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小王的番外(三)
    “我是想问问你,要不要当我的男朋友”

    说完王子钦才发觉这话好像有哪里不对, 正要辩解, 他就看到唐小天的脸“唰”地红了。

    王子钦当时就傻眼了, 他一下子觉得无比尴尬,赶紧补充“那个,不是,你好像误会了。我不是在骚扰你啊。”

    他快速地解释说“我、我我以前喜欢过的人要结婚了,我和他说我又男朋友, 我在国外没几个朋友,我就想你能不能装成我男朋友, 陪我去一趟, 参加他的婚礼。”

    “我会付报酬的隔得那么远, 学校这边的人应该不会知道的”

    王子钦想了想,补充说“学业那么忙, 你要是没空就算了, 没关系。你一个直男,装我男朋友, 是比较为难。我去找别人也行。”

    唐小天不置可否,答非所问“你想去找谁”

    王子钦被刺了一下,他不就是因为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才来问唐小天吗唐小天这么傻不愣登的,找他帮忙没有后顾之忧。要是唐小天不同意, 那他就只能去找别人了。

    王子钦说“可能, 花钱雇个演员吧。”

    唐小天皱起眉,说“好吧, 那我陪你去吧几号我看看要不要跟学校请假。”

    王子钦见他不情不愿的,他也是突发奇想想到了可以找演员,越想越觉得好,银货两讫,各不相欠,说“你不要是不想去我也不勉强,没事。我觉得找个演员正好。”

    唐小天抓住他“你还是找我吧。找个不认识的人多不安全啊。”

    王子钦总觉得唐小天怪怪的,但是既然唐小天都这么热心了,他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那就还是找唐小天吧。

    为了去参加沈垣的婚礼。

    王子钦还特地去给自己订做了一身新衣服,唐小天的衣服他也赞助了。没理由唐小天帮他忙还要唐小天自己出钱,而且唐小天的衣柜根本没法看,不是动漫o衫就是格子衬衫,裤子一水的帆布牛仔,套一身一看就是个不修边幅的小宅男。

    王子钦给他配了一身西装,当然,没自己那身那么贵。

    还带唐小天去理了头发,配了一副隐形眼镜。

    这小宅男瑟瑟发抖,他从小就不打扮,一点自己的品味都没有,王子钦让他挑他也挑不出来,最后就由王子钦来打扮了。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王子钦这人骚包,他读幼儿园的时候就知道带零食骗小姑娘跟他谈恋爱了,整天拈花惹草,他长得好看,一直很爱打扮,也擅长打扮。

    王子钦一直觉得唐小天长得是很好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身材高,腿也长,西装一穿,宅男发型给换了,还戴上隐形眼镜,抿着嘴唇不说话的时候,眉眼十分俊朗,唐小天的皮肤很白,长期见不到阳光养出来的宅男白,如此一来,竟然有点冰山帅哥的味道。

    王子钦觉得,这下把唐小天牵出去说是自己的男朋友,也不会显得丢人了。

    总不能直接把格子衬衫牛仔裤的宅男小唐牵着带去沈垣的婚礼上吧,那可不得被沈垣笑话带出去绝对没人信的。

    唐小天虽然被他换了一身壳,本质上依然是个怕生宅男,瑟缩地跟着王子钦。

    他不说话,别人还要以为他是很酷,他一开口,立马变味了“我脑门好凉啊你不觉得我穿这样很怪吗”

    王子钦拍了下他的背“别弯腰驼背你明明长得很帅好吗身材也好。出去会有很有女孩子喜欢你的。”

    唐小天脸红了“她们不会喜欢我的,我又无聊又阴沉,她们说我猥琐。”

    王子钦想想唐小天平时关上房门打奇怪的游戏,觉得那些女生说的也没错,但当着唐小天的面呢,怎么能说这种话所以王子钦闭眼吹“那是她们没眼光,你真的长得很好看啊,你人那么好,又会做饭又爱安静,哪里猥琐了打打游戏而已,是个正常男人都会喜欢那些啊。”

    唐小天这人天真单纯,王子钦一说他就信了,特别感动地看着王子钦,弄得王子钦特别不好意思。要是换以前他还是个人渣的时候,见着这种怪咖宅男,他肯定要去欺负一下的。

    他挺胸抬头站直以后,王子钦发现他比自己还要高十厘米左右,愣了愣,以前唐小天含胸驼背,两人站一起差不多,原来这么高吗

    就这样。

    王子钦领着盛装打扮以后看上去有模有样的唐小天去参加沈垣的婚礼了,他一到婚礼现场,远远看见站在花墙前面接待宾客的沈垣,就开始鼻子泛酸了。

    一旁一直在关注着王子钦的唐小天注意到,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但王子钦现在眼里只看着沈垣,其他的都看不到了。

    唐小天握住他的手。

    这下总算是把王子钦的注意力给引回来了,王子钦这辈子还没跟男人手牵手过,女生的小手他摸得多了,他愣了愣,转头问唐小天“你牵我的手干嘛”

    唐小天说“谈恋爱肯定得牵手吧,你看看其他客人,夫妻情侣都是手挽手的,那我们也得牵个手吧。”

    有道理。王子钦“哦”了一声。

    王子钦想,男人的手和女人的果然不一样,唐小天的手很大,还很粗糙,不像女孩子的手香香软软的。

    唐小天则在默默脸红地想王子钦的手好滑,感觉跟我的手不太一样。

    他早就觉得王子钦细皮嫩肉了,王子钦过得比他精致,不像他护肤只有他妈给买的凡士林,抹了脸以后抹脚,王子钦有整套护肤用品的,还安利他买来着,但他觉得有那个钱还不如再买个新手办。

    王子钦感觉自己像是牵着一条听话的大型犬一样,就这样,带着唐小天去沈垣面前溜了一圈。

    最让他沮丧的是,沈垣对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以前吧,沈垣不喜欢他,沈垣讨厌他,但这份讨厌也让他在沈垣心中与旁人区分开,可现在沈垣连讨厌他都不讨厌了,沈垣只把他当成陌生人。

    “祝你们结婚快乐,百年好合。”

    王子钦现在是什么心气儿都提不起来了,很沮丧,但时隔两年多,他也没有当初那么心如刀绞般的心痛吧。

    人都已经结婚了,还惦记什么啊。

    乔海楼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王子钦想起来,他以前中二病没好的时候,觉得天老大他老二,就算知道乔海楼是个挺厉害的叔叔,也没怕过乔海楼,如今他懂事了,才知道

    王子钦回头看沈垣没看自己,悻悻地松开和唐小天相握的手。

    唐小天安慰他说“我觉得他也没那么好,你别想了。”

    王子钦笑了笑,尬笑,说“我没那么脆弱啦。哈哈。”

    两人站在一块儿,吃自助点心,唐小天嘴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就一个劲儿地拿王子钦喜欢的给王子钦吃,两个人这样子看上去也颇像一对情侣,甜甜蜜蜜,恩恩爱爱的。

    这时,背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你怎么在这”

    王子钦回头就望见他爸,但他比较冷静。他爸和乔海楼关系那么好,他想想就会遇见他爸,并不意外“我来参加沈垣的婚礼啊,沈垣邀请我来的。”

    王睢扫了唐小天一眼“这是谁”

    王子钦淡淡地说“这是我朋友。”

    王睢跟唐小天聊了两句,感觉这人有点傻,倒没疑心,去别处应酬了。

    这边聊完,王子钦发现唐小天好像有点生气了,王子钦问“你怎么了”

    唐小天问“我以为假男朋友要装一天呢,现在就不装了吗”

    王子钦说“在沈垣面前还是要装一装的。”

    唐小天委屈巴巴地点了点头。

    王子钦说自己冷静,他也不想捣乱,也开心不起来,晚宴的时候就一个人埋头喝酒,他也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酒。

    唐小天还在边上劝他别喝了,他不听,非要喝。

    最后回卧室都是唐小天扛回去的。

    王子钦喝醉了,扒着唐小天不放。

    唐小天把他放在床上“你喝醉了。”

    唐小天给王子钦脱衣服脱鞋子“你睡觉吧。”

    王子钦直接把他拉到床上,仰头就亲过去。

    唐小天红着脸推开他“你真喝醉了。”

    王子钦笑嘻嘻,打着酒嗝“嗝,我、我才没喝醉呢,嘿嘿,嘿嘿嘿嘿”

    唐小天背着光,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你知道我是谁吗”

    王子钦拍拍他的脸“不就是小、宅、男吗哈哈哈。”

    王子钦笑着笑着,突然不笑了,从床上蹦起来,神志不清地说“操他妈的,沈垣都结婚了,我为什么要学好啊我守个的节操我要出去乱搞”

    他指着唐小天“给我去叫个女人过来,要最漂亮的。”

    唐小天没去给他叫女人,唐小天把他按倒了。

    王子钦第二天早上醒过来,过了好久还有点犯懵。

    他觉得浑身跟散架了似的疼,像被车碾了。

    唐小天紧紧抱着他,他根本没办法动,想逃避都不行。

    王子钦叹了口气。

    倒没多气愤,他本来就不是很有节操的人,但昨晚的记忆实在不太美好。

    太疼了。

    唐小天个处男,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只知道横冲直撞,感觉屁股突突地疼。

    他现在尴尬到了极点。

    唐小天不是直男吗他那些塑料小人都是胸大腰细的美少女啊,这都怎么回事啊酒后乱性吗

    现在改怎么办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多尴尬啊。

    他把唐小天叫醒“醒醒,醒醒,我手都麻了,你放开我。”

    然后唐小天就醒了,一脸娇羞。

    王子钦看到他那么害羞就觉得蛋疼,操啊,别这样啊,搞得他都快脸红了。

    唐小天还把他搂得更紧了,凑过来就在他脸上亲一口“我们现在是不是就算是真的谈朋友了”

    王子钦大吃一惊“不能吧我们只是睡了一次而已,不能这样吧。”

    唐小天愣住了,气愤地说“我第一次都给你了,你不打算负责吗”

    王子钦脸都憋红了,他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他妈他才是下面的那个好吗他还没计较屁股疼呢

    唐小天异常认真地说“你不能这样王子钦,你必须对我负责。你都已经把我给糟蹋了,你不负责,我就我就去跳海”

    唐小天气冲冲地爬起来。

    王子钦真是怕了他了,妈的,处男就是麻烦他赶紧追过去,拉住唐小天,心烦意乱地说“好了好了,你别冲动我服了你了,我们先试试,试试看能不能谈朋友,好吗”

    唐小天立马心花怒放回头了“好”

    王子钦无奈地被他抱在怀里,他才发现自己身上被唐小天咬出很多牙印,难怪那么疼。

    这人是狗吗这个人王子钦在心底无奈地骂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