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辩机和尚
    长安城的寺庙,大多聚于长安城南的兰陵坊,挨着香火鼎盛的兴善寺,但有一个寺庙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立于长安城的西北,这便是会昌寺。

    若论名望,会昌寺自然比不得城南和玄都观齐名的兴善寺,但因为会昌寺的寺主道岳大师乃佛门萨婆多部的集大成者,在长安享有盛名,故而会昌寺也是香火旺盛,每逢佛教盛日更是人流如织。

    长安城,金城坊,会昌寺外。

    “阿兄不是一向不信这些怪力鬼神之说吗,今日怎的突来兴致,要和我一同烧香拜佛了。”高阳公主李芳龄和李恪两人走在登寺门的山路之上,高阳对李恪问道。

    李恪笑道:“为兄何尝不信了,以往不过是怕身上的血腥气太重,冲撞了佛门罢了。近日父皇身体不适,还是来烧柱香的好。”

    李恪以往甚少往寺庙礼佛,李恪的说法给的倒也合乎情理,李恪行伍出身,镇于北地数载,手上的人命不少,血腥气想必是重的。

    李恪这么说多半还是随口带过,但高阳却不喜欢李恪这么说自己,高阳道:“可不许胡说,阿兄是储君,国之太子,也会是将来的大唐皇帝,阿兄身上带着的自当是帝王气。”

    “哈哈,好,那便是帝王气。”李恪听着高阳的话,摸了摸高阳的头顶,疼爱地笑道。

    高阳的脾气可不算好,她的头顶一般人可是碰不得的,若是碰了多半就会动怒,也就是李恪一个人,李恪摸了高阳的头顶后高阳反倒觉着高兴,觉着李恪宠溺自己,笑嘻嘻的。

    会昌寺建在矮丘之上,地势不算高,李恪和高阳走了片刻便到了地方,高阳公主前来礼佛烧香? 寺主道岳自然是要亲自出面接待的。

    “贫僧道岳? 拜见公主殿下。”高阳并李恪才在歇客的偏房坐下,不过片刻之后? 会昌寺寺主道岳便带着几个弟子赶来? 先对高阳见礼道。

    道岳是识得高阳的,故而他一进房中便先对高阳公主行礼? 但随即却又发现了不对,因为高阳并未坐在左侧的上位? 而坐在了右侧的次位? 上位之上正坐着一个男子。

    大唐的寺庙,尤其是长安的寺庙,经常和朝中显贵打交道,见识还是不缺的? 高阳乃皇帝嫡女? 当朝公主,能位于她之上的人不多,而且看高阳和这个男子的模样还颇为亲昵,道岳最先想到的就是三个人,皇帝李世民、太子李恪还有梁王李愔。

    这男子看着也不过二十来岁? 显然不会是李世民,至于李愔现在夏州之官? 眼下不是岁末,他也不会回京? 那唯一的可能就是李恪了。

    道岳当即拜道:“贫僧不知太子驾临,还望恕罪。”

    李恪看着道岳拜在身前? 抬了抬手着道岳起身? 而后笑道:“法师何罪之有? 还请快快起身,今日是本宫来地仓促,未曾知会你们,还望勿怪叨扰才好。”

    道岳忙道:“太子所言实在是折煞我等了,太子能驾临蔽寺是蔽寺之幸,怎会叨扰。”

    道岳说完,摆了摆手,对身后的一个弟子吩咐道:“还不快给太子和公主奉茶。”

    “弟子领命。”道岳吩咐下来,道岳身后一个模样俊美的年轻和尚上前,自一边拿过茶壶,给李恪和高阳身前的茶碗满上。

    这年轻和尚约莫二十出头,看上去和李恪的年纪倒是相仿,只是此人模样俊秀英飒,举止潇洒,不似常人,很容易便吸引了李恪的注意。

    李恪从此人手中接过茶碗,对道岳问道:“这位师傅可是法师的高徒?”

    道岳点了点头回道:“正是小徒。”

    李恪赞道:“果然神采不凡,不愧是名师弟子。”

    道岳听得李恪赞许弟子,也笑道:“此乃小徒辩机,在贫僧众弟子中就以他最为聪颖,一点就通。太子别看他年少,但对佛家典籍却颇为精通,每每讲道也在众人之上,对贫僧助益甚多。”

    道岳当着李恪的面夸赞辩机,也是看着李恪似乎对辩机颇为赞赏,特地说的,其中不乏向李恪举荐辩机的意思。

    在大唐,不管是入世还是出世,做官还是经商,都绕不开“模样”两个字,模样生地好,长的俊俏,自然而然地容易为人所赏识,而在道岳众弟子中,就没有比辩机生地再好的了,辩机若是能入李恪的法眼,自是最好。

    在时下,佛门和道门的相争正盛,因为大唐皇室姓李,又以老子后人自居,开国皇帝李渊更是对道门很是推崇,故而在大唐立国之初,道门是远胜于佛门的。

    不过好在先长孙皇后信佛,连带着李世民也更重几分佛门,才使得原本已经渐渐式微的佛门又多了几分起色,但随着长孙皇后故去,新晋杨皇后又崇道,礼敬玄都观,这叫佛门的处境又难堪了许多,若是辩机能得李恪信重,用在左右,这对会昌寺甚至是整个佛门都是一个机会。

    只是道岳的心显然是用错了地方,当李恪自道岳口中听到“辩机”两个字后,已经没有了其他的心思,李恪担心的终究还是来了。

    辩机确实生的俊美,更难得的是比起称心的阴柔更多几分朝气,看着便舒服了许多,面对这样的男子,像高阳这种被养在深宫,少经世事的少女是很容易被打动的。

    李恪心中想着,不经意间又回头看向了高阳,但出乎李恪意料的是高阳的眼睛根本就不在辩机的身上,不止是没有在看着辩机,甚至是对辩机全不在意。

    “难不成是我猜错了?”李恪看着高阳的模样,自己在心里嘀咕道。

    其实李恪自己不知,现在的高阳和那位本该在一年后嫁给嫁给房遗爱得高阳不同,现在的高阳身边有李恪这样出色的兄长,也常能和东宫李恪门下的那些天之骄子们打交道,无论是心胸、眼界,还是自己身上担着的责任,现在的高阳都要高上许多,又怎会对一个小和尚另眼相看。

    而就在李恪看着高阳,若有所思的时候,道岳法师看着李恪有些左右摇摆的模样,突然开口对李恪道:“看太子面有逡巡之色,是否是在为公主拜入佛门,为俗家弟子之事为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