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九章
    第六十九章

    脸上的面膜液还没干透, 有点儿黏,好像还沾了一点点在陈妄脸上。

    唇齿间还留着些微薄荷味儿, 混着甜滋滋的牛奶, 还有点儿草莓酸奶的清香。

    毕竟也确实喝了不少, 吐息间带着淡淡的,几不可查的酒气。

    孟婴宁还是第一次感受这种, 这么多种食物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的吻。

    房间门只虚掩着带上的,没关, 即使知道孟母和老孟两个人没人会在这个时间上楼到陈妄房间里来,孟婴宁还是没由来地有些紧张。

    大概也是因为这种紧张,导致了感官和神经好像比平时更敏锐一些。

    陈妄的舌头和嘴唇好像更软

    动作却非常强势

    孟婴宁在反应过来以后第一时间跑到门口, 关上了房门,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 又落了锁。

    锁完跑回来, 抬手捂住嘴, 声音从指缝里压低了小声溢出来“哎,你这人突然干什么呢”

    “得提前打个报告”陈妄说。

    房门一锁,孟婴宁顿时就有安全感了, 又忍不住想皮一下“爸妈还在楼下呢。”

    孟婴宁倒退了好几步,看着他忧伤地说“哥哥,我们可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妹啊, 我们不可以这个样子的。”

    “”

    陈妄一下子有点儿没反应过来。

    顿了顿,他嗤笑了声“神经。”

    孟婴宁久违地有点儿上头, 也不在乎陈妄配不配合,自顾自地进入了角色“你不懂,我们这样是不对的,咱们这种感情是不能被世俗接受的,你不能,不能”

    嘴皮子太快,孟婴宁脑子里一时间词儿有点接不上,就没说完。

    陈妄反而非常有耐心地问“不能什么”

    孟婴宁认真想了想,说“不能亲我”

    陈妄瞅了她两秒,长臂一伸,勾着她后颈把人扯回来,孟婴宁往前趔趄了两步,一脑袋扎进他怀里,堪堪稳住。

    她撞上来的一瞬间,陈妄没有别的感觉。

    就是软。

    十月多的天,小姑娘穿着件吊带睡衣和家居短裤就跑上来了,毫无顾虑肆无忌惮的,就跟脑子根本不往这方面转似的。

    这要是在家。

    要不是人姑娘父母还都在楼下睡着。

    陈妄低着头看着她,压着燥,淡声说“哥哥就亲了,怎么着”

    地灯幽微,男人的眼黑得很纯粹。

    孟婴宁愣愣看着他,好几秒,才回过神来,红着脸别开眼,磕磕巴巴地说“没,没怎么着。”

    这就不好意思了。

    还非得皮。

    陈妄笑着撒开手,人往后撤了撤,靠在墙边柜子上笑“妹妹,道行有点儿浅啊。”

    孟婴宁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杯子也不拿了,扭头就走。

    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眨巴了两下眼“陈妄。”

    陈妄抬眼“嗯”

    “我们今天晚上可以开个语音什么的睡,”孟婴宁说,“你要是醒了睡不着的话,就叫我一下。”

    陈妄愣了愣。

    “我房间就在你这里下面,你又能听见我的声音,”孟婴宁指了指地板说,“这样也勉强可以算是我陪着你睡的了。”

    孟婴宁不知道陈妄这一晚上醒没醒过,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叫她,反正她睡着了以后是什么都没听到。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看了一眼手机,是陈妄的聊天界面,微信语音通话已经挂了。

    通话时间七个多小时。

    才刚刚挂断了十几分钟。

    孟婴宁将手机丢到一边,掀开被子下床进了洗手间,洗漱完出来的时候餐桌前已经坐满了,老孟早餐已经吃完了,在用平板看新闻,孟母和陈妄在聊天。

    “退了也行,不同的选择也有不同的路,以后有什么打算”孟母问。

    孟婴宁顿时心下一紧。

    “嗯,跟朋友弄了个极限运动方面的俱乐部,国内这方面最近几年也热起来了。”陈妄说。

    嗯

    嗯嗯

    你不是无业游民吗

    孟婴宁颠颠跑到餐桌前,在陈妄旁边坐下,陈妄随手把自己面前那碗还没动过的粥推给她。

    孟婴宁在陈妄家这段时间天天跟他一起吃饭,也习惯了,接过来以后看着陈妄拿起旁边空碗掀开旁边装粥的小瓷锅,给他自己又盛了一碗,顺手从桌边拿起干净的瓷勺子塞进他碗里。

    整个过程俩人一句话都没说,甚至连一个眼神交流都没有,动作一气呵成无比自然。

    孟母和老孟对视了一眼。

    孟靖松唇角耷拉着,喝了口咖啡继续看平板电脑,看起来不是很高兴。

    他不高兴,就看得孟母还觉得怪有意思的。

    一顿早饭吃完,四个人里三个准备去上班,分道扬镳之前孟母特地嘱咐了孟婴宁两句,末了又说“以后每个礼拜周末记得回来吃个饭,再敢几个月不回家我就直接去你家抓人了啊。”

    孟婴宁哪里敢告诉孟母她现在已经搬到陈妄那里去了,答应得很乖巧。

    孟母顿了顿,又说“带上小陈一起,他喜欢吃什么下个礼拜我给你们做。”

    “所以你觉得你妈是什么意思”噼里啪啦的键盘声音中,林静年的语气有点不可思议,“就是接受了瞬间就接受了小时候村里的恶霸长大以后和自己亲闺女谈起了恋爱这个惊悚的事实”

    “”

    “我妈好像接受得还挺流畅的,我妈倒没什么,关键是我爸比胶难搞”又是死亡截稿期将近,编辑部电话铃声此起彼伏,一片混乱之中孟婴宁单手拿着手机,一手把着鼠标一边快速浏览着屏幕上的df文件“不是,什么叫小时候村里的恶霸再说这事实哪里惊悚了这难道不是水到渠成”

    她说到最后,声音弱下去。

    “是吧,你自己也觉得挺惊悚的。”林静年嘲笑她。

    “是挺惊悚的,”孟婴宁叹了口气,“这感觉其实跟追星大概也差不了多少吧,喜欢了这么多年以为永远遥不可及的那么个人,就那种感觉,你懂吗”

    “我不懂,虽然陈妄上学那会儿也确实挺多小女生喜欢,天天前仆后继地追,但我一直觉得她们近视得有八百来度,”林静年冷漠地说。

    孟婴宁“”

    “结果没想到,我闺蜜竟然是度数最高的那个,你得有一千二了吧”林静年凉凉地说。

    看看,多么刻薄又可爱的女人。

    孟婴宁一点儿也不知道林静年为什么到现在都没谈过超过俩月的恋爱,绝对不是因为她嘴巴太毒。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各自挂了电话干活,孟婴宁最近忙得昏天暗地,公司这边天天加班也就算了,莫北那边的活儿也提上了日程。

    正式的拍摄时间定在了周日,孟婴宁当天起了个大早。

    孟婴宁因为自己名字的原因,聊斋从小到大基本上被翻来覆去的滚,每次一说名字,对方肯定会提上一嘴,虽然对那只小狐狸婴宁已经很熟悉了,但还是又把故事完完整整地看了几遍。

    既然主题是聊斋婴宁,而不是一套古风照,那这个东西其实就跟sy一样了,多多少少也要了解角色。性格,神态,小动作,都要揣摩。

    不然拍出来的人物会显得很假,特别浮,纯粹就是看着美,跟那种个人写真照没什么区别。

    虽然之前已经见识过了工作状态下的莫北有多么变态而龟毛,但那时候孟婴宁并没有很直观的感受,因为他拍的是别人。

    直到孟婴宁自己站在他的镜头下,三个小时后,她忽然就明白了当初影棚里那些模特被折磨得差点集体罢工的感受。

    莫大厨何止变态,他简直不是人。

    甚至一点点小细节,转头时的角度,跳起时的高度他都要抠。

    连他妈裙摆飘起来的弧度不好看都不行。

    一整天拍下来,直到夜景结束,孟婴宁已经绝望到爆粗了,

    而莫北的状态跟她完全相反,他看上去很兴奋。

    这会儿时间已经挺晚了,团队跟着跑了一天也已经完全筋疲力竭,妆娘直接就抱着个化妆箱歪在旁边睡着了,不然这个人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而孟婴宁在看到陈妄来接她的那一瞬间,感觉自己差点没哭出来。

    男人下车关上车门,刚转过身来,就看见孟婴宁朝他跑过来。

    小姑娘身上衣服和妆都还带着,水粉色的长裙子,长长的袖子和飘带在夜色里兜着风扬起,皱巴着张小脸,直接扑进他怀里。

    陈妄抬手拦着腰把人接住。

    孟婴宁像瘫了一样,一点儿力气都不想使,挂在他手臂上黏黏糊糊地撒娇“我累。”

    陈妄其实很吃她这套,抱着她塞进车里,抬手拍了下她的脑袋“累就回家睡觉。”

    从这边开回家有一段距离,孟婴宁在车上睡了一觉,到家的时候又被陈妄叫起来,迷迷糊糊地上楼,卸了妆洗了个澡又吃了个宵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累过头了,虽然不想动,但人反而精神起来了。

    孟婴宁趴在床上晃悠着腿儿刷微博,哗啦一下,刚好看到莫大厨新发的一条。

    刚刚。

    九宫格的一套图,少女的发髻、眼角、唇,袖口的弧度,指尖轻翘,裙摆荡起,每一张照片都是一个细节放大的特写,却看不出整张图完整的样子,闹得人抓心挠肝的心痒。

    微博配字放个图透。我的e婴宁。

    还at了她。

    虽然莫北今天只用了一天时间就让孟婴宁有点儿想要拉黑他,但是

    孟婴宁一张一张点开了那九张图重新又看了一遍,虽然只有细节,但是

    呜真好看,正片已经出了吗已经修完了吗呜呜呜我长得可真好看。

    孟婴宁一瞬间对于莫北所有的哀怨都没有了,能把女人拍得美的人就是神,他不会有任何错。

    她很愉快地点了个赞,然后转发。

    刚转完,卧室门被打开,陈妄洗好澡进来。

    孟婴宁美滋滋地抬起头来,对上陈妄的视线。

    孟婴宁一顿。

    想起了这个对莫北不怎么喜欢,甚至人家给她化个妆都不太乐意的老醋缸子,忽然莫名有一点点忐忑。

    她看着陈妄走过来,俯身从床头拿起手机,划开屏幕,没忍住叫了他一声“陈妄。”

    陈妄没抬头“嗯。”

    孟婴宁清了清嗓子,问“你有微博吗”

    “没有,弄那个干嘛”

    对嘛,一个之前连微信都没有的男人。

    一个几个月前还觉得网红和明星不都一样么的男人。

    孟婴宁松了一口气,重新栽回到枕头里,脑袋往枕头缝一埋,放心地说“没有用,特别没劲的。”

    陈妄抬起头来,眯了下眼“你又干什么了”

    孟婴宁扭过头来,很无辜地看着他“我什么都没干,我就问问。”

    陈妄看了她一眼,才收回视线,点开一直在往外弹消息的微信。

    最上头一个是自从上次吃过饭以后一直很消停的陆之桓,这人不知道又忽然抽什么风,给他发了六七条,时间就在几分钟前。

    陈妄点开了。

    陆之桓妄哥

    陆之桓哥

    陆之桓哥你睡了吗你醒醒啊,你监守自盗看着长大的小媳妇儿在微博上跟别的男人官宣了。

    陆之桓图片

    陆之桓你看

    过了一会儿。

    陆之桓哈哈哈哈哈哈哈哥

    陆之桓狐狸点赞了,还转发了。

    陆之桓图片

    “”

    陈妄沉默地点开了那两张截图,看完,退出来,刚好下面跳出了陆之桓新一条消息。

    陆之桓哥您别他妈睡了你老婆没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