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章
    第七十章

    陆之桓非常替陈妄焦急, 真心实意的焦急中还透着几分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兴奋。

    孟婴宁的这个转发其实没什么问题,既然有工作上的合作, 那肯定是要转的, 问题在于这个摄影师说的话。

    我的缪斯什么的, 说正常也正常,说不正常, 就也真的还挺容易让人遐想连篇。

    尤其是陈妄那种从来不接触这些的。

    陆之桓别的方面不敏感,在感情上还是有点经验的, 上次在会所遇见易拉罐以后,他对陈妄谈起恋爱来什么样也算是多多少少有了一点了解。

    他确实挺了解的。

    陈妄点开了那两张截图,平静地看了一眼。

    他没玩过微博, 但之前在俱乐部的时候也看别人刷过,蒋格经常每天泡在上面,看到什么好玩儿的东西也都会给他看, 倒也不至于完全不了解。

    婴宁今天一天超级开心, 莫老师人特别好, 专业又厉害期待成片

    超级开心。

    人特别好。

    陈妄回忆了一下去接她的时候孟婴宁委屈巴巴看着他的样子,没什么情绪地哼了一声。

    趴在床上的小姑娘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危险临近,还美滋滋地玩着手机, 长睡裙裙摆翻到膝窝的位置,细细白白的小腿啪嗒啪嗒拍着床面。

    陈妄把手机丢在旁边床头柜上,一声响。

    孟婴宁闻声抬起头来, 扭过头看了一眼,又重新转过头去。

    陈妄站在床边, 居高临下地垂着眼“今天拍得怎么样”

    “唔”孟婴宁指尖飞快点着手机屏幕打字,注意力没放过来,“就特别累,超级累。”

    陈妄点点头,平静问道“我英语不太好,e是什么意思”

    孟婴宁“”

    孟婴宁打字的动作戛然而止。

    孟婴宁扭过头来,表情先是一片空白,然后在对上他的视线后莫名一慌。

    小姑娘瞬间从床上扑腾着爬起来,飞速窜到床边,陈妄眼疾手快,几乎在她爬起来的同时动了,孟婴宁反应也快,二话不说直接蹦下床跳出老远,站在床的另一边惊恐地看着他。

    俩人隔着张床互相瞪着对方,孟婴宁委屈地嚷嚷“你不是说你没有微博吗你怎么骗人”

    陈妄看着她“躲什么回来。”

    “你要抓我我干嘛不跑”

    “你先要跑我才抓你的。”

    “那我不是怕你打我吗”孟婴宁撇撇嘴,“你刚刚那个表情看起来像是又要打我。”

    “”

    陈妄差点又被她给气笑了“我什么时候打过你”

    “你有的,”孟婴宁很认真地说,“你以前打过我手板。”

    “”

    陈妄完全不记得还有这么一回事,他没事儿还能打小姑娘手板

    陈妄扬眉“我打你手板干什么”

    孟婴宁看着他,目光定了好几秒,小表情看起来有点儿哀怨“你忘了,你打过我就忘记了,那时候关于我的事你根本都不在意。”

    她撇撇嘴,慢吞吞小声地说“我就都记得。”

    陈妄愣了愣,看着小姑娘不自觉有点委屈的样子,心窝一软。

    他顿了顿,放低了声“过来。”

    “我不,”孟婴宁靠着墙边站,瞪着他,“你让我过去我就要过去,你叫小狗呢。”

    陈妄绕着床边往前走了两步。

    孟婴宁连忙跟着后退了两步,背贴着墙,忙道“你再过来我叫了啊”

    陈妄勾勾唇,没听见似的朝她走过去。

    孟婴宁二话不说,撒腿就往卧室门口跑。

    男人三两步就追上去,拦腰把她捞回来,轻轻松松往床上一丢,孟婴宁刚来得及撑着床面挣扎着爬起来,陈妄人紧跟着压了上来。

    孟婴宁胳膊一软,人重新摔回床单里。

    光线幽暗,很进的距离下,两人视线直直撞在一起。

    陈妄撑着手臂垂眸看着她,有些无奈“往哪儿跑啊我还能真打你”

    孟婴宁眨巴了两下眼“好像不能。”

    男人身子往下压了压,眼一眯“干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了,自己把自己心虚成这样嗯”

    孟婴宁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别过头去躲开视线,小声说“这样不是挺有情趣的么”

    陈妄“”

    陈妄完全不明白她这种诡异的爱好,也不知道这玩意儿情趣在哪儿。

    但。

    小姑娘侧过脑袋去平躺着,耳尖害羞泛着红,脖颈拉长,侧颈皮肤细腻,线条很漂亮。

    陈妄沉着眼,手臂一屈,低头吻上去。

    小姑娘转过头来,发出很细微地一声,像受了惊的小鸟似的下意识缩了缩往后躲,下一秒,在意识回神反应过来的时候又不躲了。

    甚至略微抬了抬下巴,让他亲得更方便一点儿。

    没有任何抗拒的意思,一副完全任由他宰割的乖巧模样。

    陈妄抬起头来,声音有些哑“这么乖啊。”

    孟婴宁不敢看他,睫毛直颤,手指搭在他手臂上。

    陈妄笑了一声,垂头轻轻咬了咬她的脖子,低问“微博是怎么回事”

    “还e,你是谁的女神”

    “还敢转发点赞,知不知道自己有男人”

    孟婴宁仰着头呜咽了声,指尖往他手臂肌肉里掐了掐,连忙说“知道知道。”

    陈妄抬头,亲了亲她的唇“知道还敢转,怎么回事儿啊小姑娘。”

    孟婴宁已经不太行了,漂亮的眼睛雾蒙蒙地看着他,眼神顺从又无措。

    陈妄默了默,忽然抬手捂住了她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扫过掌心,然后含着她的唇瓣,挺重地咬了一下。

    孟婴宁疼得缩了一下,可怜巴巴地叫唤“疼你别咬我。”

    “微博删了。”陈妄说。

    孟婴宁存留着最后一点儿理智“我都转了,怎么删。”

    又咬了一下“删不删”

    “这不能删了”

    “怎么不能删”

    孟婴宁眼睛都红了,实在没忍住,抬手推了他一下“你能不能讲点道理我转都转了,莫名其妙删掉不是挺奇怪的。”

    陈妄被她推开一点,耷拉着唇角,不是很开心地说“怎么补偿我。”

    孟婴宁之前就完全不知道这人这种对莫北突如其来的敌意是怎么回事,陈妄不是那种“除了我以外别的男人你一眼都不能看”的类型,孟婴宁男性朋友也有,发小同学还有工作上认识的,陈妄对这些向来都不太会干涉。

    这次是真的挺在意的,也不知道是哪里戳中了他的点。

    孟婴宁勾着他的脖子往下拉了拉“还能怎么补偿,我都带你见家长了,”她抬起头来主动亲他,红着脸小声说,“我这么喜欢你,我爱你呀。”

    “我喜欢你”和“我爱你”这两句话对于女人来说,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情话。

    男人不一样,他们其实不太能理解这两者之间对于女孩子的意义差别在哪儿,他们甚至不太在意这句告白,相比起言语,事实和行为要更重要一点儿。

    你可以不说这些话,我不需要听,也不怎么太在意这个,有没有其实不会有很大差别,因为比起“说”,“做”的意义要重得多。

    陈妄一直以为自己是这样的。

    直到他亲耳听到小姑娘抱着他的脖颈,羞涩又大胆地在他耳边说爱你。

    胸腔里满涨感一点一点清晰起来,那种让人无法形容的陌生感觉让他好一会儿都没能反应过来。

    等他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孟婴宁都已经快睡着了,小胳膊搂着他的脖子,脑袋埋在他颈窝,感觉到他动,撒娇似的蹭了蹭“你还生气吗”

    “本来也没生气,”陈妄叹了口气,人一塌,翻身躺下,把人捞过来,揉了揉她的头发“是不是傻。”

    “本来不想让你知道的,就觉得你肯定得小心眼,”孟婴宁嘀咕,“你不是没微博么,怎么消息这么灵通啊。”

    “陆之桓告诉我的。”陈妄毫不犹豫就把陆之桓卖了。

    孟婴宁“”

    陆之桓第二天中午接到了孟婴宁的电话。

    刚一接起来,那边噼里啪啦把他一顿叼“陆之桓你跟我说实话,你是年年派来的吧,或者你是不是暗恋陈妄挺多年了啊看我失恋对你有什么好处”

    陆之桓吓了一跳“分了啊不能吧。”

    “分个屁”孟婴宁呸他,“你到底跟谁一伙儿”

    “我当然跟你一伙啊,没分那不就是没什么事么,”陆之桓直乐,“不过妄哥动作够快的啊,昨天晚上的事儿他今天就找你去了”

    “”

    他昨天晚上就找我了呢。

    想起昨天晚上,孟婴宁不太自在地摸了下耳朵,段时间内都不太想再搭理陆之桓,挂电话,打开微信,拉黑,一气呵成。

    十月底最后一场雨后,气温陡然直降,眼看着年底,月刊送厂紧接着就要准备新春特辑,中间闲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

    莫北在时隔一周后再次微信滴滴了孟婴宁,孟婴宁当时正在跟陈妄窝在沙发里看电影。

    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孟婴宁忽然正襟危坐,转头看向陈妄,一脸严肃“我要跟你说一件事情。”

    陈妄扬了扬眉。

    孟婴宁举起手机,象征性地问道“我想给莫老师回条微信,行不行”

    “行,”陈妄眼睛看着电视,漫不经心说,“回一个字亲一下。”

    “神经病。”

    孟婴宁翻了个白眼,重新靠回沙发里,划开微信。

    莫北通知你一下,正片修好了。

    孟婴宁瞬间就坐直了想看莫老师好人一生平安

    莫北没用,参赛的,结果官方出来之前就算是你也看不着。

    孟婴宁那麻烦您下次这种情况就不要提前通知我了。

    莫北不过可以稍微给你透露一点点消息。

    莫北你不是喜欢我之前拍的那套花木兰么

    莫北你应该会比她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