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朝南鸟(6)
    刚才那一幕, 虽是作戏逗任萝的成分居多, 可乔夕茵还是有几分真情实感在里面的。

    她是真的难过。

    这下,就算有一点难过,也在某人厚颜无耻的逗弄下烟消云散了。

    旁边三人默默地离乔夕茵与贺云朝远了些。

    他们实在是想不到有朝一日,他们会看见他们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大师兄黏着一个小姑娘不放的样子

    “诸位道友, ”二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他们看见贺云朝忽然抬起了头, 环视四周, “大家都是来寻找魔王墓的吗”

    那至今还不知道名字的小姑娘则站在他的身边,由他拉着手。

    人群中有骚动

    “那是自然。”

    “若不是因为魔王墓, 我们跑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做甚”

    贺云朝不紧不慢地问道, “那诸位为何不跳”

    此话一出, 不仅是那群人,便连云仙宗的四人也很是迷惑跳为什么要跳

    “当年魔王与妖王, 是跳崖殉情的, ”贺云朝笑了笑, 手缓慢地抚摸着乔夕茵的手背,“那魔王墓,传言道也是在断情崖下发现的吧。只站在这里而不跳, 该如何找到魔王墓”

    站在这里的人,都是抱着不同的目的的。

    有像贺云朝这般, 带宗门弟子来试炼;有为满足自己的好奇之心过来看看的;有心怀狼虎指向的散修,立志来寻宝的并非所有人都抱着一来一定要找到魔王墓的目的。

    故而,才会在此止步不前。

    ”那你怎么能断定必须跳崖才能找到魔王墓, 而不是这里有什么通往陵墓的机关”有人提出质疑。

    “我怎么知道,”哪知贺云朝只是耸了耸肩,语气轻松随意,“我只是随便猜猜。”

    众人“”

    便见他吹了声口哨,远处的云马闻声被召唤而来。他抱起乔夕茵上了马,由马展开双翼,直往断情崖上深不见底的云层中奔去。

    把所有人都看愣了。

    接着,云仙宗的三人相视一眼,也毫不犹豫地跟着跳了下去。任萝迟疑片刻,见宗门的人都没影了,气得咬了咬牙,一个狠心,一跃而下。

    很快,被这一幕说服的众人,有掉头回去的,更有的,一个接一个,纷纷跳下了断情崖。

    空中气流强大急促,饶是云马算得上修为较高的灵兽,向下坠落的同时飞行也有些吃力。

    贺云朝拍了拍它的头,带着乔夕茵离开了云马,让云马回到崖上,自己则继续向下。

    “我们第一次跳的时候,”他的声音混杂在猎猎风声中一并入耳,“我就是这样抱着你。那时候你特别乖,现在还要掐我。”

    乔夕茵又气又笑,不知该怎么回答他。

    能一样吗这与当年能一样吗当年他几乎只剩下一口气,连血都流不出来,吊着的一口气居然还要抱她。她被他吓得心跳都要停止了,根本不敢动,只有紧紧贴着他,源源不断地将自己的灵力渡给他。

    他们在断情崖下过了五天五夜。

    乔夕茵那时候才知道,断情崖不过是成了精的物种多了些,几乎都要成了魔,攻击性很强,而且总是出其不意,稍不留神便会脚滑,故而在此地丧命者极多。

    她自己一开始因为心生不宁,也好几次被这里的生物所伤。可到后面,根本就没有生物敢靠近他们,还会给他们准备贡品。

    “我觉得,魔王墓不在断情崖下,”贺云朝又道,“这里有一个有灵力波动的圈,我们去那里。乔乔,闭上眼,抱紧我。”

    说罢,他转变方向,忽而双脚踩上岩壁,借力而起。

    乔夕茵只好紧紧环着他的腰,将自己缩成一个小团,在黑暗中感受着他的心跳。

    断情崖下有什么,她已经不在意了。

    她只是在想,再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们还是两个人。

    这多好。

    从飞起到落地,不过一盏茶的时间。

    乔夕茵在贺云朝饶有趣味的声音中睁开了双眼。

    “这是连墙壁都是金的吗”

    他很是感慨地环顾四周,表达了自己的羡慕,“小乔妹妹,你真有钱。”

    入目是金碧辉煌的走廊。

    贺云朝说的不错,走廊两侧的每一块砖都是金子做成,点缀的宝石如同上好的工艺品,数不胜数。

    但话说回来,乔夕茵自己有多少钱,她是不记得了。

    在下三界,魔王是她,妖王倾慕她,鬼王双她忠实的小弟,可以说整个下三界她横着走,一有什么好东西,最先都是往她这里送。

    她理财的天赋为零,都是交给手下或者鬼王小弟去打理,只要保证她一直有钱花就可以。

    而且吧,除非她去人界,在下三界都是吃白食,有钱也花不出去啊。

    “小乔妹妹,”贺云朝叹气,“看来以后还是要你来养我。”

    乔夕茵望天“我的毕生财产都成了这个墓的材料了,我现在还是没有钱”

    走廊延伸到更为幽深的黑暗处。

    这里的名字实在是太容易判断了,墙壁上雕刻的都是魔族古老的图腾,供以祭祀之用。有这种图案的地方,只会是魔王的墓穴。

    作为一个大活人,这么走进了自己的墓穴,乔夕茵想,她的心态真好。

    她站在一面墙前,伸手抚摸墙上的宝石“我总觉得这里似乎不是人界”

    贺云朝找到的是灵力光圈。

    那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钥匙。

    哪知话音刚落,那宝石倏然迸发出剧烈的光芒来。每一束光仿佛都带着魂魄的哀嚎嘶鸣声,将人往黑暗的更深处拽。

    乔夕茵后退一步,呵道“出来”

    紧接着,面前的墙壁开始塌陷。

    贺云朝站在她的前面,眉毛微微挑起,注视着这些金砖开始消散,而金砖身后的脸,也逐渐变得清晰可见。

    那根本不是人的脸。头上是如牛一般强劲有力的角,双目巨如铜铃,面色红如赤火,獠牙青黑且尖利。

    他身上不断有黑色的雾气散发出来,却似乎根本对两人起不到影响,反倒是乔夕茵被他的脸惊到了好一会儿“小、小黑”

    他赤红色的双目中清晰地倒映着乔夕茵的脸。

    一个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却几乎与魔王别无二致的小姑娘。

    他低吼了一声。

    身边的贺云朝皱起眉头,一脸嫌弃“这是鬼王也太丑了吧。”

    鬼王“”

    几乎是同一刻,庞大的身躯如气球被扎破般不断缩小,变回正常人类的高度。而脸,也变成了肤色黝黑的中年男人的脸。

    鬼王本是厉鬼所化,化形前并无相貌,他是照着人类最普通的样子变的。以平时面目示人时,根本就不会有人会把他联想到下三界的主宰之一上。

    而他能坐上这个位置,少不了乔夕茵当年的功劳。因而乔夕茵于他,不仅是对强者的屈服,更有重塑之恩。

    “我说嘛,你还是这个样子正常点。”乔夕茵撇撇嘴。

    过了好一会儿,面前的男人才有了回应。他仔细地打量着二人的眉眼,满是不可置信与惊喜“殿下妖王大人”

    他们的身份,根本不需要去证明。鬼王辨认他们,并非只是从外表上来辨认的。

    乔夕茵点点头,秀眉弯了弯,“看来还没傻呀。”

    鬼王背后泛着寒。

    他初见乔夕茵的时候,她也是这般年纪。可时间推移,怎么也过去了几年,那时候的乔夕茵虽依然爱玩爱笑,到底不似现在这样稚嫩。

    或者说是纯粹。

    这具身体,才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十六岁小姑娘。

    然而他太了解乔夕茵了正是因为这样,她现在才愈显得可怕啊

    “我”他似乎失去了组织语言的能力,缓了好一会儿,才堪堪开口道,“我以为你们”

    五大三粗的人,鼻子忽然开始发酸。

    “死了,”贺云朝淡淡地说道,“的确。经历了一点事情,我们成功回来了。”

    乔夕茵则挽着贺云朝的手臂,哼声道,“所以你用我的钱帮我修了个陵墓”

    鬼王“”

    他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你的财产我都给您存着好吧,鬼界的资金不够的时候,还是挪了那么一点点的”

    他小心翼翼地向后退了退,尽量把事情往小了说。

    感觉这么多年不见,鬼王的胆子怎么也缩小了

    乔夕茵自我怀疑着,忽然问道“小黑,你要相信我们是真的人,你作为鬼王不会怕鬼吧”

    鬼王面色涨红,颇为恼羞成怒“我才不会怕鬼你们突然回来真的很吓人好吗”

    这下终于变得正常了。

    乔夕茵乐不可支,笑着笑着,又想到些什么,问他“你一直在这里守着”

    “最开始是这样。”

    缓了缓,鬼王的声音微微哽咽,“我去断情崖的时候,没有找到你们的尸体,看见的全是血,以及到处的灵力波动,我很害怕那时候我也坚信你们没死。但那些仙界之人欺人太甚,要你们非死不可,日日打下三界的注意。我干脆将计就计,修了个陵墓。”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带大家围观小乔自掘坟墓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