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4章番外:相遇
    “明天就是演唱会了, 你给我老实点,别乱跑!”

    “上次演唱会前天晚上你去蹦迪,上上次演唱会前天晚上你去唱k, 吴烈, 你想耍,等演唱会开完了, 随便你耍, 让我陪着你耍都行!”

    “能不能别总玩这么刺激?你叔我心脏不好。”

    “叔, 你心脏不好,但是我心脏好啊。”青年大大咧咧笑着, 连说话声里都透着股张牙舞爪不老实的劲儿,“等演唱会开完再去, 还有什么意思?”

    “要的就是追求刺激!”

    “追求你大爷!”

    “我没大爷。”青年向后一仰, 将手里手机扬扬洒洒抛在身后床上,手机在半空中完美划过一个抛物线, “就这样了哥!我这儿信号不好!您早点休息!咱们明天演唱会有缘再见!”

    “……”

    听到手机落入柔软被褥上的一声闷响后, 吴烈松了口气, 眉眼舒展,

    终于解放了。

    他翻身坐起, 拉开面前抽屉,从里面随便拿了另一部手机, 按住开机键。手机开机的这会儿功夫, 他便跳到了衣柜面前, 换了身超级酷炫的路边歌手必备装。

    戴上口罩, 背上吉他,

    塞了半边耳机,右手熟稔拨出一个号码,

    “睡什么?起来嗨!”黑色口罩上的那双眸兴奋激动,映着城市斑斓迷人的夜,“我都把明天的演唱会豁出去了,你小子可不能不来!”

    “老地方见。”

    对吴烈而言,唱歌是他吃饭的碗,也是他活下去的精神寄托。

    在舞台上唱歌太没意思,千千万万个人一起喊,他哪儿能和别人互动?吴烈还是喜欢抱着吉他走在路边,看见顺眼的,就停下来拨弄琴弦唱上两句。

    但他现在的身份不允许他这么做,

    就只能去些高档又疯狂的酒吧里爽一爽。

    老地方是他经常去的一家酒吧,消费很高。酒吧老板也知道他的身份,每次都格外照顾他,他的安全还是很有保障的。

    除了有一次,

    自从那次以后,吴烈便再也不敢一个人去,总要拉个人跟他一起。

    他按时到了地方,却并没有等到跟他约好的那个人。

    吴烈跳到酒吧台子上,又给那人打了个电话,

    “兄弟,十二点约的,现在都一点了。”他不耐烦道“别跟我说这深更半夜的,你堵车了。”

    “啊?哥?你刚才叫我出去了?”

    “刚才我这信号不好,我没听清!”

    “呢啥,我现在有事,不方便出去,你看改天成不?”

    吴烈“……”

    这熟悉的借口,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他也不想强人所难,虽然被鸽的滋味确实不好受。吴烈不大高兴,但还是含糊不清的应道“行吧,那你就别过来了,我自己一个人耍。”

    一点,刚是深夜狂欢的开始。

    吴烈到的还算早,他来时,酒吧里还没几个人。想到今晚只有自己一个人浪,吴烈没来由有些犯怂,他悻悻从酒吧台子上跳了下来,坐到一旁,要了杯果汁。

    人渐渐多了起来,

    他越来越紧张。

    “嘿,哥。”一个酒吧小哥擦着手里被子,凑过来,“你来了?”

    吴烈心不在焉望着门口,“呃。”

    “今天怎么一个人?不怕了?”

    “怕。”吴烈坦诚回“所以最近那个人来过吗?”

    酒吧小哥半笑不笑,“没来过吧。”

    并没有因为这个回答而放松的意思,吴烈若有所思喝了口酒,眼里神情复杂。

    “哥?怎么我看你还有些失落的意思?”酒吧小哥逗着他,“那我要是说来过呢?”

    吴烈又受刺激一般猛地坐直,瞪他,“玩我呢?”

    “没来过,没来过。”酒吧小哥连忙安抚,“那人是我们酒吧贵宾,他要是来了,我们老板能偷着乐好几天。不过我们老板最近几天心情不错,兴许那贵宾快要来了。”

    见吴烈神情紧张,酒吧小哥又觉得好笑,“没事儿,肯定不是今天,今天贵宾有事。”

    “况且,人家是个正常人,上次只是喝多了。”

    “哥,您就别多想了,不就被人亲了一口?多大点事。”

    我凑,不就被人亲一口?

    那可是个男的!

    还多大点事?

    你遭一男的强吻一次试试??

    也懒得多说,吴烈按着吉他琴弦,慢吞吞将视线移到了酒吧门口,

    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上次意外事故,

    他也不是第一次抱着吉他在酒吧弹唱为乐,酒吧的常客都已经对他眼熟了。唯独那次,他照旧抱着吉他乱窜,看到桌上趴着一个男的,以为是那人心情不好喝醉了,便有心过去唱两句安慰安慰,

    结果等他唱完,那男的却闷声笑了,

    “好久没听你唱歌了。”他说“真好听。”

    吴烈顺口答“谢谢。”

    男人侧过身,支着头,冲他招了招手,“过来。”

    当时酒吧灯光昏暗,昏暗到他完全看不清楚那人长相。

    但他语气温吞,举止绅士,看起来应该是个有身份的人。叫自己过去,大概是真的有事要讲。

    也是平时被保镖保护惯了,吴烈没设任何防备,抱着吉他凑过去,还凑的极近,甚至还主动开玩笑,“先生,你要是想给我打赏,那就不用了,我不缺钱。”

    他笑声清朗,垂眸看时,接着后面深蓝色玻璃光望见了那人的眼睛,

    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温柔的一双眼。

    鬼使神差的,吴烈愣住了,他抱着吉他,沉浸进这双温柔到致命,又莫名熟悉的眸子里。

    而男人也趁着他走神的这会功夫,毫无征兆的伸手按下他的脑袋,

    微扬起脖颈,吻住他的唇瓣,

    吴烈瞬间从温柔里挣脱出,回过神,触电般的疯狂推开了他,

    那人重新被他推进黑暗,

    “小帅哥。”他低笑着,“被骗了吧?”

    吴烈暴躁跳脚,强忍理智没摔了怀里吉他,“你傻逼吗?”

    他万万没想到,这么温柔绅士的一个人居然会骗他接近,还占他便宜!

    “我不傻逼啊。”男人认真回他,温吞道

    “但我挺喜欢你。”

    傻逼才会喜欢他一个男的。

    吴烈回忆着,莫名脸烫,忍不住小声嘟囔一句。

    嘟囔完后才觉出哪里不对劲。明明这么令人生气的一件事,他脸烫个什么劲儿?

    狗比酒鬼喝完酒乱撩人!亲完还他妈不负责!

    吴烈心里骂,但自己也不清楚如果当时那个狗比真的留下了,又要怎么负责。

    他灌了口酒,把怀里吉他向上提了提,几步走到酒吧门口。

    一点半了。

    吴烈抱着吉他,发觉来的客人都戴了面具,他狐疑拽了一个人,问了几句,

    才得知今晚酒吧有活动,

    有个客人包了场,要举办一场面具晚会。

    “哦豁,还挺会玩。”吴烈向上拽了拽口罩,笑眯起眼,一跳一跳的走到了酒吧深处。

    酒吧已经开始热场,

    台上几个妹子衣着暴露的在热舞,头顶上原本就不算亮的灯光愈发昏暗,

    吴烈拨了两下吉他,

    暗下的灯光撒在吉他弦上,亮的刺眼,

    却比不上眉眼飞扬的青年半分耀眼。

    吴烈熟稔拨弄一段,便吸引了周遭一圈人的目光,他跳上台阶,正要给旁边一个眼睛发亮的姑娘唱两句。却猝然间被一个粗里粗气的男声打断。

    “诶呦,小骚货,弹得不错啊。”半张面具也挡不住男人的满脸横肉,男人把酒杯举到眼前,调戏似的透过红酒看他,“什么时候来的?”

    吴烈斜着瞪他一眼,理都没理他。

    这酒吧开了这么多年,他来了这么多次,

    还是头次遇见这么没素质的玩意儿。

    吴烈照旧弹着吉他走向那姑娘,像是完全没听见,那男人笑容凝滞,面具后的眼里透出恶意,“不就是个卖唱的?拽个什么劲?”

    他扔下酒杯,突然走近吴烈,一把拽住吉他,“唱个屁!过来陪老子!”

    自己的表演被打断,吴烈才彻底炸了毛。

    他一把甩开,不耐骂了句,“滚蛋。”

    男人气得直瞪眼,“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知道我是谁吗?”吴烈反问他。

    “不知道,你不就是个卖唱的?”

    “我可不是。”吴烈讥讽笑道“但我知道你是谁。”

    男人闻言,嗤笑一声。

    吴烈这才不紧不慢接道“你不就是后厨还没来得及杀的那头猪?”

    男人被他惹急了,一把抓住他手腕,要扯掉他脸上口罩。

    吴烈动作敏捷,闪开了。

    他抬起右腿,瞅准了男人薄弱位置,正要反击。

    一只手拦在了他和男人中间。

    吴烈心道我正打傻逼打着起劲儿呢拦着我干啥,

    结果一抬眼,看见了一个人,

    意外的熟悉感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

    青年穿着身黑西装,西装外套扣子没扣,露出里面的白衬衫和漂亮领带,身姿挺拔,像极了电影里的的吸血鬼王子,左手拦在他前面,右手却攥着一枝玫瑰,

    面上戴着张黑色面具,衬着他肤色苍白,

    眼眸深沉,却裹挟无限缱绻温柔,

    “不好意思。”这人彬彬有礼开口,“今天是我主场。”

    “你主场怎么?这卖唱的跟你有什么关系?卖唱的是酒店的人,我要走,跟你没屁关系吧?”闹事的男人气得脸红脖子粗,“怎么?还想抢人?”

    青年缓缓摇头,“不。”

    “那就让开!”

    “我不抢人。”吴烈眼见着面前的人将手里玫瑰自然递给他,又揽住他的腰,笑容满面,“不抢,是因为这本来就是我的人。”

    青年微收下巴,噙着笑的温柔眼眸里突然结了冰,

    “你动他,是想死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