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二下
    大门“砰”的一声关上, 楚喻从卧室探了个脑袋出来, “黑心巫婆走了?”

    陆时站在门口, 视线移向楚喻, “嗯, 走了。”

    他靠着冰凉的墙壁,回忆方薇云刚刚的神情, 心里却半点没有快意。

    这还不够。

    他要沾着鲜血的人, 也要用鲜血来偿还。

    楚喻注意到陆时的神情,安静着暂时没说话,直到放在卧室的手机响起了特殊的提示音, 他才出声,“陆时, 手机。”

    陆时撑直脊背,走过去拿起手机,打开。

    因为开的是外放, 很快, 房间里响起了方薇云的声音。

    “你出的什么主意?啊?我受够了那个杂种高高在上的模样!他不会帮我的, 我现在怎么办?我现在要怎么办!”

    最后两句, 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歇斯底里。

    楚喻忍不住想, 方薇云心理或者精神上,应该是有点不太正常。

    每次听她的声音,楚喻心里都悚得慌。

    紧接着响起的, 是一个男声,“姐, 你真确定那个什么伊蕊丝怀孕了?你问过姐夫没有?”

    很快,这人又道,“哎我错了,这种事儿还真不能开口问。不过,要我说,这个伊蕊丝就一个嫩模,手段真能有这么厉害?姐夫见过的女人,多了去了!”

    “你不懂!”方薇云呼吸不稳,慌张道,“那些女人,都留不住陆绍褚的心,但有一个人可以!”

    “谁啊?”

    那男声一顿,迟疑两秒,“姐,你是在说,姓江的那个女的?她不是早死了吗,估计连灰都不剩了。”

    他又劝道,“姐,你要不要悄悄找个医生看看?你成天觉得那女的会变成鬼回来找你,把自己吓得不轻,说不定吃吃药就好了。”

    “你不懂!”

    听着方薇云的声音,楚喻皱了皱眉。他猜测,方薇云心理本就已经非常脆弱,今天到陆时这里来,可以说是又遭到了打击,精神状态肯定会不太好。

    楚喻总觉得,她会说出些什么东西来。

    “那颗痣,伊蕊丝那颗痣,跟当年江月慢的一模一样!肯定是她回来报复我了,肯定是……她会杀了我的,一定会杀了我的……”

    “姐,这大白天的,你讲鬼故事啊?就别吓自己的,你当年不是直接一把火烧了了事了吗,人都成灰了,难道还能回来找你?”

    方薇云忽然很轻地来了一句,“如果没有成灰呢?”

    男声隔了几秒才响起,声音降了几个度,压得很低,“姐,什么没有成灰?你不是说,你当时全烧了,处理得很干净,不会被人找到任何蛛丝马迹吗?”

    方薇云嗓音放得愈轻,“我怎么会这么轻易地就放过她?我要她做鬼都不能超生!一辈子只能在桥下面当水鬼!”

    她又恍惚道,“肯定是她回来找我了……来找我报仇了!”

    男声似乎很受不了方薇云的神神叨叨,“行了行了,说清楚,你到底怎么处理的?你把人扔河里了?这事情马虎不得,要真被人发现了什么,不仅是你,连带着我们方家都要跟着倒霉!”

    听方薇云不说话,男人又催促,“到底怎么处理的?是不是扔河里了?”

    被接连催促,方薇云才吐出一个词,“水泥。”

    水泥?

    楚喻立刻将视线转向陆时。

    虽然还没到傍晚,但窗外天光阴沉,一点阳光也没有。

    陆时的侧脸显得格外苍白。

    他低垂着头,看着手机明亮的屏幕,眼尾划出凌厉的弧度。

    楚喻挪了小半步,握了陆时的手。

    电话里,男人气急,“水泥?你要我说你什么好,啊?你把人封水泥里往河里扔?这他妈要是被人发现了,就是明明白白的证据!”

    深吸了一口气,男人又道,“见面说,把事情都给我说清楚了!”

    声音消失后,楚喻担忧地看向陆时,却见陆时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这段时间,把方微善盯紧,特别是他和他手底下的心腹,去了哪座桥,哪条河,做了些什么,我都要知道。”

    他的嗓音很冷,像是压抑着什么,又平静的仿佛什么情绪都没有。

    扔开手机,陆时垂眼看向楚喻,手指松松捏住楚喻的下巴,缓缓上抬,哑着嗓音道,“你看,跟怪物相比,人要可怕得多,不是吗?”

    说完,他勾起唇角,露出凛然的讽刺。

    嘉宁私立出成绩向来都很快,期末也没能除外。

    一大早,班级群里的消息就没停过,等成绩出来之后,刷屏速度更是到了巅峰。

    “体委罗嘉轩学校出成绩就不能慢点,让我再苟延残喘几天?卧槽啊我妈已经挽袖子要抽人了!”

    “平民李华辅导班的报名表就在手边,看完成绩,自觉开始填。”

    “体委罗嘉轩难兄难弟!我们辅导班见!”

    “学委方子期你们要上哪个补习班?约我一起?来朋友们,跟我一起高呼,学习使我快乐!学习使我容光焕发!”

    “班长章月山学习使我饥饿!同学们,要不要出来吃饭?”

    “体委罗嘉轩断头饭吗?”

    “班长章月山滚滚滚,吃还是不吃?”

    “体委罗嘉轩吃!”

    楚喻先问了陆时,然后捞起手机回复。

    “陆神吃吃吃!一起啊,不过我们吃什么?又降温了,吃火锅或者汤锅续续命怎么样?”

    好一会儿,群里都没有人说话。

    楚喻迷惑,他这是获得了什么新能力,强势冷了全场?

    过了快两分钟,群里才冒了一条消息出来。

    “体委罗嘉轩校花?”

    楚喻啪啪打字。

    “陆神是我,怎么了?”

    “体委罗嘉轩!!!吓死了!我就说,陆神万年潜水,如此高冷,怎么可能出现在群聊里!我还以为我眼花了,揉了三次眼!又以为自己在做梦,顺便拧了大腿!”

    “陆神哈哈哈哈!”

    “平民李华画面违和。校花,你怎么用陆神的号?你们一起的?”

    “陆神嗯,我们住一起,我手机充电呢,就先用他的。”

    发完,楚喻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体委罗嘉轩要是校花是个女生,我会感觉自己吃了一吨的狗粮!”

    “平民李华……其实你想吃,也是可以的。”

    “体委罗嘉轩啊?对了,我们断头饭吃什么?”

    聚餐的地点很快就敲定了,在一家老字号汤锅店里,环境好,食材新鲜,汤味纯。鉴于补习班马上要开课,一群人十分火速地约好了时间。

    出门时,楚喻翻出新买的黑色丝质薄围巾,严严实实地在陆时脖子上围了一圈,确定不透风了才收手。

    站好,他又打量陆时,陶醉,“我的眼光可真好啊,这围巾挑得不能更合适了!”

    陆时站在原地,“还要戴什么?”

    “等等!”

    楚喻又转身,从口袋里找出黑色手套给陆时戴上,最后在陆时小腹和后腰,各贴了一张暖宝宝。

    “完工!好了,这样就可以放心让你出门了!”

    大街上已经很有过春节的气氛,几乎每家店都在播贺岁歌曲,“恭喜你发财”和“恭喜你呀恭喜你”轮番轰炸路人的耳朵。

    楚喻跟陆时说话,都要靠得近点儿,才确保能听清。

    “有消息了吗?”

    “没有,盯着的。”

    楚喻点头,又道,“我猜梦哥他们已经到了,我听班长说,梦哥以前吃自助餐,提前饿了三顿,水都没喝,就是为了到自助餐厅一展拳脚。没想到刚走到餐厅门口,低血糖了,差点晕人家店门口!”

    楚喻和陆时到包厢时,章月山也正好在说这件事,“重点是,梦哥重的要死,我想扶他,自己差点没被压趴下!”

    梦哥哼声,“为了杜绝上次那样的情况,我这次只饿了一顿!”余光瞥见门口进来的人,“陆神校花,你们终于到了!服务员,可以上菜了!”

    楚喻在空位坐下,“不是约的七点吗,这才六点半,你们怎么都到了?”

    李华总结,“别的不积极,吃饭第一名。”

    梦哥哈哈大笑,拿筷子敲碗,“对对对,就是这样!最积极!”

    没一会儿,上上来的菜就摆满了桌子。几盘薄肉片被倒进汤锅里,刚煮熟,就被捞了个干净。

    楚喻准备给陆时抢一块,没抢到,他捏着筷子,“我日,你们都上了发条吗,速度这么快?”

    李华“肉片只留给有准备的人!”

    梦哥抢到了三块,一口吃完,喝了口果汁,觉得不过瘾,“为了这顿断头饭,一定要喝一杯!”

    他搁下筷子,叫服务员,“麻烦来一件罐装啤酒!”

    等啤酒上上来了,梦哥挨着座位一人分了一罐,“干了这罐酒,英勇面对补习班!”

    “说的好像明天就要英勇就义。”话是这么说,李华还是打开拉环,也喝了一大口。

    楚喻知道自己的酒量,没伸手接,倒是陆时要了一罐。

    食指扣进拉环里,“啪”的一声,白气溢出来。

    陆时喝酒喝得慢,喉结随着吞咽酒液的动作,上下移动,下颌的线条绷得很紧,有种让人移不开眼的性感。

    一罐啤酒很快喝完,大家自制力都很在线,没有再开新的。

    楚喻吃了两粒小番茄,忽然感觉,桌子下面,陆时的腿靠了过来。

    紧紧挨着,半点没有挪开的意思。

    下意识地左右看了看,楚喻又想到,在桌子底下,又没人能看见。

    他继续坐好。

    等他吃完一块苹果,正想伸手去拿花生时,动作忽的一滞。

    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没有泄露端倪。

    日啊,陆时手在往哪里摸?

    他感觉得清楚,桌子下面,陆时的手搭在他的大腿上,慢条斯理地捏按。明明就是普通的动作,但楚喻就是被捏得有些心猿意马。

    他悄悄往旁边瞥了一眼,发现陆时另一只手捏着空啤酒罐,手指漂亮,正看似专注地听梦哥讲笑话。

    楚喻觉得自己不能输,努力做好表情管理,也坐得端正。

    隔了一会儿,陆时突然起身,“我去一趟洗手间。”

    梦哥指指方向,“陆神,你洗手还是上厕所?包厢配套,左边那间是洗手间,右边那扇门里面是卫生间。”

    “嗯,洗手。”

    过了快一分钟,陆时还没回来。

    章月山担心,“校花你要不要去看看,陆神是不是喝了酒头晕了?”

    楚喻放下筷子,点点头,“嗯,我去看一眼。”

    站门口,楚喻敲门,拧开门把手走了进去。

    刚关上门,下一秒,楚喻视野一转,就被陆时压在了墙上。

    “陆时——”

    突然来这么一下,楚喻心跳有点快,他下意识地往门看了一眼,“梦哥他们在等着,菜、菜要凉了。”

    陆时睫毛上沾了水,颜色浓黑。他低头,在楚喻嘴角舔了一下,嗓音很低,“刚刚就想吻你了。”

    门外,梦哥的笑话讲完,引出了一阵哄笑,隔着一扇门,听得清清楚楚。

    楚喻攥着陆时的外套,心跳得飞快,有种自己是在跟陆时偷情的错觉。

    他竭力把持着理智,干哑道,“我们出去吧,回家再亲,这里太危险了,随时都会有人开门进来——”

    “啪嗒”一声,楚喻听见,陆时把门反锁了。

    楚喻觉得自己的理智坚持不了多久了,又胡乱找了个理由,“这里太亮了。”

    随后,楚喻就看见,陆时屈起手指,单手扯下脖子上的黑色丝质薄围巾,蒙在了他的眼上,还在后脑勺松松打了一个结。

    楚喻的皮肤被黑色薄围巾衬得更白,鼻尖挺翘,嘴唇湿润。

    仿佛邀吻。

    手指从唇缝探入,陆时漫不经心地逗弄楚喻的舌尖,又贴近楚喻的耳尖,

    “这样就不亮了,楚喻,现在可以亲你了吗?”,
为您推荐