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百二十一·做客
    静安公主冷笑了一声。

    只这一声,那个侍卫就紧张的吞了吞口水,是了,他怎么忘了,他们这位殿下的脾气特别不好,当初有个长史劝诫她该要贞静,结果她找了个机会,栽赃那个长史偷盗,以至于那个长史被流放了,死在了流放的路上。

    他不过就是个普通的侍卫罢了,替她办事固然可能会被牵连推出来,但是如果不答应帮她办事,那只怕是连出这个门的机会都没有。

    他低垂着头,不敢多说了,只是轻声道:“是,臣听殿下差遣。”

    兴平王府的花会,不只是静安公主关注,朱三太太从悲伤里缓过神来,也是万分的看重。

    她之前因为太子陷入敌手的事情而一直提心吊胆,后来朱元又出了事,她就更是害怕了,以至于这短短的时间里,她就已经瘦了一大圈了。

    不过最近倒是时来运转,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了,现在朝廷已经决定了要派使团去和谈接回太子,在宫里嘉平帝也对太子妃多有赏赐,这说明事情还是没什么大碍了。

    有了这个大前提在,朱三太太略微喘了口气,就忙碌起这回花会做客的事情。

    朱琪还有些不解:“娘,眼下这个时候,您不是一直都说要谨言慎行的吗?既然这样,那咱们还是别去花会了吧?”

    待在家里,反而是更合适的。

    朱琪自从来了京城之后,就发觉朱元这个堂姐着实十分体贴和提携家里人,也因为这个,她也没起什么迫切的攀龙附凤的心思----朱元一直都很舍得提携她,如果有机会的话,朱元自己就会给她的,都不必她费心去动什么脑筋。

    她也因此很谨慎,并不想急功近利。

    朱三太太嗔怪的看了女儿一眼,见裁缝已经替她量好了尺寸,就又把花样给定了下来,这才让人下去了,对朱琪道:“你懂什么?请客的不是别人,而是兴平王妃。这位王妃娘娘,跟太子妃最要好了,别人办的花会咱们或者能免则免,能推则推,但是兴平王妃娘娘的却不同,她是一定会照顾好咱们的。”

    顿了顿,见朱琪一脸茫然,朱三太太就拉着她坐下叹了口气:“我也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不过现在,你堂姐自己也难呢,咱们哪儿能事事都劳烦她?再说了,咱们也不是去做什么的,只不过是多露露脸罢了,这有什么?”

    说到底,朱三太太还是觉得趁着朱元还没倒,朱家也还风光的时候,能够先把女儿推出去,定下一门不错的亲事来。

    她也不妄求什么,只希望是个不差的也就是了。

    朱琪听明白母亲的暗示,脸就有些红红的,声若蚊蝇的喊了一声母亲,有些羞恼的看了她一眼:“您说什么呢!”

    “傻孩子。”朱三太太忍不住笑了:“这有什么好害羞的?本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就是人伦纲常,再说,若不是因为钱家的姑娘也去,我也不会催促你去的,你放心吧,你娘心里明白着呢,不会给你堂姐找麻烦的。”

    听说是钱家的姑娘,朱琪很快就反应过来朱三太太说的是钱嵘。

    她跟钱嵘的关系的确是不错,因为钱嵘看在朱元的关系上,一直都对朱琪很是关照。

    听说钱嵘也要去,朱琪这才欢喜起来,听从了朱三太太的吩咐去试了试新的首饰。

    等到忙碌完了,她又不忘记去问绿衣去不去。

    绿衣如今跟朱琪关系十分不错了,听说了这件事就笑起来:“这个,我就不去凑热闹了,倒是你,既然去了,就好好玩儿,王妃娘娘很好相处的,你不要紧张。”

    朱琪跟绿衣说了一会儿话,想了想就又让人去钱家传了一封信给钱嵘。

    现在京城的女孩儿们出去做客,若是结伴去的,都会问问对方的穿戴,以免重复,她也是入乡随俗了。

    钱嵘很快就回信回来了,还带了一筐脐橙回来,告诉了朱琪她那天的穿戴,又和朱琪约好了一起出门。

    朱三太太急忙让人装了几篓子烟台那边送过来的苹果,让钱家的人带回去。

    等到了兴平王府办花会的这天,沉寂了许久的京城的贵族圈子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已经久未出门的贵族女孩子们欢声笑语的登上马车出了门。

    连朱雀大街都给堵了,小摊贩们闻风而动,把街道两边都给占满了,都知道这些贵人们大方,手指缝里露出一星半点儿都抵得上他们几月的盈利。

    因为人太多,朱家的马车一时之间动弹不得,朱景先还特意去买了些小吃和玩耍的玩意儿过来,让朱琪解闷。

    好不容易到了兴平王府门前时,太阳都已经晃人的眼睛了,冬日里的太阳照下来,穿了漂亮裙子们的贵女们身上的衣裙晃得人眼花缭乱。

    朱琪才从二门下了马车,就见了钱嵘,不由得笑着唤了一声。

    钱嵘见了她也急忙笑着迎上来:“正说着你呢,可巧儿你也就到了,算一算,咱们只怕都两三月未曾见面了,还以为今年冬天都不能一块儿出来玩儿呢,幸亏王妃娘娘请我们来赏梅赏雪,否则闷在家里,人都要给闷坏了。”

    今年不同往年,北边那边瓦剌人虎视眈眈,大家都不敢去温泉庄子过冬了,加上太子出事,京城风声鹤唳的,大家也都没什么心情,也的确是沉寂了很久了。

    朱琪就只是笑。

    这些话题,她是不好插嘴的。

    好在钱嵘也只是说了一句,就不再说了,只是拉着朱琪去见自己的小姐妹们。

    徐家倒台很久了,钱嵘早跟李媛等人关系很好,还有范家赵家的几个姑娘,如今她都一一的介绍给朱琪。

    大家知道她是太子妃的堂妹,也都很客气。

    朱三太太十分欢喜,忍不住连连跟钱二夫人夸赞钱嵘大方懂事。

    钱二夫人就笑了起来:“就是个闲不住的,半点儿不贞静,不过心肠是极好的,让她们一块儿玩儿吧,闷了这么些天了,也憋坏了,咱们大人们说自己的话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