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四章
    第八十四章

    孟婴宁一直挺少女的, 上学那会儿还特别爱看言情小说,比如霸道总裁强制爱邪魅皇帝俏皇妃什么的, 对这方面的戏份印象还挺深刻。

    因为一般这种戏, 都是要做足一章三千字的。

    让人想印象不深刻都难。

    并且一般女主角都会非常痛苦, 像那种古言小说和霸道总裁文里,血都是要流满一床单的。

    看起来非常可怕, 让人一度觉得后面这女主角得被抬到医院去输血的。

    所以,十五分钟后, 孟婴宁长长的吐了口气。

    心里是真的一松,眼泪巴巴地“这就完了对吗”

    陈妄“”

    孟婴宁感觉男人整个人瞬间就不对了。

    孟婴宁敏锐地察觉到了危险的来临。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 还,挺久的,”孟婴宁赶紧说, 把被子往上一拉, 整个人钻进去滚了一圈儿, 把自己严严实实缠上了,“你先洗澡吗”

    陈妄起身。

    窗帘遮住大半日光,卧室里人影朦胧, 孟婴宁倒吸了口气,红着脸闭上眼,脑袋一缩, 把眼睛也藏在被子里了。

    黑暗里敏锐地听见了包装被撕开的声音。

    然后有人拽着被子把她从里面一层层剥出来。

    男人的声音沙哑压抑,听起来好像非常, 非常非常的不爽“没完。”

    “我现在就是后悔,我非常后悔,我就不该说话,说好的十五分钟呢,”晚上九点,孟婴宁哑着嗓子抽抽搭搭地缩在被子里抹眼泪,声音闷闷的,“我要离婚,我现在太烦你了,我这一天天过得都是什么日子。”

    陈妄端了杯水走过来,递给她。

    孟婴宁脑袋往里一缩,可怜巴巴地吸着鼻子“拿走,英雄不饮嗟来之水。”

    陈妄把水杯放在床头,慢悠悠地说“嗓子都喊劈了。”

    “”

    孟婴宁一把掀开被子,指着他愤愤道“所以这就是你一定要先拉着我领证的原因我要是知道你这样我才不会这么早就嫁给你你要是多买两盒那玩意儿是不是今天晚上不打算睡了”

    “是。”陈妄很愉快的承认了。

    “”

    孟婴宁喃喃道“我完了,我这样下去是要英年早逝的。”

    陈妄站在床边,垂眼看着她,平静地说“孟婴宁,在你之前,我没有过女人。”

    孟婴宁愣了愣。

    快三十岁的人了

    那好像还挺可怜的。

    孟婴宁有那么点儿莫名其妙的怜悯“啊”

    “所以,理解一下,”陈妄重新把水杯拿起来,递过去,“先喝口水。”

    “”

    就像是某个开关被开启,周末连着两天里,孟婴宁从床被拖到了沙发,又从沙发换到了浴室厨房,最后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到了陈妄脸上。

    “我以前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陈妄,我本来以为你是正经人的,”孟婴宁有点儿恍惚地说,“我勾引过你那么多次,那么那么多次,你看都没看过我一眼”

    “是吗。”陈妄心不在焉地说。

    “是的,”孟婴宁很认真地点点头,“你还说我了,你不知道,我当时哭了特别久。”

    陈妄动作一顿。

    “知道。”好半天,他低声说。

    他当时看着她跌跌撞撞地跑出去,漫无目的走了很长一段路,然后蹲在地上声嘶力竭地哭。

    哭了很久,她捡起包和外套爬起来,走到旁边小推车那儿给自己买了一个鸡排,然后边吃边哭。

    大颗的眼泪啪嗒啪嗒掉在地上。

    陈妄当时忽然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很多年前他就想,这么一个娇气巴拉的小姑娘,稍微凶两句都能哭好久,以后长大了谈个恋爱万一被欺负了,伤心了可怎么办,到时候又要跑过来找他哭。

    为了不让她那么吵,他就勉为其难地护着她一下,把学校里那些想要追她的小屁孩都撵走就得了。

    陈妄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孟婴宁会因为他哭。

    甚至其实她的每一次伤心都是因为他。

    客厅光线柔和,小姑娘懒洋洋地趴在他腿上打了个哈欠,脑袋一歪,埋进他怀里。

    陈妄动了动。

    孟婴宁这两天是真的怕了,睡意席卷,她皱巴着张小脸抱住他的腰“陈妄,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节制,我想睡觉。”

    “嗯,”陈妄抬手,拍了拍她的脑袋,“睡吧。”

    孟婴宁睡觉一直很快,没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女孩子皱着鼻子翻了个身,平躺着枕在他腿上,嘴巴微张着,呼吸平缓。

    睡得很熟。

    睡梦里有谁抱着她,手指干燥温热,唇瓣柔软,很轻地碰了碰她的眼睛。

    声音朦朦胧胧地穿透了漫长无边的梦境,模糊又低沉地在耳边很轻地响起。

    “不会再让你哭了。”

    领证这件事儿孟婴宁没敢直接跟孟靖松说,陈妄这一套操作走得过于干脆利落,见完家长直奔民政局,拍照敲章的时候她自己都是懵的,领得毫无预兆,领得猝不及防,领完以后好久都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老孟接受起来应该也还是需要那么一点点的铺垫。

    礼拜五晚上孟婴宁例行回家吃饭,饭前,孟家又开始了家庭会议。

    之前在家里住的几天下来,孟婴宁现在也发现了孟父到底是个什么神奇脑回路,反正她只要说陈妄好,孟父就不高兴。

    然而在他以为陈妄和孟婴宁吵架准备分手了的时候,孟父还会忍不住替陈妄说几句好话。

    所以说男人真的是个让人完全没法儿理解的神奇物种。

    孟婴宁另辟蹊径,用尽了毕生文采从几个角度全方面地把陈妄这个人从头到脚批判了个遍,反正浑身上下没一处好的,最后总结“我受不了了,我要跟他分手,我想跟别的男人结婚。”

    孟父惊疑“跟谁”

    “不知道,随便吧,反正除了陈妄我现在谁都想嫁,”孟婴宁没好气地说,“我明天就去街上拽个男人领证。”

    孟父点点头,提议道“那我看不如小陆吧,你俩最近走的不也挺近的吗怎么着也比街上随便拽一个强。”

    孟婴宁“”

    孟父乐呵呵地看着她,语气很傲慢且不屑“你爸五十的人了,真当你爸傻啊”

    孟婴宁撇撇嘴,满身斗气瞬间消失殆尽,无精打采地栽歪进沙发里。

    “怎么着”孟父看了她一眼,“这就想结婚了你俩才在一起几天呢”

    “我俩认识十几年了我从这么大”孟婴宁往茶几上头高出一点儿的地方比划了一下,“就认识他了”

    “你俩也十年没见了”孟父抬手敲她头,严肃道,“谈恋爱的时候是你们小年轻的事儿,我们长辈也不好管,你现在要结婚就不是你一个人能决定的,那婚是说结就结的正式上门说过了吗双方家长见过了吗”

    孟婴宁捂着脑袋“爸你怎么思想这么古板,我们年轻人现在结婚就是两个人的事儿呢。”

    “像点儿话吧你啊,挺大姑娘了别跟小孩似的,”孟父又拍了她脑袋一下,“我问你,你陈叔叔那边儿陈妄带你见过了”

    孟婴宁想说哪能没见过呢,我证都领了。

    抿了抿嘴,还是没直说“小时候不是也都见过了已经”

    “那能一样吗”孟父冷哼了一声“见都还没带你见过就琢磨着怎么嫁给人家了人愿不愿意娶你呢。”

    孟婴宁连忙说“他跟我求婚了婚房三环内买,其实已经看好了,”孟婴宁强调,“一百四十平”

    孟婴宁顿了顿,往前凑了凑,眨巴着眼说“爸,人家好像比咱家有钱呢。”

    孟父“有没有钱重要吗咱家又不贪他那点儿钱再说咱家穷吗我是饿着你了”

    “我的意思是我嫁过去也不会吃苦”孟婴宁委屈地说。

    孟父沉默了几秒,叹了口气“哪天叫你陈叔叔出来吃个饭。”

    这是成了。

    孟婴宁心里有一千个小人快乐的跳起了舞。

    她飞扑过去,抱住了老孟的胳膊,撒娇“爸,我超级爱你。”

    “就会拍马屁,”孟靖松啧了一声,拍了拍她的脑袋,“爸爸不是不同意你们,就觉得是不是有点儿早,其实陈妄那孩子挺好的,虽然吧,他妈妈的事儿这么多年也不知道是但你陈叔叔是个好人。”

    “可是你自己现在都还是个小孩儿呢,怎么成家”

    “我就是有点儿”孟靖松视线发直,表情看着跟做梦似的,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最后也没弄明白自己到底想说什么。

    半晌,又叹了一声,眼角的纹路跟着一弯,清和的眼看着她,喃喃道“感觉昨天还抱着我胳膊撒娇呢,怎么一晃儿就要嫁人了一想到这个我就有点儿”

    舍不得。

    一想到自己捧在手心里疼了二十几年的宝贝即将脱离他的圈子,他的羽翼,拥有自己的爱人和家庭,就总觉得好像跟丢了什么似的。

    特别高兴。

    又觉得有点儿寂寞。

    孟婴宁鼻尖发酸,又感动又愧疚,特别特别想哭。

    “爸,”孟婴宁老实巴交地承认,“其实我们已经领证了。”

    孟靖松“”

    “就前几天,”孟婴宁说,“陈叔叔我也见过了,他妈妈的事儿他也跟我说了,他爸妈感情不好,就分开了。”

    孟靖松霍然起身。

    孟婴宁瞬间从沙发上蹦起来,兔子似的窜到电视柜旁边。

    “你过来,我不打你,”老孟深吸口气,一只手拿起茶几上的鸡毛掸子,另一只手指着她,“你给我过来。”

    孟婴宁缩着脖子“爸您别激动。”

    “孟婴宁”孟靖松瞬间吼了一声,往前走了两步,“你现在真是翅膀硬了过来”

    孟婴宁绕着茶几躲他,闭着眼睛喊道“爸爸爸爸我爱你”

    “你跑什么”孟靖松说着,抖了抖手里的鸡毛掸子,“给我滚过来我说你今天怎么回事儿呢,无事献殷勤非要跟我谈心,你还敢背着我背着我跟你妈去领证我今天不打死你我都不是你爹”

    老孟的嗓门响彻天际。

    与此同时响起的是门铃声。

    以及厨房门哗啦被拉开的声音。

    孟婴宁这边飞奔过去开门,门一开,孟婴宁看见门口站着的陈妄,一脸激动地拉着他进了屋。

    刚拽着他走到厨房门口,就看着孟母从厨房里出来了,手里拎着把菜刀。

    也不知道刚刚她切了什么,刀尖上还全是血,黏糊糊的滴答滴答往下滴。

    很有恐怖片效果。

    孟母举着菜刀,面无表情地把屋里另外三个人挨个看了一圈儿“谁背着我干什么了”

    孟婴宁“”

    刚进屋三十秒的陈妄“”

    孟靖松咽了咽口水,抬起手来,掌心冲下压了压,安抚道“老婆老婆你先把刀放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