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1章大事件
    姚志华掩饰地咳嗽两声“下周我请假去沪城, 连来带去,大概要一星期左右, 考完试我就回来,你们娘儿俩自己在家好好的。”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他先没说明, 是以事假的理由请假去沪城,参加研究生考试。江满了然点点头“知道了, 你走你的。”

    他一走,江满带着畅畅, 每天除了弄点吃吃喝喝,便闲得去楼下跟邻居们聊大天。

    晚饭后散步遇上刘副局长的老婆张大姐,关切问了一句“小江啊,你们家小姚这几天请假干嘛去了,没什么事儿吧?”

    “没。”江满说,“去沪城一趟,说是学校有啥事儿。”

    张大姐搞妇联工作的,特别喜欢关心人, 继续问道“大学都毕业了,回学校还有什么事儿啊?”

    “不太清楚。他们教授打电话叫去的,不知道什么事儿。”江满道,“反正他们教授老想着把他弄回去搞学术, 说他可以给人民群众写出更多更好的文学作品。”

    张大姐便接了一句“对对对, 我们家老刘还说呢, 小姚是个很有才华的青年作家。”

    “姚志华也说呢, 说整个局里,就刘副局长最能理解他了。”江满笑。

    遇上周局长的老婆,姓王,是个老师。江满领着畅畅散步遇上了,主动打个招呼。王老师过来逗逗畅畅,江满就跟人家聊上了。

    “王大姐,你说现在小孩几岁上学好啊?六岁还是七岁呢,我们家畅畅六月底生的,要是六岁上学是不是有点小了?”

    “那是小了,肯定班里顶小的。”王老师看着畅畅,“你们畅畅这才几岁呀,幼儿园都还没上,小江你真重视教育,这就盘算上小学的事儿了。”

    “那是,快四岁了,我盘算给她上幼儿园呢。”这年代幼儿园也没有规定年限,反正就是玩,江满说,上两年幼儿园就入学小学,怕她太小了跟不上。

    王老师“那不一定,年龄小也不一定跟不上,年龄小不是关键,小孩聪明好管就行。我以前也教过六岁上学的孩子,人家那小孩聪明,比好多大的都强多了……”

    王老师果然对这个话题很有心得,刚吃过晚饭也没啥事,摇着蒲扇在楼下院子里乘凉,就旁征博引,经验说法,跟江满聊了半天孩子上学的事儿。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王大姐您果然是搞教育的。”江满真心恭维道,“看您家里孩子也争气,等赶明儿您有了孙子孙女,肯定都能教育得特别好。”

    “哪里哪里。”王老师笑得开怀。

    江满话题一转问“我听说您儿子找对象了?打算啥时候结婚呢?”

    然后两人就从儿子找对象聊起,聊到儿媳妇,一路聊到结婚新三大件,缝纫机,收录机,黑白电视机。

    这年代谁家有台电视机就是土豪了。

    “王大姐,您买个黑白电视机也不少钱呢,干嘛不买个彩色的,我瞧着,黑白的过几年怕要落后了。”

    “不好买啊,国产的也一千多呢,有票也得等个小半年,进口的就更别说了,还得托关系、有渠道。”王老师道。

    东拉西扯聊了半天,临走时江满忽然说“王大姐,其实您真要打算买彩电,我倒是有个路子,进口的,日本索尼,14寸您看行不?我估摸着也就一千来块钱。”

    王老师睁大眼“真的假的?进口的不可能这么便宜。”

    江满笑笑“王大姐,我拿这事忽悠您干嘛呀,您不信那就算了。”

    王老师一把拉住她“真的假的?哎小江你别忙走,你跟我仔细说说。”

    “是这样的。”江满说,“我家有个亲戚,是在沪城跟日本人做进出口生意的,他能拿到,而且不用等那么久。他呢倒不是做家电进口的,是做出口的,所以您要是要,就一台的话不难办,让日本客商以自用的名义带过来,手续就简便了,很快的,跟日本国内一个价。”

    “哎呀,小江你还有这样管用的亲戚呀。”王老师顿了顿,“这……能行吗?那人家真能弄来,一转手就得赚不少钱呢。”

    江满笑道“瞧您说的,我们家挺好一亲戚,关系很近的,她还能加我的钱吗。”

    像姚志华自己说的一样,他考这个研究生几乎毫无悬念。

    考完试他就回来了,照旧上班。一个月后,第一手拿到分数的老教授等不及他打电话去问,直接给他拍了个电报,赶紧来吧,你考上了。

    “英语57。算你们娘儿俩一功。”姚志华回来跟江满说。

    “这么少?”江满咋舌,“还没及格呢,白瞎了我们娘儿俩教你。”

    “你知足吧。”姚志华白眼,“我这就是多的了,有个跟我一起考上的,英语考了9分。”

    “……”江满有点无语,“9分也能考上?”

    “那没办法,专业课考得多。”姚志华得意洋洋,他高考时都不算英语成绩的。“我是今年报考我们学校研究生的总分第一。”

    两口子也不着急,也不张扬,没事人似的又上了一个多月的班。

    一直等到了七月份,周局长家的进口彩电都到了,江满没去,让王老师自己去取货。王老师欢欢喜喜跑了一趟沪城拿回来,还专门给畅畅送了一大兜子水果点心来。

    当然这事谁也不会声张。这要声张出去,江满也不用干别的了,找她托关系买彩电的人能排队。

    七月底,安心领完了七月份的工资,姚志华拿着正式的录取通知,去找局长签字。

    据说局里几个主要领导还开了个小会,讨论放不放人。放人吧,其实有点没面子,咱们一个市人事局,分来个大学生,结果才不到半年人家就不干了,走人了。

    而且在不少人眼里,姚志华这小子简直是自毁前程。哪里想不开呀,考个什么研究生,再耽误三年,大半是毕业后在哪个高校当个老师之类的,能比在他们局里有前程?

    姚志华去找局长签字,江满就在家里开始收拾行李,打算再一次展示她高超的搬家技能。

    姚志华回来一进门,就抱着闺女举高高,转了一圈。

    “爸爸,局长签字了吗?”

    “嘿,小人精,你也知道签字?瞧把你能耐的。”姚志华好笑地捏捏她可爱的嘟嘟脸,伸头到卧室看看江满,便笑道“签了。”

    拿了签字的手续给她看,“江满同志,挺厉害啊,局里几个领导专门开了个小会,讨论决定放人,支持我去继续学习深造。”

    “我看看,我看看。”畅畅踮着脚,扒着爸爸的胳膊。姚志华于是蹲下来,把文件展开给她看。

    小姑娘根本不认字,偏还挺认真的,装模作样看了一下,看不懂也傻乐呵。

    “你们爷儿俩,别傻乐了。”江满推推姚志华,“赶紧收拾东西,尽早过去也好早做安排。”指指书房,“你那些书,你负责收拾好。”然后拍拍畅畅的小脑袋,“畅畅,妈妈在客厅放了个大纸箱子,你的玩具你自己管,都收进去,放好了。”

    ☆☆☆☆☆☆☆☆

    82年8月初,一家三口又搬了一次家,租了个石库门房子,在沪城安顿下来。

    房子不大,应该是民国时建的“新式石库门”,让江满一眼看上的是它有卫生间,不像老式石库门,一般都没有卫生间,还得考虑每天倒马桶的问题。

    然后安排畅畅上幼儿园的事情。

    畅畅四岁了,这个年代读幼儿园正好。这年代幼儿园本身没那么受重视,也就没那么正规,一般是企业、街道自己办的,收职工的子女。姚志华跑了一趟,教授出面给联系了一下,畅畅就顺利进了他们大学的附属幼儿园。

    趁着还没开学,江满马不停蹄开始找店面。她把范围划定在幼儿园附近,最好就在幼儿园对门,结果跑了一趟,有点失望。

    “我看了一圈,幼儿园对门没有空着出租的店面。”她一边洗菜,一边抱怨道,“往东是哪个单位的围墙和大门,往西一溜儿店面,开的都是什么店呀,卤味店,豆腐店,一家书店,两家小吃店,居然还有理发铺,这些人也太不会做生意了,这么好的地段,不做小孩生意,浪费地方,转给我多好呀。”

    然后说,她在幼儿园那条街拐角,找了个还算合适的招租店面,下午再去看看,合适就租下来了。

    “离幼儿园其实也不远,出了幼儿园大门往西走,两百米的样子,正好又在花园小学放学的路上了。”

    “做小孩生意,卖童装?”姚志华把切好的肉丝装进盘子里。

    “不卖童装。卖童装我原先是就想着挣钱,再说以前畅畅不是还没上幼儿园吗。”江满关上水龙头,把洗好的茄子递给姚志华切,然后伸头看看坐在餐桌旁边偷吃糖拌西红柿的闺女,“畅畅,别吃太多了,留点肚子吃饭。”

    小姑娘先吃被妈妈发现了,也不着急,笑嘻嘻滑下椅子,听话地去玩了。

    江满回过头来,颇为得意地宣布“我要开个面包店。”

    姚志华侧头看看她“你会烤面包?”满满的怀疑语气。

    “会一点儿。你看我以前给小孩蒸的生日蛋糕,不是挺好的?”江满眼神睃着他,“不会也可以学啊,我以前在面包店打过工的,多少会一点,学起来也快。”

    “……”姚志华顿了顿,也不追问,拿了菜刀切茄子,切滚刀块。

    江满便开始刮土豆皮,打算做个土豆烧茄子,炒个豆角炒肉,粉皮汤,三口人两菜一汤,再给畅畅蒸个鸡蛋羹,足够了。

    “小孩多,卖面包应该生意不错。”姚志华问,“怎么想起来开面包店了?”

    “我在周围看过了,转完了前后两条街都没看到有面包店。”江满看看畅畅,顿了顿,停下手里的菜刀,“我喜欢烘焙店,一直很想开个面包店来着。你想想,就在幼儿园旁边,等我们畅畅放了学,她就可以一路跑回店里来,看着满屋子面包甜点,多幸福啊。”

    她上一世,没有父母,从小是个孤儿,在福利院长大。小时候倒不会挨饿,能吃饱,只是福利院很少有零食。

    上小学的时候,学校对面开着两家烘焙店,其中一家是她同学家里开的,每次放了学,那个同学就小鸟儿一样跑回面包店,门外都能闻到烘焙的奶油香味,那时候特别羡慕她。

    不光孩子,她觉得开个面包店,投资不大,挣钱不少,每天泡在烘焙的甜香里,又不会太忙,想想就挺惬意的。

    江满停了停,把削好皮的土豆冲洗一下,伸头冲客厅喊了一声“畅畅,想不想上幼儿园?”

    “想啊。”小姑娘慢慢悠悠、甜甜软软的腔调。

    怕小孩入园难,江满每次领着她经过幼儿园门口,就指着跟她说,看见没,幼儿园多好玩啊,有很多小朋友,还有滑滑梯。所以小姑娘一直对上幼儿园不光不怕,还挺期待的。

    “等你上幼儿园了,妈妈就在幼儿园门口开个面包店,每天烤各种好吃的面包和甜点,你放了学就可以来店里找妈妈,好不好?”

    停了停,小姑娘咕咚咕咚跑进来,黑眼睛亮闪闪的“妈妈,真的吗?”

    “当然真的。”江满说,“妈妈从来不骗人。”

    小姑娘欢呼雀跃地跳了一圈,伸个大拇指“妈妈你太厉害了。”再来一句,“妈妈,我长大了也要烤面包。”

    江满扑哧一笑,忍不住逗她“你前天在街上玩的时候还说,长大了要卖气球呢。”

    “有吗?”小姑娘眨眨眼睛,睫毛扑闪扑闪的,嘻嘻嘻笑得眯起了眼睛,“我现在又想烤面包了,长大了跟妈妈烤面包。”

    “不跟爸爸上大学呀?”姚志华觉得应该给小孩一个更高大的目标。

    果然,小姑娘为难了一下下“那我……那我先上大学,上完大学再烤面包。”

    反正是离不了烤面包了,三口人笑闹着,收拾吃晚饭。

    要说搬来沪城有什么遗憾,大概就是海鲜没有在蓝城吃得那么方便便宜了,江满喝着粉皮汤,怀念了一下蓝城一毛钱一斤的蛤蜊。

    附近没有特别近的公园,三口人晚饭后就去姚志华的大学校园散步。还在暑假,校园里挺安静的,偶尔有本校的教职工,或者附近的居民来散步。

    拐进大门没走多远,姚志华努努嘴“喏,我同学,孟学春。”

    江满打量了一眼,瘦瘦的一个年轻人,跟姚志华年纪相仿,中等个,戴个眼镜,骑个自行车,老远看到他们,就骑车往这边来了。

    江满心说,这就是抢了姚志华留校名额那位呀。

    “哎呀,姚志华,又看见你了。”孟学春主动打着招呼,挺热情地把车骑了过来,“嫂子好。志华,你女儿都这么大了呀。”

    江满以前到姚志华学校来过不止一次,还在食堂吃过好几次饭,他同学不少都见过的,但叫不出名字。看看这个孟学春,不记得,感觉对方应该认识她的。

    “四岁了。”姚志华笑道,“这方面你落后了吧,准备啥时候结婚呀?”

    “哎,要准备结婚的,也不急。”孟学春问道,“志华,我听说,你考研究生回来了?哎,你说你怎么想的啊。一开始听说你分配去蓝城,又听说进了市人事局,大家都替你高兴,我还跟几个同学说呢,你文笔好,脑子好,那么有才华,往后肯定是仕途得意,再见面大概得叫你领导了。多好的工作啊,你怎么又忽然考研究生了?”

    “想再多学习深造一下。”姚志华笑笑,“工作几个月,觉得还要再学习,就回来了。”

    “嗐,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你都不知道大家多羡慕你。”孟学春一副推心置腹的口气,“你说你,再读三年研究生,也未必能有这么好的单位,还少拿三年工资呢,你从农村出来容易吗,图的什么呀。早知道这样,我真该跟你换换才对,我是更愿意去机关单位呀,没进去,倒让学校硬留下了。”

    “人各有志。我这人胸无大志,喜欢简单的生活。”姚志华笑笑,“没法子,我媳妇现在开进出口公司,眼下又筹备开店,经济上我不愁,三年工资我无所谓,人生一世,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这不是就任性了一回吗?”

    孟学春噎了一下,看看江满“嫂子还开公司?”顿了顿,神色将信将疑,“我记得……嫂子你跟志华是一个村的?”

    江满秒懂他的潜台词,便笑笑“一个村的,我们公司,就是做当地农村特色产品出口的。”

    孟学春“嫂子挺厉害的。”

    “一般般。”江满笑了下。

    “学春,你这是要干吗去呀?”姚志华开始赶人。

    “我,出去买个东西。”孟学春推着自行车,挥挥手,“那什么,改天有空找你,咱们几个在沪的同学聚聚。”

    “你赶紧忙去。”姚志华挥挥手,便自顾自跑去领畅畅。

    大人说话,小姑娘大概不耐烦听,这会儿已经跑去旁边花坛采花去了。姚志华过去一看,小姑娘揪了几片月季花瓣,仰着脸放在鼻子上,用鼻子吸住,自己乐得咯咯笑,一脸的憨态可掬。

    “嗬,畅畅,咱这嘴巴再撅,就跟小猪一样了。”江满逗她。

    小姑娘噗地吹起几片花瓣,自己哈哈笑着,跑开了。

    “慢点儿。”江满喊了一声,扭头看看姚志华,却见这哥们一脸得瑟。

    “媳妇儿我跟你说,这个孟学春,你往后遇见了不用理他,这个人说话,你听着可好了,你越琢磨越不知道几个意思。”

    他鼻子里哼哼两声“跟我比,上大学时候就喜欢跟我比,他跟我比什么呀,拿什么跟我比?他怎么留的校,当谁不知道呢,他未婚妻的姑父给他出的力,市里一个什么干部,你是没见过他那个未婚妻,麻纺厂的,你看他人长得也不丑吧,找那么一个未婚妻,大麻袋包一个,他还真敢来跟我嘚啵?扒眼照镜子。”

    完了又不放心地交代“往后一个学校,很容易就遇见了,你不用理他。”

    “有什么好在乎的。”江满道,“三年后你研究生毕业,硕士,跟他就不是一个层次的。”

    “我才没在乎他呢。”姚志华说,“谁叫他先来招我。”

    “这人一听就很事儿。”江满笑道,“那你就不怕他到处跟人讲,说你靠媳妇养,吃软饭?”

    实际上姚志华稿费养家也绰绰有余了。

    “爱讲使劲讲。”姚志华毫不为意,“我怕他说?娶个漂亮能干还会挣钱的媳妇,那也是我能耐。有本事他也找一个?”

    听起来小孩子赌气似的,实则姚志华这家伙肚子里的弯弯绕也不少。

    他故意跟孟学春嘚瑟,当然就不怕他到处说,尽管说出去,省得老有人明里暗里议论他,说他一个本科大学生,如今都研究生了,娶了个农村媳妇没文化。

    三口人溜达一圈回来,江满就问畅畅,喜欢什么颜色的小包包。

    “妈妈给你做一个小书包。”她拉着畅畅比划了一下,这年代小孩的书包都是黄帆布包居多,街上根本见不到双肩包,江满也不想自家孩子太出风头,纠结了一下,是给闺女做个单肩包,还是斜挎包。黄帆布包不光不好看,小姑娘用也太大了。

    “幼儿园小孩,又不上课学文化,不用带书包。”姚志华说。

    “要准备的,小孩小,我都打听过了,人家老师会让多带一条裤子,提防尿湿了没得换,还可以带小手绢什么的。”

    她比划一下,畅畅自己选择了斜挎包,还指明了要蓝色的,这么点小孩也会挑颜色了啊。

    江满就去裁缝店买了些合适的碎布头,给她做了一个小小的蓝色斜挎包,看看街上的流行趋势,便缝上了一圈白色小荷叶边,中间用白色布料贴了个花朵图案,一角用蓝色丝线绣了“姚畅”的名字。

    缝好了小姑娘背上试试,自己背着美了半天,去把她的小人书拿了几本装进去,跑出来给姚志华看“爸爸爸爸,看看,我也要上学了。”

    “嗯,是个上学的样子了。”姚志华夸了一句,“我们爷儿俩一起去上学,让妈妈开店给我们挣钱花。”

    “我还没有本子,还没有钢笔。”畅畅拉着他,“爸爸,把你的钢笔给我。”

    姚志华不禁失笑,这小人精,忙蹲下来跟她说“你去上幼儿园,唱歌,跳舞,玩,不用写字的,也不用钢笔本子。”

    江满收拾好针线从房间出来“畅畅,去吧你的小手绢找一条带着。”

    都给收拾好了,江满跟姚志华说“明天你跟着送去。”

    “行啊。”畅畅倒比姚志华先开学了,姚志华答应着,“你明天要忙什么?烤箱什么的到货了?等我送完畅畅去帮你搬。”

    “不去店里。我也一起送畅畅。”江满说,“我们闺女上幼儿园了,多大的事情啊。”

    她记得搁在她前世生活的年代,小朋友入园,入学,都是大事情,好多学校还要举行隆重仪式呢。生活要有仪式感。

    于是两口子收拾得漂亮点儿,小姑娘更得收拾得漂漂亮亮,手拉手一起送去幼儿园。到了一看,好家伙,哭的哭,闹的闹,很多孩子不愿意呆里边的,各种哭闹赖皮,赖在地上打滚的,不愿意离开大人。

    再看看他们家小姑娘,好奇地东张西望,瞅着别人一脸纳闷,这些小孩哭什么呀,发生什么事了吗?

    两口子把畅畅交给老师,也不黏糊,就准备走人了。

    江满蹲下来嘱咐畅畅“我们畅畅最棒了,才不哭闹呢,好好上幼儿园,听老师的话,放学妈妈就来接你了。”

    小姑娘点点头,挥挥手,坐在小椅子上没事人似的。于是江满拉着还有点不放心的姚志华,当机立断赶紧撤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