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9 宫宴 下
    梳着朝天髻,戴着一只赤金嵌祖母绿的八尾凤簪,鬓发右端簪着香云纱珠花,杏眼桃腮,眉目如画的云妃哪里像是一个年近四旬的迟暮美人,反倒像是一个正值妙龄的少女。

    云妃的相貌是典型的王家人。

    高挺娟秀的瑶鼻,小巧的桃心嘴儿,额头上的美人尖儿,整个人远远望去,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母亲王庭珍作为云妃的一母同胞的妹妹,两人还是有些相似,只是母亲在江南待久了,神韵中多了几分婉约柔美,而云妃则透着几许傲慢和强势。

    林玉安的嘴和鼻子特别像王庭珍,自然也有些像王庭芳。

    坐在中间的皇上精神矍铄,不怒而威:“众爱卿不必拘束,今日是云妃的寿辰,大家只当做家宴便是。”

    皇上说话间,云妃一脸温柔的望着他,待他说完,便起身对皇上微微屈膝行礼:“臣妾多谢皇上厚爱。”

    柔妃笑语嫣然:“皇上待我们一向宽和有加,云妃姐姐今日这身衣裳听说是皇上早在半年前就命司制房做的,这衣服上的丝线都格外讲究呢!”

    这外袍上的牡丹花蕊可是用的和龙袍一样的鲛线,这意味着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还有这身正红色牡丹花百福花纹的宫裙,历代只有中宫皇后能够穿戴,如今中宫无主,可以牵强的解释为云妃是后宫中资历最高的,在没有皇后的时候穿了也无伤大雅。

    可在这种时候,也像是在暗示继后人选就是云妃。

    席上众人心照不宣,眼观鼻鼻观心的不敢言语。

    柔妃是小鸟依人的类型,云妃则是身量高挑,一身华服穿在身上气势十足的凌厉,站在皇上身边也毫无违和感。

    林玉安心中思忖,王庭芳该不会真的是皇上心里定下的继后人选吧。

    元皇后叶氏是出自同先帝一起铁马戎枪平过天下的外姓侯爷定远侯家,定远侯是真正有钱有势的实权侯爷,封地是富庶的淮浙郡,在洛川的南方。

    太子爷有这样强有力的外家,有利也有弊,所以叶家在元皇后歿了之后就开始韬光养晦,沉潜了下来。

    若是云妃做了继后,那么如今只有十二岁的十一皇子就有了嫡子的名分,难免生出夺嫡之心,可若是柔妃做了继后,柔妃膝下只有一个容月公主,没有儿子可以和太子一较高低。

    林玉安觉得如果她是皇上,她会更乐意柔妃为后,这样就可以尽量避免兄弟相戮,手足相残的事情出现。

    她读过史书,也明白历朝历代在夺嫡之争中的险恶。

    这不仅仅关于皇子间谁继承大统,还关系到站在每一位皇子身后的各个家族的兴衰荣辱,一失足成千古恨,云妃能否成为继后,也决定了王家的兴衰。

    不过这些与她而言,现在还无甚关系。

    王忠国的品阶更高,加上齐氏身份是尊贵的郡主,他们的席位就在皇嗣皇子和公主旁边。

    林玉安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九王爷身姿笔直的坐在自己的席位前,修长有力的手指捏着三足陶制酒杯轻轻晃荡,齐慕北察觉到她的目光,朝她望了过来,林玉安也不避开,朝他笑了笑。

    却看见坐在最前面的太子往这边望过来,林玉安忙移开视线,转眸就看见余嘉正凝视着她,她故作镇定的避开,却听见王萱柔淡淡道:“管住自己的眼睛。”

    林玉安心情莫名的低落起来,宫婢们躬身在席间穿梭,案几上摆满了美味佳肴,林玉安拣了一块樱花乳酪宫酥,美食带来的快乐让低落的情绪淡了些,感觉吃东西心情就要好一些,她索性低着头,品尝起各种美食。

    碳炙羊肉,一整条羊腿,烤的表皮金黄酥脆,里面的肉却香嫩可口,林玉安格外喜欢,就着葡萄美酒,吃了不少。

    既然是寿宴,自然免不了要向寿星敬贺。

    到王忠德这边的时候,林玉安两颊桃粉,跟着一同走到席中向皇上和云妃跪拜。

    林玉安有些迷迷糊糊的,也没有听清王忠德和余氏王萱柔他们都说了些什么,直到听见一道声音在叫她:“你就是林玉安?”

    林玉安迷迷瞪瞪的点了点头:“臣女林玉安,恭祝云妃娘娘福祚绵长,容颜永隽……”

    余氏却一脸焦急的推了推她:“安姐儿,胡说什么,柔妃娘娘问你话呢!”

    林玉安乍然回过神,定睛看了看,这……真是柔妃。

    “参见柔妃娘娘!”

    余氏面色一白,王忠德也不明所以的看过来,气氛变得有些诡异,王萱柔王萱瑶王元松一众人都愣住了,余氏担心会牵连到自己,便解释道:“柔妃娘娘,这孩子初次进宫,贪嘴喝醉了,说胡话呢。”

    林玉安傻乎乎的笑了笑,点了点头,又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二舅母胡说,谁喝醉了,是你喝醉了……”

    “安姐儿!”

    余氏气闷的沉声喊她,声音有些颤抖,御前失仪可是大事。

    林玉安这时候脑子昏昏沉沉,听得余氏这一声轻喝,又一个激灵惊乍乍的立正了身体:“我在!”

    面浮红霞,醉眼迷蒙,此时林玉安看上去透着憨意,小巧的桃心嘴微微嘟着,煞是可爱。

    席上顿时哄堂大笑,皇上面容可亲的摆了摆手,忍俊不禁道:“既然醉了,就让她先下去喝点醒酒汤吧!”

    王忠德和余氏俱是松了一口气,让人把林玉安扶了下去。

    齐慕北笑得一口酒都喷了出来,一旁的小王爷觉得他这反应一反平常,轻声问他:“你的万年僵尸脸竟然也会笑?”

    齐慕北摸了摸鼻子,渐渐收了笑意,白了小王爷一眼:“我只是刚才不小心呛着了。”

    这时候却听云妃不冷不淡道:“这孩子着实莽撞了些,德行有失,和荣国公世子的确不合适。”

    这下不仅是余氏,就连齐氏也满心惊诧,云妃竟然当众提起荣国公府退亲的事,而且言语之中透着几分对林玉安的不满,女儿家的清誉最是宝贵,让她这么一说,以后林玉安只怕是难以再嫁了。

    坐回了席位的林玉安听着就红了眼眶,趴在案几上,感觉自己的心一阵阵的刺痛,那种感觉无法言喻。

    在这样奇怪的气氛中,余嘉却推着轮椅走到了席中,对着皇上躬身作揖,看样子有些吃力。

    “云妃娘娘,对于退亲的事,完全是因为我自知身有残疾,配不上王家表姑娘的品德高洁,与王家表姑娘并无干系。”

    此话一出,满座哗然!

    。言情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