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94回 不死不休
    转眼便到了大年二十九了。

    连燕茹靠在床头,听着外头的鞭炮声,内心未免凄凉。

    往年这个时候,她早就张罗着过年的一应东西了,几个女儿也都会在跟前。

    如今却瞎了眼,女儿们也都出嫁了,她孤零零的躺在这床上,把言欢也好些日子不曾迈进这院子了。

    之前,说好要重建博观院,把言欢当初说要选个好日子,如今一晃过去这么久了,她后背上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可动工的事到如今也没个信。

    她也不敢去催把言欢,她知道自己如今眼盲了,又叫邹氏夺了掌家之权,若还像从前一般管东管西,容易叫把言欢厌烦。

    还是忍着些吧,左右这宛芳甸也不是不能住,虽然没有博观院那么大,但住着还算不错。

    只是她心里头一直郁郁,尤其是想起翩跹馆住着的那个,她便更不能安生。

    那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不除不快啊!

    上回回娘家去瞧母亲,母亲仔细叮嘱她了,说她们娘俩如今身子都不便,叫她不要同云娇起什么正面冲突,得从长计议,等她的腿好了再说。

    母亲还说如今首要的是要先守住了掌家之权,她也觉得言之有理。

    好在家里铺子里那些掌柜的都是她养熟了的,没有她的吩咐谁也不会听邹氏的。

    她原想着,眼看就到年下了,邹氏算不了账,总归是要求到她跟前的,没有她,这些铺子的账休想弄得清爽。

    可今朝都二十九了,也没见个人影上门,她不由得有些不安,是哪里出错了吗?

    若是从前,她从不会这么怀疑自己的决定,但自从眼盲之后,大抵是成日无事可做,她就变得有些爱胡思乱想起来。

    她正思索着下一步该如何呢,外头有人脚步匆匆的走了进来。

    “乞巧?”她听着这动静,像是跟前婢女的脚步声。

    “大夫人。”乞巧走上近前,低头行了礼。

    “果然是乞巧。”连燕茹笑了笑:“眼睛看不见了,耳力倒是见长。”

    从前,她倒是没发觉自己这双耳朵这么灵敏。

    “大夫人……”乞巧有些犹豫,不知该不该说。

    “什么事?”连燕茹听着觉得她语气有些不对劲,顿时坐直了身子。

    “前几日,二夫人辞了东街铺子的大掌柜的,其余的人都怕了,纷纷将账本交出来了。”乞巧看着她的神色,顿了顿接着道:“今朝,二夫人说盘了一些账,说铺子的大掌柜同伙计都靠不住,贪墨了铺子的银两,如今的账都对不上。

    那些掌柜的都说没有人贪墨,一个个恨不得指天发誓,二夫人便说是大夫人私藏了银两。

    如今都闹到老夫人那处去了,姑爷同二老爷也都在,听说老夫人拍了桌子,叫大夫人安心养身子,明晚家里头年夜饭,就不必去了……”

    连燕茹听得此言,不由攥紧了手:“老婆子,你欺人太甚!”

    从嫁进把家大门那一年起,哪一年的年夜饭不是她操持的,又有哪一年她没有坐在主位上?

    这老太婆一句话,便将她从主位上撵下来了,她不甘心!

    “老夫人还说,让二夫人……”乞巧看着她,有些担忧,却又不得不说。

    这都是大事,她若是不说,往后大夫人知道了,她们都没好果子吃,是以她们不敢有所隐瞒。

    “让她做什么?一并说了吧!”连燕茹咬着牙道。

    “老夫人说,既然铺子里那些人都不是好东西,那就趁着过年将人都换了,让二夫人亲自督促。”乞巧一口气说了出来。

    连燕茹沉默了良久,才道:“你先下去吧。”

    乞巧松了口气,转身退了出去。

    连燕茹起身,摸索着走到桌边坐下,桌子前头是窗,似乎不曾关紧,有丝丝凉风透了进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平息心头的怒火,邹氏不是有这样雷霆手段之人,这恐怕又是把云娇在后头指点她。

    “把云娇。”连燕茹默念着这个名字,满脸都是扭曲的恨意。

    这个小贱人,回来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已经取走了她的眼睛,她的掌家之权,她的左膀右臂!

    真是有本事。

    “我当初真是小瞧了你。”她咬牙切齿。

    她从未想过,她会在一个黄毛丫头、一个不起眼的庶女手里变成如今这般光景,她到底是大意了。

    “连大夫人似乎对自家的女儿很不满?”一道女子的声音忽然传来,这声音柔柔轻轻,不紧不慢,犹如清风徐徐而来。

    “什么人?”连燕茹一惊,她方才正在出神,倒是没有留意脚步声。

    “大夫人,是杨使者,奴婢们拦不住她。”七夕有些害怕的声音传了过来。

    “杨使者?”连燕茹有些意外,随即摆了摆手:“你们下去吧。”

    “大夫人身子已经大好了?”杨慧君走上近前,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连燕茹。

    “劳杨使者挂心,比从前好了不少。”连燕茹不知她突然前来所为何事,有些谨慎的坐直了身子:“不知杨使者前来,有何见教?”

    “大夫人不必紧张,我此番前来,是为了帮你报仇。”杨慧君笑着道。

    “报仇?我一个后宅妇人,可没什么仇人。”连燕茹也笑了笑:“杨使者怕是弄错了。”

    她家内宅家事,她自当会解决,这个杨慧君不是大渊人,不知到底报的什么心思,她该当谨慎才是。

    她下定决心,不管如何,她都不会轻信一个东岳人的。

    “大夫人就别隐瞒了,我都听说了,你那院子的火是把云娇放的,她害得你瞎了眼睛又被烧伤,你难道就不想报仇吗?”杨慧君缓缓往前踱了两步。

    “无凭无据的事,杨使者还是不要乱说的好。”连燕茹却沉着的道。

    “我知道,你信不过我这个东岳人。”杨慧君在她对过坐了下来,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我可以告诉你,我跟把云娇之间有些仇怨,是以我才来找你,这与东岳、大渊都无任何瓜葛,只是我同她之间的事……

    且不死不休。”

    “把云娇,她得罪了你?”连燕茹微微有些动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