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48】兄弟
    沉闷的门轴转动声,回荡在罗酆山山顶的夜风之中。宫门徐徐打开,注视着宫门的轮转王暂时收起了焦虑。

    敞开一条缝隙的宫门,停了下来。缝隙之中,大步走出了一个个白发苍苍的宫奴。

    这个已经满脸布满了皱纹的老宫奴,用力大步走到了轮转王身边,已经是气喘吁吁。但也顾不得喘匀了气,就赶忙对轮转王说到:“大王,你现在就进宫,陛下在北阴中天殿上。”。

    “嗯。”轮转王不等那老宫奴把话全部说完,才听到进宫二字,就迈步向前,快步疾走着朝宫中而去。

    附近的禁军也听到了老宫奴的话,自然没有阻拦风一般快步入宫的轮转王,直接放行,让轮转王顺利的进入了宫中。

    宫内的巡逻来往禁军,也得到了命令,对穿行在殿堂楼阁之间的轮转王,没有任何的阻拦。

    轮转王一路畅通无阻,直奔北阴中天殿去。

    夜幕下的北阴中天殿内外,灯火通明,璀璨的灯火,照亮着大殿内外的装饰和梁柱,还有那些金碧辉煌的砖瓦。

    几队禁军,就站在大殿四周各自的岗位上,持枪挎刀,威风凛凛。

    夜晚的阴风,吹动了这些禁军头盔上的黑色盔缨。盔缨在夜风中,随风扬起。

    来到大殿前的轮转王,二话不说,登上玉阶朝着高筑基台上高高在上的北阴中天殿上,大步而去。

    焦虑的轮转王甚至三步并作两步,石阶也是两三阶一步的登上。走得太快的轮转王,额上已经大汗淋漓。

    官袍前襟,也有点滴汗水留下的浸湿痕迹。

    阴冷的夜风,并未让快步疾行的轮转王感到任何的阴寒。

    很快,轮转王就来到了大门前,顾不得按规矩禀告行礼,一个迈步跨过了门槛,径直地朝着大殿内走了进去。

    被夜光珠,鲛人油膏等照明物而完全明亮的大殿,金柱的倒影横在了大殿的地上。在这些粗壮的黑影之间,大殿的深处,酆都大帝坐在草席上,身前架起的奏案上,堆满了奏本。

    还未入睡,已经知道了轮转王要来的酆都大帝,一手持着朱笔,一手翻阅着身前奏案上的奏本。

    气喘吁吁的轮转王,来到奏案前,正要跪地行礼。对面的酆都大帝就抬眼一瞥,开口道:“免了吧,坐下说。”。

    顿了顿声,酆都大帝又平静又镇定的缓缓道:“天,塌不下来!没必要如此慌张。”。

    轮转王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了,连连应声后定了定神,也整了整衣袍,就在酆都大帝对面席地而坐。

    “九幽国又作妖了吗?”酆都大帝在轮转王坐下时,停笔下来,把手中御笔放在了桌案上的笔架上去。

    “是。”点头一下的轮转王,喘匀了气息,也缓缓说到:“陛下,之前我们为了收购九幽弓的消息不被泄露,臣找了国中很多的商人来替朝廷收购九幽弓一事,你还记得吗?”。

    合起了一本批阅好奏本的酆都大帝,漫不经心的点头一下。

    他自然是知道此事的,因为此事就是他和轮转王合计的。

    鉴于九幽国的情报机构过于的难以对付,又遍布十洲六海各地,如果由北阴朝朝廷亲自出面来收购九幽弓,不但容易泄密,而且很容易引起萧石竹的警觉。

    所以,酆都大帝和轮转王合计了一个办法,那就是由和朝廷无关的商人们出面收购,充当中间商。

    然后,北阴朝再在背后暗中从商人手中收购九幽弓。商人收购价是三千瞑金一把的九幽弓,那么北阴朝就出价三千一百两瞑金来从商人们手中,把那些九幽弓买过来。

    白赚一百两瞑金,任何商人都愿意做这个事情。当轮转王私下挑选好商人,找到他们洽谈此事时,那些多数都是无利不起早的商人们,想都没想,也没有犹豫什么,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于是,他们这些商人成了北阴朝的专用中间商,开始了大肆收购九幽弓的计划。

    而萧石竹起初的对策就是,把能制造九幽弓的鬼们集中起来,批量生产九幽弓卖给这些商人,从中赚取大量的瞑金钱财。

    一切都在按北阴朝的计划进行着,一切也都按部就班,没有任何的纰漏和变故。

    九幽国生产了九幽弓,再卖给北阴朝,已经是九幽国国内人尽皆知之事。不少九幽国鬼民都已经开始蠢蠢欲动,想要和会做九幽弓的老师傅们拜师学艺,制造九幽弓。

    至于之前从事的行业和生产,也打算因此停滞下来。

    眼看着继续这么发展下去,萧石竹也没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更多的九幽国鬼民都会放下一切工作,什么都不干,专门去生产九幽弓出售。

    九幽国的农业工业就会随之渐渐地崩溃瓦解,而木已成舟时,萧石竹则无能无力。倒是可以强硬的手段阻止鬼民们不去生产九幽弓,可重金重利的诱 惑下,九幽国一旦强制手段禁制这些事,就会激起民变。

    最终,物价飞涨的九幽国,甚至会连粮食都要靠全部进口采买才能保证国民吃饱。届时,北阴朝只要断了九幽国的采购,饿也能把大多数的九幽国鬼们给饿死了。

    直到今日轮转王接到了手中的情报消息,轮转王才知道,一切设计都是美好的,前期施行也非常顺利如意,但发展到今时今日,却不尽人意。

    “现在有情报表明,萧石竹已经想到了破解我们这个计划的对策。”轮转王把手中的情报消息奏本,给酆都大帝递了过去,同时说到:“萧石竹已经下令,全国都可以制造九幽弓。但出售只能用三千瞑金等价的物资来买卖。比如猛火油或是青鸾钢矿石等等,同时也包括不沉木,粮食和豢养的家禽兽魂等等。如有金钱买卖九幽弓,则视为叛国,按九幽律法以叛国罪惩处。”。

    接过了那本奏本翻看一看的酆都大帝,听到这一番话后,眼角肌肉一阵猛然抽搐。

    酆都大帝一直非常平静的眼中,浮现了惊讶和慌张的神色。

    大殿上灯火通明,这一切神情变化都非常清晰。

    虽然稍作逗留后,这些神色还是渐渐地消散不见了,但酆都大帝显然是大吃一惊,内心不再是波澜不惊。

    他合上了奏本,稍加思索后,问到:“这么说,我们没法再用重利和重金,去拖垮九幽国了?”。

    “是的。”泄气的轮转王,失望间点头后,给酆都大帝条理清晰的分析道:“不仅如此,萧石竹还借此把我们的存粮和物资,无形中合法合理的,都转运到了九幽国去了。而且据情报上声称,这种不用金银,只用物资买卖九幽弓的对策,让我们要暗中崩溃九幽国生产和经济的计划功亏一篑,还让九幽国的仓廪要不了多久,就会越发充盈。九幽国的物价,也会下降,让他萧石竹治下的鬼民们生活水平也会跟着提升。萧石竹太狡猾了,他反将了我们一军。”。

    “啪”的一声大响,酆都大帝愤然合上了没看几眼的奏本,已经是满脸铁青,五官间怒气腾腾。

    这四周气温,随着他身上杀气暴涨和疾射而骤降。一道道凌厉的阴风,四散疾射。

    除了蜈蚣珠和夜光珠外,大殿上那些用鲛人油膏点起的长明灯,都在风中灯火摇晃几下,猛然熄灭。

    原本灯火通明的大殿上,一下子暗了些许。

    如同北阴朝这个计划的前景一样,一片昏暗。

    本想借此来拖垮九幽国的经济和发展,却被萧石竹轻而易举的一招,就把北阴朝的阴谋破解的干干净净不说,还借此反过来借力打力,企图拖垮北阴朝。

    这并不是北阴朝无能,而是他们的对手萧石竹太强大了。

    酆都大帝平生第一次感觉到,自己遇到了对手,一个可怕的对手所带来的畏惧和不可遏制的愤怒。

    酆都大帝怒不可遏之际,沉声道:“轮转王,那你还不尽快停止收购九幽弓?”。

    这是酆都大帝目前唯一能想到的,怎么及时止损的对策了。

    “陛下,来不及了。”轮转王双唇微微一颤,惊惧的答到:“所有为我们朝廷做事的商人,少数也交付了一百把九幽弓的定金。而且是按照九幽国如今制定的规则交付的,并未交付金银货币,而是直接把各种各类等价的物资,都运抵了九幽国。一旦违约,那些物资就拿不回来不说,这些商人大多数为了能多赚些中间价,都借了钱,大量购买各种各类物资。半个月内,在朝廷治下境内的多数地区,不少的物资物价都翻了一倍。商人他们手上持有的物资不可能再和当初收购时,一样的等价再出售了。而这些商人还不知道这个情报,还在大量收购各类物资,毫无节制。”。

    “也就是说,如果不继续买卖下去,这些商人会因此而亏本,朝廷也会因此不必给他们应付的费用;甚至会让这些商人陪得家底全无。”顿了一顿的轮转王,垂头下去,继续沮丧的说到:“当初为了尽快的拖垮九幽国,臣暗中雇佣了一千多个商人啊,这就意味着一千多家朝廷治下的产业和生产工坊,都将会忽然停止计划,而面临着产业缩水或是崩溃的危机。到时候,无数的工匠,仆人将会失去生活来源的工作,就该我们激起民变了。”。

    酆都大帝忽地觉得窒息感袭来,眼中闪过了一丝丝绝望。

    “那你说怎么办?”无奈的酆都大帝,只能愤恨地咬牙。

    “陛下,完成交易,再终止计划。”轮转王是早有对策,在宫门前他就想好了办法,此时都毫不保留的说了出来:“这样虽然我们会损失不小,但终归不至于元气大伤,还有时间去恢复,否则的话,忽然就终止了计划只会让朝廷被拖垮。而且,最好如数发放之前交易和计划,也需要如数付给商人的本金和佣金。”。

    听完这番话的酆都大帝,再次咬牙切齿起来;熊熊怒火,在他的双眼之中燃烧着......

    几点夜灯笼悬停在九幽国中,广场边上的高台四周半空之中,有如繁星从天而降一般。

    酒气弥散的高台四周,载歌载舞。

    高台上的高楼里,巫小灰端着酒爵,却没有多喝。他和金累整个晚上,都在热闹和喧嚣之中沉默寡言。

    而多数时候,他们都是注视着萧石竹的一举一动。

    不为其他,只为了保护好萧石竹的安全。

    虽说今夜进宫之鬼,都是有着严格搜查和审核的,但难保会不会有不要命的亡命之徒趁着热闹混进来,行刺萧石竹。

    负责安全工作的金累和巫小灰,自然不敢大意。

    并且,至始至终都未曾露面的林聪,还在宫中禁卫里,安排了玄教教徒,以便随时可以救驾。

    如今已经开席许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喝得微醺的萧石竹,尽然离席,在美妙的乐声之中,与翩翩起舞的舞女们一起,跳起舞来。

    对于九幽王萧石竹来说是如此没有威严之事,在青丘狐王看来是新奇的,萧石竹是极度昏庸的,还有些荒唐。

    但是在金累和巫小灰看来,这一切却是危险的。

    他们不得不把萧石竹看得更紧,同时也随时随地的注意着这四周的情况。

    一曲舞毕,还好也没有发生什么,巫小灰和金累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乐师们暂时进入了休息,舞女们也退了下去。玩得还不是那么尽兴的萧石竹,意犹未尽的走回了自己的宝座前,把自己手中的酒爵,再次注满了美酒。

    然后,他抬起了左手竖起了食指,门口的宫人见状得令,手持鼓槌,轻轻地敲了敲身边的小鼓。

    鼓声响起,台上高楼内外,顿时一片肃静。以至于同时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嗓子的萧石竹,发出的声音,都格外清晰明显。

    他高举着酒爵,打了个酒嗝,一步一摇的走到了青丘狐王身边,猛然伸手,一把扼住了青丘狐王的手腕。

    狐王身后的四个护卫顿时紧张了起来,右手无不是迅速握紧了腰间挂着的长刀刀柄,双目也紧盯着萧石竹的一举一动。

    紧接着,萧石竹拉着狐王站起身来,面向其他的大臣,运起鬼气,朗声说到:“今天,不仅仅是青丘狐王到我国出使的大喜日子,也是鉴证我们两国和平共处,携手共进的重要一天。”。

    微醺的萧石竹,说起话来,都有点大舌头了,咬字也不是那么的清晰。

    但是他运起鬼气而发出的声响似九霄响雷,传遍了楼中内外。

    “而青丘狐王的真诚,和对和平的诚意,也令我非常感动。”微微眯眼着的萧石竹,很是豪爽的说到:“今日不但鉴证了我们两国可以长期继续和平共处,也是本王和青丘狐王,要结为兄弟的大好日子。”。

    萧石竹的这个忽然决定,没有丝毫的征兆,来得是那么的突然,让在场的所有鬼都微微一愣,包括还被他握着手腕的青丘狐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