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护犊的布木布泰
    “谢王爷!”这一声,倒是李过真心实意的,此事对他而言,确实是心中一块巨石,自战后起,李过越来越觉得,广信卫将士开始与自己疏远了,虽然明面上看不出来,可许多事,心,能感觉出来。

    吴争能公开在北伐军大部分将领面前,替他为这事定性,李过确实很感激。

    “你先别回临淮了,广信卫先由刘体仁代着。”吴争不带一丝火气地说道。

    李过大惊,他的脑子里闪过无数种可能,譬如鸿门宴、杯酒释兵权……。

    “王爷,你这……。”李过大呼起来,“李某不服!”

    气氛迅速凝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李过。

    李过心里一阵冷,这里,都是吴争的拥趸,哪有他说服不服的余地?

    李过张口结舌,愤怒地盯着吴争。

    “随我回杭州府。”吴争不容抗拒地道,“你该去探视探视忠义夫人了。”

    说到这,吴争再不去理会愤怒的李过。

    “诸将听令!”

    堂内齐唰唰一片肃立。

    “三天之后,广信卫配合池二憨部首先向凤阳发起攻击……五天后,吴淞卫入青州界,配合沈致远部新军合围安东卫……风雷骑由莒南方向北上,从莒州迂回,赶在敌人撤退之前占领诸城……咱们可以放过多尔博部,但总不能将岳乐部放虎归山吧……令陈胜率第一军有力之一部赶往下邳,以防备徐州敌军突袭……令张名振、王一林水师……。”

    “我等遵命!”

    ……。

    赣榆岳乐再败北撤的消息,震动了清廷。

    到这个时候,就算有些人想故作不察,恐怕也不行了。

    事实上,赣榆的丢失,其带来的后果比凤阳府丢失不逊半分。

    一旦北伐军进入青州界,对清廷而言,那就是卧榻之边了。

    还能睡得着吗?福[海棠书屋]临确实慌了。

    太和殿内,黑压压地一片文武群臣,个个脸色苍白、低头垂目,愣是没一个献策,可以为君分忧的。

    几乎所有文官?都不赞同此时与建兴朝进行一场决战?他们更愿意朝廷继续派使团与建兴朝交涉,谋求和平。

    可问题是?这次的战争不是清廷发起的?主动权并不在清廷。

    而清廷前后两次派钱谦益率使团出使,第一次去了应天府?结果建兴朝根本不搭理,甚至朱莲壁连接见都没有?只是派黄道周出面打发了事?钱谦益黯然而返。

    第二次,钱谦益明里受福临所托,暗里奉济尔哈朗吩咐,去与吴争谈判?可吴争已经在钱谦益过黄河前?就将勒度释放,加上吴争南北奔波,钱谦益不着吴争,只能再次无功而返。

    这样一来,没人再敢向福临谏言出使了。

    ……。

    赣榆岳乐再败的消息?更惊动了原本已经不问朝政的布木布泰。

    当天晚上,布木布泰在武英殿?与福临一起,召见诸臣。

    “南边强敌兵临城下……皇帝?是时候摒弃前嫌,共同抗敌了。”布木布泰的语气阴沉?她知道福临年少?跃然亲政?可大权旁落,这话明着是对皇帝说的,可实际上,是对济尔哈朗等宗亲诸王,和洪、范等掌握着实权的汉臣说的。

    “我大清到了生死存亡之时,诸位还在为一己私利内讧……若社稷倾覆,诸位如何见太祖和先皇?”

    布木布泰的话不可谓不犀利、不可谓不一言中的,可如果犀利真的有用,治天下仅凭言官就够了,他们可是行家,特别是降清明臣,那进言可都是一套套的,说上半天都不带打噎的。

    洪、范等人都沉默不语,宗亲诸王也是,包括叔王济尔哈朗在内。

    福临的身子在抖,他是真怕了,他颤声道:“皇额娘,真要守不住……。”

    布木布泰厉声喝道:“皇帝!”

    福临不敢再说了。

    布木布泰霍地转头,看着满殿的臣子,冷冷道:“既然诸卿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那本宫就作主了!”

    说到这,布木布泰对福临道:“请皇帝下诏宣战……并调驻京八旗火速南下增援,就算不能守住青州,也须将敌人挡在天津三卫以南……同时在京畿诸府颁布征兵令……令陕甘平西王吴三桂等部火速向河南方向集结……。”

    布木布泰一连串的“懿旨”,让殿内诸人无不悍然,这是有备而来啊,难道,太后想再次临政?

    特别是福临,他惊恐地看着他的额娘,呐呐不知所云。

    布木布泰丝毫不以为意,她转向福临道:“请皇帝下诏为睿亲王正名,同时重新启用因睿亲王案牵连的一应在京官员,国难当头,须群策群力……。”

    说到这,布木布泰抛出了她今日最大的一颗“炸弹”,“……请皇帝即刻下旨,加封英亲王为叔王,并加授大将军衔,总督天下兵马,令他率军坚守凤阳府!”

    不得不说,布木布泰是个奇女子,当她不再为儿子福临的“性子”,而开始为大清江山、宗庙筹谋时,能为确实非凡。

    她前一句,意为收缩兵力、守必守之地,再征兵图反击。

    后一句,那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了。

    清廷其实并不缺兵力,至少为北伐军的两倍还多,只是因多尔衮之死,京畿周边的兵力骤然三分,这才造成了凤阳、泗州、海州三个方向各自为政且相互消耗之局。

    而要消除这一点,其实不难做到,那就是为多尔衮平反、承认阿济格叔王地位,顺了阿济格的心,自然,阿济格就能与朝廷站在一起了。

    只要阿济格、多尔博两方与朝廷大军相呼应,那么,北伐军就算再能征善战,也无法轻易突破三方的联合阵线。

    这是良策,也是唯一的良策。

    可布木布泰这话一出,满殿哗然。

    要知道,多尔衮、阿济格,已经被福临视为肉中钉、肉中刺,多尔衮党羽,更是在福临和济尔哈朗的清算镇压下,哀鸿遍野。

    如果说,为多尔衮正名,福临还能勉强接受,毕竟多尔衮死了嘛,可要将阿济格尊为叔王,福临有如吃了颗苍蝇一般地难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