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八十二章 一回生,二回熟
    当然,没人知道苏殷的1084不是区域性造成的,而是因为她进入游戏比所有人都晚。

    一旦有人给出了她不强大的理由,就算已有三人折在前面,依然有人行动了。

    全是刀口舔血的猎杀者,九分的危险如果和十分的收获放在一处,那么便值得一试。

    对苏殷来说,打劫这事情,一回生,二回熟。既然又有人主动来更新她的道具装备,她来者不拒。

    无奈包裹大小有限,她只好劣汰一些稍次的,只把精品留下。

    “可以飞行的船,不错。”苏殷郑重其事的看了属性,随后将一艘带翅膀的小船模型,装进了背包。

    该道具的原主人一脸肉疼,差点哭出来。周围已经有了十几个哭出来的玩家。一个人哭丢人,大家一起哭,那就要怪世界残忍无情了。所以到底是哪个说得她没在等级榜上不厉害的?!

    最先出声的教唆者不得而知,反正没人承认就对了。

    现在所有人都祈祷苏殷的包裹能再小一点,还有别人的装备再好一点,这样自己便可以逃过一劫。

    苏殷打劫的场面太壮观,偶有夜行的路人远远看到,都溜着墙边跑了。

    随之,一女子堵在城南三环长安街口,劫掠数十玩家的消息不胫而走。

    还有人就此事件,贴出了一张又黑又模糊的配图,足以见拍到这一幕的玩家,惊吓下,手非常抖。

    这时苏殷身上的手机叮咚了一下,地图app弹出来一条新通知:

    “什么?”苏殷疑惑。

    四下张望,没看见周围异常,也没有危险出现。

    直到目光落在战战兢兢缩成团的猎杀者身上,她才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表示:“这些人确实很危险。”

    猎杀者警惕得汗毛一竖:不!我们不危险!一点都不!

    消息传出去,维护正义的人也来得很快,苏殷听到一声叱咤,“住手!”

    一道闪电般的力道打到她手上,瞬间战斗提示血量-5800。苏殷的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若非刚把新装备穿身上,这一下,已然打掉苏殷58条命。

    “不攻略游戏,却在这里不劳而获,残害同胞,真该死!”雷电凝成的长鞭噼里啪啦闪耀着白光,于黑暗中醒目非常,借亮,可以清楚看到女孩没有被时间法则遮掩的脸。

    都不需要拿出镜子比照自己确认,苏殷一眼就认出来人。

    顿时,苏殷眯起了眼睛,脸颊生气的鼓圆,根本不待对方再动作,她已经照人扑了过去。

    有仇,很大仇。

    冒充她,骗了她家澜,再加58条命。杀身之仇,夺夫之恨,一桩桩,哪一件单独拎出来,苏殷都想鞭尸。

    把人吊起来鞭。

    一根遍布雷电的鞭子,给了苏殷不少灵感。

    遇到这种事情,很难保持理智。而且苏殷坚持她血量骤减一半,有点低血糖,脑袋稍晕,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嗯……挠花对方的脸,也不奇怪。

    95级的玩家,尤其装备品质高出苏殷一大截的情况下,致使苏殷许多攻击,都出现了偏移。

    然则等级上的压制,在实力相差很大的时候,其实并不明显。

    苏殷摸不准假的她什么来路,但可以肯定,她像极了她,比苏殷曾经见过的所有复制品都像。不指外表,也不说两人的对敌经验。

    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感觉。

    只论实力,假的她非常菜。菜是相对来说的,95级确实比刚才苏殷抢过的一群都要厉害,可面对知识面广阔涵盖不知多少世界,阅历丰富到几乎对当前游戏世界全职业都能说出个一二三的苏殷,好比单科满分遇上了全科学霸。

    学霸不一定单科考满分,但是我们比总分啊!

    苏学霸完全不觉自己过分,还洋洋得意,能拿到全科考卷也是她能力的一部分。

    既然假的她只考游戏世界一科,就别怪她下狠手了。

    苏殷有意拉长战线,找了个没有围观群众的僻静角落,准备把人摁死在这里。

    整个过程没发生任何意外,除了把人掐断气的时候,苏殷感觉自己的喉咙隐隐有些不适之外,一切顺利。

    苏殷蹲下身子,盯着尸体安详的面容,嘀咕道:“感觉像自杀一样……”

    “殷殷?”

    背后蓦然的男声响起,带着苏殷熟悉的语气。

    这时苏殷一激灵。楚大佬!!

    楚澜从她背后过来,尸体被苏殷挡在阴影里,苏殷也不确定楚大佬唤的是她?还是刚断气的这个?

    如果他是问的断气这个,她会不会被楚大佬追杀?

    以及楚大佬若真要为断气的这个报仇,如此眼神有问题的楚大佬还能不能要?

    苏殷犯难了。不要的话心里难受,要的话心里也难受。

    唉,好纠结。

    杀人容易,处理后续问题好麻烦。

    “咳咳——”苏殷摸着喉咙,奇怪地咳出声。

    楚澜问她,“不舒服吗?”

    “没事啊,我很好。”确认楚澜是在和自己说话,苏殷飞快转头起身,一脚默默向后踢了一脚后面的尸体,让其在墙下的阴影里隐藏得更深。

    “是什么人?”楚澜欲要去看,被苏殷一把拉住。

    苏殷摇头说:“不重要的人!”

    “我看看。”

    “不好看的,你看我就够了!”苏殷着急得地捧起楚澜的脸,踮起脚阻隔了他的视线。

    “殷殷,你的武器还在那人手上?”

    雷电凝成的武器即使在阴影里,也不会被忽视。所以楚澜还是看到了。

    苏殷低头见长鞭蜿蜒到了她脚下,假装不在意地又向后踢了两脚,她面色坦荡,“哦,不想要了。”

    “你的衣服?”

    苏殷解释说:“不好看,刚换掉了。”

    楚澜:“你——”

    炸毛的苏殷耐不住了,“你什么你?怎么这么多问题?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是不是在一起时间久了,厌了,想找新人了?”

    一嗓子吼出来,声音意外的沙哑。

    听到自己不一样的声音,苏殷一愣。

    然后又委屈地哇一声哭了,边流泪边对楚澜说:“你气我!把我嗓子都气哑了!”

    楚澜:“……”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