曜神色淡淡的道。

    知遇之恩他还是懂得回报一二的。

    林曜这边红的如火如荼的情况下,戚墨这边的语言因为无限的主动已经学的七七八八,甚至于连带着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网络和手机也能够玩的相当的流畅。

    只是当他接触到这个世界的全面时,也意识到了林曜有多么的受别人的欢迎。

    无数的评论刷新着,人们喜欢着他的外貌,也称颂着他的演技,更因为他的多才多艺惊讶不已。

    他展露书法的画面下。

    “这是一个明明能够成为书法家却偏偏做了明星的男人。”

    “连书法协会的会长都在称赞什么的,为什么男神这么逆天。”

    “我不管,我要给他生猴子”

    他展露医学的时候。

    “据说男神受到了国家研究院的邀请”

    “真凭实据的高学历,一篇论文打倒他们所有的研究”

    “明明能够靠脸吃饭,偏偏要靠才华什么的。”

    “我不管,我要给他生猴子”

    那些评论诠释着他们对于青年的喜爱,那样的喜爱将他推到了一个极高的位置,这样的差距让戚墨偶尔会想要将他拉下来,拉回那个别人看不见他的兽世之中,只让他待在自己一个人的怀中。

    他应该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不是么

    林曜的公司不会给他安排潜规则,公司的实力足以抵挡那些势力倾轧,但是暗的不行,却不代表不能来明的。

    网络之上与林曜共进晚餐的价格在不断的翻涨着,无数人拼尽全力的追逐,可是那个青年始终没有对任何的人动心。

    “你真的很令人心动,”对面签着合同的男人看着林曜的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痴迷,“真的不能答应我的追求么我会倾尽一生来爱你。”

    对面的男人眼窝深邃,高大挺拔的身躯看起来英俊极了,作为林曜下一部剧的导演,这样的外在条件或许可以让他在别的艺人那里受到追捧,但是在林曜这里只有拒绝。

    “我有爱人了,”林曜看着他笑道,“很抱歉。”

    “我可以问一下是谁么”对面的男人看着他说道,那样绝顶的美色不应该展露于人世,偏偏他出现了,还那样强势的将所有的光芒聚拢在了他的身上,引得无数人前仆后继的追逐,偏偏他的心属于了一个他们都不知道的人。

    “很快你们就知道了,”林曜将合同合上起身道,“再见。”

    他转身就走,身后的男人在他的背后说道“你不怕我在你拍戏的时候使坏么我有那个能力。”

    林曜的脚步停顿了一下道“虽然我很喜欢这个剧本,但是违约金我也支付的起,如果威胁我的话,不用我动手,那些排着队追逐的人会在我还没有动手之前将你解决掉。”

    他连头都没有回就那样直接离开,只留下年轻俊美的导演在原地叹了一口气。

    林曜的房子已经换了好几次,越换越豪华,而如今的居所是他自己买下来的。

    随着第一部电影的大爆,所有的人见识到了他恐怖的票房号召力,而第二部他直接自己投资,更是赚的所有人都眼红不已。

    买下这样的豪宅本来还被人议论纷纷他会不会是被包养了,但是当年度收入出来的时候,所有人才明白这样的财富来源于哪里。

    林曜进了家门的时候屋子里面正放着电视,穿着家居服的高大男人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些不断变化的画面,瞳孔里面的光线明灭变化着。

    这里的一切都很舒适,可是男人的面孔上却没有丝毫的喜悦。

    林曜走过去摸了摸他银灰色的发,坐在了他的怀里道“在看什么”

    电视上熟悉的画面一闪而逝,林曜在看到自己的脸时唇线轻轻勾起“又在看我,这么无聊的剧看那么多遍不无聊么”

    “想你了,”戚墨的声音低沉雌性中透着那丝永远掩盖不去的野性,只是今天林曜却从中听到了一抹淡淡的落寞,他紧紧的将林曜抱在怀里,就像抱着他的全世界一样。

    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咬上了林曜的脖颈,展露着他的热情,他比以往哪次都狠,就好像要生生将怀里的人做晕一样。

    从沙发上到楼梯上,那双有力的手臂支撑着上了旋转的楼梯,又在那张大海床上要了无数次。

    林曜搂着他的脖颈却任由他施为,等到一切风雨收歇的时候已经陷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之中。

    戚墨看着怀里的人在那唇上闻了闻,银灰色的狼眸在那样的深夜之中有些昏暗,他的宝贝已经昏迷了,这样软着的姿态他可以将他带回兽世之中,然后不让他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一生一世都在一起。

    那些爱慕的目光太过于刺眼,那些爱慕的语气让他心痛,所有的忍耐不过是因为他的深爱。

    这样好的机会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诱惑着他赶紧动手,但是那双修长的手还是收了起来,他松开林曜的身体,翻身坐了起来的时候却听到了身后清晰至极的声音。

    “戚墨,你想回兽世么”林曜在问他。

    “我不想,”戚墨仍然像最开始一样,想要待在有他的世界,但是这里的他的力量太过于渺小,那双臂膀甚至无力去拥抱他。

    “可是我想去,”林曜从他的身后坐起,环住了他的背道,“如果我猜想的没错,我们是可以自由往返于两个世界的,我一直在想,你真的是被舍弃的么”

    他的戚墨那么优秀,怎么会有人舍得舍弃他

    “什么意思”戚墨覆上了他的手道。

    “等我的工作结束,我们回去看看好不好”林曜将脸颊贴上了他的背道,“不过在那之前,一个人工作真的好累。”

    戚墨背部的肌肉颤动了一下道“我能帮你什么么”

    “嗯,你的条件去做模特一定会很受欢迎,”林曜将他放在了他的肩膀上,凑在他的耳边道,“但是我想聘请你做我的保镖,全天24小时贴身跟随,遇到邀约或者咸猪手,可以主动拒绝或者选择直接打断,戚墨,你愿意做我的保镖么”

    “你想我跟着你”戚墨拉开了他的手调转了视线过来看着他道,“我知道追你的人里面有很多优秀的”

    “他们都没有你优秀,”林曜看着他的眼睛直言道。

    戚墨的话语顿了一下,那双冰冷的狼眸泛起了丝丝亮光“为什么是我”

    回到了原来的世界,这里的一切都是林曜熟悉的,他优秀惹人追捧,不像他除了一身的武力没有任何的用处。

    “因为你长的好看,”林曜摩挲着他的脸颊回答的迅速,在戚墨的脸色有一瞬间凝固的时候继续说道,“因为是你,所有喜欢你,你不用怀疑什么,也不用对自己抱有疑虑,你只需要知道,我唯一深爱的只有你而已,这个世界上,我最喜欢你。”

    “我也是,”戚墨吻了吻他的额头,“曜,我选择做你的保镖。”

    林曜的身边多了一个银灰色头发的高大男人,那样的外形条件让公司同样垂涎不已,可是男人却坚定的表示他就乐意做林曜的保镖,多少钱都不换。

    经纪人本来以为他是林曜的粉丝,结果在两个人在休息时间热吻的时候,他才知道那就是林曜经常用来拒绝别人的男朋友。

    这个男人的出现引起了轩然大波,粉丝的支持与反对,追求者们的调查,可不管他们怎么人肉,这个男人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然而不管他们怎么想,林曜当众宣布除了他谁都不要。

    “我觉得你可能会被丢臭鸡蛋,”林曜掐着男人俊美的脸道。

    “甘之如饴,”戚墨咬着他的鼻尖,成语用的已经非常的顺溜。

    而随着林曜的火爆,一则生物学界的新闻反而没有那么引人注目了。

    毕竟人类每天都生活在疑似发现了外星人,这种生物可能是外形来物,世界第一巨大的南瓜够多少人吃这样的新闻当中。

    兔子都能比狗大,更何况一头狮子长的巨大化这样的事情。

    “那是师刁,”戚墨一眼认出了新闻上的狮子是谁,“好像被关进了动物园。”

    “他倒是聪明,还知道不能变成人,”林曜微微有些可惜,不过作为被关在动物园里重点看护的生物,他只怕一辈子都很难出来了,如果他胆敢变成人,那些监控就会要了他的命。

    语言不通,他甚至可能不会被当做人类对待。

    “你恨他”戚墨在了解这个世界以后,知道了这是林曜故意施为的后果。

    “冯可恨他,我是林曜,”林曜将自己的名字作为了艺名存在,当师刁已经得到他应有的待遇时,很多事情就没有必要隐瞒了。

    或许对于别人需要隐瞒,但是这个男人却没有必要,林曜跨坐在他的怀里道“其实在你给我喂药之前,这副身体已经死过一次了,我得到他的身体,当然要为他报仇,但我最本质的是为了你”

    他的话不疾不徐,戚墨听的很是认真,只是在所有的解释结束后,他看着林曜道“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他一定会宰了那头狮子。

    “因为告诉你你就会添乱,”林曜抽抽出了他手上的手机道“好了亲爱的,不看那头蠢狮子了,来跟我解释一下那几百个g得gv是怎么回事,明面上是在看的电视,实际上还学会切换画面了嗯”

    戚墨滞了一下,解释道“只是在学习技术,让你更舒服。”

    林曜眯起了眼睛揉着他的耳垂道“那为什么要专门切换画面”

    戚墨银灰色的狼眸中透出了一种纯稚道“真的是很想你。”

    [明明是为自己谋取福利嘛,]系统表示它都能够看透了。

    林曜将它拍到了一边,揉着耳垂的力道加重“说实话,要不然睡书房”

    可就在他威胁的话音落的时候,手里的耳朵消失不见,与此同时戚墨的脑袋上冒出了一对耳朵,为了展露真实,还朝着林曜抖了抖,特别的引人蹂躏。

    林曜深吸了一口气道“这样是没有用的。”

    然后他的腰身就被毛绒绒的尾巴环住了,绝对的光滑舒适,而环着他的男人张开嘴露出了两颗犬牙,轻轻的“嗷呜”了一声。

    林曜“”

    网络文化真的很可怕,把他纯真的大狼都给教坏了。

    “曜曜,”戚墨过来蹭上了他的脖颈,林曜捧起他的脸狠狠的吻上了他的唇,呼吸都带了几分的不稳。

    休息室里面一片的火热,戚墨保持着那样的模样将怀里的人吃了一遍又一遍,至于睡书房什么的更是无从说起。

    系统在小黑屋里面捏了个草莓数上面的籽,感觉有生之年都不会放出去了。

    别人的看法林曜不在意,戚墨更不会在意什么,而在林曜结束一段工作后,两个人包袱款款的在满月之前去了那座山林。

    有人疑似拍到他们的身影,却也只知道他们的大明星一结束工作就跟男朋友出去旅游那种事,简直虐死了一波单身狗。

    他们两个人在正午的光芒之下穿过了那道门,兽世清新的环境让林曜深呼吸一口都觉得肺部好像都整个清理了一遍,一旁的戚墨则脱下了衣服变成了大狼,躬下前肢让他坐在了背上,将那个人和两个巨大的背包负在了背上,十分轻松的朝着山林之中跑去。

    他们没有再去雄狮部落,师刁跟着他们过来,然后再也没有回去,只怕那里的雄狮见到他们绝对不会客气。

    他们来到这个世界是来度假的,虽然也不畏惧于那些人,但是能避免麻烦还是避免麻烦的好。

    而且林曜隐晦的希望能够找到戚墨的家人,或许男人自己不在意,但是林曜对于他曾经被骂废物和被丢弃的事情却有些耿耿于怀,即使只想男人的心中只有她一个人,他也想去了解当年的真相,化解戚墨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郁结。

    兽世的山水远胜现代人类开发的景点,处处带着自然的味道,除了偶尔的不方便,用于度假尚可接受。

    泉水清澈,大概蔚蓝,青绿的山映着绿水,远远看过去像是宝石一样璀璨夺目。

    站在高处,林曜偶尔想起他也跟身边这个人站在远处看过风景,只是这时的心境和那时的心境已经大不相同。

    过去的事情已经发生,他只能尽量弥补过去的遗憾,其实失忆也挺好的,他想让他追逐,那他就主动追逐。

    爱情之中彼此付出,没有谁必须多一点,谁必须少一点的道理,唯心而已。

    一个月他们走过了很多的地方,也遇到了不少的兽人部落,各种各样的兽型都有,却一直没有遇到狼型的部落。

    快要回去的时候林曜隐约有些可惜,却没有想到在他们绕了另外一条路踏进冰原的时候,遇见了居住在这里的雪狼部落。

    他们对于戚墨的到来表露了极致的热情和欢迎,只是在谈到他的父母时却有些惋惜。

    “当年一场雪崩埋了我们的部落,当时只能迁移,当时走的很急,有不少的雪狼被埋在了那场雪崩下面,包括你的父母,”说话的是雪狼部落有些年老的首领,“我们当时以为你们整个被雪吞没了,在雪崩后回去却只找到了你父母的尸体,只想着你太小了可能被卷到了哪里,却没有想到你竟然还活着。”

    “原来是这样,”戚墨冰冷的狼眸中泛起了一丝温柔,“能带我去看看埋葬我父母的地方么”

    “当然,”那名首领看着林曜眼睛亮了一下,“真是一位漂亮的雌性,如果你的父母知道你已经长的这么大了,还拥有了自己的雌性,一定会为你高兴的。”

    很简单的隐藏着冰雪之中的坟冢,多年没有找到的家人就在眼前,戚墨在那里静静站了许久以后带着林曜直接离开了。

    “以后不想回雪狼部落了么”林曜坐在他的背上问道,这样的不告而别对于任何一个部落都是不礼貌的。

    “不去了,”戚墨甩了甩头上落的雪花道,“那里已经没有我留恋的东西了。”

    他告诉父母他过的很好,也告诉他们他今生的挚爱,至于雪狼部落的人们,在经历过现世的法则之后,他隐隐明白有的规则是不一样的,他不想受到那里的管辖,而是想继续跟林曜生活在他想要生活的地方。

    “谢谢你,宝贝,”戚墨在带着林曜回到现世以后跟他道谢道。

    他知道林曜是为了他所以才在不断的寻找着什么。

    “我们之间不用客气,”林曜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道,“你有什么事情也要直接告诉我,我不可能永远能够猜的到你在想什么,但是我愿意为了你的希望去做一些事情。”

    回到现世之中林曜又投入了忙碌之中,或许是他骨子里面就有些闲不住,总是觉得找点儿事做才不会让自己变得那么颓废。

    就在他们回到现世世界的第二天,林曜收到了系统汇报的任务完成的消息。

    [师刁死了]林曜淡淡的询问道。

    他的面前摆放着洗的干净的莓果,红艳艳的挂着水滴,不用他亲自洗,甚至不用他亲自拿,只需要张口就行。

    [死了,宿主想知道他怎么死的么]系统软绵绵的问道。

    [不想,]林曜直接拒绝道。

    动物被关在那样密闭的空间都有些受不了,更何况师刁那样的兽人,或许他是抑郁而死,或许被人发现了经历了什么,可是任务已经完成,种下什么样的因,得出什么样的果,从前谢岐的结局他现在会关心,别人的事情却不值得他放在心上。

    [好的呗,]系统看着那漂亮的莓果有些流口水,[宿主我也想吃]

    [自己去星币商店买这种莓果味的电池吃,你那个抠门老板应该有上新,]林曜以一种不差钱的口吻道,[给你报销。]

    [啊啊啊,宿主爱你爱你,]系统尖叫着宛如一位统妹般去买自己的莓果小电池了。

    而林曜刚刚回神,就感觉到唇上一软,近在咫尺的男人叼着一枚莓果递到了他的口中道“在想什么”

    “在想我们什么去结婚,”林曜搂上了他的脖颈,将那枚莓果纳入口中,然后深深地吻上了男人的唇。

    酸甜的滋味蔓延,却生生让戚墨尝到了宛如蜂蜜一样甜的滋味。

    五年的合约一到,林曜在星光最璀璨的时候激流勇退,不管粉丝如何的挽留,他也只是在所有互动的页面上留下了再见的字眼后挥手离开。

    来的时候轰轰烈烈,走的时候却轻描淡写。

    跟他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个被所有人反对但是一直待在他的身边的男人。

    有人说他们去结婚了,也有人说他们可能去了什么异世界那样的地方。

    就在大家猜测不断的时候,他的主页上放上了一对戴着钻戒的手。

    即使很不情愿,粉丝们仍然不得不承认他们好看的曜曜被那个可恶的吃软饭的男人拐走了,还一拐有可能拐上一辈子的那种。

    有人说他们结婚了说不定哪天就离婚了,毕竟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时间久了就成了亲情。

    而当林曜躺在花丛中间的躺椅上看着这样的言论时,正对上了男人炙热到不行的眼神。

    他扔下了手机环了上去,或许时间久了会有亲情的存在,但是如果深爱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不爱了才会拿所谓的亲情做借口。

    “接下来想做点儿什么”情事过后,戚墨怀抱着林曜在他的耳边问道,他知道怀里的人是闲不下来的那种。

    “嗯,当一名科学家,”林曜整个人都有些懒洋洋的,“研究一些比较有趣的课题。”

    “比方说呢”戚墨问道。

    林曜摩挲了一下唇,贴在他的胸膛上道“比方说男人生孩子的可能性。”

    戚墨愣了一下“你想生”

    林曜摇了摇头道“我不想生。”

    戚墨还想问什么,林曜直接补充了一句道“但是我想让别人生。”

    林曜想做的事情最终还是做成功了,伴随着人造子宫植入技术的发布,他再次出现在世人眼前,不说技术,只他本人就足够引起轩然大波,而那个他们所谓的吃软饭的男人一如既往的站在他的身边,对视间好像都能看见蜂蜜拉丝般的情意流淌。

    一生一世一双人。

    当岁月老去,他们也能牵着手在时光中继续前行。

    林曜在营养仓中睁开了眼睛,刚刚打开盖子就看到了男人望过来的带着浓重爱意的目光,他轻轻一笑唤了一声“谢岐。”

    然后被抱了起来,对上了男人同样带着笑意的目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